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第646章 青枫

    沧龙摇摇头,“他带走那两个外星人是好事,也不是好事。他是生化天才,可可正是遗传到他这点。”

    “你是怕他用那两个外星人来研究,增强自己的能力?”洛梨说到。

    “没错,你想想,他当初是什么样子。据你所说,在婚礼会场他完全恢复了人形,说明他一直在吸收和靠进化把自己变得更厉害。那两个外星人对他来说,不仅仅是好的研究对象,还是好的进补食材。这样一来,他跟可可之间应该不相上下了。我记得祖宗留下的资料,靠吸取他人能量获得能量的异能是邪异能,也是最难对付的异能人。他一直以血液为食,这样也相当是在吸取他人的能量。只是比起直接吸取能量要低级一些,但是一旦他转换为直接吸取能量的异能人,那可就真的危险了。”沧龙说出他的担忧。

    洛梨想了想,“其实我觉得他后悔了,不然他不会出现在婚礼会场,更不会帮我解决掉那两个外星人,也不会在紧要关头救下我。御堂夕他问过我,那个人是谁,包括霍恩也问了。我说是我的人,没敢说他是可可的爸爸。现在霍恩他们也都以为那两个外星人是被第三方带走了,而不是青家和腾家。霍恩暂时没有把调查第三方作为主线任务,我该庆幸这一点。否则到时候事情又要更复杂一些,我们要面对的事情也会复杂。”

    “不。”沧龙不赞同洛梨的决定,“我认为你应该告诉霍恩,如果他们不知道哥哥的事,不知道那个人是洛可可的爸爸,这件事永远没完。既然咱们决定要加入战争,那有些事情该隐瞒就隐瞒,不该隐瞒就不要隐瞒,毕竟有些事情说开了,不用你猜我猜,也不用那么麻烦。”

    告诉霍恩吗?洛梨琢磨了许久,才说到:“那我找个时间告诉他。”

    “恩。”沧龙点头。

    阿奕问到,“潇姐,可可找你的话,你要怎么做?”

    “她应该会找我谈谈,我想是时候跟她坦白了谈一谈了。关于霍家的事,关于祁家的事,她现在应该知道。也该知道怎样谨慎小心行事,免得给几家人带来灾难。”洛梨说到。

    “她恢复记忆的话,事情应该也知道了不少,你看着办。”沧龙说到。

    青龙堂。

    老者跪在祖先排位前,神情严肃至极。

    他是青枫,圣七军团青龙部族青家的传人,也是S团的主脑,青胤的父亲。

    高大的男人走进来,他是腾家后人滕三,他恭敬的跟青枫说到,“堂主,那两个外星人的下落还是没找到。”

    青枫眉头一皱,滕三扶着他站起身,他说到,“找了半年多都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看来不是死了就是被人抓走去研究了。不管是死了,还是抓走研究,好在在他们出发之前,抹去了他们的思想。这样不管是什么结局,对我们来说都没有损失。现在不能让胤儿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一定会脱离S团。”

    “明白,堂主。”滕三仍是有些担心,“可如果他不小心知道了这件事怎么办。”

    “为了干净点,你把那些人都灭口了。我们的计划不能被打乱,必须要在那位大人醒来之前为他准备好属于他的军队。美玉子那也交代一下,让她看着点胤儿。胤儿心头的羁绊已经被我除掉,美玉子可以趁虚而入。”青枫交代到。

    “知道了,堂主。”

    大海。

    洛可可在甲板上呆了许久,哭到眼泪都干了,她静静的坐在甲板上,怔怔的望海海面。

    回到兰城那个伤心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住。

    她甚至害怕,想要躲避。

    可是她不得不去。

    司澈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看着海面,“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不,我们总说能理解他人,可世界上我们是自以为是。我们无法理解任何人,因为痛不是在自己身上。”

    “我在来地球之前,我经历了巨变,看着妻子孩子死去。我的飞船失事,降落到了地球。可是我想回去家乡,对我来说哪怕是回去给他们上坟,我也觉得那是我的归宿。可是当我遇上洛芙,我觉得我的信念改变了,我想要跟她在一起,我想要留在地球。而我心底深处又想回到家乡,我对家乡有着眷恋。在这两种情感的撞击下,我选择了心底的执念,我以为这就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当我找到飞船那一刻,我迟疑了,我不想离开。心底的眷恋不过是执念,我只是一直逃避了自己想要留下的事实。当我找到洛芙的时候,她奄奄一息,她笑的很灿烂,她说她等到我了。我拼尽了全力,只能稳下她最后一口气。我血洗尧国,为她复仇,动工帝姬陵,为她安身。”

    洛可可听了说到:“你想说什么?越是想逃避的事情,越是需要去面对?”

    “你潜意识里不想面对你身边的人离去吧?相信我,当你亲眼目睹了事实,你的仇恨会大过你的悲伤。痛苦没有那么痛苦,因为你只想着要如何报仇了。”

    “我不会难过吗?”

    “不,你会,但是你会把难过化作力量,对付他们的力量。”司澈说着,看了洛可可一眼,“你的异能很强大,有时候爱和恨也会激发异能。”

    “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好像一切都在做梦?好像一切的美好都在昨天?”洛可可问到。

    司澈轻笑,“你知道人为什么会做梦吗?因为想要逃避现实,因为现实太残忍了。”

    “呃。”洛可可不反对这点,“你说的总是血淋淋的现实。”

    “我只是希望你接受现实,人最痛苦的不是失去,而是走不出来。”

    “那你走出来了吗?”

    “没有,正因为没有,所以我才能当教科书跟你说。”司澈说到。

    洛可可看着司澈,他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说他是正义的人,倒也不是,说他是邪恶的人,倒也不是。亦正亦邪,他是个亦正亦邪的人。

    司澈岔开了话题,“你还没细说怎么抢飞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