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遭遇危险绑架

    离开青石小巷,裴向薇拦住一辆的士,报上到去的地址之后,思绪也就飘远了,早上唐逸打来电话,要她快点去学琴,顺便让她见见一位钢琴大师,她以前对钢琴真一无所知,一会儿出了丑怎么办?应该不有关系?唐逸会帮助她与大师交流的

    昨天晚上与简呈薰挥别之后,她一路都没有和金铭羽讲一句话,金铭羽死皮赖脸非跟着她进家门,幸好她早有准备,把门锁死,让那个讨厌鬼在大门外面鬼嚎好长时间才离开

    然后她就收到金铭羽各种理由的道歉,不过她有骨气,一条都没有回过,带着余怒一直到现在,她在心里问候金铭羽几百遍,可,一想起他的脸,她的心会不由得颤动一下

    “师傅?快到了吗?”裴向薇望着从窗户外面掠过的景物,温声对驾驶座上司机问道:“你走错了?”

    司机师傅戴着一顶半旧的帽子,说的一口土话:“妹陀,莫要急嘛,这条是近路”

    “哦”裴向薇索性闭上眼睛不管是走那条路了,只要能把她带到地方就可以啦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在裴向薇似醒非醒的时候,车子终于停住了,她睁开迷糊的眼睛,望着四周,一秒钟桃花眼瞪的好大,全无任何睡意,甚至一股凉气从脚底窜进全身

    她之所以我做这么大的反应,是因为她此时处于一片荒凉地,除去泛黄的稿草,就是土地,“师傅你怎么所我带到这里来啦?”明显的声音颤抖起来,不会那么倒霉碰到打劫的?

    慌忙掏出手机,准备给她认识的所有人打电话求救,还没等拨电话号码,坐在前面的司机师傅终于转过脸来,裴向薇到这个时候才真正看清,司机师傅是戴着白色卫生口罩,那双眼睛里露出来诡异的信息,声音低哑:“你不用白费力气啦,车上装有卫星扫描干扰,还是乖乖待着别动”

    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让裴向薇在心里直呼阴险,她悄悄放下手机编辑一条短信,然后放在口袋里等有机会,拼了命也要按下

    “你在等谁?我身上没有多少钱,你要是不嫌弃就全身拿走好了,只要不伤我性命就行”试图和他谈条件,裴向薇想起来,以前上学的时候,学的一些遇到突发情况该怎么应变,她希望能行的通

    “小姐,我不劫钱,你尽管放好啦”

    那样的声音更低沉,裴向薇头皮发麻,不劫钱就是劫……色!她条件反射护住胸前,那人不再和她讲话,而是摇下车窗,挥了挥手,裴向薇看到有两三个人朝这边跑过来,她的心沉入低谷,用力推着车门,见被锁得特别死,索性放弃,她勃然大怒冲驾驶座上的口罩男喊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

    迎面而来的三个人,和司机一样的打扮,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口袋,裴向薇意示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她的手指始终都在衣袋里面

    后车座被打开,一个人将黑色口袋掉在她的身上,她向外挣扎,庆幸没有被绑住手和脚,她没命地跑,那四个人肯定不会放过她,边追边喊:“站住,不要跑!”

    如果不是在逃命,她一定会笑出声来,明知道被绑架了,不跑的话,等在原地被绑啊?眼看着那四个口罩男就要追上了,她赶紧掏出手机,看到有两格信号,赞叹限量版手机就好的同时,她把那条短信发了出去,顾不得谁能接收到,她只管发,每人一份,一个都不能少,这些人都是救她命的人啊!

    一个口罩男追上来,把她推倒在地,嘴里骂骂咧咧:“叫你不要跑,你偏跑,妈的,你再跑个试试看?”

    裴向薇已经跑不动了,刚才她已经用完了所有力气,只为了发那几条短信求助,咽了口吐沬,冲他们挥了挥,四个口罩男用黑色袋子裹住她,裴向薇没有再做任何挣扎,目前为目,保存体力才是最重要的

    在黑色袋子里面的她,感觉到被两个扛到一辆车上,然后七拐八拐,凭感觉,好像走了好远的路,大概有一个多小时,车辆终于停了下来,她依旧被两个人扛着走,听到了空灵的鸟叫声,还闻到了脱离市区汽油味的新鲜空气,又是七走八走,她被放在一个松软的东西上,然后是一群人走进来的声音,裴向薇估计大概四五个人

    “给我打开”这是一个清脆的女声,裴向薇赫然,怎么是一个女人?她绑她有什么用处?

    黑袋被找开,裴向薇终于看清了她所处的地方,厚重的窗帘遮挡外面的太阳光,房间设置简单,一张床两个大衣柜,还有一面价值不菲的化妆镜

    屋子里有六个人,除去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戴着眼罩之外,其他的和口罩男着装一样,只见他们对女人深深鞠躬,声音好不低沉:“小姐,我们先出去啦?你事我尽管吩咐”

    女人点点头,等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俩个时候,裴向薇冷冷地望着那个女人道:“我和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要绑架我?”

    “怎么会没有仇呢?”

    女人低低而笑,裴向薇听到这个声音,心中一震,好熟悉的声线啊,她最讨厌的人,声线和这个一模一样!

    “你是……”裴向薇站起身,咬了咬嘴唇:“你是……你是……你是颜丹宁?你竟然绑架我?你知道不知道绑架可是犯法的!”

    “犯法?呵呵!!”女人不再遮掩,她拿下眼罩,优雅地坐在旁边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不慌不忙地笑道:“你有什么证据我绑架了你?”

    “你!你想怎么样?”裴向薇没有丝毫惧怕于她,挺直腰板,瞅着一脸笑容的颜丹宁,“为了金铭羽触犯法律,他的魅力真是大啊!”

    “金铭羽?哼!他算什么东西!”颜丹宁毫不忌讳在她面前显露真心,因为她不怕以后裴向薇告诉金铭羽,或者所有的人,因为到那个时候谁都不会相信她的话

    “那你……”裴向薇吃惊地张了张嘴巴,她在说什么啊?

    颜丹宁似乎休息够了,突然站起身把裴向薇推到在地,双目闭着就要复仇的光亮,狠狠地指着裴向薇喊道:“你这个死贱人,这个世界的多余物,敢和我抢男人…………你怎么不能死,你怎么不去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