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6.第846章 泰勒

    泰勒的话让紫烟知道自己遭殃定了,也只有忍住受罚了,谁让她自己不小心拔了老虎的胡须。

    泰勒抡起手往紫烟脸上连续猛扇了几个巴掌,紫烟的脸顿时红肿跟猪头似得,唇边也多了一抹淡红色血迹。

    等到泰勒打的手累了,她对着紫烟啐了一口,“行了,滚吧。看见就心烦。”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紫烟轮滚带爬跑了出去。

    泰勒光上房门,更衣完毕坐在镜前梳发。

    越想越是烦躁,她转身去休息了。

    翌日。

    青离儿起了个大早,在花园里闲逛的时候,看到泰勒宫殿的布鲁斯管家急匆匆跑去问另一个女仆,“凯瑟琳,你可瞧见紫烟了?泰勒小姐找不到紫烟在发飙。”

    “怎么了,下午时我还瞧见紫烟,难道泰勒小姐又……紫烟该是跑去哪里躲着哭了。”

    青离儿无意偷听,只能怪她耳朵太好使,听得太清楚。看来泰勒又打了自己的女仆,她知道泰勒的性子,也听说这泰勒在安娜夫人面前不敢恃宠而骄,在下人面前倒是骄纵的很,紫烟是家里从东部地区买回来伺候她的,她一个不高兴就拿紫烟出气。紫烟也是有苦不能言,暗地里偷抹眼泪。她曾也出售干涉几次,但是每次泰勒都以在管教自己的人为由,不让她干涉。泰勒说的也对,她无从管。况且他们挨揍也不离开,她也没法为她们出头。

    “昨儿个晚上,泰勒小姐回来很不高兴,拿所有人撒气了,后来回去房里,又拿紫烟撒气了。”布鲁斯管家无奈道。

    凯瑟琳这也急了,早上时就觉得紫烟情绪不对,都怪自个没拦着她问清楚,“那管家你先去到处找找,万一紫烟一个想不开寻了短见。”

    “这……”布鲁斯管家听得紫烟这么说,更急了。

    “赶紧去,我也去找找,看看她是不是躲到哪里了,还是离开了。”

    凯瑟琳这话才没说完多久,凌厉的尖叫声响起。

    青离儿的心咯噔了一下,这好像是莫妮卡的声音,她皱了皱眉,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想罢,她循声跑去,右堂的长廊上莫妮卡和艾玛两人脸色发青,互相抱着颤颤发抖。

    见到她们人没事,青离儿悬到心口的心总算是落下,她关切的跑过去,“你们怎么了。”

    “别看。”

    莫妮卡厉声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青离儿已经瞥见了长廊外的草地上,躺着一个人,她还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气息,不能断定她的死活。她认出那身衣服是泰勒宫殿中的女仆,当她视线在往脸上看时,她倒抽了一口气,后退了几步,差点也惊呼出声。那是一张怎样恐怖的脸,眼眶中没有眼珠,剩下空洞黑洞,嘴巴被针线缝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血迹,白的渗人,身体奇怪的扭曲在地上,诡异的很。没有起伏的胸口,看来已经死了。

    这让她想起小时候看见的东西,也幸好是小时候见过比这还恐怖的,她才能很快恢复镇定。

    不少下人也都听见莫妮卡的尖叫,迅速赶来,其中不少女的看见了又再次的尖叫。

    青离儿镇了镇心神,对着那句恐怖的尸体,她觉得有些问题要严重了。昨天安娜夫人才说道了诅咒,今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也太巧合了。而且从尸体上看,这不像是普通的杀人手法,也不是普通的异能能做到的。到底是哪个凶徒,竟敢在长老行宫行凶。若是她没记错,长老行宫素来不曾发生这种凶杀,她眯了眯眼睛,怎么会如此巧,就在她从死亡森林出来后,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闻讯赶来的夫人看到这眼前的景象愣住了,唐顿长老和克里斯蒂娜也来了。雷诺随后也到,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地上的尸体,看见尸体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这让青离儿心中的怀疑更加深了几分。

