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裴向薇调查车祸起因

    经过抢救,金铭羽逛了一次鬼门关终于回来了,晕迷的他当然不知道爬在他身上哭泣的人儿是多么的痛不欲生!他还不可能知道,聚集地的几个人都在默默的落泪,只有,只有他一手打下的大哥,悄悄离去,跟出去的还有陈敏,这一对母子站在外面相对而笑

    “妈,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恐怕连痛都不知道?”

    清秀的脸上诡异一笑,金恺俊抽出一根烟夹在手指间,猛得吸了口,吐出烟雾缭绕的烟圈,低声着站在他身后担心着他的陈敏,他知道母亲在担心什么,转身对母亲温和而笑:“放心,我做的可是非常干净,就算金铭羽醒过来,也查不到,哼!等他醒过来就什么都不是了,他还有什么可调查的,只得认命!”

    “这就好,小俊,那向薇呢?现在颜丹宁失了忆,向薇那丫头是颜孝勇的继承人,虽然没有签字按章,颜家的财产早晚要落在她的手里,还有傲龙集团”

    陈敏担心是一方面,她还想儿子更好的发展,将三家集团吞并,无尽的财产全部都会纳入他们娘俩的囊中一句话提醒了金恺俊,他将烟扔进雨里,看着熄灭的烟头,恨恨地说道:“那个女人,等我把三家公司合并之后,就让她也尝尝被人抛弃的滋味!”

    还未出院的颜丹宁,在苏花红的带领下,找到了金铭羽住的vip病房,看到伏在金铭羽身上哭泣的裴向薇,凄凉袭满了全身,母女俩扶起裴向薇,苏花红劝慰道:“医生不是说没有生命危险吗?向薇啊,你这个样子铭羽醒了会很难受的”

    摇晃着脑袋,裴向薇扑进苏花红的怀内,哭道:“我心里很难过,是我害了他,妈妈,薰,都是因我而起,阿姨,我该怎么办啊?”

    “不是你的错!”苏花红拿过纸巾帮她把脸上的泪擦掉,眼圈泛了红,却也不得劝道:“人能料到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既然发生了,就不能怪你啊”

    “对啊,这个人生病了,怎么能怪薇薇呢?”拉了拉裴向薇的衣袖,颜丹宁小声怯怯地对苏花红问道:“我说的对吗?”

    “对,小宁说的对”苏花红没想到颜丹宁会问她,自从裴向薇离开之后,颜丹宁好像很怕她似的,都不怎么和她讲话

    “嗯嗯,阿姨谢谢你”裴向薇接过苏花红的手中的纸巾,把眼角不停流出来的泪珠擦掉,平复一下心情,她站起身对满脸皱纹的金大成说道:“金叔叔,我对不起你”

    “和你没有关系,我只是在想,铭羽向来开车很谨慎,既是再下雨也不可能将整个车都翻了,竟然还能爆炸?真是奇怪”

    百思不得其解,金大成将心中的疑惑讲了出来,裴向薇一脑门,她真是哭糊涂了,在她打电放给金铭羽到金铭羽说要去简家找她之间,前后不到五分钟,他能在高速路口出事,也就是开车很快,可是那条路是直的,也不可能翻车啊!想到这里裴向薇快速拨通简父的电话

    “向薇,你怎么还没有回来?明天的会议不开了么?”

    听到那头愠怒的声音,裴向薇悲哀地解释道:“简伯父,对不起,金铭羽出了车祸,你能帮我……”

    “你说什么?金铭羽出了车祸?他不是刚出院吗?怎么会再进去?”

    一连串的问号让裴向薇心里更愧疚了,她低声道:“具体原因现在还不知道,你帮我调查一下吗?”

    “金家不比简家差,他们怎么不去查,让我们查什么?”

    显然不乐意,裴向薇也不强求,她挂电话对金大成说道:“这件事我会调查的,金叔叔你可千万不能动,因为……”

    “因为什么?”金大成奇怪,裴向薇怎么欲言又止?

