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醉酒后失贞德(一)

    自从知道婚礼日期,裴向薇将自己关在房里,坐在窗户边出神望着天空,还没告诉裴凤娇她唯一的女儿就要结婚了,裴向薇又害怕让裴凤娇知道,必竟这条路不是裴向薇愿意选择的

    下午三点时分,裴向薇接到金铭羽的电话,要她去mary酒,说是为了庆祝她最后单身时刻裴向薇想了想,与其一个人瞎想,不如把情绪发泄出来

    mary酒人流量还不是很大,裴向薇一眼就找到金铭羽,没有第一次那样的戒备,非常大方坐在金铭羽的前面,倚着红色沙发靠垫,瞅着金铭羽笑:“多谢你,我们以后会好好相处?”

    金铭羽端起倒好的红酒杯,对裴向薇宛尔一笑:“你说呢?大嫂”

    接过递过来的酒杯,裴向薇轻轻喝了口,放在桌边,垂下眼帘,哀伤在眼底流过,抬起头望着摆着一张妖娆脸的金铭羽,“把你的手伸过来”

    “干嘛?”嘴上好奇的问,金铭羽还是把自己的手奉献到裴向薇的面前,他倒想看看裴向薇想做什么?

    裴向薇瞅着伸在她面前的手掌出了一会子神,慢慢握住那张干燥温热的手,咧着嘴笑道:“我们一定会相处很好的”

    “我怎么瞧着你很不开心?”金铭羽疑惑的瞅着那张强笑的美脸,把他妖娆的表情收回去,换成了温柔脸,“不会是不想和金恺俊结婚?”

    被猜到真实心思,裴向薇尴尬的端起红酒喝了一大口,不自然的挥手:“怎么会呢?能找到恺俊那么好的条件,是我前世修多几倍的德都不可能得到”

    “那你在苦恼什么呢?”

    金铭羽心里很不舒服,把头伸近裴向薇,近距离看着她的眼睛问道:“和我比着如何?”

    放大面前的帅脸,是裴向薇第二次这么近距离观看,她不得承认金铭羽比金恺俊好看的多,可是,对她已经没有任何作用,更何况,她不会以貌取人

    “你和恺俊比什么嘛”裴向薇把面前那张脸推离自己的视线,不再看金铭羽,故装镇定道:“酒钱你付啊?”

    “你随便喝,我还差你那点酒钱吗?”金铭羽叫来两瓶名贵的白兰地,推到裴向薇面前:“要不要来些节目?”

    “什么节目?”

    为自己倒了一杯,裴向薇望着金铭羽,见他一句话不说向舞台走去,伸着头与乐手交谈,吉他手把手中吉他交给金铭羽,裴向薇乐了,金铭羽说的节目是弹吉他啊

    微笑着看向她这边,金铭羽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美妙的音乐声撩人心神,裴向薇端着酒怀,倚着沙发靠垫,一脸平静的听着传遍酒的吉他声

    仿佛,儿时又回来了,又见了喜笑怒骂的裴凤娇,又看见了旧时好友,她满街巷窜跑,打破张家的花瓶,弄坏了李家的窗户,躺在河岸上看日落

    吉他声还在继续,裴向薇一杯接一杯喝着白兰地,她似乎忘记喝的是酒,以为这是能让她快乐起来的蜜糖水,这一刻她不觉得有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酒精已经麻痹了她的神经,把她的记忆往后拉回,所有种种不愉快全部都忘记掉了

    “喂?你还好?”

