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醉酒之后金铭羽被打

    “呵呵”裴向薇挣脱掉把她死死攥住的有力手掌,低低笑了笑,这句话让她听起来,比水货还假

    说什么不想再失去她,要挽回她,那么当初在她提出要离婚的时候,他与她温存之后,仍给她一张轻薄的纸片,还写上践踏她自尊的话语!

    “我说的都是真的!”看到她眼中的不相信,金铭羽指天立誓:“我可以发誓,对你说的都是真的!”

    “金铭羽,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我相信与否都不重要了”

    裴向薇轻轻推开他,望向门口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温柔而笑,被包容在阳光里的简呈薰即使做在轮椅里,他还是从天而降的美丽天使,不染任何烟火

    “薇儿”他轻轻叫她,言语轻柔暖人心,目光如炙热的夕阳,能把她烤红

    “他是我以后要陪伴的男人,金铭羽,你去寻求属于你的另一伴!”偏着头平静地讲道,裴向薇克制胸腔里乱蹦的家伙,她浅浅笑了笑

    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金铭羽眉头拧结,她选择了简呈薰,要他放弃!“不可能!”打死他也不相信,心痛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她,心痛地低吼:“你是爱我的对吗?小薇,你爱我,为什么选择他?”

    她不用看也可以想像,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脸色是怎样,但是,已经决定和薰订婚了,她不可以出尔反尔

    “薰他一直守护着我,他的心意我都明白,因为这样我才决定要和他订婚,照顾他一生一世,更何况,他成为这样,都是因为我,我不可以没有良心”裴向薇向前走了两步,轻声说道:“金铭羽,你什么都有,我可能安心站在远处看着你幸福”

    狂热的心翻江倒海,金铭羽望着她单薄的后背摇摇头:“没有你在,我怎么能幸福呢?你要照顾薰一辈子,可我呢?当初我利用了你最后的价值得到了现在所拥有的,这只是你所看到的表面,小薇,我那个时候,真的很想去救你,却被我妈妈的愿望所驱逐,我想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去找你,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等着我的”

    被颜丹宁绑架那次事件,深深烙印在裴向薇的心中,就像梦魇一样,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脑子里,经金铭羽一提,她的脑海里重新灌入那些回忆,恐惧让她全身发抖,明明站在阳光下面,她的心却在一点点冷却

    “薇儿?”

    台阶上的简呈薰发现了裴向薇的异常,他惊叫起来已经晚了,裴向薇突然癫狂起来,红着眼睛冲金铭羽大吼道:“对!一切都是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颜丹宁绑架,被她殴打,被她虐待,都是因为你,是你抛弃了她,让她把恨转到我的身上,金铭羽,我是那么相信你,你却为了抢走你哥哥所有不来救我,我恨你!你给我滚开,你给我滚开呀你!”

    她吼出来的话,让金铭羽愣住了,裴向薇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得用力把他推倒在地,他没想到提到两年前那次事件,会让她做出这个样的反应

    “小薇?”

    他缓缓站起身,想伸出手臂将她裹在怀里,让不停颤栗的身体包住,那知简呈薰比他快一步,被助理从台阶上推下来,紧紧握住了裴向薇的双手,柔声抚平她的情绪:“薇儿,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都在你身边,她再也伤不了你,因为你变的比她强大”

    金铭羽深深望了一眼被简呈薰呵护的裴向薇转身离去,眼中满是痛楚之色,他输给了简呈薰,也许两年前,他不顾裴向薇死活打败金恺俊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注定裴向薇将要从他生命中除去好不甘心,心里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不能放弃,否则会后悔终生!

    s城,某酒里

    从当上世华集团总裁的金铭羽,第一次来酒喝酒寻欢,莫明知道他为何郁闷,特意找来美女来供他开心,还叫一些哥们,陪他喝酒

    “老大,想什么都没有用,来,喝酒也是硬道理!”

    莫明把所有酒杯都斟满,递给其他人一个眼神,其他人连忙端起酒杯,莫明高声喊道:“今天咱们哥几个不醉不归啊!干!”

    喝过之后,金铭羽放下酒杯,一美女满脸堆笑往他身贴,他不耐烦地推了推,那女的还往他身上粘,惹得他当场就发了怒:“给我滚一边去!想死的话你做一次给我看看!”

    那女的望着他铁青的脸,吓得连忙跑开了,一圈人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也吓着了,莫明心里狂滴汗,硬着头皮打圆场:“嘿嘿,老大,何必和她生气?来,我们还继续喝酒”

    俊脸上结了一层冰霜,金铭羽站起身向出口走去,莫明几个人谁也没有人敢拦着他,任由他离开酒金铭羽出了酒,望着闪耀的霓虹灯,恍惚地不知道要去那里?

