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269章 计划起航!

    有人曾指出:20%的利益会让人活跃,50%的利益会让人铤而走险;而100%的利益则会让人践踏法律,甚至做出任何事来!

    金童和苏妲己给醉卧沙场等人的利益或许没有达到100%,但好处绝对是看得见,让人很期待的。所以,他们犹豫了一会儿,交流了一会儿,上讨论了一会儿……

    “僵尸王,让我们转移出落煌城,支持你没有问题。但我们有一个条件,你要是不答应我们就绝不陪你冒险!”

    金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说看,但我不保证一定同意!”

    “很简单,当我们达成协议后,你将来的每一步计划都必须让我们知道才行!”醉卧沙场眼睛红了,她在赌,赌自己等人就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而且还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果然。

    金童双眼一眯,原本随意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想知道计划不是不行,但必须签订契约,让系统约束你们,甚至不能让在场以外的任何人知道——包括你们所谓的核心玩家!”

    “行,条件我们接受!”

    “OK!那我们签订契约,实施接下去的计划吧!”金童把契约写好,然后让醉卧沙场等人检查,在双方都没有异议的情况下签订了契约,达成了战略同盟。

    至此。

    计划正式启动,名曰:生存计划!

    ……

    不知不觉,时间来到凌晨一点。苏妲己回到烈焰森林,地鼠、石头人、火蜥蜴王、巴蛇、牛头人、夔犀、金钱豹等人回到各自地盘。

    第一次!

    这是第一次让玩家感觉寂静岭的气氛变得诡异,琢磨不透!

    而在现实世界里。

    安怡绣和金童分别下线,两人分别洗漱,躺在床上,暂时没有瞌睡,正在考虑计划中的每一个大的步骤。

    “阿绣,你说他们能成功吗?”

    “你是说玩家还是那帮boss?”

    金童微微皱眉。“都有吧,我害怕他们出现纰漏,没把尾巴藏好!”

    此时。

    安怡绣捏捏金童耳朵,笑着说道:“玩家那面你就不用担心了,他们签订了契约,也知道了事情严重性,肯定会谨慎谨慎再谨慎的。至于那帮boss嘛……小童,他们已经变了,不再是以前那群单纯,没有心机的人了!

    就拿地鼠来说吧。我看过第一篇章的视频,为他的理解能力感到惊讶,但也只是惊讶而已。但现在你回头看看,以前的他是不是又变得蠢萌了呢?”

    这……

    金童倒回去想了想。那时候的地鼠有很多事情不知道,总是问东问西。而现在则比较话少,没有那么多东西问了。还有,以前的石头人、牛头人、夔犀、火蜥蜴王多老实,多蠢萌啊!

    而现在嘛……

    这几个家伙要是合起伙来的话——啧啧啧,别说那帮不懂人情世故的大势力了,就算是那些老油条玩家都得喝上一壶。

    “看来是我太小心,太多虑了啊!”

    “不,也不能完全这么说。”

    安怡绣道:“俗话说的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以,有时候多虑一下是好事,能发现以前发现不了的计划漏洞!”

    “哦!听你的意思是看出来什么漏洞来了?”

    “别人那里可能不会出现漏洞,但镇岳这家伙单纯,没有心机,我怕有人会以他作为突破口,然后出现一些让大家措手不及的情况!你知道的,计划才刚刚开始,需要一定时间进行酝酿,然后才能实现真正的第一步计划。所以,这家伙现在是烫手山芋,你必须让僵尸王提醒提醒才行!”安怡绣如实说道,也是她刚刚细想后发现的一个漏洞。可以算大,也可以算小,就看别人能不能想到这一点了。

    不过为了计划的万无一失,金童翻身起床,赶紧进入游戏叮嘱镇岳一声。不管是谁,但凡有人询问相关问题就揍他,蹂躏他,甚至是出手干掉他,不要留一点情面!

    很明显。

    镇岳是点头的,是同意的!

    打架耶,这方面他最喜欢了!

    至此,金童退出游戏,再一次躺在床上。“阿绣,你再想想啊,看看是否还有什么遗漏,我没注意到的地方!”

    瞬间。

    安怡绣白了这货一眼,还使出了九阴白骨爪的成名绝技,在金童腰间拧了一下。“拜托,我是人,不是计算机,也不是机器人好吗?再说了,计划这种事情得走一步看一步,一尘不变是永远行不通的好吗!”

    “好吧,谢谢老师教育,学生记住了!”