    最后一个音符画上之后,酒里掌声雷动,金铭羽把吉他还给乐手,朝裴向薇走去,本以为裴向薇会用赞赏的目光望着他,谁知道看到的却是烂醉如泥的女人

    “还好”裴向薇勉强睁开眼睛,扯着嘴角笑道:“弹完了吗?哈哈,没想到你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真是搞不懂你,才一会儿就喝成这德性,你不怕明天结不成婚啊?”金铭羽拉起她的肩膀,望着双颊绯红的美脸,他有一刻钟的怔忡,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种不是滋味的感觉

    听到结婚两个字,裴向薇瞪大双眼,想了半天才说道:“是哦,从明天起,你要叫我大嫂,呵呵,真的很中听,你,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对你的哦”

    金铭羽的目光落在空空的白兰地酒瓶,摇着头责怪喝醉了的裴向薇:“你是酒里泡大的吗?真能喝”

    “哦呵呵,你是……你是金恺俊?也是来庆祝单身的最后时刻吗?”裴向薇捧起金铭羽的脸,慢慢凑进他,嫣然一笑,照他的薄唇上亲了一口,嘴里还笑道:“以后要好好相处哦”

    “你……”金铭羽猛的松开搂着他脖子的裴向薇,眼睛冒着火,端起果汁一口饮下,指着自己的冷脸对勉强睁开眼睛的裴向薇说道:“你看好了,我是金铭羽,才不是那个讨厌的家伙”

    “哦,哦,你是金铭羽,不是我未来老公金恺俊,我记下啦”裴向薇站起身捏着金铭羽的脸哈哈大笑:“你的脸看久了,我的心会痛,这里,呼,这里会痛”

    突然,裴向薇指着自己的心脏喊痛,脸上不知何时布满泪水,她松开金铭羽,摇晃着身体安静的看了一会儿,挪动着脚步向酒外面走去

    金铭羽呆住了,裴向薇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心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别的什么,他只想冲出门外,把喝醉的她抱在怀里,事实上他这样做了,把裴向薇紧紧的抱在怀中,轻轻含住带着酒香的樱花唇,她的泪珠滴在他的衣服上,晕开了小小湿花

    金铭羽并没有把裴向薇送回颜家,而是带到了某家酒店,刚把裴向薇放置在宽大的床上,她却一下子睁开眼睛,环视整间房,尔后像正常人一样跑下床,快速冲进卫生间,金铭羽站在卫生间门外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呕吐声,他端着一杯清水等着她出来

    “谢谢”裴向薇喝了一口水,拘谨地站在门边,瞅了一眼正饶有兴趣看向她的金铭羽,“谢谢你没有把我送到颜家,否则我就死定了”也许不是死定了,而是完蛋了

    “你不想让我送你回颜家吗?”

    金铭羽说话间已经到了跟前,修长的手指抚摸裴向薇的脸庞,顺着柔和的线条滑到脖颈之间,裴向薇如同触电了一样连忙躲开了

    “金铭羽你发什么神经?”

    “是你发神经,还是我?”金铭羽不悦地瞅着她,冷光瞟出:“是谁说看我看久了会心痛?大嫂对小叔子说出这种话来,难道不是间接示爱吗?”

    裴向薇目瞪口呆,找不出话来反驳,慌忙放下水杯跑到门边,“对不起,我说错话了,金铭羽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啦”

    “我的耳朵又不聋,你说的话,我听到了,也记在心里了,你说要怎么办呢?”慢慢走近她,金铭羽克制住胸腔中冉冉上升的火烟,不让其出来捣乱

    “我都说过是说错了,你想想,我总共见你几次面,怎么会看着你心痛呢?”真是要疯了,她刚才大脑有一刻短路,讲出来什么话,她也记不清了,金铭羽为什么非要抓住一句话不放呢?

    说错了!金铭羽更为恼火,他按住房门低头瞅着她,“你既然上过我的床,我不做点什么,也对不起你?”

    “什么意思?”裴向薇紧张的不行,她不可想因为一句话,让她失去对金恺俊的忠诚

    “什么意思?小薇,你说我什么意思?”金铭羽抓住裴向薇的肩膀,拉到自己的怀里,凑进她的脸,冷冷勾起唇角,暧昧的笑了笑:“还记得上一次救你,我说过什么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