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疼痛了谁的心

    金家洋房,迎来了四辆不同颜色的轿车,却是同时从车里下来,四个人八双眼睛对望,都是一副担心模样金铭羽关上车门朝简呈薰看去,他竟然真的巴巴赶来,会是同时到达,可见简呈薰对裴向薇的关心到了什么程度?

    “薰,你是为了什么?你那全是虚无飘渺的幻想”

    简呈薰不想听他说的那些,只瞅了他一眼,连车门都来不及关,一脚踹开铁栏杆,跑进院子内,后面跟着唐逸和伊小小,四人中伊小小是做出租车来的,她付完钱,一把拉住唐逸的胳膊,小声问道:“好奇怪啊,讨厌鬼为什么要对简先生讲那些?”

    唐逸也是看到新闻之后打电话给简呈薰,在电话里听得出来,简呈薰那会儿心情不是多好,他不想多问,必竟是人家的事情,问多了就会自寻烦恼

    “我怎么知道?懒得管他们”

    “也是”伊小小松开唐逸,转眼看向金铭羽,看他一身板正的西装,知他抛开公事而来,走到他面前说道:“金铭羽,向薇真的会在这里么?”

    “当然!”一定是错不了,金铭羽可以非常确定,他抿紧嘴唇,抬脚朝正在研究门怎么开的简呈薰和唐逸走过去,声音冰凉:“让开!”

    “你有办法?”唐逸瞅着他很是质疑,他能有什么办法?不记得金铭羽学会拳脚啊

    简呈薰走下青石台,站在草地上,瞅着金铭羽想了想说道:“他当然有办法,这里是他们的产业”

    金铭羽在裤兜里全面搜索,找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出来急忘记带钥匙了,转身瞅着一脸期待的三张脸,苦笑说道:“你们谁有办法开门?”

    三人同时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骂金铭羽一百遍,你没有办法把门打开,还那么嚣张干嘛?伊小小气的伸手推开金铭羽,沉着脸说道:“你给我让开一些,金铭羽,向薇现在成什么样还不知道,我婆婆妈妈会害了她,劝你哪儿凉快哪待着去,剩下的交给我”

    “你有办法,伊小姐?”金铭羽激动地抓住伊小小的胳膊,不要怪他,人嘛总是在没了主意的时候,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

    伊小小甩开他的手,打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一串号码:“喂?东叔,我是小小,想请您帮一个忙,是,我相信你的技术啊,东叔帮一下忙啦,嗯,我把地址发给你哦”挂上电话,伊小小边发短信,边为那三个大少爷解释:“冬叔是我家旁边的开锁匠,技术特别的好,最喜欢研究难开的锁,你们放心,一把锁难不倒他的”

    “开锁匠?”唐逸拖着下巴,笑了笑:“还真有这样的人!那其不是很危险?”

    “你们能等,我等不及了”还以为她有什么好办法呢?原来是找开锁匠啊,那其不是要等?金铭羽没好气地看了伊小小一眼,走到门前小声嘀咕:“门走不成,我就走窗户!”

    快步转了个圈,金铭羽站在落地窗前,握紧拳头一掌挥过去,没有如他所料,玻璃不为所动,简呈薰,唐逸和伊小小,瞧了他一会儿,明白他的意图,简呈薰晃着脑袋,揉着太阳穴说道:“羽,你家会用普通的玻璃吗?伊小姐说的开锁匠已经过来了,你何必多此一举?”

    “是啊,羽”唐逸没奈何,金铭羽的思维从来不同常人,他见怪不怪

    伊小小就不同了,她摸了摸光滑透亮的玻璃赞叹道:“真厉害啊,这样也不会碎?”

    正在四人准备想办法破窗而进的时候,伊小小所说的东叔,不紧不慢而来,他是一个可亲的老头,望着安静的洋房,又看了看除去伊小小之外的三人,心里明白,那三个人身份肯定不低,什么也没有问,只是乐呵呵提着正门说道:“小小,可是这个?”

