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醉酒后失贞德(二)

    捧着裴向薇的脑袋,金铭羽想让她好好回想不久前,他说过什么话,裴向薇知道他指的是那一桩,面上一红,把他推开,晃了晃门锁,她才意视到不对头,门在什么时候被锁死,任她怎么拉都纹丝不动

    “钥匙在你手里?快把门打开,我明天还要结婚呢”

    要是在酒店里待一夜,明天一大早,颜孝勇找不见她,还不得出动警察,到时她只能选块地方去撞墙

    “只要你想起来我那天说了一句什么话,我就把钥匙给你”

    悠闲地摇着手中的钥匙,金铭羽坐下身,一副你奈我何,裴向薇眨了眨美瞳:“真的?你不骗我?”

    “我说话算数”

    金铭羽把钥匙放在桌子上,环着手臂听着她即将要出口的话裴向薇盯着钥匙,嘴巴扯了扯:“你那天说,她是我的女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量他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说的是……”

    “大家都知道你说的是假话,金铭羽我可以走了?”

    这人是怎样?没完没了,还要重审一遍真假吗?裴向薇走近他,伸手去拿钥匙,没有注意瞬间变换出来的邪恶笑容

    “是的,你可以走了,不过嘛……”

    “你还想怎么样?”裴向薇看着抓住她手腕的金铭羽,持怀疑态度,他还要说什么嘛?

    “和我喝杯酒,以后好好相处”

    魅惑双眸轻轻挑起来,妖娆的丹凤眼像只精明的狐狸,裴向薇眼皮狂跳,望着倒酒的金铭羽,猜不透他到底要做什么?

    “我喝水可以吗?”她已经喝了太多的白兰地,再喝下去,明天就得头痛着当新娘,虽然不是她所期望婚礼,也是她一生重要的时刻

    把酒杯递给她,金铭羽扯了个笑容,“放心,我不会让你当丑新娘,明天我会送你一个难忘的礼物,你可以安心喝酒了吗?”

    看着满满一大杯酒,裴向薇咬咬牙端起来,一口气喝完,将酒杯“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对金铭羽无表情的问道:“好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当然……”

    将钥匙拿在手中,金铭羽递给她,裴向薇伸手去接,在触及到钥匙环的时候,她感觉头昏沉如灌了铅,脑袋涨痛,眼皮打架,她勉强睁开眼,看着有两个影子的金铭羽艰难的问道:“怎么回事?我怎么又醉了?……不对,我只喝了一杯,不会醉成这样……金铭羽你给我喝的是什么啊?”

    “酒啊”

    金铭羽立起身,勾在他手指上的钥匙环掉在地毯上,裴向薇伸手去拾,由于左右不能平衡,身体向前倒去,金铭羽恰好接住了她,裴向薇眼瞅着钥匙被金铭羽拾起来扔到更远的地方,她挣扎着要拿着钥匙赶紧跑,却那知金铭羽将她打横抱到里间的洁白大床上,裴向薇努力坐起身,推着离她很近的金铭羽,推了好半天,金铭羽纹丝不动,魅惑的脸上挂着邪邪的笑容

    “金,金铭羽,我,我是,我是你大嫂……要是让恺俊看到了,看到了,他会,会误会的……”

    裴向薇大着个舌头讲话不太连贯,使不上劲的手还在推着金铭羽的肩膀,她的眼睛迷离,双颊潮红,像个熟透了的樱桃,娇嫩的小嘴微张,酒香从口里喷出来,让闻到的金铭羽也有些迷醉了

    “那么在意他吗?”

    眼底下着霜加雪,周围的空气降了几度,裴向薇缩了缩身体,睁着困惑的眼睛叮咛道:“他以后是我的丈夫,我不在……不在意他,我在意谁?”

    金铭羽歪着头瞅着快要失去意示的裴向薇,淡淡冷笑:“他还有这好命,哼,我会给金恺俊那家伙一个沉痛的打击,你说我要怎么办呢?”

    “我管不着,随你的便”裴向薇快要睡过去了,耳朵里听到似有若无的声音,轻轻回答了这么一句

    “小薇?”

