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你在这里,我哪也不去

    众人找到了裴向薇,金铭羽先跑了上去,看到被铁链捆绑,又被颜丹宁死死按住的裴向薇,心如刀割,愤怒推开颜丹宁,把裴向薇抱在怀内,不停的倒着歉,而站旁边的其他人也松了一口气,最起码裴向薇没有事

    颜孝勇朝前走了两步,指着被推倒在地上的颜丹宁痛心疾首:“你好大的胆子!小宁,又是你绑架了向薇,我教了你二十多年,你就学会了这些吗?”

    “爸……”颜丹宁从地上趴起来,不敢看颜孝勇,怎么也站不稳,“我绑架了她,伤了你的心,爸,你打我,教训我!”

    抬起颤抖着手指着疼了二十多年的女儿,颜孝勇脸上布满愁苦,“我不打你,你自己犯下的事儿,自己去承担”

    “你都懒得教训我了吗?”颜丹宁抬起头,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父亲,“呵呵”笑起来:“是,我让你失望了,给你丢脸了,从今以后你再没有我这个女儿!”

    颜丹宁快速在包里找到一把水果刀,将刀尖对准自己的脖子,仇恨地瞅着其他人,一点点向后退,在她的身后是没有挡板的窗户,在场所有人,看到她这个样子,落了地的心又提了起来,坐在地上的裴向薇瞪大又眸,满脸惊讶,摇着头冲颜丹宁喊道:“颜丹宁,企图结束生命,是逃避的行为,你不能面对你所犯下的错误,二十多年你白活了你!”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金铭羽想办法解开铁链,但是无论他怎么弄,都打不开,不得不放弃,冷冷地看着颜丹宁,不为她自杀找话来阻止,而是怒火冲天:“把钥匙给我交出来!颜丹宁,你在死之前总得弥补些什么?”

    “弥补?我弥补谁?裴向薇吗?呵呵,是她的父母没有用,怪不得我什么?”她的话毫无悔改,裴向薇觉得她已经无药可救,转头对金铭羽说道:“你的车里有没有东西可以打开这条链子?我可不想为了颜丹宁lang费我口舌!”

    “好,我去找找看”

    正在金铭羽准备回到车里找能打开铁链的东西的时候,颜丹宁疯狂的跑向裴向薇,将锋利的尖刀转架在裴向薇的脖子上

    “向薇小薇薇儿!”

    所有人惊呼出口,紧张地欲上前制止颜丹宁,不料,颜丹宁拖着裴向薇慢慢移动到出口,她瞅着金铭羽威胁道:“你,墙角那边有气油,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颜丹宁,放开小薇!”金铭羽气的七窍生烟,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威胁他

    “快放开薇儿”简呈薰将轮椅向前推了推,他看到薇儿被挟持,整颗心想似乎想跳出来似得

    “都不要动!”

    锋利的水果刀划开了裴向薇的皮肤,一道鲜红的道道触目惊心,谁了不敢再动了,金铭羽为了安抚颜丹宁,照着她说的去做,将一大桶汽油倒出来,颜丹宁张狂地大笑着,打开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一小块布扔在汽油的上面,只需一秒钟,这间废弃的工厂立刻如燃烧的火海,将待在里面的人团团包住

    “咳咳!!”

    大家捂住鼻子,慌忙向外面跑去,颜丹宁冲着凌乱的他们“哈哈”大笑,裴向薇被呛着直咳嗽,她对颜丹宁说道:“你这是何苦呢?想把他们都死吗?”

    “怎么不可以?”颜丹宁犀利地说道:“让这么多大人物给我陪葬,是多么的让人快乐啊!”

    “你真的疯了”裴向薇瞅着在原地团团转的人们,气愤地大喊道:“颜丹宁,我才不会陪着你死呢!”

    “你不陪也不行啊?哈哈”

    “哼!”裴向薇衬着正得意的颜丹宁松懈警惕的时候,将身后向下滑去,她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金铭羽喊道:“快把她按住!让伯父他们离开!”

