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让你的世界只有我

    裴向薇听到颜丹宁的声音,神经一震,睁大眼睛抬起头,瞅着站在金铭羽身后的颜丹宁笑道:“你们一起吃饭,跑到我们这边算什么啊?”

    “我也不想啊,小羽要来打声招呼,有什么办法呢?”颜丹宁轻蔑她一眼,要不是因为金铭羽,才会来过来,真是晦气,在哪儿都能遇到她

    “那么请你们快快回到坐位上去”

    裴向薇闷声让他们俩离开,胸口内难受的要死,她慢慢坐下身,不再看俩个不速之客

    简呈薰瞟了一眼金铭羽,聪明如他,笑道:“要不要合桌?”金铭羽眼里仿佛出现了光芒,正要回答“要”的时候,简呈薰没有给他机会:“我想颜小姐是不会同意的,羽也不会丢下颜小姐和我们合桌的?”

    “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金铭羽皱紧眉头,气在边缘行走,平时站在他这边的朋友竟然会拿话噎他

    “没什么意思,我们这边已经坐不下了,羽你想丢下颜小姐来我们这一桌吗?”

    简呈薰微笑着看着颜丹宁,见她一脸不高兴,拉了拉金铭羽的衣角,撒着娇说道:“小羽,这边只有四个位置,坐不下了,我们回去?”

    金铭羽低垂着眼皮,看着裴向薇转过身的背影,悻悻道:“也好!”他先转身离开,颜丹宁跟在他身后露出胜利的笑容

    抿紧的樱唇动了动,眼眸阴雨绵绵,裴向薇握紧手指,望着窗外黑透了的夜,怔忡半天,一只修长的大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她回过神,望着大手的主人说道:“怎么啦?”

    “提醒你一下,水快滴在你的衣服上啦”

    唐逸对他们眼里的闪电不予理踩,但是有一样就是,这个看似较弱不起眼的女人,突然的强横引起了他的兴趣,转眼她又独自伤心生气,是为了金铭羽吗?

    果然,裴向薇低头看到桌子上的杯子不知道怎么倒了,水滴已到边口,她连忙站起身用纸巾擦掉,动作轻柔利落,重新坐下对唐逸道谢:“谢谢你提醒哦”

    简呈薰见她回神,松了一口气,“你不用谢他,是他把水杯碰倒的,你要怪他才是”

    “呈薰,你给我在美女面前留个面子呗”

    唐逸露出比花还好看的脸庞,凑近简呈薰卖萌,这一点对简呈薰好像不起什么作用,简呈薰推开他温柔地对裴向薇说道:“你不是想学钢琴吗?他可是获过国际大奖的钢琴手!”

    “现在学会不会太晚啊?”她听说要从小就培养,长大后记忆力会衰退

    “把手伸出来”唐逸终于放下碗筷,非常正式的对裴向薇说道:“你想学,我得看看你的手才能收你这个徒弟”

    裴向薇激动得不行,连忙把手递过去,见他握住她的手指看了一会儿,小声问道:“可以吗?”

    “要是别人的话,是一万个不行,不过嘛……”唐逸偷偷看了一眼简呈薰,咧着嘴笑道:“你是薰的朋友,就另当别论啦!”

    “我就知道,朋友的面子还是给的”简呈薰揽着唐逸的肩膀,对裴向薇眨了眼睛,意思好像在说:成功啦!

    裴向薇为他们俩倒上一杯酒,然后郑重地说道:“裴向薇敬唐逸师傅一杯,谢谢你肯收我为徒”

    “什么啊”唐逸被她逗笑了,晃着脑袋愉快说道:“什么师傅不师傅,徒弟不徒弟的,你叫我的名字就好啦”

    简呈薰插口:“你就和我一样叫他单字?”

    不推辞,裴向薇突然豪爽起来,“逸,你每天都会在这家餐厅里弹钢琴吗?”

