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第304章 识破谎言

    凤九神色复杂的看着洛可可,手指在玉上摩挲着,凤凰,还是凤凰。

    他把玉坠放平在洛可可身上,从腰间拿出一把小匕首,用小匕首在食指上一划,然后迅速把血珠滴落在玉坠上,血珠融入玉坠中,迅速被吸收,玉坠的中央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凤”字。

    凤九微微的激动,是凤,是凤家的人。

    他猛地噎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下手。

    但是冷静下来一想,不对,既然她是凤家的人,为何对过去毫不知情?她不是凤家的人,凤家的人之间会有着一种血缘上的感应,他对她并没有这种感觉。

    她不是凤家的人,为何会有凤家的玉,还有凤家独有的血刻。

    太多年了,多到他已经忘记了当年的凤家,当年的一切。他如游魂一样,在这里生活着,没有阳光,没有黑夜,他不知道外边过了多少年。他不能出去,也不想死去,然后就这么煎熬的活着。

    思绪又回到了洛可可身上,他斟酌片刻,想好如何走下一步后,他收起了小匕首,一切等她醒来在说。

    洛可可这一觉睡得很安稳,还做了个美梦,梦中她和boss出去了,他们在开心的吃着大餐。

    醒来时,洛可可见凤九还在一旁坐着,她坐起身,伸了个懒腰,“凤九先生,你不用休息一下?”

    见洛可可醒了,凤九冲她温柔一笑,“不用。”

    凤九这倾国倾城一笑,洛可可差点口水流一地,这男笑起来也这么美的可没有几个。

    凤九视线落在了洛可可的玉坠上,“你的玉坠很好看。”

    洛可可开始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低头一看,原来凤九说的是boss送给她的玉坠,她笑了笑,“这个是人家送给我的。”

    洛可可压根忘了自己的“可怜身世”,傻乎乎的直白回答凤九。

    凤九眼底异色一闪而逝,他就知道洛可可欺骗了他,之前她的话都不可信,看来她也没有那么傻。那她到这里是为了珠宝,也是撒谎了,肯定是为了那件东西。

    “是你心仪的人?”凤九继续问。

    “恩,我们相互喜欢对方。”洛可可握着玉坠,想到boss,整个人就幸福感爆棚。

    凤九见洛可可笑的如热恋中的女子,他蹙了蹙眉,“他叫什么?”如果凤家的人也来了,是不是他派来的?不可能,如果他要派人来,这么多年已经派人来,不会让他一直生活在这里。他在里边的这些年,外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啊?”洛可可警惕的看着凤九,她觉得凤九这么问很奇怪。

    凤九解释到,“我只是好奇你的故事,想知道,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说完,又一副忧伤的样子。他知道他这副皮囊,从来都能打动人。

    凤九的话打消了洛可可的疑心,再加上他那委屈忧伤的样子,也许是她说的让他想起了他的过去,本是不想告诉他的,但是她跟他之间并没有冲突,而且她很快离开这里,她跟他说说也没关系。

    她回到,“霍笙。”说着,她在大腿上一笔一画用古文写了出来,“这个霍,这个笙。”

    当凤九听到“霍”字的时候已经吃惊,再看到洛可可一笔一画写出来的时候,他眼底难掩的激动之色,心中一阵阵涟漪,难以平复的心绪。果然发生了巨变,世上从此再无凤家,也怪不得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派人来找他,因为没人会踏足帝姬陵了。好在,他还活了下来,他还将凤家延续了下来。

    洛可可写完,她看着凤九,凤九神情好像是很激动,像是看见了久违的亲人似得。

    她问他,“凤九先生,你认识吗?”问完,她自己都觉得好笑,凤九在这里多长的时间了,怎么可能认识boss。

    “他……”凤九终是忍下了翻江倒海似得情绪,“他对你好吗?”他是想问,他过的好吗?

    “啊?很好啊,就是很爱欺负我,但是有时候又温柔的让我甜滋滋的。”洛可可提起霍笙,完全一副呆萌幸福小女人的笑脸,“可是有时候他又很可恶,毒舌腹黑。”

    凤九看着洛可可如此幸福的样子,他脸上也渐渐浮现了笑意,霍笙还真是像极了他,而洛可可也像及了她。

    洛可可叽里呱啦跟凤九吐槽了一堆霍笙的事,凤九越笑越开心,像是在听着自己的孩子幸福的人生似得。

    洛可可停顿了一下,想起凤九之前的激动,“不对啊,凤九先生,你之前为什么那么激动?”

    凤九一愣,随即又笑了,他解释到,“因为你说的人让我想起一个故友,所以有些小激动。但是转念一想,你说外边已经过了数百年,那我的故友也肯定都入土为安,所以不是我的故友。”

    要是换做旁人,早就觉得凤九有问题了,可洛可可的脑袋总是在关键时刻当机,完完全全相信凤九的话,“这么巧啊?凤九先生你的故友也叫霍笙?看来我们还真是挺有缘分的,怪不得你会那么吃惊。”

    凤九笑着点头,“恩,很有缘分。”缘分确实是有了,只是他也为霍笙捏了一把汗,这个女子如此单纯,任人说了两句就相信,她是如何通过这险恶的环境,一直走到这里?

    他问洛可可到,“你跟他一起来的?”

    洛可可随口一应,“是啊,”应完,她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嘴巴,完蛋了,她怎么就露馅了!那之前的苦情戏都白白演了!

    凤九被洛可可逗笑,“其实我知道你之前在骗我。”

    “啊?”洛可可看着凤九,“你的意思是,你压根就是当做是在看猴戏,看我一个人表演?”

    “我与你并不熟悉,我不打算拆穿你。”他说到。

    善哩个哉的!洛可可瘪了瘪嘴巴,亏她还在暗暗为自己的演技点赞,结果人家早已看穿了一切。唉,果然演戏这种东西,还是要靠天分。

    “你们不是为了珠宝来的。”凤九又说。

    洛可可挑眉看着凤九,她要怎么回答他?

    “帝姬陵最出名的应该就是帝姬体内的定魂珠,你们是为了这个而来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