    “你们都去前殿着,都不许离开,等我安排好人来问话。顺子,你去让做档案记录的人过来,说这里出了人命,让他们派人过来。大卫管事,你点清所有在这附近的宫殿下人数目,一个都不能少。”很快,唐顿长老就做出了安排。

    其他人都被遣散了,剩下唐顿长老,克里斯蒂娜,安娜夫人,雷诺还有青离儿他们。

    安娜夫人缓过神,指着青离儿道:“公主殿下,您看看眼前的一切,都是你带来的灾难,您将诅咒带了出来,您让长老行宫被死亡覆盖。”

    青离儿脸僵了僵,安娜夫人的职责振振有词,似乎真的是她做错了。

    唐顿长老喝住安娜夫人,“安娜,我说过,请尊重公主殿下!还有,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不要妖言惑众!什么诅咒!那都是你想的!亚伯部族和布兰德利部族的人也许已经混进来杀人了,而这个女仆正好撞见了他们的阴谋,被他们杀了灭口也说不定。”

    眼看安娜夫人和唐顿长老就要争执起来,雷诺出来解围,他跟青离儿说道:“公主殿下,不如您也先去前殿等着。

    “不要。”青离儿摇摇头,“我必须留在这里弄清楚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真正的诅咒。”

    雷诺看向唐顿长老,唐顿长老点点头,让克里斯蒂娜和安娜夫人先离开,安娜夫人即使千万个不愿意,可毕竟唐顿长老在,她不好发作,只能跟克里斯蒂娜先离开了。

    待他们离开,雷诺上千验尸,青离儿她也紧紧跟上去,她心想雷诺要是凶手得提防他毁尸灭迹。

    她用只有她跟雷诺才听得见的音量,“是你下手的。”

    雷诺只是看了她一眼,笑笑没说话。

    青离儿皱眉,“是你对吗?”

    雷诺见她如此执着,又好气又好笑。

    “那你觉得我有什么动机?”他问道。

    动机?青离儿停下脚步,歪着头想了许久,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就算真如他所说没有杀人动机,他的嫌疑也最大!她索性不想了,跟上去看雷诺搞什么由头。

    到了紫烟尸体跟前,雷诺带上随身仆人递上的手套,在尸身上翻了翻,又看了看,青离儿则是好奇的看着他这一举动,没想到他一个祭司,竟然也懂得验尸。

    “死了四个小时了。”雷诺对他们说到。

    四个小时,青离儿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那个时候她还在房中跟娜塔她们玩。她迅速扫了一眼尸体,“她的眼睛都被挖出了,嘴巴也被缝上,为何丝毫没有看见血。”

    “恕我直言,公主殿下你不怕?”雷诺没回答,反问。

    寻常女人见到尸体都吓得花容失色,更何况她是温室中的花朵,被保护的非常好的公主,可如今她还饶有兴趣的看着,丝毫不受任何影响。

    “还好。”

    雷诺也不跟她继续聊下去,从仆人拿来的包裹里拿出银色的符咒纸,对着紫烟的尸体念念有词,然后符纸开始燃烧,他用匕首割破手指,将血滴在紫烟的眉宇中间。

    奇异的异能在周围环绕开,这不是青离儿所熟悉的异能类型,但是她大概知道是怎样的异能,一种探索类型的异能。他在探索紫烟的死亡原因,但是听着他嘴里念叨的话,青离儿惊讶的嘴巴能塞进去一个鸡蛋,好像是招魂的道人似得,这的架势,颇有道士风范。

    好一会后,雷诺说道:“不行,她的异能灵都被杀死了,体内的所有细胞都死绝,无法查证她是如何被害,因何而死。”

    听了雷诺的话,唐顿长老原本淡定脸上也多了一丝凝重。如果只是寻常的杀手,一定能留下一点踪迹,看来这次这个人不好对付。

    青离儿看雷诺说的有模有样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不过这紫烟的尸体太奇怪了,近看她扭曲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孩睡觉的样子,蜷缩起来抱着母亲的姿势。她的眼珠子又去哪里了?本该充满血腥的画面,为何丝毫没见血。到底是谁下的如此狠手,挖了眼珠子,还要缝上嘴巴。要是紫烟是活着的时候受到这种折磨,青离儿想都不敢往下想了。如此歹毒之人,应该要千刀万剐。

    雷诺站起身,跟唐顿长老和青离儿说道:“长老大人,公主殿下,事情很棘手。无法查出到底是怎么回事,恕我直言,必须要让这方面的专家过来。”

    青离儿心中有些怀疑,但也没有表露。

    唐顿长老问青离儿,“公主殿下有何看法?”

