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爱情本来就不公平 已修改

    金铭羽没想到金恺俊会来这里找裴向薇,并且想把她接回去,看来金恺俊并没有再意婚礼上的录像,他对裴向薇的感情还挺深的啊!金铭羽正好可以好好刺激他一下,伸出大掌亲昵地揉着裴向薇的秀发,暧昧用只有裴向薇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想跟金恺俊走吗?”

    望着金铭羽那能够颠倒众生的笑容,陡然升起的心脏跑到了嗓子眼,裴向薇摇摇头,她肯定不想,金铭羽手中可是握着她的软肋,所以她只能再一次伤害金恺俊啦

    “恺俊,我已经配不上你,对不起”

    金恺俊目瞪口呆,她竟然拒绝了他!裴向薇果然绝情,他不甘心,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们!他抓住裴向薇的手臂,拉进与她之间的距离,喷火的眉眼能燃烧面前的所有物,“你会为你今天所做的决定而后悔!裴向薇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也绝不让别人能得一丁点!”

    “恺俊”裴向薇轻轻叫着他的名字,她对他的愧疚更深了

    “哼!”金恺俊松开她甩门而去

    等病房门关上,金铭羽露出嘲笑的笑容,拍着裴向薇的肩头满意地说道:“你气死他喽!”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做为金大成的正牌大儿子,伤害他,不是你所希望的吗?别忘记了,我也和你同是私生子女!”

    “对,我就是想看到金恺俊伤心难过,你也想看到颜丹宁痛不欲生吗?”

    金铭羽把她所想讲了出来,裴向薇面容一怔,望着外面快要下雨的乌云,半天没有回答,若是以前,她肯定会不假思索回答是的,可是现在,她只想要裴凤娇健康地好起来!

    “你不想吗?”见她半天没有反应,金铭羽又重复了一遍,他不相信,被别人夺去所有,还会那么平静!

    “你舍得对你的宁儿下手吗?”

    那天她看的清清楚楚,相互搂抱的男女,像被最强胶粘住,久久不愿分开,金铭羽不可能对颜丹宁一点感情都没有

    “你猜?”不回答也不否认,只给了裴向薇一个英挺的后背,就这下意识的举动,让裴向薇确定了刚才的想法,要真的对颜丹宁下手,他是做不到的

    一天,金铭羽带着一群陌生的人推门而入,指着她对那群人说道:“你们看着办?”

    两三个女孩不等她清醒过来,便要脱她的病号服,为她换了一身紫色的礼裙,为她化上美美的妆,望着镜子里那张在刚才还是病态的脸,变得容光焕发,高不可攀

    “金铭羽,这是要……”

    大概她已经猜到,这就是金铭羽所说的时机到了,还没有等她把话讲完,薄凉的嘴唇掠过她的樱唇,肉与肉的碰撞让她的心又一次乱了,梦幻的泡泡飘在她的周围,把他和她放在一个花丛之中,静静地亲吻,静静地相拥

    薄凉的嘴唇并没有停留太久,金铭羽瞅着绯色的脸颊浮现迷人的笑容:“你不会真的被我迷住了?”

    七彩泡泡破碎,她条件反射地捂住脸,倔强翘起嘴巴:“怎么会呢?你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什么?”金铭羽挑高眉毛,不高兴问道:“敢在我这么完善的男人面前讲这些,你的勇气真是可嘉”

    “别自恋了,金铭羽,你把我打扮成这样,要做什么?”他还有心情开玩笑?裴向薇摇着头,这个男人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上次说的,你想好了?你要是演砸了,这处罚嘛……”他故意停顿,瞟了她一眼

    “处罚是什么?”她真的问出了口

    金铭羽捏着她的下巴,暧昧地笑道:“你还未真正体验一下,我在床上有多利害!”

    听完她的话,裴向薇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挣脱开他的手掌:“我不会演砸的!”

    当金铭羽牵着一身紫色长裙的裴向薇,出在记者招待会上,所有记者唏嘘的同时,把镜头对准他们俩,闪光灯下,他们俩个如同一对壁人

    裴向薇腿脚猛得一软,险些没有摔倒,金铭羽的俊脸明显不悦,她慌忙避开他的目光报以不自然的微笑:“纯属失误啊”

    她花了一分钟时间,整理凌乱的心境,面带友善笑容瞅着记者们,金铭羽松开了她,坐向与她之间有两米的椅子上,裴向薇看了他一眼手足无措,不知要放在那里

    “请问裴小姐,你真的和世华集团金铭羽经理是曾经的恋人吗?”一名记者怀疑地把麦克风递到她面前,她侧头望着正悠闲喝水的金铭羽,很不自然地点了点头

    “请问金铭羽先生,你认为是谁在你大哥的婚礼上,偷偷换掉原本应是成长史的桃色录像呢?你认为那个人侵犯了你的个人隐私吗?”

    一位颇为大胆的记者,把话筒递到了金铭羽的面前,裴向薇扭头看过去,她也想知道金铭羽怎么回答?

    “这位记者,你问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金铭羽站起身,走到裴向薇的身体,执起她的手微笑道:“是谁换掉的,我并不清楚,但是,能用我和小薇的录像阻止那场对于我来说非常痛苦的婚礼,我是非常感谢他的!如果被抓到,我会毫不犹豫把他送进警察局”

    “那金先生,你觉得这样做,对你大哥金恺俊先生公平吗?”

    那名记者继续追问,一下子说中了裴向薇的痛处,眼底汪洋潮涌,止不住的颤抖,只有搂着她肩膀的金铭羽知道

    “爱情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深不见底的湖水浮现出几块碎冰,深深凝视着裴向薇的美目:“我和小薇早就相爱,小薇并不爱他,只是我大哥难以放下,小薇才不得已答应结婚与我分手,看着小薇我和大哥结婚,我只能独自一个痛苦,这种感觉想必谈过恋爱的人们都深知”

    记者非常同情地继续追问:“你认为是金恺俊先生夺了你的爱人吗?”

    “是的!我和小薇是真心相爱,如果没有他,我们会计划今年结婚”轻轻在裴向薇的额头印下属于他的吻痕,金铭羽宠溺地搂着裴向薇面对记者,那些记者怎么可能放过这一绝佳的镜头呢?

    “裴小姐,金铭羽先生和金恺俊先生,你到底爱谁呢?”

    一名记者问到了裴向薇最为害怕地方,她以为金铭羽回答过这些话之后,那些记者就会放过她用余光瞄了一眼金铭羽瞬间爬上乌云的脸,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似的,“呯呯”乱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