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唐逸和伊小小吵架

    金铭羽怕裴向薇出事,就一直跟着她在海边待了一夜,谁也没有说话,金铭羽看到裴向薇为了简呈薰伤心难过,他心里在隐隐作痛,猜测裴向薇不再爱他,而是爱着简呈薰

    他真的不如简呈薰吗?

    谁也无法回答他,在海边除去海lang声,还有裴向薇的哭泣声,他想去安慰她,却怕这个时候会讨厌他,就一直站在离她只有两三米的地方陪着她难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裴向薇哭累了竟然倒在石子上睡着了,他抱起她回了金家,把她搂在臂弯里,他自嘲而笑,像防护罩一样的存在,为什么还要等她睡着了才敢实施呢?

    太阳高照,床上的两个人同时睁开眼睛,裴向薇看到离她只有一指距离的俊脸,一秒钟之后,像弹簧一样,快速坐起身,惊魂未定地喊道:“怎么回事?金铭羽,你对我做了什么?”裴向薇跑到镜子前,瞅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没有凌乱,脸上脖子也没有红印,才放下心

    “我能对你做什么?反正能做的已经做完了,你什么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懒懒起床,金铭羽从她背后抱住她,幽幽地说道:“你希望我能对你做些什么呢?小薇,你告诉我,我会照做的哦”

    全身打了一个激灵,裴向薇拿掉他的手,撒丫子跑出金家大门,开着她的车离金家远远的,在她出门的时候,金大成和陈敏正在用早餐,金大成心情超好地放下报纸瞅着从楼上下来的金铭羽竖起大拇指:“铭羽,干得好!简老爷子培养的人,绝对差不到哪儿去”

    坐下身咬着吐司,金铭羽咧嘴笑道:“爸,你的意思是,让我和小薇复婚?”说到这里,金铭羽满面愁容:“裴向薇对世人宣布过,她要和简呈薰订婚,我可能没机会啦”他爸的心思,他当然了解,如果裴向薇能回金家来,为世华服务,可谓是给世华增色添彩,他老爸想不用费心就想挖人家的墙角,真是想的特别美

    “我早看向薇不错,咱家的肥水怎能流到外田去”金大成给小儿子出着主意:“咱家和简家有生意来往,你可以这当借口,和向薇约会”

    陈敏默默吃着饭,心里恨得不了,以前裴向薇可是要嫁给她儿子的,礼都快成了,被和另一个女人生的儿子给夺走了这一切,要不然,她现在可是风光无限!

    “老公,铭羽那里会讨女孩子高兴啊?他们俩真能在一起,那里还有现在?”

    这话里明显有着酸酸的味道,金铭羽不想和陈敏说话,他重重地放下筷子,对金大成微笑道:“爸说的我会参考,我女人我知道怎么要回来”

    裴向薇回到简家,刚进门看到简父就问:“简伯父,薰回来了吗?”

    简父非常奇怪,瞅着简呈薰的房间说道:“向薇,你们俩个是不是闹别扭啦?呈薰回来一句话都没说,看样子好像很伤心”

    “没有,简伯父请放心,我去看看”她可不敢告诉简伯父,否则事情会更严重

    简母看着裴向薇,慈爱地笑道:“若有什么事呢,向薇可要好好劝劝薰儿,他打小心眼就多”

    “我知道啦”裴向薇故意把头扭向楼上,避开两双慈祥的眉目,简父简母待她这么好,她怎么好再让他们二老担心呢?

    敲了敲简呈薰的房门,想好要对简呈薰说的话,她一定要征求薰的原谅才行!可是,半天,房门没有半点动静,裴向薇哀伤地说道:“薰,我知道我错了,你开开门好不好?”

    门还是纹丝不动,裴向薇又敲了敲门,心痛地说道:“我知道你在里面,薰,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呢?薰……”

    喊了好久,她明白简呈薰是铁了心不见她,咬下嘴唇冷漠地说道:“我知道解释没有用,你不想看到,那么我会尽量躲开!”

    房间里的简呈薰一字不落地听到了她的话,不是他不想开门,不想见到好,而是倘若开了门,倘若见到她,会不由自主地拿话去伤她,不能保护她,还要再去伤她的心,他对她的爱不是这样的!

    从s城而来的唐逸打电话给简呈薰,说钢琴演出之后,要简呈薰请他吃饭,简呈薰本来心情不好,不想去出的,可是,听到唐逸可怜兮兮地话,就忍不下心,准时赴约

    唐逸见到他便问:“向薇呢?她怎么没来?”他可没有忘记,裴向薇还欠他一顿饭呢?