    走着走着,他撞到了一个人,他一脸满不在乎就要离开,人家生气地拉住了他,要求他道歉,他只瞅了那人一眼,伸出手就给了那人一拳头,谁愿意莫明奇妙挨打?被撞的人招呼同伴,愤怒地说道:“什么玩意!撞到了人不道歉,还出打人,你算什么东西?真是欠揍!”

    同伴们当然也不高兴了,几个人你一拳我一拳的挥向金铭羽,而金铭羽因喝了好多的酒,满脑子迷糊的看不清方向,他无力还手,躺在地任由别人对他又踢又打

    酒精麻醉了他的神经,脑海里播放着过去的种种,得到手的幸福被亲手葬送,拱手让与别人,他还挥然不知,现在,连最后一颗稻草都被拔去,让他绝望放开手

    “小薇,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爱你?仅仅为了我之前不救你吗?还是……你现在爱的人是简呈薰,心里早就没有了我的存在?小薇,对不起,对不起…………”

    白皙的面皮破裂,鲜血流得满脸都是,他好像还不知道疼似得,目无焦距,双臂瘫软,就像一只待宰的没落恶魔,被钉在十字架上!

    “你们做什么呢?让开,快让开”

    陪着舅母逛街的伊小小,见这边围了好多人,拉着舅母伸着脖子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一看是几个人正在打着一个人,而且那个人好像还喝了酒,她对酒后闹事见怪不怪,她就是觉得被打的这个人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分开挡在前面的人群,看清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男人面目之后,惊慌失措地推开打的正欢的男人,大喊道:“住手,别打了!”她对舅母喊道:“舅妈快点报警”

    闭着眼睛晃着头的金铭羽,好像知道她是谁,伸出粘满泥土的手指握住伊小小的手臂,艰难地说道:“不要报警,不要报警……”

    伊小小看了看担心她的舅母,叹了一口气:“舅妈,帮我一下,把他拉起来”舅母是一位好心肠的女人,帮助伊小小扶起金铭羽,让他坐起来,小声问道:“小小,你认识这个男人?”

    脸色很难看的伊小小点点头,满露愁容,腾出一只手掏出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听到那头懒洋洋的声音,气愤道:“唐逸,你给我过来,金铭羽在大街让醉酒被人打了,什么?出血了没有?”伊小小瞅着金铭羽肿着的脸咧着嘴回答道:“出了,还不少,你快点过来,我和我舅妈没力气把他送回家去,你要是不管,我就把他扔在大街上,反正心疼的人不是我!”

    唐逸挂上伊小小的电话,没有马上赶过去,思前想后,伊小小最后几个字倒是提醒了他,金铭羽是死是活伊小小不心疼,他当然也不会心疼,但是,有人心疼,他还深刻知道,那个人心疼,还有一个人陪着心疼,偏他最愿意看到那俩人心疼

    他给远在另一个城市的裴向薇打电话,尽量用轻松的语言讲道:“小小说,在大街上看到酒后闹事的金铭羽,那家伙逞英雄,被打的满脸是血,你要是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没时间就不用回来了,我会把金铭羽送到医院去,你尽管放心”

    “什么?金铭羽和别人打架啦?”

    睡着的裴向薇被唐逸的电话叫醒,听到金铭羽满脸是血,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满屋子团团转,恨恨地说道:“你快去把他送到医院,我看能不能订到飞机票,那家伙打不过人家,还逞什么能啊?”

    这一次裴向薇没有悄悄离开,而是敲开简呈薰的房门,郑重地对简呈薰说道:“金铭羽刚才和别人打架,被逸送到医院去了,我要回s城看他,你要同我一起去吗?”

    简呈薰听过之后,沉默两秒,点了点头:“我和你一起回去,羽他不要有事才好”这一句是出自对朋友的关心,没有任何其他成分在里面

    当然俩人也告诉了简父和简母,坐的是凌晨四点的飞机,回到s城之后,就赶往金铭羽被送去的医院,唐逸一见他俩,先是一怔,而后满脸微笑:“你们不要担心,羽他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医生说只是些皮外伤,等他醒过来,就可以回家啦”

    听到这些,裴向薇松了一口气,走进病房内,看到躺在床上缠着绷带的金铭羽,心好像被人紧紧握住一样,俊美的脸被打的肿了一圈,脸上贴着创可贴,活像一块破烂的布块,浓而翘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好像在做什么恶梦一样,口内梦呓:“不要走……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