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夺去所爱的滋味 已修改

    豪门乱情,世华集团金恺俊总经理的婚礼现场,播放其弟与新娘不雅录像!

    金恺俊盯着某报纸周刊,娱乐头版头条,那一行行刺激他心神的大字,气愤地七窍都快生了烟,“金铭羽!”把手中的报纸狠狠的揉成一团,当它是金铭羽的脑袋恨恨地扔进垃圾桶

    婚礼都过了三天,各大媒体报纸,还在如火如荼地播报,死死抓住这条新闻不放

    世华集团所有员工,都用同情而又异样的目光看待他,那种目光好像在看跳梁小丑

    “总经理,这是今天的备案”

    把备案放在金恺俊面前,秘书李沁并未离去,望着埋头工作的金恺俊出了神,好看专注眉眼,温柔有节奏的动作,对于李沁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这种男人只要勾搭上,她决对不会放手!

    可是,有人却一点也不稀罕,李沁惋惜地轻声叹了一口气,以为金恺俊没有注意她,那知金恺俊猛得抬起头,眉头皱成川字,深潭结了一层冰,李沁吓了一跳,连忙跑出总经理办公室

    金恺俊扔掉手中的钢笔,像发了疯般,把桌子上的文件全部扫在地上,额头冒出细密的汗,他揉着微痛的眉心,逃出了世华集团

    中心医院vip病房

    裴向薇被金铭羽抱出礼堂之后,记者们不知道从那里得知,她割腕自杀的消失,纷纷守在医院门口,想得到第一手新闻资料

    纤细柔弱的手臂被厚厚的白布包着,裴向薇偶尔感觉到被蚊虫叮咬的痛痒,医生说伤口开始长肉了,让她尽量不要碰到水

    望着坐在住院部楼下的大批记者,裴向薇转过身,目光落在悠闲坐在椅子上的金铭羽:“你怎么办?”

    “实话实说”

    端起果盘里的葡萄,金铭羽小心吸吮一下,推进口内,享受般咀嚼,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配上他那慵懒的样子,特像绵羊在晒暖

    裴向薇最见不得他这个样子,把头扭在别处,“什么实话?”

    魅惑妖娆的眉眸瞟了她一眼,见她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胸腔一动,把果盘放下,站起身走进裴向薇的目光中,“暂时不能告诉你”

    “那我妈妈她……”

    这才是裴向薇最关心的问题,她已经违背了和颜孝勇的约定,颜孝勇若拿裴凤娇出气,那可怎么办?

    金铭羽也深知她的顾虑,敲了敲她的额头,“你只需帮助我,你妈妈那边,你不能管,放心好啦”

    “叫我怎么放心呢?颜孝勇会把我妈妈折磨够才放手的,可是我妈妈还在加护病房里,她经不起任何的打击……”

    “冷静可以吗?裴向薇!”

    眼神逼近她,寒光向外冒出来,裴向薇全身发着抖,快速躲避到病床上,盖好被子装睡

    金铭羽满意收回寒光,“你好好待着,我先走啦”

    拿起外套,戴上墨镜,衬那些记者不注意,金铭羽大步流星走出中心医院,他要去办一件另裴向薇放心的事情,只有她放心,他才可以安心好好利用她

    金铭羽不知道的是,他的好朋友简呈薰看到报道,心急如焚打电话给他,而他的手机早在两天前为了不被记者骚扰而关机

    今天早上简呈薰看到服,说裴向薇自杀住进了中心医院,心急火燎地跑过来,他猜想金铭羽也一定在这里,他一定要好好问问,金铭羽都干了什么好事?把讲的话都当耳旁风么?

    简呈薰与金铭羽可谓是一个进一个出,谁也没有注意到与好友擦肩而过!

    米莱别墅,颜孝勇望着家里来的不速之客,没有好气地问道:“你走错门了?”