    “你还来,你还来,我让你胡说八道……”安怡绣继续施展九阴白骨爪的功夫,一次又一次的在金童腰间肆意妄为,大吃豆腐。

    不过话说回来,她心跳得挺快,感觉挺害羞的。

    师生恋!

    传说中的师生恋啊!

    以前也就在小说里看看,电影里看看。当时她还觉得挺荒唐,挺不靠谱的。毕竟年龄差距在那里摆着。一个成熟,一个青涩,前者怎么可能接受后者呢!

    可现在看看……

    貌似一个人的成熟有时候和年龄没有关系,关键还是要看经历过什么事啊!

    “小童,我问你一件事情啊?”

    金童:“什么事情?”

    “毕业的时候你虽然表现得比同龄人成熟不少,但也没成熟到这地步啊。说说看,毕业后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安怡绣眼睛放着精光,这件事情她一直很好奇,今天确实是忍不住了。

    可金童这货是万精油,老油条啊。

    他知道什么事情可以说,什么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得。所以,他决定说一个善意的谎言,一个让安怡绣放弃追根溯源的谎言。

    “这件事说起来挺玄奥的,甚至可以用‘不可思议’四字形容!阿绣,还记得毕业后你把我叫到你租的地方开导我的事情吗?”

    “记得啊,我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然后告诉你人一定要靠自己对吧!”

    “没错,就是这件事情!”

    金童深情的凝望着安怡绣,并拉着她的手慢慢说道:“以前我知道你很漂亮,甚至有不少男性在打你的主意。不过这和我没有关系,漂亮就漂亮呗,又不是我的,关心那么多干什么啊。

    而当时我坐在你对面,认真听着你说的每一件事情。然后,我渐渐发现你变成了一块磁铁,在不知不觉中吸引了我所有的视线。也就是那一天,我反反复复对自己说过一句话。这辈子要娶你,一定要娶你,让你摆脱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如今——我距离自己的誓言已经很近,很近……甚至可以说伸手就能碰到了!”说到这里,金童将安怡绣抱在怀里,没有动手动脚,也没有在心里自鸣得意。

    因为他心里清楚,非常清楚。半真半假的话骗老苏可以,但绝对骗不了对他极为了解的阿绣。所以,这话绝大部分是真的,甚至可以说金童已经把心门打开,让安怡绣可以随心所欲感受他心里的感情了。

    “小童!”

    “嗯?”

    “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傻瓜,好不好难道我还不知道吗?”

    金童在安怡绣额头亲了一下。“你这人和其余女人有点不太一样。她们整天把自己收拾得光鲜漂亮,恨不得全世界男人都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而你没有,你只是低调的做你自己,越看越让人沉迷,不能自拔。还有,其余的东西可能是家庭,所经历的事情赋予的吧。成熟,知性,端庄,优雅,大方,贤惠,体贴,细心。完了,我语文白学了,已经找不到词语形容我家媳妇的好了!”

    “且!瞧你这笑的,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

    “那还不是因为找了一个好媳妇啊!”

    “我不要听,不要听,这是糖衣炮弹,你肯定要打什么歪主意了!”

    这个……

    洒家内心有那么黑暗,有那么不堪吗?

    “老婆,你不说我还没事儿的,现在你这么一说反倒让我难受了。不信你摸摸看,真的挺亢奋,挺兴奋的……”

    安怡绣:“不是昨天早上才帮过你吗,怎么又忍不住了?”

    “我也不知道啊,听了你的话,然后在你大腿上摸着摸着就又有反应了!”

    我……

    安怡绣翻了翻白眼,差点就要一巴掌拍向金童了。明明是自己意志力差,还非得把责任推到其它人的身上,让自己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君子,好人一个。

    “金童你小心一点,要是惹毛了我……我让你大清早的站不起来你信不信”

    而金童则拍拍胸脯,笑嘻嘻的说道:“没事儿的阿绣,我身体好,起床的时候依旧能让你感受你男人身体长处的炙热,以及高温!”

    “且!说的和真的一样,你到底行不行啊!”

    “行不行你还不知道,没领教过吗?”金童邪恶的一笑,将安怡绣压在身下,两人疯狂索吻,在分开的时候拉出一缕亮晶晶的丝线。

    “老婆,你好像有反应了!”

    “还不是你害的!”

    “那你还不帮我吗?”

    “今天只能一次啊!”

    “不是还有明天,还有很多很多个明天吗!”金童无耻说道,牵引着安怡绣的素手往自己身体长处而去……

    PS:不知不觉写了3000字,然后时间就来到一点三十分了……请见谅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