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对不起,我来晚啦

    经伊小小提醒,金铭羽气势汹汹跑去颜家找颜丹宁,然后只有颜孝勇一个人在家,他把心头之火发泄在颜孝勇的身上,丝毫没有顾虑到这个曾经的岳父,在他心里颜孝勇对裴向薇没有任何的爱怜,他替裴向薇生气,说出来的话比较尖锐,也不管颜孝勇听着刺耳与否

    他只觉得哪句说着比较爽说哪句,颜孝勇就不同了,心内虽然想弥补裴向薇,但是,裴向薇是傲龙集团的总裁,并且又与简家有了联系,而他金铭羽已经不是裴向薇的丈夫,用这样的语气同他讲话另他很不高兴

    “以前是以前,金总,听说向薇和你只是朋友,你无权过问我的私事”颜孝勇威严地瞅着愠怒的金铭羽,看到俊脸上冷气凝结,心头一紧,语气转为平淡:“你找小宁是问向薇的事情,我可以理解,小宁答应过我,不会去向薇出手,这点你可放心”

    让他放心?金铭羽皱起眉头,重新坐下身,瞪着凌厉的眼睛说道:“颜总,我希望你能和我合作找到小薇,我不求她能回到我的身边,但求能尽快的到她,父爱这种东西,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体现出来?”

    听了金铭羽的话,颜孝勇想了想点头答应:“我可以配合你,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这个时候你还要开条件么?”瞪大的丹凤眼无比吃惊,失望地冷下脸,看来他找错人啦!

    “向薇必须接受我的产业!”这始终都是颜孝勇心头的一块病,裴向薇一天不接受,他心里一天不能安宁

    “好!”松口气,金铭羽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个,他先替裴向薇答应了,等找到裴向薇,她接不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裴向薇失踪的消息由伊小小传到唐逸的耳朵里,唐逸为了确定伊小小说的话,他打电话给简呈薰,简呈薰要他来简家在s城的别墅,并要求他不要声张

    唐逸带着伊小小去找简呈薰,其实是伊小小非要跟着,一方面她是担心裴向薇,另一方面,她想探听一声消息之类的,好转告那个可恶的讨厌鬼!

    简父简母对他们俩很和善,伊小小坐在唐逸的身边,拉了拉他的衣服意示他赶紧问情况,唐逸不好意思地对简父简母说道:“薰呢?有没有向薇的消息?”

    简父和简母对望一眼,叹了一口气:“现在还没有,呈薰把自己闷在了房间里,你们可以去看看他,帮我们劝劝他”

    “好”伊小小拉着唐逸去找简呈薰,推门进去正好看到,简呈薰用努力想站起来,俩人连忙扶住了他,伊小小鼻头酸酸的想流眼泪,带着哭腔说道:“简先生,你不用勉强自己,向薇会没事的,我听讨厌鬼……金铭羽说了,他正在找向薇的线索,相信很快就找到了向薇啦”

    “对啊,你先坐好,要是让向薇知道了,她该有多伤心呀”不会劝人的唐逸,终于聪明了一回,搬出了裴向薇,伊小小赞赏地对他偷偷竖起了大拇指,真不容易呀,这孩子终于开窍啦!

    简呈薰悲伤地垂着头,看着自己的双腿,被刘海遮住的双眼雾气浓厚,一颗豆大的水滴流了下来,他自责道:“都是我没有用,不能像金铭羽那样去找她,只能干坐着,什么都做不了,我恨我自己,薇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啊?”

    “简先生……”伊小小低低喊了一声,劝慰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进去,她实在讲出来,心里难受不行,偷偷跑去阳台抹眼泪

    唐逸比她略好点,握住好友的手掌坚定说道:“相信我,薰,向薇会没事,她会知道你在担心她”

    刚出颜家,就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说在通往郊区的高速公路上看到了裴向薇的车,金铭羽激动地道完谢,重新跑回颜家,对颜孝勇欣喜地说道:“颜总,小薇去了郊外”

    “郊外?你等一下啊”颜孝勇跑上楼,再下来的时候,身上穿着出行的服装,跟着金铭羽按着警察局说的路线驶去

    金铭羽打电话告诉金大成,金大成那里还能在家里待下去啊,他让司机带着也向郊外开去简父那边也有了消息,他的手下给他汇报说,有人看到裴向薇的车,停在郊区一个废弃的工场外面,简父一刻也不敢耽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简呈薰,一圈高兴地差一点没有跳起来,唐逸驾车,带着伊小小,简呈薰和简父,向那里赶去一时间,三辆轿车前后在高速公路上汇集,通往的地方只有一个

    废弃的工场里面,裴向薇靠着拄子,默默地望着摊软的颜丹宁,披头散发的样子像个魔鬼,身上散发的悲戚之感,特别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鸟,以前憎恨她的心慢慢减退,裴向薇轻轻地叫着她的名字:“颜丹宁?”