    “爸,谁走错门了?……”

    颜丹宁打着哈欠走下楼,看到站在她家客厅里的金铭羽愣了半响,想到婚礼上的一幕,气愤至极,跑下楼指着金铭羽喊道:“你来我家做什么?你的道歉我不想听!你给我滚,滚出我家”

    “颜大小姐,我可没那闲功夫向你道歉”

    早就忍够了颜丹宁,金铭羽懒得理她,之所以与颜丹宁在一起,也是看中了颜孝勇这颗大树,在颜丹宁说要颜孝勇帮助他的时候,他以为会是一个好的开端,谁知道往往计划赶上变化,还有裴向薇这个特殊身份的女人存在,他即可以直戳金恺俊的心窝窝,也可以直击颜孝勇的软肋,他相信颜孝勇对裴向薇没有父爱,也许以后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那你是来做什么?”听到金铭羽的话,颜丹宁更气了,他对她就没有亏欠吗?

    金铭羽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走进颜孝勇面带微笑:“颜叔叔,单独和你谈谈可以吗?”

    “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颜孝勇早就知道金家的小儿子玩世不恭,桀骜不驯,那天一见果然名不须传,得知金铭羽是金大成的私生子,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哦?”金铭羽知道颜孝勇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从怀中拿出蓝色文件夹,规规正正放在颜孝勇面前笑道:“颜叔叔,可以和我单独谈了吗?”

    颜孝勇打开蓝色文件夹之后一下子坐正身体,沉下声对站在他旁边的颜丹宁说道:“小宁,你回房间去”

    “爸”颜丹宁对颜孝勇撒着娇:“我不想回房间去”

    “小宁,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金铭羽谈,乖,听话啊?”

    爱怜地抚摸着颜丹宁的头发,柔声哄了两句,颜丹宁不满地嘟着嘴巴回她房间去了,颜孝勇拿起面前的文件对金铭羽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颜叔叔,想必你对裴向薇失望透顶,甚至达到了痛恨的地步?不然你怎么连去医院看一眼都不曾呢?”

    金铭羽讲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想到以前,他也是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医院里,望着天花板睡去,那个时候,他心里的怨气变成了恨意!

    “我的家事你还是不要管”

    颜孝勇把文件扔到金铭羽的面前,他没想到,金铭羽竟然要他终止对裴凤娇的医疗费用,从此之后不能再插手有关裴向薇任何的事情

    “家事?”金铭羽呵呵笑道:“你是指裴向薇,还是指成为植物人的裴凤娇?”

    “你!”颜孝勇一时语噻,勃然大怒下逐客令:“你给我滚,我家不欢迎你!”

    金铭羽勾起嘴角,被戳到痛楚了吗?冷冷地笑道:“颜叔叔,何必动怒呢?也许有一天你会为你今天的举动后悔”

    “你到底想怎么样?”精明的眼睛怒瞪着金铭羽,颜孝勇的声音调大了两分

    “只要你在最后一张纸签上大名,你们米莱别墅我会说永别的哦”

    寒冷的微笑渗人心魂,颜孝勇翻开文件最后一页,看也没看就把自己的大名给签上,“她们母女俩个,我也不屑管,你告诉裴向薇,违反了和我的约定,她就等着吃苦头!”

    “好啊!我一定把话带到!那么,颜叔叔再见啦!”

    金铭羽满意地拿起手中的文件,邪恶的笑容浮现在脸上,他就知道,颜孝勇会签下大名,而这份文件里的东西,足够颜孝勇日后喝一壶啦!

    颜丹宁从自己房里探出头,看到客厅里只剩下她老爸一个人,跑下楼问道:“爸,小羽……金铭羽和你说什么?”她在楼上反复听到裴向薇的名字,金铭羽这次来一定和裴向薇有关,裴向薇,裴向薇,这个名字出现之后,她所有的东西都被弄得一塌糊涂,颜丹宁暗暗道:裴向薇,有一天也会让你尝尝,被别人夺去所爱是什么滋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