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友情比金子要硬

    “薰,电视上讲的是不是真的?”

    本来悠闲享受好不容易得来的清静,唐逸无意打开电视,听到里面争相报道的新闻吓了一大跳,拨打裴向薇的电话,好长时间无人接听,他便转换简呈薰,一开口就喊了起来,简呈薰淡淡回了他一句:“暂时去不成你那里,恭喜你啊”

    “先不要说其他,薰,那丫头还好?”唐逸在客厅里踱着步子,脑袋里幻想裴向薇被打晕死过去的画面,更加着急,恨不得抄上家伙去和金铭羽对打

    “没事,已经出院了”简呈薰端着高脚杯,站在自家露天阳台,望着蔚蓝的天空,心情非常复杂,听出来唐逸很着急,心陡然突起,试探道:“逸,没看出来,你还会关心别人?在我的记忆里,你可是视你钢琴为爱人啊”

    唐逸呆住,站在自家客厅里好半天没有反应,合上手机,按住心脏,是啊!他着什么急啊?她自有人担心与关爱,他算什么?

    抿了口红酒,简呈薰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慢慢垂下手指,他受到影响了吗?“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他明白,可是心总是忍不住去注意和裴向薇有关的一切,不会真像金铭羽所说,他喜欢上了裴向薇了?

    这是多么可怕又可悲的念头!

    天气已经转凉了,满地的落叶被扫了一遍又一遍,裴向薇坐在床上躬起腿,望着满胳膊的伤痕出着神,责怪自己不爱惜身体,裴凤娇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啊!

    想到裴凤娇,裴向薇突然觉得好长时间没有去看望裴凤娇,不知道她现在正做着什么美梦?

    “叮叮”限量版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按下接听键疑惑地问道:“喂,你好,我是裴向薇”

    电话那头传来叹息声,一句话不说就挂了,裴向薇没有在意,打开旧手机,找到伊小小的号码待那头接通之后笑道:“小小,请我吃顿饭”

    “一点,请你吃韩国料理”

    伊小小挂上电话把对其他人交待几句,拿着她的小坤包开车向约定的韩国料理而去,同一时间,裴向薇还未从出发,金铭羽从外面回来,面无表情对她说道:“收拾一下,薰要我们去彩虹中心”

    看到他,裴向薇下意视摸着脖子,望着金铭羽那张变化多端的俊脸,后退两步,双眸里全是惊恐的神色,语气慌张道:“我,我有约了”

    “小薇”金铭羽瞅着满脸恐惧的面容,心被揪起,他朝她走过去,抚摸她的秀发尽量温和道:“小薇,我真不是故意的,人在生气的时候总会做出超出理智的事情”

    躲着他的手指,裴向薇几乎仓惶逃出金家大门,麻掉的头皮在吸呼到外面的空气之后,才渐渐松弛下来

    修长苍白的手指还停留在半空中,英挺的脊背僵硬如冰,他的心犹如被砍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血流不止

    “我在做什么啊?”金铭羽自嘲,他和她不过做了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这场交易他必需领导主权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简呈薰看见裴向薇没有来,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他和金铭羽面对面望着对方,非常尴尬,想到在医院失态,不好意思道:“羽,那天我也是在气头上,你没事?”

    “没事,我也没能控制住自己”金铭羽端起酒杯,“干了这杯之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把杯子放下,简呈薰恢复如常,望着走神的金铭羽讲道:“对不起,明知道薇儿是你的妻子,不由自己地去关心她,靠近她”

    “没关系,我不在乎”金铭羽淡淡回了这么一句,他自己不觉得有什么,简呈薰听到不由得怔忡,抬起眼皮疑问:“不在乎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金铭羽站起身离开桌面离开彩虹中心,独留简呈薰坐在原地犯嘀咕

    某韩国料理餐馆,伊小小挥着手叫裴向薇的名字,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全身看了一遍,确定没有大碍,唏嘘道:“还以为你到天国报道了呢”

    “你在这里,我怎么舍得走呢”在看到伊小小那刻起,裴向薇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假话,你就哄我”伊小小点好食物交给服务员,愉悦的和裴向薇互贫了起来

    “真话”竖起手指,裴向薇笑道:“比金子还真!”

    两个女**笑了起来,引起其他桌侧目,她们俩个谁也不理,待到食物上桌,大快朵颐一翻,伊小小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裴向薇正色问道:“你怎么会晕过去呢?”

    裴向薇停住进食,抬起头来,泪光盈盈:“小小,你别问我了好吗?”

    “告诉我实话,我就不再问啦”伊小小不依不饶

    裴向薇见无处可避,垂下半片眼帘,“小小,能和你再次重逢,真是我的幸运啊!”

    “我听的不是好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伊小小不为所动,大品抿了一口果汁,她的目光停留在她那半遮半掩的手腕,惊呼:“这是怎么弄的?向薇你自残过?”

    “嗯”裴向薇望着手腕上的疤痕点点头,“都是过去的事情啦”

    “是不是因为他?”伊小小扔下筷子愤怒了:“你的伤是不是金铭羽家暴造成的?裴向薇你给我说实话,我认识的人里有律师,过不下去,就结束这场婚姻”

    “你是什么东西,对小薇说什么傻话?”

    俩人在听到这句话同时打了一个激灵,仰起头望着站在走廊中间的男人,怔愣半天两个女人说不出来一句话

    “问你呢?”金铭羽派人跟着裴向薇的行踪,从彩虹中心出来,他听到派出去的人说裴向薇在一家韩国料理饭店,和一个女人用餐,巴巴赶了过来,就听到一个女人正生气地劝裴向薇和他离婚,连律师都是现成的

    裴向薇让开座位,对惊呆了的伊小小说道:“他是我的……他是金铭羽”侧目看了一眼金铭羽,小心也对他说道:“我的高中同学伊小小,她是一家酒的经理”

    “小薇,你的同学怎么连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的道理都不懂啊?”金铭羽冷着脸瞅着画浓妆的伊小小没什么好感

    伊小小听到别人呲她的话,黑着脸看着老同学说道:“活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有钱人长什么样?今天有机会遇见,真是名副其实的傲慢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