    青离儿想了想,然后说道:“我能亲自看看尸体?”

    “当然。”唐顿长老没有拒绝的理由。

    青离儿接过手套,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了紫烟的尸体,很显然紫烟的尸体内还有血液,但是都死去了,变成了固体状态,而紫烟受到的也不是外伤。紫烟脸上有着明显的巴掌印,是死前被打的?不过……巴掌印目测跟她手掌符合,是被凶手逼迫?还有那些外伤怎么留下的?这一点很奇怪,很明显受到的不是外伤,眼珠子如何被挖走?嘴巴为什么会被缝住?这是都她所疑惑的。

    忽然的,青离儿瞥见紫烟耳垂后边有一个蓝色小点,上边还闪着光,这是活动的能量气息。她手掠过那里的时候,她可以清楚感受到。但是她不动声色的隐瞒过去了,因为她很快警觉的想到,她都能察觉到的东西,雷诺怎么会察觉不到?雷诺没有提到这个,是对她提防?还是不打算告诉她?因此,她也必须得表现的没事一样。

    她站起身,有些无奈的语气,“我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话刚落音,档案记录部的人来了,一听说是长老行宫出了命案,负责人凯撒带着手下亲自前来。

    凯撒见到唐顿长老和青离儿是各种寒暄,各种赔笑。也怪不得他如此攀爬,

    青离儿看着专业的尸检人员将紫烟嘴巴上缝的线拆开,她有些不忍直视,转过头不去看这一切。

    初步验尸完毕,对青离儿和唐顿长老报告了状况,“死者死了四个小时,舌头被剪掉,双目被挖,初步估计是失血过多而死,只是……”验尸官摇了摇头,“尸体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脸部也没有被清洗过,却丝毫没有血迹。现在只有带回去实验室,亲自做分析。”

    雷诺听了验尸官的的话,脸色微沉,果真如他所料。

    唐顿长老向青离儿征求意见,青离儿同意下令,唐顿长老这才说道:“把尸体抬回去做尸检,我们先到前殿。”

    附近周围宫殿上下一百八十口人都聚集在前殿外的花园中,排好队一个接着一个进去接受问话。

    问话完毕,泰勒和凯瑟琳还有布鲁斯管家被留了下来。

    唐顿长老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凯瑟琳你可是最后一个见到紫烟的人,你的嫌疑最大。”

    “请长老大人明察,是昨夜见到紫烟,也没有跟她有过多接触。”

    雷诺忽然凑到唐顿长老耳边耳边嘀咕了几句,唐顿长老脸色大变,身子抖了抖。

    很快唐顿长老就恢复如常,问凯瑟琳,“凯瑟琳,你昨晚上可觉得紫烟有何异常。”

    凯瑟琳下意识的侧眼瞄了一眼泰勒,泰勒则是回了她一个警告意味的眼神。若不是碍于在唐顿长老面前,泰勒老早发脾气了,这个死紫烟,活着不让人称心,死了反倒还要害她在这里被问话。她就怕凯瑟琳把她常打下人的事说出来,要知道在唐顿长老和安娜夫人面前,她一直都是温柔贤淑。

    “凯瑟琳,本长老问你话呢,你是不是想挨板子才说实话。”

    凯瑟琳听到要挨板子,连忙磕头求饶,“长老大人饶命。”

    “说!”唐顿长老有些不耐烦。

    青离儿看着凯瑟琳的反应,想起她听到凯瑟琳跟布鲁斯之间的对话,大概明白了,昨儿个晚上,泰勒又打她们了。凯瑟琳畏惧泰勒,所以不敢说出来。

    凯瑟琳害怕唐顿长老,但是比起唐顿长老,她更害怕泰勒。

    她身子不停的颤抖着,不敢说出真相。

    青离儿见状,说道:“凯瑟琳,这里不是任何人可以控制你的地方,你知道什么,全都可以告诉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