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魅力不可低估

    正在忙碌的伊小小看见眼眶发红的裴向薇,先是一愣,而后把手中的活交给其他人,把裴向薇拉在一个不算很嘈杂的角落

    “哟,你怎么来啦?哭啦?”

    “没有,来看看你”裴向薇擦掉眼角边的泪珠,硬扯出笑容,“忙吗?”

    伊小小摊开双手,指着周围的吆喝声,“本来忙,看到你就不忙啦”

    “小小,就你一个人在打理吗?”裴向薇并没有看到伊小小的舅舅和舅妈,她感觉到很奇怪

    “他们年纪大了,不习惯这些,白天来一会儿,说晚上不适合他们,年龄大的人都会不喜欢热闹,让我一个人看着弄好啦”

    伊小小端来两杯橙汁,推给裴向薇一杯,她的眼睛在裴向薇身上打量,白色鹅毛绒披肩,雪色晚礼裙,束起的头发更像是刚参加完舞会的贵妇,裴向薇脸上疲倦之色告诉她一定有心事

    “累吗?”转动吸管,裴向薇没有喝一口,胸腔闷的快要透不过气来,脑海里全是颜丹宁得意的笑容,嘲笑,玩弄,狼狈,在今夜不算特特殊的晚上拍在她的身上,与那些耀眼的灯光相比,还是现在昏暗的世界适合她

    “比起以前不算累,向薇,这么长时间不见,你们还在那里住吗?”伊小小觉得自己明知故问,裴向薇的新闻闹翻了天,怎么还能在那种破地方住呢?

    “不在了”裴向薇摇摇头,低下头说道:“我和妈妈搬到了青石小巷,是我外公的家”

    “裴阿姨做的菜最好吃了,我还记得高中的时候去你家玩,阿姨做的糖醋排骨,想想都流口水”伊小小说到此停住了,她看到裴向薇双眼哀伤,双手痛苦地捂住脸,诧异问道:“向薇,你怎么啦?”

    “没,小小,我妈妈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现在不在青石小巷了”裴向薇悲凉地道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情?”伊小小眼里闪过一丝悲鸣,又是车祸,她的脑袋浮现父母死时的场景,几百号人将她一家三口围住,她的哭泣盖住了所有人议论的声音

    “一年前”裴向薇稳定情绪,强迫自己微笑:“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小小,你忙,我走啦,以后有时间再来找你”

    伊小小抓住她的胳膊,瞪着双眼问道:“他们都说你嫁给了有钱人,怎么我看,你并不高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啦?”她越来越奇怪,人人羡慕裴向薇,可她自己好像有苦难言似得

    “我……没有什么事,小小,我走啦啊!”

    裴向薇在伊小小疑惑的目光下落荒而逃,加以掩饰的伤痛,在别人面前爆露出来,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路过一家钟表店,她看了看时间,想必金家人都已经回来了?舒了一口气,裴向薇苦笑几声,便住车回金家

    一只脚刚踏进金家大门,就看到被爬山虎围住的阳台上站着一个人,那人来回走动,她伸长脖子,才看清真面目,是金铭羽,他的脸色好差,和以前好像,裴向薇把脖子一缩,推门进去

    客厅里坐着三个人,温馨喝着茶,金大成,陈敏,还有金恺俊,来金家这几天,他还没有见过金家成员会聚这么齐全

    裴向薇知道逃不过了,微微躬身:“叔叔,阿姨,恺俊……大哥您们好”

    金大成把目光落在一脸平静的金恺俊脸上,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手站起身向主卧走去,陈敏斜了一眼裴向薇,跟在金大成身后回房去了

    裴向薇不觉得他们有多过份,是她对不起他们在先,深深吸口凉气,走上楼梯,向最里面那间房走去,金恺俊却在这个时候喊住了她:“向薇”

    “有什么事吗?”

    裴向薇停住脚步,望着楼下的金恺俊,看见他仰着头微笑,“我爸和我妈只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受你,连我还要适应一段时候,你不要生气啊”

    “我知道”裴向薇心中一暖,对金恺俊的歉疚又多了一分

    瞅着裴向薇走进金铭羽的房间,金恺俊低下头,眼底的恨意浮现出来,“背叛我的人,不可原谅!”

    金铭羽正在着急的时候,看见裴向薇推门进来,板起阴云的脸庞,冷声问道:“去哪儿啦?”

    “玩儿去啦”

    他还好意思问?裴向薇收好披肩,走进更衣室换上常服,白天鹅已经结束,还是变成丑小鸭,没有任何压力

    “玩?”金铭羽才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她肯定是跟简呈薰一块走的,那能玩什么?

    “对啊,不然的话能怎样?”

    裴向薇把灰色地毯拉在离床有一段距离,从柜子里抱出被子枕头,舒服的躺下身,把玩着手机,金铭羽脸色一下变黑了,指着她脸上的脂粉说道:“别弄脏了我的被子!”

    “什么?”裴向薇坐起身,在脸上一抹,心里狂汗,一生气忘记洗澡卸妆啦,她以最快的速度跑进浴室,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花掉,形像没有破坏

    正当裴向薇舒服泡着澡的时候,浴室门被人轻轻推开,心内一惊她连忙把身体全缩进水里,只露出来一颗惊惶的脑袋,瞅着站在门口的那位只穿着一条名贵内裤的男人

    “喂?金铭羽你给我出去!”裴向薇脑袋短路,他发什么神经啊?

    “啪”,金铭羽锁好浴室门,悠闲的晃着脑袋向裴向薇走来,不顾裴向薇大喊大叫,他跳进满是泡泡的圆形浴池内,按住裴向薇朝他袭击过来的双腿,理了理秀发,魅惑笑道:“小薇,你不高兴和我共浴吗?”

    “不高兴!”她是非常不高兴,眼见着他凑过来的脸,裴向薇求饶:“金铭羽,我会离薰远一点,也不会这么晚才回来,今天你放过我?”

    点着她发白的嘴唇,金铭羽继续栖近:“我把项链给了颜丹宁,惹你不高兴了,做为对我自己的处罚,决定好好补偿你,小薇,我随你处置哦”

    裴向薇咧着嘴,受不了地抓起旁边的浴袍猛得推开栖近她的金铭羽,用最快的速度跑出浴室,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头脑精醒了好多,她拍拍脑袋,想起刚才那一幕,“扑哧”笑出声来,那个男人该不会真的生病了?

    几天来,裴向薇都是睡在地毯上,她没有勇气和金铭羽争床,更没有勇气去床上睡,晚上偷偷在枕头底下放一个喷雾气,以免金铭羽半夜侵犯她

    简呈薰打来电话,邀她去他的演播室参观,想起她答应金铭羽的话,并没有很快作答,而是对坐在她面前喝着咖啡的金铭羽征求道:“薰要我们去参观他工作的地方”

    金铭羽只抬起眼看了她一眼之后,冷“哼”道:“那破地方我都去腻了,我看八成是他邀请你,某些人的魅力不可低估啊”

    唉,就知道不同意!裴向薇失望地憋了一下嘴,给简呈薰发了一条改天再去的字样,便不再多发一言,金铭羽看她那可怜样,放下咖啡杯,揉着她的脑袋命令道:“走!”

    “去那里?”不愿意动,裴向薇牢牢坐在椅子上

    “找薰去”

    见她在发愣,金铭羽瞪起丹凤眼,不由分说便拉起她走出咖啡店,裴向薇一直瞅着他忽然微笑的侧脸疑惑起来,他怎么说改变就改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