    “嗯,你看看能不能打开?”伊小小扶着他走进朱红色的厚铁门,东叔皱着眉头看了好一会儿,才舒展眉头笑道:“我试试”

    在东叔试开的空档,金铭羽不停的走来走去,东叔气的翘起了胡子,指着金铭羽训道:“你这个孩子,能不能不要再晃了,我头都晕啦!”

    不知道伊小小怕东叔生气还是怕金铭羽动怒,连忙把金铭羽拉到一边去,威胁道:“为了向薇,忍一下啊?”

    “我像是会生老家伙的气吗?”伊小小点点头,态度非常真诚,金铭羽捂住眼睛指着东叔道:“你告诉他,要是再打不开,我真的要生气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东叔抹了一把汗,高兴地对那四个快蔫了的人得意地说道:“瞧瞧我这手艺,这么难的锁我都搞定了,小小回去把酒给我送过去啊”

    “是是是,你老先回去,我一定亲自登门道谢”

    一听门打开了,四个人齐齐朝门里面跑去,伊小小从包里掏出钱塞到东叔的手里,要他先搭车回家,然后心急火撩的跑进洋房,见那三个男人满屋子寻找,她跑到二楼,顺手推开右手边的房门,走进去就看到躺在床上的裴向薇,喜极而泣,终于找到裴向薇了!

    “向薇,向薇,你醒醒,我是小小啊?”

    其他三个人听到伊小小的声音,纷纷跑进来,看到裴向薇那张安详的脸庞同时松口气,金铭羽慢慢坐下身,伸出手想抚摸好久不见的那张脸,冰冷的双眸泪光闪闪,纵有万丈冰山,也在这一刻融化成水

    “小薇,我是金铭羽,我来救你啦”撩开她脸上的头发,心好像找到了归宿,找到安定,他没有失去裴向薇,不会如金恺俊所说,他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找了那么多天,也为之疯了那么多天,简呈薰望着紧闭双眼的裴向薇,美丽光洁的脸庞和往常一样,只是稍稍瘦了一点而己简呈薰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做过于激动的举动,他深知裴向薇是金铭羽的妻子,止不住的情感,也到此为止了,不能再去贪恋不属于他的幸福

    “不对!”伊小小尖锐地喊了一声,唐逸连忙走近她,把她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怎么了?没有看到他们俩……”努努嘴,示意她不要打破那俩人喷发出来的情感,虽然他也深有感触,可他知道裴向薇不是他能够去想的,不想破坏以前的美好

    伊小小瞪着大眼不理会唐逸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指着床上的裴向薇惊恐地说道:“你们别发呆了,向薇不对劲,咱们这么吵闹,她还能睡的那么安……安详,她,她,她……”

    “一定有问题!”金铭羽回过神来,也意示到这个问题,他用力晃了晃裴向薇,见她一动不动,只是那么睡着,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一把拉开盖着的被子,准备把裴向薇抱走,谁知道,被子刚一拉开,四个全怔愣住了,床上的裴向薇四肢皆被绑着,维持着z字形

    “薇儿”简呈薰别过头去,不忍再看下去,只怪自己没有用,没能早些来救她

    “金——恺——俊!”柔情绵绵的脸瞬间变的乌云密布,金铭羽用颤抖的双手接开束缚裴向薇的麻绳,眼角泛潮,豆大一颗泪流出来,慢慢抱紧裴向薇,走出这间屋子,他在心里暗暗道:你死定了!金恺俊你个混蛋!

    “哦,我知道了”伊小小快步追上金铭羽,大声急切道:“快送向薇去医院,她这个样子一定吃了安眠药,不知道吃了多少,金铭羽得快点去医院才行”

    “你说什么?小薇吃了安眠药!”

    金铭羽望着怀里依旧睡的很熟的人儿酸痛交加,更加紧紧把裴向薇抱在怀内,极步跑了出去,伊小小帮他打开门,坐在后车座上抱着裴向薇,金铭羽快速起动引擎,向医院方向驶去从屋内跟出来的简呈薰和唐逸听到伊小小的喊叫,心内一惊,好像有一个东西在他们体内破碎了一样,刺的他们心好生疼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