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第865章 奇怪的图案

    周围赤红色的毛发被血沾染,已经干涸,中间似乎有什么图案。

    洛可可走过去,蹲下身子,这应该是猴子靠近臀部的皮毛,手电一照,那图案一个圆形,中间一片枫叶,枫叶下边类似古希腊文的文字。这图案是烙上去的,留下烙印的时间应该不到一年,之前他们没有发现这点,因为猴子的毛发很长,可以遮住这个图案,而且是在背部,他们压根看不到。

    洛可可从旁边捡了树枝,将那块猴子的皮毛撩到一边,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皮毛上的图案,很精细的图案,这是人为烙的。

    这个图案是什么意思?洛可可想到纳兰葎之前的话,难道这里真有研究所?他们被弄到了神秘之地?

    假设是这样,那猴子是不是研究所研究出来的病毒猴子?而这个图案是研究所用的图案?

    洛可可摇摇头,不对,不该往这个方向去想。

    如果森林里有研究所,那我们在这里徘徊这么久,一定有所察觉。

    那个男人给了她三个字,“禁”字,“死”字,“走”字。

    “禁”字,有没有可能还有禁地的意思?

    他一定对这座森林很了解,洛可可十分确定这点。

    只能说,一切都扑朔迷离,这座森林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收起思绪,洛可可开始思索要不要把这图案的事告诉纳兰葎和宾妮,目前应该就她看到这图案。

    她现在有些怀疑纳兰葎,他有些怪怪的。

    还是先不要告诉任何人,想罢,洛可可拿出打火机,弄点干草,点燃了皮毛。

    刺鼻的味道飘出,洛可可又挖了一个小坑,把灰烬埋进去。

    关于图案的事情,只能暂且保密先。

    直觉告诉洛可可,这座原始森林远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

    调整了一下心情,洛可可站起身,猛地发现黑暗之中的苞米地内有双眼睛一直盯着我。

    洛可可猛地打了个哆嗦,拿着手电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是谁在那?看了她多久?

    缓过来后,洛可可手电照过去,“谁在那里!”

    前头苞米叶子“簌簌”动了一下,俊影落入眼中。

    是他,那个神秘的男人,他站在那,直勾勾的看着洛可可。

    洛可可有些意外,“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一直在周围她知道,但是没想到他跟着她进苞米地了。

    他仍是直勾勾的看着洛可可。

    “你该不会是担心我有危险,所以跟着我吧?”洛可可试探性的问道。

    他无动于衷。

    洛可可抿了抿嘴,“算了,我忘记你不会说话,我跟你说再多也没用。”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跟着她,但是有他在,至少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猴子骨架,然后皱了皱眉。

    洛可可脑海中灵光一闪,也许他知道猴子的病毒,她手电照到猴子骨架上,“你知道这个对吗?它身上是不是携带了病毒?”

    他微微歪着头看着洛可可,似乎有些不理解洛可可的话。

    洛可可估摸了一下,看样子,他应该是不懂“病毒”这个词。

    一瞬间,洛可可心中的希望之光又被扑灭。

    “我还能指望你能做什么,你能做的已经很多。”

    洛可可这话也有和自己置气还有发泄情绪的成分,宾妮如今感染了,必须要接受治疗。可是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洛可可后边的苞米地里传来声响。

    洛可可一下子警惕起来,即使没有看着他,洛可可也能感到他那森冷的目光在扫向传来声响处。

    洛可可握紧了砍柴刀,听声音像是脚步声。

    “纳兰葎?”洛可可有些怀疑的轻唤了一声。

    只听得那头应道:“是我,可可。”

    是纳兰葎的声音,还带着喘气。

    感到身后有些动静,洛可可回头一看,他消失了。

    他不愿意让林拓知道他的存在,难道他就不担心她会说出去?

    洛可可皱了皱眉,他是在信任她?又或者说,他一直守着不离开,其实不是守着她,而是看她会不会说他的事?

