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199章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十分钟时间很快过去,梦魇一类boss第一次在游戏中亮相,由一团烟雾组成。浓密、漆黑如墨、看不到眼睛、鼻子、嘴巴,但却能清晰听到它沙哑的话语声音。

    “我回来了,我回来报仇了!”刚一上岸,梦魇忍不住嚎叫一声,连烟雾都在颤抖。

    同时。

    官网对梦魇进行了全程跟拍,这是一个衔接第四篇章,第五篇章剧情的boss,在游戏中拥有不错的地位,哪怕多年以后也有人记得这么一个家伙。不过,这是好听的说法。说不好听一点,这货就是敢死队,炮灰,专门上岸来赴死的。

    或许是为了展示它的强大,也或许是为了展示这货的残忍。

    十娘子军团走了,金童等boss也闪人了,深死渊边缘只剩下零零散散的一些小怪。有金童这一面的,也有深死渊那一面的。

    而梦魇没有讲究,一点都不挑食。

    只见这货烟雾身躯一抖,一团雾气向四面扩散,笼罩了超过一千码的范围。瞬间,原本在争斗的小怪变得平静,变得安详起来;没有想象中的冲锋,也没有极度血腥的场面。一切的一切都很平淡,平淡得让人心里疑惑,不解……

    “什么情况,小怪为什么不动手了?”

    “难道梦魇是和平使者?”

    “……”

    白虎城内。

    安怡绣将直播画面投放到游戏中来,不仅自己可以看到,连金童一众boss也能看到。

    此时。

    石头人开口说话道:“这货是不是脑子让板砖砸了,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它强悍呢?”

    “梦魇在资料库里的别名叫‘鬼压床’,也是噩梦的意思。所以,小怪应该是陷入了某种幻境当中才对!”这是地鼠的分析,说对了一半,智商确实比好些boss厉害。

    不过金童却摇摇头,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他侧头对苏妲己道:“老苏,梦魇在幻术方面是大师级别的人物,你看仔细一点,这对你的未来是很有帮助的!”

    而苏妲己则皱眉问道:“看看就行,不用亲自感受吗?”

    金童微微一愣,想起了以前发生的事情……

    当年,梦魇也是降临在落煌城的,沿途所杀掉的怪物和玩家不计其数,不管是落煌城周围的boss,还是深死渊的boss,只要被它遇见了都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不过老苏是个例外,是个变数。她不仅没有被梦魇杀掉,反而把梦魇给惊走了。自此,苏妲己一战成名,开始对幻境一类法术免疫,有了一丁点成就不死金身的苗头。

    良久。

    金童突然伸手抱住苏妲己肩膀,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连反抗都忘记了。

    接着。

    金童在她耳边认真说道:“老苏,富贵险中求!你现在有一个变强的机会,输了你会死,赢了你将拥有绝对的自保之力。怎么样?你敢去吗?”

    闻言。

    苏妲己微微一笑,第一次在金童怀里没有挣扎。“那你是希望本王去呢还是不希望本王去呢?”

    金童道:“从盟友,朋友的角度来说,我希望你去,希望你变得更加强大,这样一来我就又多一层保障了。可从内心深处的感觉来说……我不希望你去,不想看到你有任何危险。因为我怕你去了回不来,我会内疚,会一辈子想念你的!”

    “你这么大胆的表白不怕某人吃醋,不怕被某人收拾吗?”苏妲己开玩笑说道,其实心里已经想起了两人从庞贝火山出来的时间,一些由金童所描述出来的画面。

    女人有时候很奇怪。

    是一种感性,充满想象力生物。尤其是遇见一个,为了你可以连命都不要的人的时候。那一瞬间,她们会记住你,会对你充满好感,会不断在脑海中回放当时的画面……

    同时。

    金童在苏妲己心里拥有神秘色彩,不一样的风格。

    她见过像镇岳这样的耿直性格,也见过地龙那种沉稳保守,蓝图的利益至上。可金童这货的性格比较腹黑、阴险、这是他在其余boss身上看不到的。

    所以。

    她会好奇,会不由自主的陷入无形的大网当中……

    而金童则侧头看看肩上的安怡绣。

    这女人将脑袋撇向一边,看不到表情,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没有生气。但有一点金童可以肯定,这女人心里不太好受,在闹情绪。

    当然。

    这是因为老苏是数据的缘故,否则以这女人的脾气早就闪人,早就不和他一起玩耍了。

    “叶子,生气啦?”

    安怡绣嘟囔道:“没有,我一点都不生气!”

    “这话太假了,别说是我,就连老苏都不会相信你这话的!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在玩家里我绝对不会招惹别人的!”

    安怡绣转头道:“那要是别人招惹你呢?”

    “我不接受,我严词拒绝!”

    “算你识相,还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安怡绣笑着说道,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

    有些事情别人不明白,她心里却一清二楚,非常明白。金童说的‘玩家’并非单指玩家,而是指现实世界。所以,金童已经说明白了,她地位是稳固的,是不可动摇的。

    至于精神世界的事情嘛……

    安怡绣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不能完全控制金童,不能一味的添堵。否则两人迟早会闹矛盾,会分道扬镳的。所以,适当的松手也是战略战术,也是增进感情不二良方……

    “苏姑娘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啊,我还怕某人吃醋,某人被某人收拾呢!”

    “本王可是很大度的!”

    “我也非常大度,不会计较太多的!”

    苍天!

    躲远一点,赶紧躲远一点。这两个女人都不是什么善茬,都不是什么好人,洒家在一旁看戏都感受到了针尖对麦芒的凛冽杀气,更别说两个当事人了!

    “此地不宜久留,此地不宜久留啊!”想到这里,金童悄悄移动,慢慢后退,但很快就被安怡绣和苏妲己同时叫住。

    “怎么?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是吗?”

    “我哪有,洒家一直都是一个勇于承担责任,敢于当顶梁柱的男人好吗!”

    “现在苏姑娘要走了,你好好陪陪人家,免得你说我不近人情,嫉妒心强!”说完,安怡绣跳下金童肩膀,将其余boss招呼到了十几米外的一个地方观看视频。

    同时。

    苏妲己也不逞多让,“你那小女朋友吃醋的了,快去哄哄吧,否则就要鸡飞蛋打了!”说完,这女人找安怡绣拿了一张传送卷轴设定坐标,然后就消失不见,就闪人了……

    哎!

    这年头作一个男人苦,作为一个有责任心,要对别人负责任到底的男人更是苦上加苦啊……

    不过话说回来。

    不是说穿越、重生人士有优待,有福利,每一个都有让女人自动迷恋的超级被动技能吗?我的呢?我的被动技能呢?

    金童看看苏妲己消失的地方,又看看安怡绣和其余boss看视频的地方……

    不说了——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女人多了都是泪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