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第876章 死亡深林

    我一看脚上,伤的很严重。

    他们沿着血迹朝我的方向走过来,我轻吁了一口气,再次往后跑去。

    看到我的身影,他们开始叫喊,迅速朝我而来。

    如果我没有经受过训练,早已被他们这些成日里风吹日晒的海盗们抓到。

    我当下只有一个念头,甩开他们,跑,使劲的跑。

    风从耳畔边刮过,我忽然脚下一打滑,原来我跑到了山坡边缘,一下子打滑踩空往下边滚了下去。

    海盗们很快追上来,我滚到下边,身子狠狠的撞击在树干上,血腥味冲撞到喉咙,我吐了一口血水,脑袋眩晕的好像是要炸裂开。我感到五脏六腑都要撞击出来,可是眼前的情况容不得我多想。

    海盗们已经发现了我摔下山坡,他们正沿着山坡下来,我再不跑,他们很快就能逮住我。

    死神和体力的较量,当然是体力赢了。

    我咬着牙爬起身,拖着沉重的往后边林子走去。

    眼看海盗的声音越来越近,我越来越力不从心,这个时候,我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不停的往前走。

    海盗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忽然,一道黑影掠过,我被人抱住,嘴巴也为捂住。

    我心一凉,是谁?

    不是他,这个人的温度是热的。

    我想挣扎,但是又不敢挣扎,我还没弄清楚是敌是友。

    而海盗们已经靠近,搞不好我们两个都要死在海盗手里。

    他似乎看出我的的想法,将我慢慢的拖到一边,“是我。”

    我一听,是林拓的声音。

    他低声道:“我放开你,不要说话,我带你离开。”

    “唔。”我点点头。

    林拓松开我,我回过身看着他,他一身狼狈,像是从泥地里打滚出来似得,身上也多处擦伤,我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弄得这身狼狈。

    眼前不是能问他这些的时候,我看了看山坡那,海盗们朝我们的方向走来了。

    他低声问我,“还可以跑动?”

    不等我回到,他一下子将我背起,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落入了结实的背。

    “你……”

    “别说话,抱紧我。”

    我们这边的动静让海盗察觉了,他们迅速朝我们而来。

    洛可可还想往下看,可接下来是一片空白。

    她又往后翻了几页,上边歪歪扭扭又开始写着:这六十天来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我的想象,甚至超出我的承受范围。

    恐怖的是不是海盗,他们不过是想跟我爷爷一样寻找答案的人。

    最可怕的事情让我日夜都在做噩梦,我看着海盗们一个个被杀,看着一起流落荒岛的人一个个被杀。

    而我无能为力,正如鸥弘说的,这里是上古之地。

    我明白了,我到了爷爷他们一生都在寻找的秘密之地,人们不认为存在的秘密之地。

    一个藏着大秘密的死亡之地,这个死亡之地夺走了我家人的性命,如今我也要死去了。

    我出生在腊月初三,出生那年,我爸去世了。关于我爸的事,家里人绝口不提。后来我才知道,我爸是从死亡之地逃回去的,注定要死去。

    在我三岁那年,我妈去里大城市里工作,我跟着爷爷生活在老家。我爷爷是个风水先生,他教会我不少本事。

    爷爷很沉默寡言,用我的话来说,很深沉的一个人。

    他在家更多的时候,坐在门边上抽着烟,不知想什么想的入神。

    偶尔会忽然蹦出来一句,让我要跟他好好学着。

    十三岁那年,爷爷说带我去扫阴宅。

    我到了才发现,所谓的扫阴宅是倒斗的活儿。

    去的墓都不大,但也都凶险非常。

    在没有发生那件事前,我一直认为我往后的日子也就是扫阴宅,当个风水师太。

    十七岁那年夏天。

    爷爷大早上出门了,他把装备都给带上,神情十分严肃。

    我关心的问,“爷爷,今儿个东西是不是不好收拾?”