    额……

    洛可可摇摇头,往纳兰葎的方向走去。

    跟纳兰葎接头了,他背着宾妮,宾妮看到洛可可,有些无力的语气,“可可。”

    洛可可一看,她脸有些潮红,额头上细汗密布。

    她顾不得跟林拓说话,先探了探她的额头,手碰到她额头那一刻,洛可可被烫到了,她的额头在发烫。

    她又连忙摸了摸她的脖子和手,一样烫的可怕。

    宾妮看出洛可可的脸色大变,她握住她的手,“可可,我没事,就是有些热。”

    洛可可知道状况很搞糟了,宾妮自己也应该知道,她心猛地纠着,看向纳兰葎,“怎么回事?”

    阿兰了说道:“她醒来,看不到你,很担心。我说你进来找一下猴子的尸体,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她一定要我带着她进来找你。”

    洛可可知道宾妮的心态,她不信任纳兰葎,只信任她。在她看来,只有给她才是她的依靠,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她的依靠是她。所以她需要她在身边,这些她都能理解。

    洛可可柔声道:“走,咱们出去。”

    宾妮听了,她冲洛可可笑了笑,只是那笑容之中饱含了不少苦涩。

    她自己身为医生,现在的状况她最清楚不过了,她知道在这个地方发烧随时都能要了她的命。而她还是受感染,如果没有血清,她会死在这里。

    纳兰葎要转身的时候,鼻子用力嗅了嗅,然后看着洛可可,“可可,你是不是烧了什么东西?”

    纳兰葎的嗅觉如此敏锐,洛可可还是第一次察觉,不过以他的身份,敏锐也是正常的。洛可可认为不能撒谎圆过去,否则只会引起他的怀疑。

    她点点头,“恩,我烧了那些血蚁尸体,怕引来其他的血蚁。”

    “这里也有血蚁。”纳兰葎看着洛可可,“那猴子的尸体?”

    “被血蚁吃了。”洛可可说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宾妮,然后继续说道,“那些血蚁都死了。”

    洛可可的话纳兰葎听得很明白,血蚁吃了猴子的血肉死了,她的计划落空了,不可能有猴子的血液来做实验了。

    他神色凝重,“先出去吧。”

    他们出了苞米地,纳兰葎把宾妮放下,宾妮忽然变得很安静,像是个美人瓷娃娃。

    “宾妮姐,你再休息一会。”洛可可有些不习惯这么安静的她。

    宾妮看了洛可可一眼,抿了抿唇,然后趴在背包上,闭上眼睛。

    洛可可跟纳兰葎说道:“纳兰葎你也休息一下,一会换我。”

    纳兰葎摊摊手,“我还不累,要不你先休息?”

    “也成。”看到宾妮虚弱的样子,洛可可感觉整个人都有些压抑,加上在原始森林跟那只大蛇折腾这么久,体力确实有些支撑不住。

    洛可可在宾妮身边的石头上坐下,“我先休息了。”

    也许是太累了,洛可可才闭上眼睛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的时候,火堆已经被重新点上,洛可可看着坐在火堆旁盯着森林的纳兰葎,他此刻的眼神睿智清明,好像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洛可可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他是不是对这座森林有所了解?

    猴子身上的烙印是人为的,是原始人?还是如他说的,研究人员?

    在没有聊到猴子之前,他没有提过这点,却在原始森林里忽然跟她提到这点,是无意还是有意?

    似乎是洛可可的目光太过直视他,纳兰葎看向了我,洛可可没有收回目光,而是大方的迎上他的目光,笑了笑,“纳兰葎,该你休息了。”

    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说道:“你休息够了么?”

    “够了。”洛可可站起身,“你休息会,天一亮我们就要离开了。”

    “确定不需要再休息一下?”纳兰葎问道。

    “我没事,之前我们去陵墓的时候,一天睡几个小时不也是经常的。”

    纳兰葎这才站起身,“那好吧,我休息会。”

    夜,静谧的像是时间和空间都静止下来,静的能听见火在燃烧的声音。

    看着林拓睡沉,发出微鼾的声音,洛可可打量了一眼四周围,他是不是还在周围?