    “日后我会告诉你”因为她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人了,他打电话告诉唐逸和伊小小,让他们来医院照顾金铭羽,她侧和简呈薰回去总部,简呈薰一句话也没讲,一上飞机就戴上了眼罩,直到下了飞机,在回家的路上,裴向薇终于道出了实情:“薰,金铭羽和你一样出了车祸,现在还在昏迷!”

    “什么!”面无表情的简呈薰听到另他控制不住的消息,差一点没有跳起来,他不敢相信,金铭羽也出了车祸,“难道你半夜跑出去是因为金铭羽出了车祸?”

    “嗯!有人打电话给我”她淡淡地回答,思绪还留在金铭羽的身上,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也能在回来之前去看看他啊”语气有了责备,他真是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

    “你不是睡下了嘛,我怎么能叫上你和我一起呢?”她说的很理所当然,简呈薰心里却听成另外一层意思,她是怕他麻烦,反正他去了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干看着

    回到简家,裴向薇疲惫地向简父和简母讲过之后,就立马去了总公司,会议室里董事们都已经在等她了,漫长的会议时间结速,她留下了一位很有威望的董事,她坐在他的身边,踌躇半天才讲道:“柏叔叔,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这位柏叔叔是简家的世交,裴向薇上任的时候,他是帮了很多忙,也是无条件拥护裴向薇的,他并不是一个盲目的投资者,正因为他看到裴向薇具备管理者的才能,所以他才没有任何异议,在裴向薇眼里他是一个很和蔼的老者

    “帮什么?看你这个样子,一定很棘手?”柏叔叔将整个身体倚着椅背,刮了一下裴向薇的鼻头,呵呵笑道:“先说说看,能帮就能!”

    一听有门,裴向薇心内一喜,冲他撒娇道:“以柏叔叔的能力,绝对是小意!”

    “哎呦,向薇还会给我老人家带高帽子啊,和简老头一个样,我怎么就奇怪,你是不是投错了胎,无论从那个方面,你都应该是简老头的女儿才是啊”

    “哎呦”裴向薇学着他的口气:“柏叔叔不也是给我戴了高帽子嘛”

    “好啦,快点说出来,不然我可走了,你哭可别怨我”柏叔叔家里无女,一个儿子忙得不行简直没时间给他生孙子,把他气得不得了,当初他要简父做媒,让向薇和他儿子相亲,简父当即摇头不同意,说陪养一个管理者不容易,想要就自己去陪养去!

    “你知道s城世华集团总裁金铭羽吗?”她小心翼翼问出了口,柏叔叔点点头笑道:“知道,他是在两前打败他哥哥的才当上的,你问他做什么?”

    “我对你说啊,你可要帮我保密,他在昨天晚上出了车祸,现在还在昏迷中,叔叔你帮我调查一下内因好么?”

    看到渐渐变了脸色柏叔叔,裴向薇不敢再讲下去了,因为柏叔叔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她只得低着头陪笑道:“你要是为难就不用了”

    “向薇丫头,你对叔叔说实话,你是不是和金铭羽有关系?”不然怎么能帮他求人呢?

    “嗯!”裴向薇期待地看着柏叔叔的眼睛,让他看到眼内的疼痛:“他是我前夫,柏叔叔我不想瞒你的”

    “啊!”柏叔叔震惊得不行,张了张嘴巴好久才说道:“你……算了,以后再告诉我,你要查什么?”

    “昨天晚上我和薰是在六点多离开金家的,回到在s城的住所,大概是七点左右,然后我给金铭羽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他开车说要找我,我想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从金铭羽离开家到他出车祸前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柏叔叔你帮帮我”

    “好!向薇啊,你别激动,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两个为什么离婚?”柏叔叔不是想八卦,他只是好奇,一个嫁给世华集团金铭羽总裁,还要来傲龙集团从职员做起,到接受傲龙集团,这么做是为什么?

    裴向薇一怔,站起身走向落地窗,阳光把她的身体勾勒出一条优美的线条,她像站在高空中的女神,只她轻轻呢喃:“是为了什么呢?也许是在我快要靠近他的心之间,他已经走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