    爷爷看了我一眼,“没事,就是过去桥头村给张家媳妇做场法事。”说完,他把手里的烟扔到地上,碾了碾,“秀秀,今儿个不许出门。太阳一落山,你把门窗都关上,不管是谁来找你,都不许开门,更不许出去。”

    “为什么?”平日里爷爷不管去哪里,都会带着我一起的。今儿个却反常的要我呆在家里,还如此叮嘱我。

    “干这行这么多年,总会结下点仇家,你听着便是。”爷爷绕着回答了个大概,就背着东西往外走。

    我越想越不对,只是做场法事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我说要跟着,爷爷脸一下子沉下来,那是我第一次见爷爷如此严肃。

    他盯的我发慌,“秀秀,暗箭难防,过了今夜,你想去哪都成。”

    我不想惹爷爷生气,忙保证会老实呆在家里。

    爷爷这才敛去严肃,他撇了暗沉的天一眼,然后径直走了出去。

    爷爷离开后,我忙去祖屋正堂一看,里边的东西大多都带走了。

    一整天我也没出门,跟大黄狗在院子里玩飞碟。

    夜幕降临,我将门窗都关好,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抬头一看,天上的月亮一半被掩在乌云中,活生生给啃了一半似得。月有点泛着红,犹如新娘子的红色头纱蒙着似得,淡淡的红色月光洒在地上,让人油然而生一种诡异渗人的感觉。

    起风了,大风呼啸,闷雷声响起。

    大黄对着月亮狂吠着,我喝了好久,才把大黄喝住。

    忽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秀秀,你爷爷在桥头村出事了。”

    这声音是桥头村的林书记,我一听爷爷出事了,整个人都慌了。

    一下子就忘了爷爷的叮嘱,冲过去把门打开,门打开,大风刮进来。

    我猛地打了个寒颤,林书记站在门外,一脸焦急,“秀秀,你快随我走一趟吧,你爷爷出事了。”

    “爷爷怎么了?”我紧张的问。

    “我也说不懂,你随我去看看就是。”林书记说着,抓住我的手。

    我皱了皱眉,想起爷爷叮嘱的话,今日不可出门。

    这时,大黄冲了过来,对着林书记叫。

    我喝住大黄,心七上八下的端不平,如果不去找爷爷,爷爷真出了什么事,岂不是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这么多年,就我和爷爷相依为命,对爷爷的感情非常。

    想来想去,我一咬牙,决定违背爷爷的话。

    但是也不能这么去,我跟林书记说到,“夜路黑,我去拿点东西。”

    林书记放开我,我回去祖屋正堂,拿了小手电筒。

    我让大黄在家里看家,我跟着林书记急匆匆就往桥头村走。

    走了好一会,气氛越来越静,越来越阴冷。我隐约觉得不对,心猛地咯噔了一下,不详的预感顿生。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在前头领路的林书记,“林书记,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林书记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冲我狰狞一笑,“没错啊,就是这里。”

    林书记的眼睛中放着光芒,看向我,“怎么不是这里?带我去死亡之地,否则你就得死。”

    后来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当我再次醒来,爷爷告诉我,离开那里,因为有人寻仇上门,安家所有人都得死。

    我再追问下去,爷爷告诉我,人类不仅仅只有人类。还有一种拥有超强能力的人,他们叫他们深蓝人。

    爷爷他们认为深蓝人所在的地方叫做永恒,所以他们一直在寻找永恒。可深蓝人的永恒,是他们的死亡之地。

    因为深蓝人叫他们“死亡森林”。

    没人能从那里离开,那里充满了神秘,那里存在的东西需要血和人的祭祀。

    如今,我遇上海难,误打误撞冲入时空裂缝中的死亡森林,我知道我无法离开,我无法等到救援。

    唯一能做的,就是平静的等待死去。

    它不会放过我,也许我不能平静的死去。

    洛可可看到这里,心一沉,她为安秀秀的死去惋惜。

    她刚要合上日记本,忽然发现后边夹着一张照片,清秀的女生挽着男生,照片上的男人让她愣住。

    如果她没有看错,照片上的男人正是纳兰葎。

    忽然,纳兰葎缓缓开口,“死亡之地,这里是死亡之地。”

    “你知道?”洛可可看着他,“为什么不说?”