    “不是,今天偶然看到他们这里有钢琴,就顺手弹了一首而己”唐逸双眼放光,和裴向薇干杯,不知道是被她的感染了还是怎么着,让他这个不经常喝酒的人,想一醉方休

    “薇儿,他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只可学琴,不可理他其他事情”

    简呈薰见他们聊的很愉快,把他给冷落了,心中郁闷,说了这么一句警告话,裴向薇像听明白似的深深点头

    “我没有放荡不羁,我那叫漠不关心好不好?薰,你不要对薇儿讲我的坏话”

    唐逸叫来服务员,添了两瓶酒,简呈薰没有阻止,看着他们俩个一言我一句,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心里惆怅不已,裴向薇再意金铭羽的事情么?再意他刚才硬邦邦的走开么?

    餐馆里的客人越来越少,裴向薇和唐逸不知是因为太过高兴,还是太过伤心,双双喝的东倒西歪,简呈薰也有些微醉了,刚才陪着喝了几杯,他站起身准备叫拉起裴向薇,却被别人领先了一步,他迷着眼睛看了那人一眼,收回手指很不是滋味地说道:“你还没走?”

    今天晚上,金铭羽听得太多的就是“还”字,沉着脸脱下外套盖在裴向薇身上,瞪着好友道:“你怎么回事儿?让他们喝这么多酒?”

    “你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和颜丹宁和好如初啦?”简呈简心里有气,责怪他对裴向薇做的太过份

    挑高眉毛,金铭羽的丹凤眼瞪的更大了:“什么时候发扬正义感了,简大主持人”

    “羽,你自己做的事情,心里最清楚,另我非常失望”简呈薰把目光从他向上错开,放在醉倒睡着的裴向薇脸上,那样恬静的女人,金铭羽还要利用她仅存的价值,让他没有办法不计较

    说到这里,金铭羽更为窝火,冷冷地一把抓住简呈薰的衣领,低吼道:“你又做了什么?明知道她是我老婆,还要像个泥巴一样粘上来?应该我对你失望才对”

    “唔……好吃的菜”睡着的裴向薇添了一下嘴唇,像个婴儿一样嘤咛:“妈妈,终于可以学钢琴啦,呵呵……唔,奇怪的黑白键怎么会发出那样美妙的声音呢?…………”

    金铭羽和简呈薰看着她美丽的脸庞,没有戒备之色,像被母亲的双手托住熟睡的孩子,浓密的睫毛扇动几下,似乎做了不好的梦,眼角流出豆大的泪珠,脸上全是痛苦,突然,睁开双眸,双手捂住头,竭尽全力咬着嘴唇,泪不住往下流,就是听不见任何声音

    站在桌边的两个男人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金铭羽连忙松开简呈薰,握住裴向薇的胳膊担心地问道:“做噩梦了么?”

    裴向薇点点头,瞅着看了一会儿又摇摇头,金铭羽温柔地擦着掉她的眼泪,继续问道:“那梦到什么了么?”

    裴向薇没有回答他,双眼闭紧倒在他的怀里,他没有再和简呈薰争执,而是心平气和说道:“不早了,你把唐逸送回去?我们先走啦!”

    简呈薰瞅了瞅他怀中的人儿点点头,结过账,把唐逸扶出去,唐逸嘴里还迷糊着喊:“再来两瓶好酒”

    金铭羽带着裴向薇回到金家,小心翼翼放平在床上,盖上被子坐,然后坐在床边,目光柔和,望着酣睡的美脸,半天吐出一口气,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他打开一看,是一条简讯,颜丹宁发给他:小羽,我今天很高兴,这会儿想你啦

    乖,晚安!

    金铭羽简单回过这三个字就关机了,躺在裴向薇身侧,替她撩开发丝,抚摸着她光洁细滑的皮肤,凑近过去,含住撅起的樱唇,依依不舍离开丰满的血肉,深情脉脉说道:“对不起,小薇,不知何时,总想独自拥有你,让你的世界只有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