    望着彻彻底底睡过去的裴向薇,金铭羽轻轻喊了这么一声,用他那有道伤痕的手,抚摸裴向薇娇嫩的脸庞,慢慢顺着脖颈滑到胸前,手指轻巧地勾着钮扣,像弹玻璃珠似得,小小的扣子脱离衣服掉落在金铭羽的掌心里

    六颗扣子全部脱落,金铭羽扔到身后的地板上,扣子像金子般分散在不同的角落金铭羽抱起裴向薇,把上衣用力从她身上扯掉,洁白的内衣爆露在金铭羽的面前,他脱掉自己的黑色衬衣,与她皮肉相碰撞

    滑到裴向薇身后的手指娴熟地除去最后一层间隔,裴向薇似乎感觉到了金铭羽的温度,慢慢睁开眼睛,望着裸*露肩膀的金铭羽,瞬间瞪大了双眸,用力推开他,也感觉到自己胸前的凉意,低头看一片春光,惊叫一声拉过床单愤恨的吼道:“你做什么啊?”

    “把你变成我的女人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自然,金铭羽一把扯开床单,俯身把她压在身下,手指按住她的脖颈,薄唇轻勾,在她额前印下属于他的印章

    “这怎么可以?我可是你的大嫂啊!金铭羽……住手!”

    不,不可以!明天她就是金恺俊的妻子,别说身体上不能背叛,连心里都不能背叛!

    “大嫂?”又是这俩字,金铭羽慢慢品着她的红唇,“都快成了你的挡剑牌啦!裴向薇”

    “唔~”即将要骂出来的话被甜腻霸道的嘴唇封住,裴向薇只能反抗着扭着身体,手上的力道也加大了,脑袋里全是无耻俩个字,忽然她好讨厌自己,竟然能和小叔子干出这种事情来,在事态还没有酿成罪恶感的时候,她拼了命也得护住最后的防线

    精巧的舌头撬开贝齿,在探秘正欢畅的时候,金铭羽感觉到被卡住了,他睁开正享受的双眼,瞪着正用仇恨的目光望着他的裴向薇,舌尖一痛,随后尝到了腥膻的味道,脱离她的嘴巴,金铭羽看了看留在裴向薇嘴唇上那道血红,面色冷冷一凛,用力捏着裴向薇的下巴,将那道血红添掉

    “裴向薇,你最好给我老实待着,是你先爬上我的床上,我要是不回报点什么,怎么能对得起你的一片苦心”

    “我不是故意的,金铭羽,你先放开我,有话再好好说好吗?”

    头摇的好像波lang鼓,裴向薇的大脑早已经短路了,她的手还停留在金铭羽的腰间,手指触碰着他的皮肤,温温热热一点点传到她的身体内,融化到毛细血管,脸上闪现出害羞的模样

    金铭羽望着露出来的可人的神色,他的心陡然升起,热量一点点曾加到全身,不再听裴向薇任何言语,舌头再一次滑进了裴向薇满是酒香的口内,他的手一点点抚摸着她每一寸皮肤,把自身的热量与欲望传达给她

    裴向薇大脑一片空白,渐渐被金铭羽所带动,推着他的手指,颤抖地环住金铭羽的腰,回应着他传给她的信息

    就是这个时候!金铭羽感觉到她的回应,快速除去与裴向薇那层薄薄的布片,舍不得暂离她的红唇,咬住她胸前粉嫩的麦峰,手指挑逗着裴向薇的私密处,裴向薇觉得要飞向云端,快要触碰到柔柔软软的白云,麻麻酥酥的身体跟着他的动作蠕动,像只欲飞的蝴蝶

    金铭羽温柔的填满裴向薇的身体,努力将她与他融化在一体,拖住她的臀部,将她紧紧贴着他的身体,裴向薇心里涌起兴奋感,在金铭羽进入她身体一刹那,她全身的神经绑紧,痛楚袭进她的全身,欲*望慢慢消退,她难受的想脱离他,怎奈他紧紧的抱着她不放,越起的身体变的快速,把兴奋感重新找了回来

    “呼~”

    被他掠夺的嘴巴好像快破了一样,他却没有要撤离的打算,呼吸也快要窒息了,裴向薇捧起他的脸,鼻息里吸入新鲜空气,头脑也清醒了好多,看着大汗淋漓扔在运动的金铭羽,眼眶的泪水夺眶而出,金铭羽看见了滑掉的泪珠,低下头轻轻tian舐,缠绵地说道:“你现在才是真正成了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裴向薇闭上了眼喃喃地念着这四个字,紧紧地环住他的腰际,从下肢体传来的兴奋感又再一次传达到她的神经,让她顾不上想太多,只想与他鱼水相交,僵硬的身体柔软下来,回应着他推向了高潮,飞上了云端

    过了一会儿,一股温热的热流灌进她身体的最深处,金铭羽快把她的骨头揉碎了,慢慢撤离她的身体,趴在她的身上喘着气,裴向薇的脑袋再次昏沉,慢慢合上双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