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简呈薰出了车祸

    “你想和我离婚?”

    犹如鬼魅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来,在她还没有做出反应的时候被人推进了通明的卧室,房门重重关上,她跑过去晃动两下,才发现上了锁

    “金铭羽,你不会爱上我了?”

    反正出不去,裴向薇索性找一个舒服又安全的地方坐下,无谓地看着金铭羽,眉头纠结,像极了待发怒的狮子,从他鼻孔里发出冷哼声,裴向薇把头仰起来,毫无再畏惧他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少自作多情”金铭羽没有刚才的强硬,他把头移开望向别的地方,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把裴向薇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是了,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不和我离婚呢?”真是奇怪,和她离婚他一点损失都没有

    “我”金铭羽一时语噻,内心挣扎,到底要不要说他爱她呢?说了她会相信吗?

    “你什么你?”裴向薇一下子站起身:“金铭羽,你已经得到了你想到的东西,请你不要那么自私,我还有我的人生要走”

    “我自私?”金铭羽盯着她生气的脸:“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金铭羽,我把你视为我的希望,你想到的却是利用我,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死了,死了,那个时候,只要我稍稍放弃,我就不可能再站在这里和你说话”

    气焰一下子消了,金铭羽抓住她的胳膊说道:“你知道了,是不是简呈薰给你说的?那个混蛋到底想做什么啊?”他不是说过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怎么还会告诉小薇这些?

    “不管薰的事情,金铭羽,我没有什么可再供你利用得了,请放我走好吗?”裴向薇哀求着他,希望不要再靠近一步,否则她真的没有勇气离开了

    “哼!”不管简呈薰的事情?鬼才相信!要不是他一直掺合进来,小薇和他怎么会走到这一步!金铭羽绑紧嘴巴,没理会裴向薇的哀求,将她推到在软床之上,裴向薇意示到他想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是她走进困住的牢笼,她就得承受这份即将到来恐惧

    撕开的衣服扔凌乱地躺在地板上,床上裸*露的男女重叠在一起,一个闭紧眼睛享受,一个一动不动无声流泪,汗水湿了洁白的被单,一切都那么按部就班的上演

    早晨凉意还未退去,裴向薇睁开惺忪的眼睛,看见向侧空荡荡的,以为金铭羽去上班了,却看到洁白被子上放置的薄纸,粗黑的标体触眼刹那泪如泉涌

    就在刚刚,她打算放弃了离婚念头,现在却看到签有金铭羽名字的离婚协议书,还留有一句话:这张纸是你用身体换来的,好好珍惜!

    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捂住想叫喊的嘴巴,裴向薇快速整理好一切,攥着薄纸跑出了欧莎海湾,蹲在路边放声大哭:“金铭羽,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连离婚也要这样对我!”

    哭了好一会儿,她告诉自己不能再哭了,现在的她自由了,想去那里都可以,再也不要依附其他人而活,他再也不可能掌握她的命运!

    擦掉眼泪,裴向薇拨打简呈薰的电话,沙哑着嗓子说道:“薰,我接受你的建议”

    电话那的简呈薰听到她跟他走,高兴之余小心问道:“羽答应了吗?”

    “刚刚我们离婚了,对于他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裴向薇抚摸着不甘的心,语气非常冷淡,似乎还有恨意

    “好,你在那里我去接你”简呈薰握着电话怔了有两秒钟,唇边的笑容灿烂绽放,他听到了,裴向薇和金铭羽离婚了,裴向薇选择跟着他走

    欧莎海湾,金铭羽轻轻打开浴室门,看着凌乱的软床,上面空无一人,走过去轻柔抚摸,上面还残留着她的温度,他握紧被角,豆大一颗泪珠流出来,抖动的嘴唇轻轻说道:“小薇……对不起,如果可以自私,真想把你绑在身边,可是,我没有简呈薰温柔,会心疼你,比起我也许,他更能给你幸福!小薇……我是爱你的,从第一次见面起,我就已经无法把视线从你身上移开了,我真的不想离婚的,小薇……”

    来接裴向薇的路上,简呈薰想到许多,以后要怎么相处,要做些什么?他脑海里组建一张张图片,一想起以后有足够的时候和薇儿在一起,他心里就莫明的高兴

    简呈薰心里是有疑惑的,金铭羽怎么会和裴向薇离婚呢?真如裴向薇所说,她对他没有用处,而金铭羽不可能那么绝情?等一下要好好问一下薇儿才行

    黑色本田欢快地行驶在大道上,在拐弯的时候,被一辆失控的卡车相撞,坐在黑色本田车里的简呈薰突然感觉像飞起的铁蛋重重落了地,一片白茫茫世界困住了他,分不清那里是裴向薇所在的方向,全身的疼痛也没能让他醒来

    裴向薇等了好长时间没见简呈薰出现,正在等不及的时候,接到简呈薰的电话,然而说话的并不是简呈薰,她小心地问道:“你是?”

    “小姐,你的朋友出了车祸,现在是送往医院的路上…………”

    车祸?怎么可能?简呈薰怎么可能出车祸!不知道流出多少泪的眼睛里水珠疯狂地向外冒出来,无论裴向薇怎么用力,她的身体就像焊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

    “薰!”薰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又是车祸!裴向薇恨透了车祸,车祸已经夺去了裴凤娇的生命,现在降落她所珍重的薰身上,可笑的是还是因为她!

    裴向薇赶到医院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没有一点力气的她重新踏上博爱医院的大门,几乎扶着墙壁找到的手术室

    在手术室门口,她看到了唐逸正在安慰一对夫妇,眉眼神韵和简呈薰有些相似,她明白是简呈薰的父母亲,望着紧闭的手术室,她再也走不动,直接瘫软在地板上

    唐逸和简父简母听到声音,扭头看到坐在地上的裴向薇,见她头发蓬松,精神萎靡,双眼含泪,说不出的悲伤

    唐逸小心介绍裴向薇,当了解到裴向薇是简呈薰的朋友,目光有了慈爱,唐逸把裴向薇扶起来劝慰道:“向薇,薰他不会有事的”

    “进去,进去多久了?”毫无焦距的眼睛看着唐逸,她不敢再看那扇总是从她记忆里除不去的大门

    “才有一会儿”唐逸小声说道:“向薇,他们是薰的父母,你这个样子会让他们更难过的”

    “我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呢?昨天那位大声劝她冷静的男人,也一声不吭地进到了那间手术室,她该怎么冷静下来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