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桃色豪门争夺战(一)已修改

    裴向薇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圣洁纯净的婚纱,映照她的眼睛,渴望能像婚纱颜色一样纯洁不染杂尘,奈何时光永远不可能倒流,她的心连带她的身体颤动不已

    吻痕被粉底遮盖,她差不多把整盒粉底全部擦完,那是耻辱的象征,也昭示她肮脏不堪的一面

    心,七上八下,如同吊着十个装满水的大桶,把她压的快要透不过气来,捂住乱跳的胸口,转身露出微笑,对站在她身后的金恺俊万分抱歉:“我……对不起……”

    由于被幸福包围,金恺俊只当她是婚礼不安症,温和拍拍她的肩膀,想给她一点安抚:“没关系,我们走”

    道歉徘徊在大脑神经里,裴向薇始终无法讲出口,望着金恺俊那温笑,耻辱感又加深几分,再也做回不以前的裴向薇,现在又连累金恺俊,他能接受自己不完美的身体吗?

    爱情和是不是处*女无关!

    任何一个男人的心里面都有一个处女情节,他们可以和好多女人发生关系,但是!男人却无法接受和他结婚的女人不是处女,不是女人生命中第一个男人!

    裴向薇越想越害怕,她一点点抽回自己的手指,紧紧地握紧捧花,为了不让金恺俊察觉到她正在颤抖,尽量挺直腰板,双腿并紧,微张着嘴巴调整呼吸

    很快到达了婚礼现场,能来参加金恺俊婚礼的人员有巨商,有著名演员,还有一些知名人士,和国外人员,看到这些人,她的双脚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步子,挽着颜孝勇的胳膊,在玫瑰花环中一步步走上红毯

    她竭尽所能想完成这场婚礼,不让金家丢了面子

    目光触及到慢慢起身鼓掌的金铭羽,所有的伪装被恐惧所替代,好像四面全是黑暗,看不到哪里有光,哪里是尽头,只能站在原地喊叫,不停的喊叫,只到崩溃为止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裴向薇的身上,有赞叹人美的,有赞叹婚纱奢华的,还有羡慕的,更多的则是嫉妒与恨

    颜孝勇把她那几乎凉的像冰块的手,交给金恺俊,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说了简单的两个字“祝福”便坐在观众席上,长长松了一口气

    宣誓台上,当裴向薇说出“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一滴热泪顺着她的脸颊流出来,金恺俊宠溺地伸手帮她擦掉,如雷鸣般的掌声响彻礼堂,裴向薇与金恺俊面对面行誓言之吻

    然而,裴向薇转身看到的是,金铭羽在台下邪魅的笑容,对她轻轻翘着嘴角,她的心明显一紧,手指不停的颤动,脑袋里不由自主想起昨天的暧昧之夜,喉咙收缩,好像有个东西卡在那里,非常不舒服,又不能立马除去!

    吻毕,主持人扯着嘹亮的嗓音对着所有人笑道:“下面,我真诚的邀请大家观看新郎新娘的成长史,请大家记住这对郎才女貌的佳偶”

    大屏幕,在数着倒计时,四周灯光暗淡,裴向薇的眼睛还是能搜索到台下的金铭羽,只见他迈上主席台,泛着冷光的笑容,像是在期待一场好戏开演

    裴向薇把目光移开,望向宽大的屏幕,心狂乱的跳起来,好似风中的落叶,绕啊绕啊,久久没有停留落地

    随着倒计时变成0之后,大屏幕上没有播放她从小到大的照片,而是在一段漆黑之后,出现一段录像

    裴向薇在录像播放开始,瞪大的眼睛充血,呼吸急促,险些没有当众晕倒在地,这录像竟然是昨晚她与金铭羽旖旎的场面,画面上她双颊潮红,勾着金铭羽的脖子,忘情地激吻,赤*裸粘在一起的身体,曾添了情*欲

    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屏幕上鱼水交欢的两个男女,他们都不陌生,谁也没有想到,金恺俊的新娘竟然和其弟干出这等丑事!

    哗然声此起彼伏,震惊的人们除去金大成和颜孝勇,苏花红之外,还有手拿戒指,穿着伴娘礼物的颜丹宁,愤恨瞅着黑暗中摇摇欲倒的身影,紧紧咬住红唇,将钻戒狠狠扔掉,快步走到裴向薇面前,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裴向薇被吓傻了,感觉不到这巴掌有多疼,空洞的目光看了看颜丹宁,无法聚焦的黑眼珠眨了两下,视线模糊,看不清方向

    不管她多么想完成这场婚礼,到最后还是无法躲过

    金恺俊默默望着仍掉在播放的录像带,温柔的线条绷紧,脸上布满乌云,裴向薇看着他紧紧握成拳头的手掌,连指甲也陷进肉内,一道鲜红滴下,满地玫瑰花瓣轻轻抖动

    灯光被人打开,录像黑掉,那些穿着得体的富商巨贾,齐刷刷望着台上的两人,他们迫切想知道,这场婚礼怎样收场金大成震惊的半天没有天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心口一闷,呼吸略微不畅,双眼一黑向后倒去,站在他身边的妇人惊叫:“老公,老公……”

    “我没事”金大成挣扎着站起身,望着宾客脸上兴奋的表情,他只觉得老脸没处搁置,他没有想到,看着温柔娴静的裴向薇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对象竟然他颇为疼爱的小儿子!

    快要站不起身的颜孝勇,睹见了震怒的金大成,抢先一步,冲着僵硬在台上的裴向薇指责:“你是不是要把金家和颜家的脸丢光才肯罢休!向薇你……你……”

    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他头晕目眩,趴倒台旁,苏花红怒瞪着裴向薇,冷冷哼了一声,裴向薇怎样都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颜孝勇是她一辈子的依靠,若颜孝勇出了什么事,她一定和裴向薇拼命

    “小宁,快点帮我一下”

    苏花红叫了一声颜丹宁,见她女儿的目光一直瞅着站在两米之外的金铭羽身上,心下好生奇怪颜丹宁听到花红的声音,看着趴到在台旁的颜孝勇,一脸紧张与担心,快整跑下台搬来椅子与母扶着颜孝勇坐在椅子上,苏花红揉着颜孝勇的胸口,担心地喊着颜孝勇:“老公啊,不要吓我啊”

    颜丹宁一看颜孝勇叫不醒,吓的哭喊出来:“爸爸,爸爸”

    她们俩个的喊叫,裴向薇听到之后,心凉之又凉,不敢转头去看一眼颜孝勇,她现在不敢看任何人

    苏花红红着眼眶,冲台上的裴向薇辱骂道:“到底是贱人生出来的女儿,做出这种有辱家门的事情,我老公要是有什么事,我和你拼命!”

    手里的捧花惊掉,裴向薇失魂落魄的后退两步,失去力气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摊坐在冰凉大理石地板上,豪华的洁白钻石婚纱,瞬间盛开一朵硕大的白玫瑰,而白玫瑰偏偏还带着一份红玫瑰的娇艳与妖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