    “那你呢?”金铭羽听到她的喊叫声,看到她已经离开了颜丹宁,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颜丹宁按倒地,对其他人说道:“快点出去!唐逸,薰就教给你啦!”

    “好!”唐逸推着简呈薰跑向出口,简父和金大成拖着颜孝勇跑了出去,伊小小跟在他们身后瞅着倒在地上的裴向薇泪眼朦胧:“向薇,你怎么办啊?”

    “小小,你快点出去,不用管我”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裴向薇心中暖烘烘的,更加不能让他们有事了

    “向薇,小宁你怎么这么傻啊?”楼下传来颜孝勇撕心裂肺的声音,裴向薇听在耳朵里难受至极,颜孝勇各道颜丹宁的身世,可他并没有不爱颜丹宁啊!颜丹宁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怕颜孝勇把父爱给了别人

    “说,钥匙在那里?”

    按住颜丹宁的金铭羽,已经看不清方向了,烟越来越大,工厂里能烧的东西都在燃烧,如不马上离开这里,他们说不定会被烧死

    “想要钥匙没有!”颜丹宁死也不说的架势,让金铭羽气急给了她两巴掌,痛苦地哀求道:“我求你,把钥匙给我,颜丹宁,求你啦……”

    “金铭羽……”听到低声哀求,裴向薇泪如雨下,金铭羽为了她竟然在求颜丹宁!

    “求我?你为了她求我?”颜丹宁也是一怔,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扭头看着被刘海遮住的魅惑双眼,里面的感情与期待感染了她,指着被在不远处的包包,金铭羽立马如获得了期望冲过去,把包包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翻找着钥匙,颜丹宁没有骗他,钥匙真的里面,拿起钥匙欣喜地说道:“我找到了,小薇,我找到了……”

    然而他在看到颜丹宁又把水果刀架在了裴向薇的脖子处,全身的血液冷却,欣喜在他脸上一点点退去,他握紧钥匙,努力看清前方,在浓烟中找到扣在拄子上的那把锁,将钥匙插了进去,锁打开了,铁链也打开了,他艰难地朝颜丹宁走去,眼里寒冷如冰,身上散发着逼迫的气势,当然,颜丹宁也感觉到了,她勒着裴向薇慢慢向后退

    “你不要过来!”

    “哼!”他没有停止的意思,看着几乎瘫软的裴向薇,恨不得将颜丹宁千刀万刮,裴向薇努力睁开眼睛,口内悲哀地说道:“金铭羽,你快点离开,不要管我了,快走啊!”

    “你在这里,我哪也不去!”

    脚还是没有停止,颜丹宁退几步他就向前几步,裴向薇咬下嘴唇,呼吸不畅,脑袋也不是多清醒了,但嘴里还在不停的冲金铭羽喊:“你赶紧走啊!金铭羽,你快点走啊,我一个人无牵无挂留下来和她一同死没有关系,你不同,不要再管我了……”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跑掉的,小薇,你再坚持一下……”金铭羽的忍耐限度已经到了极致,他拼尽全力快速跑过去,握住架在裴向薇脖子处的水果刀,与颜丹宁拉扯起来,颜丹宁用力抽着水果刀,紧紧的抱住裴向薇,与金铭羽争夺起来,其料,她退到了楼梯口,脚下踩了个空,身体向后倒去,本来她是连同裴向薇一起带下去的,被金铭羽硬生生从她怀里抱住了裴向薇

    另颜丹宁不知道的是,金铭羽并非是一个绝情的男人,他一手紧紧抱住了裴向薇,另一只手松开水果刀伸向了她,本来是想抓住她的手,只触碰到她的衣服而己

    “小薇?你醒醒,小薇?”

    金铭羽看着闭紧眼睛的裴向薇,一边喊一边抱着她跑了出去,楼下的几个人早已经把颜丹宁拉出工厂,看见他抱着裴向薇从里面出来,赶紧接住了他

    “咳咳!!!”

    修长的双腿瘫软无力跪倒在地上,其他人急得不得了,一边给金铭羽掐人中,一边给裴向薇做人口呼吸,正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消防车,救护车才姗姗来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