    现在已经下半夜了吧?

    他吃东西没有?

    她皱了皱眉,她担心他这个做什么,他能在这原始森林里存活下来,肯定有他自己的生存法则。

    可……转念一想,他如果一直守着他们,是不是没时间去找吃的?

    白狐应该会去找吃的给他吧?

    洛可可晃晃头,她在想什么乱七八糟。

    忽然的,洛可可撇到林子中黑影在动,洛可可很确定是他,他守着他们。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的存在让我们不用顾虑安全问题。

    想到这点,洛可可还是有些心软了。不,与其说心软了,不如说还有着想要得到他帮助的成分。他在这里生活,他也许知道怎么解决宾妮的问题。

    所以问题又绕回去原来的主意,她必须要取得他信任。

    洛可可站起身,走到宾妮旁边,探了探她的额头,仍是烫的吓人。

    洛可可更是坚定了念头,一定要取得他的信任,也许他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她轻唤了俾睨几声,她没有反应。她又看向她旁边的纳兰葎,稍微提高了音量,连续叫了他几声,他没有半点会醒来的意思。

    她弄出这么大动静,他没有反应,看来是真的睡熟了。

    确定他们都睡熟,洛可可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果子,这是纳兰葎给她的最后一个果子,本来要留到晚点充饥用的。

    洛可可朝之前看到黑影的方向走去,走到林子前,她不放心又看了纳兰葎和宾妮一眼,才轻手轻脚的走进林子。

    努力让自己不弄出声响,走到了黑暗中,才打开手电,对周围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

    半晌过去,只听见了她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洛可可又说道:“别担心,他们都睡着了,如果你不想见任何人,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我保证我会做到。”

    说着,洛可可递出去果子,“你饿了么?”

    又一会过去,左边一颗大树后,缓缓出来一个人影。

    手电光打在他俊美的脸上,美的有些让人迷离,那双黑眸充满了神秘,充满了诱惑。仿佛,那里埋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藏,让人不由得沉沦,不由得想要探个究竟。

    他看着洛可可,神情变幻莫测。

    洛可可递了递果子,“吃点东西,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她努力表现的很真诚,但是她不知道在他眼中,她是否真诚。

    他视线移到了果子上,盯着许久,然后视线又移到洛可可身上,头微微倾着,有种莫名的情绪在他黑眸中浮现,眸光一直在洛可可身上流连,似乎要将她看穿出个洞。

    洛可可吸了吸鼻子,冲他笑了笑,“吃吧。”

    他仍是看着洛可可。

    洛可可见他如此反应,一愣,难道他不知道要吃东西?还是说……他根本不用吃东西?

    “你不吃东西的吗?”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问完了,洛可可把果子放到嘴边,做了个咬的动作,“这样,吃东西。”

    然后又递出去果子。

    这时,他缓缓抬起手,很慢很慢的朝果子伸过来。

    洛可可欣喜,又递过去了一些。

    他又缩回去手,她这才记起来,他不喜欢她靠近他。

    洛可可手不动了,“我不动,你拿。”

    他迟疑了一会,才再次伸手。

    他拿住果子,要收回手的时候,洛可可指尖无意间划过他的指尖,顿时一种酥麻的感觉在指尖传开。

    一刹那间,他目露凶光瞪着洛可可。

    怒意,洛可可在他眼底看到难以抑制的怒意和敌意。

    只是轻微的一个触碰,他却如此生气,他应该以为她是故意的。

    看来他对人防备心已经不能用很重来形容,是排斥,是敌意。不小心触碰到就如此生气,洛可可怀疑她要是不小心握住他的手,他应该会立马杀了她。

    他很危险!

    可洛可可却有点好奇,是什么情况导致他如此的危险?

    许久,他眼底的怒意和敌意消失,手握紧果子,收了回去。

    想到她还需要他的信任,洛可可忙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碰到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