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90章 推鹤千柔送死

    周芳燕和鹤千舞脸色俱是一变,太子说这话明显就是要推鹤千柔出来送死!

    “太子殿下此话从何说起,柔儿身上怎么会带有媚香,恐怕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太子殿下醉酒,大约是把熏香错当做了媚香也说不定。”周芳燕赶紧找借口解释起来。

    这一顶帽子若是扣下来,鹤千柔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说不定还会连累丞相府,皇上正愁着没有把柄削弱鹤家呢!

    “是真是假,你们进去看看便知,此刻她的药效还未过。”

    说完太子大步迈下了台阶,来到萧君祈面前,竟是深深朝他作了一揖,“本宫只想在此休息一会儿,不想出了这等意外,玷污了安贵妃的住处,还望皇弟不要见怪。”

    萧君炎哪里是个肯向人低头的人,尤其这人还是他的死对头。

    只是如今他却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纡尊降贵显示自己的诚意,否则在安贵妃宫中发生这种事,萧君祈和皇上一定不会轻易揭过。

    如今他把事情都说成是一场意外,并且在众人面前诚恳地道了歉。

    这种委曲求全的姿态如果萧君祈不开口原谅他,那么一定会被人说祈王藐视太子,太子都肯低头他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太子殿下多虑了。”

    萧君祈站在那里理所当然地受了他这一拜,语气却十分淡然,似乎是真的没放在心上。

    自安贵妃离宫后这宫殿早已空置十余年,萧君祈是不在意萧君炎要在这里做什么事的。

    只是皇帝极为看重这里,十余年也再没有谁能够住进这里,他会不会原谅太子萧君祈就不得而知了,要知道几位御史夫人还都在这里未曾离开呢。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鹤千柔竟然将鹤卿枝丢给了太子!

    如果她没有早一步逃出来,那么现在躺在里面的人可能就是鹤卿枝了,这种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一想到鹤卿枝差点被萧君炎给碰了,他就几乎忍不住想立刻手刃萧君炎的怒火。

    只有鹤卿枝感受到他的怒火,默默地伸手覆上紧握的拳头。

    “皇弟胸怀宽广,本宫佩服。”萧君炎释然一笑,转过头去已经冷下了脸,“此事明天一早本宫自会向父皇请罪,至于鹤千柔,希望你们也给本宫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完太子拂袖走人,魏依然看了看皇后,最终还是咬了咬唇,快步跟着太子离开。

    虽然鹤家人跟他一条心,这今天这件事他明显是被鹤家人算计了,不把鹤家推出去到时候皇帝要责难地便是他了。

    不管鹤天洋是否知道这件事,周芳燕带着两个女儿做出的蠢事也就怪不得他了。

    而屋里的鹤千柔药效还没过,仍是觉得浑身滚烫莫名的空虚。

    不过毕竟方才做过一次,她倒恢复了些神智。

    她浑身如同被巨石碾压过一样,太子折腾她的时候可是发了狠的,完全不顾忌她是第一次。

    她身上染了媚香,原本是准备跟萧君祈发生些什么的,可没想到竟然被丢给了太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