    “我一直不确定,我想等确定了再告诉你。”纳兰葎脸上满是悲伤之色,“你看到照片了对吗?没错,我认识安秀秀。我也知道这里是深蓝人留下的秘密之地,有些深蓝人一直在寻找它,据说它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供它们恢复。但是他们必须要付出代价,代价就是被剥夺躯壳。s组织之所以没有寻找,而是他们认为这里没有寻找的必要,当初深蓝人的历史上,这并不是什么存在。我家里的人跟安秀秀家里的人一样,都是从这里侥幸离开的,枫叶图案代表的是住在这里死亡森林中的守护者。”

    洛可可没想到纳兰葎会隐瞒了他们这么多,她看着纳兰葎,“所以你见我爸爸的时候并不吃惊,因为你小时候就知道异能人和深蓝人的存在。甚至被他们追杀过你家里的人,还有你。”

    “嗯。”纳兰葎神色更是痛苦,“我认识秀秀后,我把她当做妹妹,也知道了她的身份,但是后来因为我的工作我离开了。我们一直没联系上,直到她遇上海难我才得知她死去的消息。只是或许冥冥之中注定我们都要到这里,她来了,现在是我也来了。”

    洛可可在慢慢消化目前的信息,值得开心的是他们来到了传说中的死亡森林,这是一定的。神戒元素就在这里,她必须要找到神戒元素。

    如果她没有猜错,那个音乐让她下意识去抵抗,脑海中开启了死亡之地的地图,而无意撕扯开了时间空隙,顺道把宾妮和纳兰葎带到这个死亡之地。

    “节哀。”洛可可说道。

    “我们无法离开这里,当初是有深蓝人在外边打开了时空缝隙。”纳兰葎沉重的宣布这一点。

    “不,我们可以离开。有我在,就可以离开。”洛可可很是坚定。既然伊洛斯让她来到这里,那就一定给出了回去的办法,她也有一定的办法回去。

    “额?”纳兰葎不解的看着洛可可。

    洛可可说到:“其实有件事我也瞒着你们,因为我打算对付完人王先,可既然我们到了这里,那我还是坦白好点。”

    她把神戒元素和天魔伊诺的事情跟纳兰葎说了,纳兰葎愣住,“所以我们是到了死亡森林,深蓝人的禁忌之地?”

    “没错,算是误打误撞进来的,但是能进来这里,那我们必须要带走神戒元素。”洛可可坚定道。

    “这算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纳兰葎苦涩一笑。

    “算是吧。”洛可可把安秀秀的日记递给纳兰葎,“留着吧。”

    她看到纳兰葎背上的宾妮已经昏迷过去,“纳兰葎,宾妮姐昏迷了。”

    纳兰葎连忙将宾妮放下,洛可可伸手探了探宾妮的气息,气息很微弱了。

    “我们得尽快找到神戒元素,从这里离开,否则……”她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你去找,我留在这里照顾她。”纳兰葎说道。

    “不行,我们得一起去。我虽然知道这里很危险,但是我不知道这里到底怎么回事,而且我记忆回到圣后青离儿的记忆中的时候,看到了死亡森林真的很危险。”

    洛可可说着,忽然想到森林中那个男人,现在她也不该有所隐瞒,她跟纳兰葎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们。我在森林中遇到一个男人,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他没有说话。也许他是死亡森林的守护者,也许不是。”

    “你遇到了人?”纳兰葎眉头皱着,“你确定他没有恶意?”

    “我可以去找他,到时候就知道他有没有恶意了。”洛可可说到。

    “不行,太危险了,你现在没有异能在身上。”纳兰葎反对。

    “没关系,如果他要杀我们,昨晚上可以下手了。”洛可可深吸了一口气,“而且神戒元素没有这么容易,我们还得必须驱散那股邪恶力量,才能得到纯净的神戒元素。”

    “额,那你打算怎么引他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