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434章 感性!

    晚上接近十一点,很多玩家下线,邀约着朋友出去胡吃海喝,谈天说地。甚至,有些人不怀好意,想在疲惫后寻找刺激,引诱他人!

    而在老城区。

    大部分人趋于平淡,早早入睡。

    有些人是缺乏经济能力,没有出去逍遥的资本;有些人是浪子回头,已经对外面的世界不留恋了;而有些人则拥有比较重的危机意识,害怕出去后会遇到生命危险。

    金童和安怡绣待在家里,但没有以上三种原因中的任何一种。

    两人不缺乏经济基础,不是什么浪子。并且,他们有一定的防身技能,几个小毛贼还真不是这两口子的对手。

    他们待在家里一是如同热恋中的男女,喜欢腻歪在一起。二是享受难得的静雅,短暂的二人世界。

    毕竟两人不是丁克族,传宗接代是一定要走的步骤。等将来有孩子了,重心会出现一定的转移,美好的爱情也会随着时间流逝变得平淡,化作亲情。

    所以,两人在白天有空的时候可以出去转转,看看风景,参观参观各种名胜古迹。反而,入夜后习惯待在家里,不想在外面随便晃悠。

    ……

    浅酌一杯,俏脸微醺。

    人比花娇,花无人美!这是金童此刻对阿绣的评价,也是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有人说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也有人说爱一个人需要一个理由。甚至,有些人说爱一个人就是第一眼的事情。

    金童支持第二种说法,也符合他的性格。

    他对阿绣有好感是从去她家开始的,喜欢她是因为两人有共同语言,有一些相同的特质。而爱上她,是因为她温柔,善解人意,偶尔会有一种让人想保护她的感觉。

    “阿绣,以前总听别人说:女人引以为傲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她的善解人意。以前我只是表示认同,但切身体会后却感觉特别幸运!”金童紧紧地抱着坐在自己腿上的阿绣,不吝啬美好言词。

    他不是哄,也不是骗,而是心里存在一种愧疚感!

    不知道别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会不会愧疚,但金童心里确实愧疚。

    “爱一个人是用造就对方的方式来成就自己;而不是用消耗对方的方式来满足自己。”阿绣在用造就的方式让金童成长,没有后顾之忧。而金童则有点属于消耗的一方,让阿绣不能散发璀璨夺目的光芒。

    尤其是在现实世界当中,他几乎是完完全全的属于消耗一方。

    当然。

    这里面有男女性别上的差异,也有主导地位选择的差异。

    华夏传统思想中,一直以来都是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所以,阿绣在某一阶段选择了造就金童的生活方式,而金童则选择了接受改造!

    “阿绣,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还会做同样的选择吗?”

    安怡绣捧着金童脸颊,小声问道:“你是指跟着你吗?”

    金童摇摇头,道:“我是说如今的生活方式!”

    “傻瓜!”

    阿绣在金童嘴唇上亲了一下,笑着说道:“你先前不是说了吗,爱一个人是用造就对方的方式来成就自己。你看,我不是做到了吗!”

    “可我……”

    不等金童说完,阿绣将食指放在自己嘴唇上,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大概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了。

    男人不要那么矫情,聪明的女人往往会选择站在男人身后。只要你待我一心一意,我就觉得一切值了!”说到这里,她突然改变画风,用食指抬起金童下巴,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愿意当一个小白脸,我不介意让你来造就我哦!”

    得!

    典型的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

    金童在阿绣臀部拍了一巴掌,佯装生气道:“以后不许学我,听到没有!”

    阿绣点点头,双臂环绕着金童脖子,如同妖精一样。“小童,奴家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的天,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金童感觉血液集中于某处,有了明显的抬头趋势。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果断放下阿绣,赶紧站了起来。不过这不站起来还好,一站起来就让帐篷更明显了。

    “哈哈哈哈,小童你还是那么没有定力,太不经逗了!”阿绣嘴里发笑,心里也同样在笑。

    金童的反应很真实的告诉了她一个信息,这家伙不仅对自己的内在美没有抵抗力,对自己的外在美同样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小童,你过来,老师有话对你说哦!”

    金童配合的摇摇头,道:“不过去,我才不过去呢!女妖精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我才不会羊入虎口,主动送上门呢!”

    阿绣笑道:“那要不我过去,你站在那里别动?”

    “行了行了,咱先不闹了!”金童挥挥手,不配合阿绣这女人疯了。要不然他真忍不住,要在客厅就把这女人给办了!

    话音落下不久,金童走到茶几边,打开了装有婚纱的盒子。

    他先是拿掉上面两层的信纸和蔷薇花,然后拿起婚纱,在灯光下缓缓舒展,如同慢慢盛开的白色玫瑰一般。

    “阿绣,这是按照你身材比例做的,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阿绣连连点头,这一刻是幸福的小女人。

    他回答道:“喜欢,只要是给我准备的,我全都喜欢!”

    “笨蛋,不穿上试试怎么知道好不好看呢!”

    金童拿着婚纱向阿绣走去,但走了两步又好像想了起什么,倒了回去。

    他再次站在茶几边上,摇摇头,自言自语说道:“差点忘了,婚纱下面还有手稿呢!”

    金童伸手从盒子里拿出手稿,是用铅笔画的。手稿上的婚纱排比不均匀,有些地方在下笔的时候线条略粗,有些地方则又太过于浅淡了。

    当然,他不是学画画,也不是学服装设计的。画得好不好看是其次,重要的是心意,画画的是什么人,为谁而画的。

    “阿绣,画得有些难看,别介意啊!”

    安怡绣接过手稿,能清晰看到橡皮擦在纸上来来回回擦拭过无数次的痕迹。甚至,因为金童这家伙粗心,在画的时候还把手稿给弄脏了。

    不过她喜欢,打心底里喜欢!

    “我明天就把它裱起来,放在房间当中!”

    金童道:“有必要吗?”

    阿绣点点头,将手稿抱在胸前,连连点头说道:“有必要,很有必要。这是你给我画的,也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件婚纱,必须按我的要求办!”

    “行行行,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把!”这种小事金童无所谓,他才不会和阿绣这女人计较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