199.第199章 哪里来的无赖

    鹤卿枝仔细地想了想,生怕是自己看过的资料里漏掉了这么个麻烦。

    可任凭她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出来鹤家有这么个亲戚,鹤家的近亲都在京城附近,可从来没有个姓赵的。

    难道这是个远房表亲?那可就真的有点麻烦了,绝对不能让他看出自己的破绽。

    “卿枝表妹现在可是贵人多忘事,咱们小时候可是定了娃娃亲的,你这会儿嫁了王爷就不认账了?”

    “娃娃亲?谁定下的。”

    鹤卿枝心里有些打鼓,莫不是真的远房表亲?

    她可从不知道原主小时候还订过娃娃亲的事情。

    一看鹤卿枝似乎被唬住,赵元心里有了底,继续胡编乱造道:“自然是你娘跟你表姨,也就是我娘了。”

    可他却不知道,这一下子就露了馅。

    鹤卿枝立刻放下心来,笑道:“我想你是忘了,我娘在我不记事的时候就去世了,她也从来没有过什么亲戚。”

    如柳也轻蔑瞥他一眼,叫道:“污蔑王妃可是要掉脑袋的!”

    赵元脸色一变,心里暗叫糟糕。

    看着周围围观的人群对着他们指指点点,互相猜测着两边谁最占理,赵元咬咬牙,决定使出他的绝招。

    “来来,大家看看啊,这就是我那背信弃义的表妹鹤卿枝啊。”

    “她娘与我娘自小给我们定了娃娃亲,我们自小一起长大的,后来她娘去世,她被人带进了京城,从此音信全无。”

    “我娘去世之前让我来找她,结果瞧瞧,人家当上了王妃,可不认我这个表哥了啊!”

    是的,赵元的绝招就是耍赖。

    鹤卿枝沉着脸,听到他这番扭曲的宣扬怒气抖升。

    “鹤卿枝?那不是祈王妃?”

    被他这么一招呼,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群里已经有人开始议论起来。

    “哎?祈王妃不是鹤丞相的女儿嘛?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外乡的亲戚?我看啊,准是这男的故意诬赖王妃的。”

    “我看也是,王妃不也说了,她娘从来没有这么个亲戚。”

    “哎,我记着以前人人都传祈王妃是个无盐丑女,纨绔跋扈十分难缠,这会儿倒像变了个人似的,莫非这个是冒名顶替的?”

    有人也不同意地说道:“我看未必,也或许是飞黄腾达了就不认人了呗。”

    “我听说鹤丞相的原配可不是京城人,保不准就是个穷乡僻壤出来的,不想认以前的人才说自己没什么亲戚。”

    鹤卿枝面色一冷,朝说话那人瞥了一眼。

    那人一个激灵,立刻低下头去不敢再说话。

    鹤卿枝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如今她绝对不允许有人说出这种诋毁她母亲的言论。

    赵元一看围观的人都碍于鹤卿枝的脸色不敢说话,便使劲煽动起来。

    “这位大姐说得对,我可是在这铺子门口守了四天了。昨天她还派人将我送到了客栈,给了我银子,她要是不认识我犯得着这么做么?她这是心虚了。”

    鹤卿枝冷笑起来,没想到自己为了不让他死在酒庄门口影响生意而起的一点点善心,到头来还成了心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