    “公司有事,走不开”这是简呈薰的回答,他也没有说错,这个时间裴向薇真的在公司里埋头看文件,秘书进来送咖啡,说有人找她

    “唉!”唐逸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还以为能见到裴向薇呢?伊小小竟然骗他!说什么到了这边,裴向薇和简呈薰就是东道主,为亲自为他下厨做丰盛的饭菜,可是他现在见不到裴向薇,赴约地简呈薰无精打采地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还没用餐,周围散发的气息都快让他哭啦!

    索性,饭也不吃了,他回了s城,见到伊小小就抱怨:“你说的那些都没有,向薇根本就没有空,薰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

    “你说什么?”简先生伤心难过?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吗?伊小小留了个心眼,不等唐逸把抱怨的话说完,就打电话给裴向薇,那边刚接听,就听到裴向薇心不在焉地说道:“小小,有什么事吗?我现在要开会啦”

    “哦,没事,你忙”伊小小连忙把电话挂掉,不正常!真不正常!她想了想把电话打给了金铭羽,问他向薇出什么事了?金铭羽只说了一句:裴向薇回来拿钥匙被简呈薰跟踪了

    伊小小惊吓地站直身体,紧张地问道:“简先生误会了么?”老天爷,早知道会这样,她当初就不应该把钥匙给金铭羽,真是惹大祸啦!

    “管他误会不误会,我和他交往了几年里,他就没有把胸怀扩大过”金铭羽不耐烦地挂上电话,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过多的私事

    伊小小不淡定了,在酒里走来走去,她没有答应金铭羽帮忙,没有把裴向薇送到金铭羽,没有把钥匙交给金铭羽,说不定裴向薇和简呈薰早定婚了,更何况简呈薰那么喜欢裴向薇,不惜为了接她出车祸,都成了残疾啦!

    越想越想哭的伊小小,握紧唐逸的衣服,难受地说道:“我办了好多错事,怎么办唐逸?我对不起简先生”

    “怎么啦?”唐逸看着六神无主的伊小小,以为出了什么事,紧张地说道:“是不是向薇了什么事?”

    “事到是没有出,不过也快了”伊小小松开他低垂着头说道:“向薇回来拿钥匙,被简先生跟踪到金家,误会向薇想和金铭羽复合,现在简先生恐怕正在和向薇闹别扭!”

    一听这话,唐逸气不打一出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他都会站在简呈薰那边,因为他认识简呈薰比金铭羽长,可以这以说,他是通简呈薰才认识金铭羽的

    “小小,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帮助金铭羽?把向薇送给到他家,还把钥匙给他,我说薰这么难过为什么?原来都是你惹的祸”

    “都是我么?我给他钥匙的时候,你不了在场吗?你还好意思说我?”她可是清楚记得那顿饭唐逸吃的最多,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才发现钥匙不见了,连金铭羽整个人都不见了

    唐逸不服气:“我又不拿着钥匙,要是我拿着的话,我才不会给他呢!”

    “是么?可是我记得唐逸先生为了饭,视其它如无物”伊小小今天还真和他扛上了

    “我不是!”脸上一红,唐逸喝掉面前的果汁,和伊小小争辩:“你明知道薰是我的好朋友还帮着羽,你说你羽给了你什么好处?”

    伊小小瞪圆了眼,鼓着腮帮子和他吵:“讨厌鬼说要给我的酒换一个大的店面,怎么啦?不可以么?向薇本来就是讨厌鬼的妻子,我好心让他们复原怎么啦?”

    “你说的真好听,伊小小,你帮羽的时候,可想过薰,他那么喜爱向薇,现在都只能坐轮椅了,你说你对得起他吗?”唐逸现在是真生气了

    “我现在不是正受着良心的谴责吗?”伊小小要疯了,唐逸现在真的是责怪她么?

    “才不想咧,你还会受良心谴责?伊小小,薰要是因此受到羽的伤害,我不会原谅你的!”唐铭冷着个脸,走出酒,留下伊小小一人站在原地红了眼

    “谁要你原谅!”伊小小眨着眼睛望着离去的背影,心中一痛,忿恨地咬着牙,“走了就不再来了!”睛眶里全是泪水,流得她满脸都是

    唐铭替好友抱不平,约金铭羽出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拳,打得金铭羽眼冒金星,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望着怒气冲冲的唐逸说道:“你干什么你?”

    “薰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这样对待他!两年前是他担起了你该负责的事情,你不知道感激,却还要从他身边夺走向薇,夺走属于他的幸福!”平时懒洋洋的唐逸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他一脸凛然,脸上冰霜一片,好像要把金铭羽冰封在水里,让他永远不能出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