    红肿的双眸慢慢抬起来,黑色烟熏妆被泪浸湿,黑糊糊一片,把白脂的皮肤染成了包公,手指划伤了皮肤,没有焦距地望着裴向薇呢喃:“爸爸那样对你,没有想过死吗?”

    “想过”裴向薇收回目光,将头扭到窗的小树枝上,慢慢道:“以前想过而己”

    “想过?”颜丹宁歪着头,一脸平静:“你赢了,爸爸不会再疼爱我了,裴向薇,你才是爸爸的女儿,我才是没人要的野种!”

    最后两个字刺痛了裴向薇耳朵,她注视着处在崩溃边缘的颜丹宁,意示到好像要发生什么似得,连忙站起身,对颜丹宁严厉地说道:“在这二十多年来,颜孝勇把你当珍宝一样宠爱,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替他寒心!”

    “寒心?”颜丹宁咯咯笑出声来,面目说不出的狰狞,她晃着脑袋,朝裴向薇走过来,目光阴狠,“他疼我也是因为不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儿,他疼爱的是他的亲生女儿!”

    “是么?我也是他的亲生的女儿,他这些年对我做了什么,你不是不清楚!颜丹宁你不该质疑他对你的爱!”

    颜丹宁轻易得到了她一直奢求的父爱,现在竟然还样说,涨红的眼球把颜丹宁牢牢锁定,裴向薇慢慢后退,只到铁链的长度不能够再后退的时候,她停住了一退脚步

    “你想做什么?”

    “爸爸把所有都给了你,对我这么绝情,我就把他唯一骨血带走!你说怎么样?”颜丹宁忽然伸抬起手指,掐住了裴向薇的脖子,瞪着的双眼好像要从眼眶里突出来似得,让人恐惧不已

    “你……疯了么?”不!她不能就这么死了,裴向薇拼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颜丹宁的手指,脑海里是金铭羽的笑脸,简呈薰的期望,伊小小和唐逸的关心,还有简父简母的慈爱,一想到有会这么多的人一直爱护着她,裴向薇全身仿佛有了无穷的力气,她不能就这么被颜丹宁掐死!

    “呵呵,裴向薇,你放心,我会陪着你去死!”

    颜丹宁真的发了疯,她把裴向薇按在地上,手指上的力道几乎拼尽了全力,奈何裴向薇努力挣扎,就和裴向薇撕扯起来,望着裴向薇由红快变紫的脸,“哈哈”大笑,她的笑声传出窗外,正好传进了站在外面的人们耳朵内

    “小薇!”

    金铭羽望着废弃的工厂,跺着脚率先跑了进去,他寻着声音的来源,找到裴向薇和颜丹宁的所在处,双目触及到颜丹宁刹那,血脉在那一刻倒流,他快步跑过去,推开骑在裴向薇身上的颜丹宁,吼道:“又是你!颜丹宁,上次的事情你没有呼取教训是?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咳咳!!”

    新鲜空气进入喉咙,裴向薇大口呼吸,她捂住胸口,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眼泪汪汪地看着蹲在她面前的金铭羽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知道这里啊?我……我差一点……咳咳,就死了,咳咳,金铭羽,谢谢你……救了命……”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金铭羽心痛地抱在怀中,紧紧地搂住她,抱歉道:“对不起,我来晚啦,小薇,我太没用了,总是让你吃苦,让你受到这些”

    “不是你的关系”感受着他给她带来的安全感,樱唇边绽放出微笑,一行行清泪流进了金铭羽的脖子里,让金铭羽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这一幕被跑过来的六个人看到,他们站在不远处盯着拥抱的俩个人,目光各有不同,高兴,欣慰,难过,同情,还有痛彻心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