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坏蛋!为什么咬我?

    孱弱的身躯想把哭泣的人儿带走,暗暗发誓以后要好好保护,然而,在他还没未触碰到穿着婚纱的裴向薇,一个同他一样高的男人,像把结实的墙壁挡在他的面前,朝他瞪过来的目光里全是威胁之意!

    “你怎么……”

    金铭羽好不震惊,他想破脑袋也想不起来,本来有十成的把握,现在他一分也无,在他以为这里的人谁也挡不住他,他怎么也料想不到简呈薰会从轮椅上站起来

    这里可不仅仅只有他没有料到,其他人更料想不到,裴向薇内疚了两年多,怕简呈薰受到伤害,她拿出极限守护着他,即使站在风口流尖,也在所不惜,只因简呈薰是因她而变成残疾

    现在,他竟然好好的背对着她,和金铭羽怒目相对,她缓缓稳住心神,将提到嗓子眼的心压制下去,拖着麻木到的双腿,面对着简呈薰那张曾经富有朝气,现在全是愤怒的脸,她的泪又一次流出来,伸出颤抖的手指,握住穿着白色婚服的简呈薰,如果除去怒火,换上耀眼的笑容,她相信,连开的最美的花也比他不得!

    “薰,你能站起来了吗?我就知道你不可能一辈子坐在轮椅之上的…………”激动的泪水顺着娇小的脸颊滑落,她心里的困住的枷锁也得以解开,不会被愧疚之心所束缚,她感觉全身好轻松

    “你不知道!”

    简呈薰不再温柔的对她说话,怒目瞪着她的眼睛,大力甩开正在为他而高兴的裴向薇,他用的力气很大,几乎将全身的全部用尽了,裴向薇踉跄两步,腿踩在拖地婚纱上,整个身体向后倒去,只听与硬物碰撞的声音,裴向薇龇牙咧嘴地吃着痛

    手指习惯地去摸后脑勺,这一摸不当紧,另她心内一凉,手指头粘粘的湿了一大片,她拿在眼前一瞧,美丽的桃花眼一下子瞪大了,眼前鲜红一片,另她一阵晕眩,脑袋“轰”的一下,连瞪大的桃花眼都紧紧的闭上了

    她虽然睁不开眼,但是耳朵能听到好多声音在唤着她的句字,她听到有人叫她小薇,有人向她抱歉,更有人抱起了她,七拐八拐的不知道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裴向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后脑勺的疼痛感给刺痛了,感觉眼皮也不重了,可以睁开了,她便小小打开一条小缝,环视着空荡荡的房间,她坐起身,手指触碰到了一个人,将目光落在趴在床边睡着的俊脸上,弯下好看的唇,轻轻唤了一声:“金铭羽?”

    “唔,这种东西真好吃……”

    睡着的男人几着嘴,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做着美梦裴向薇捂着嘴笑,金铭羽还会做这种梦吗?真是奇怪啊!她不忍吵醒他,将被子向他身上拉了拉,还没有等她给金铭羽盖好,手臂反被金铭羽抓住,眼泪像洪水之势流出来,哭喊道:“好不容易抓到了你,你还要跑吗?”

    “我没跑,怕你着凉啊”裴向薇心中暖暖的,他连做梦都在怕她跑掉,真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家伙

    “知道你是最好,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爱你……”

    不知道金铭羽是睡着了还是故意装的,他喋喋不休地说着情话,裴向薇涨的通红,将金铭羽的手握在装心里,轻声哽咽道:“我知道,谢谢你哦”

    “你别再跑了好不好?”金铭羽将手掌从她的手里抽出来,把她的胳膊抱的特别紧,然后拿到嘴边,弯下好看的一个月,添着嘴唇:“终于抓住你了汉堡包!来来来,让我尝一口”

    还没等裴向薇反应过来,他张嘴便咬了下去,其力道真的很用力,裴向薇被咬的龇牙咧嘴,疼的要命,她皱紧眉头积蓄所有的力量,将被咬住的胳膊从金铭羽的虎口要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撩起手臂,看到整齐的两排牙印,气的火冒三丈,冲着揉着眼睛迷糊的男**声喊道:“你个大坏蛋!为什么咬我啊!”

    “什么啊?”不明所以的松惺着眼皮的金铭羽,伸了个懒腰,望着坐起身头缠绷带的裴向薇,嬉笑道:“小薇你醒了么?”

    “当然啦!”再不醒的话,她可能在睡梦中被金铭羽给吃掉,可能连骨头都不会剩!“汉堡包?金铭羽,你做梦啦?”

    “呀!”金铭羽受到惊吓似得,弹开身体,用看到怪物一样的眼神望着她:“你不会摔了一下头,还摔出特异功能?你怎么会知道我做的梦?”

    “屁特异功能!”裴向薇将雪白的臂膀横在金铭羽的眼前,委屈咧着嘴:“证据在这里,金铭羽你做梦吃东西,咬到我了……”

    “不会?”揉着太阳穴,这么挫的事情他也干得出来,不过眼前这雪白的手臂,让他心里一阵激动,连忙抓住裴向薇的手,深情地说道:“对不起,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现在饿要死不能活,所以就咬到你了,你也知道,咬在你身上,痛在我心里嘛”

    “我不知道”知道才怪,反天他咬也咬了,他也不会承认

    “好,你说怎么惩罚我?”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整天也会斗嘴,金铭羽帮她拉下衣袖,手指抚去她的发丝,心疼地问道:“头痛吗?”

    说到这里,裴向薇才想来重要的事情,心内一阵紧张问道:“我记得撞到了什么东西,头流血了,然后好像就一阵混乱,金铭羽,婚礼怎么啦?薰呢?简伯父简伯母呢?还有……”

    “小薇,现在的时候距离婚礼,已经过了一天啦”俊脸上闪过悲凉之色,将头扭到一旁继续说道:“简家对外宣布,说你不小说碰到桌角,头被摔出了血,婚礼取消了,而薰他……因为是他推的他,心有抱歉,将自己关在房间不见任何人,我爸去了他们家一趟,简伯伯说,等你好了再说别的”

    “薰他……”裴向薇垂下了头,想起来可以站起来的简呈薰,不太确定地问金铭羽:“他……好了吗?”

    “小薇”金铭羽板下她的肩膀点点头:“薰他像正常人一样,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再需要别人的搀扶,你知道吗?他……”

    “他一直以来都是骗我的吗?”裴向薇打断金铭羽的话,能像正常人走路,薰他应该从以前就可以治疗复健了,她若是在这两年里忙着公司的事情,可能就会注意这些,在薰的心目中,他可能希望能够健健康康的守护着她!

    “对!所以小薇你心里不用有任何歉疚,因为他也骗了你!”捧着她的脸,拉进与她之间的距离,望着她眼底的幽潭,那里好像有条暖流在流动

    “薰他总是默默的包容我,两年多里,最受伤最难过的是他才对,我真失败,薰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忽视了那些,金铭羽,我对不起薰,对不起简伯父简伯母”

    裴向薇抱住双腿大哭起来,一颗心难受的不行,想起在简家的日子,她更觉得自己一个恶魔,毁坏了疼惜她,爱护她,保护她的一家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