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死狂尊

862.第862章 第918 神秘祭坛

    “这里一定是有什么不对……”

    “火眼金睛怎么可能看不到瞌睡虫的存在……”

    在短暂的郁闷过后,张立方又缓缓的冷静下来了。他需要整理一下相关的缘由头绪。

    当初,他在检查江小冰的身体时,是启动了火眼金睛进行检查的。结果,江小冰的身体里面,并没有什么异样。

    没有异样的意思,就是没有发现瞌睡虫的存在。如果有,火眼金睛一定能够发现。

    那么,瞌睡虫怎么可能还在江小冰的身上?

    “什么不对!瞌睡虫又不是死的!它是活的!”

    “它也会短暂的离开江小冰的身体,跑到其他地方去。”

    “但是,它不可能长时间的走开。最多三天的时间,它就要返回。”

    流火扇悻悻的说道,似乎是有点教育张立方的意思,“你看到江小冰的时候,瞌睡虫说不定是暂时走开了。”

    张立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错,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能够解释过去了。

    他的运气很不好。瞌睡虫或许的确是暂时离开了江小冰的身体。

    他的运气也很好。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

    “我回去流离狱一趟。”张立方缓缓的说道。

    “瞌睡虫是我的。”流火扇急急忙忙的说道,“你不能抢!”

    “好吧……”张立方歪着脑袋想了想,答应了。

    他的确是答应了流火扇的条件的。他应该说话算数。

    再说了,他要这个瞌睡虫也没有用。

    他需要的是另外一只瞌睡虫。

    “行,你去吧!”张立方答应了。

    “好!”流火扇急急忙忙的去了。

    “江小冰不会有事吧?”漆雕南露担心的说道。

    “你们三个也跟着回去吧!”张立方点点头,“注意安全。”

    “那你呢?”漆雕南露想到了兽潮。

    “我没事。”张立方轻描淡写的说道。

    三个美少女齐齐点点头,行礼告辞,转身走了。

    她们对张立方的话深信不疑。他说没事,那就肯定是没事了。

    事实上,就在她们三个离开以后不久,张立方就有事了。而且是大事,超级大事……

    南宫燕子和柳青来了。

    “你们……”张立方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们……”南宫燕子的脸色也是怪怪的。

    当天发生的事情,她们可是非常霸道,非常凶悍的,简直就是吃人的老虎,不死不休。

    张立方以一对二,几乎被她们两个给干掉……

    “好消息?坏消息?”张立方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不要听坏消息……”

    “不算好,也不算坏。”柳青硬着头皮说道,“我们师尊想要请你去一趟凤舞书院。”

    “做什么?兴师问罪?”

    “不是。是有一个地方,需要你的帮助才能进去。”

    “什么地方?”

    “一个祭坛……”

    “哦。好的。”

    张立方点头答应了。

    只要不是兴师问罪,聚众批斗就好……

    话说回来,好像是她们两个主动的,就算要批斗也是批斗她们……

    结果,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她们两个就已经是风一样的跑掉了。敢情她们也是不敢很张立方久呆啊!

    “这都叫什么事……”张立方哀怨的好像是被蹂躏的小姑娘。

    事实上,被蹂躏的也的确是他……

    “吼吼!”

    “吼吼!”

    开始有野兽的吼叫声传来了。

    张立方慢悠悠的来到了冰河城的外围,一头浑身赤红的野兽就站在这里。

    它显然是认识张立方的。它用阴沉的阴沉的眼神盯着张立方。

    “红魇魔兽。你好。”张立方含笑打招呼。

    “我要杀了你!”红魇魔兽厉声叫道。

    “你杀我做什么。”张立方摇摇头,不以为然。

    “我就看不得你这么嚣张的样子……”

    “真的?”

    “好。”张立方拿出了一个蟠桃树的雕像。

    他将雕像随手扔到地上。

    激活……

    爆裂……

    萌芽……

    蟠桃树悄悄的生长。

    不久以后,它就长到了半尺高。

    红魇魔兽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过去了,脸色十分惊讶。

    “怎么样?送给你。”张立方含笑说道,“以后,这颗蟠桃树就是你的了!”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仙树?”红魇魔兽显然是意识到了蟠桃树的不凡,还直接断定它就是类似仙家宝贝的存在。

    “这个就没有必要告诉你了。”张立方淡淡的说道,“你说吧,你要不要?”

    “要,要,要。”红魇魔兽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忙不迭声的说道。

    “那你应该怎么和我说话呢?”张立方微微一笑。

    “张立方,你是好人。谁要是说你的坏话,我就揍它!”红魇魔兽毫不犹豫的说道。

    “很好。”张立方满意的点点头,“如果你打不过呢?”

    “打不过?嘿嘿!在冰河城的周围,没有谁是我的对手!”

    “如果你打不过的话,你就跟它说,我也有一棵蟠桃树给它……”

    红魇魔兽的心情顿时就不好了。

    它怎么能够让其他的妖兽得到蟠桃树?

    这种仙家宝贝,必须是它自己独占的。谁敢和它抢夺?

    “好了。它就是你的了。”张立方拍拍屁股,轻轻松松的走了。

    在他的后面,蟠桃树已经长到了一尺来高……

    冰河城的确是变得很寂静了。

    几乎大部分的修炼者,都是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但是,留下来的修炼者也是有的。比如说,霸岳魔帝。他正埋怨张立方呢!

    “你葬送了我的女儿!”江岳很不爽的说道,“你不讲信誉!”

    “你要是能救你女儿,算我输。”张立方淡淡的说道。

    “瞌睡虫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岳很疑惑的问道。

    “一种仙家宝贝。”张立方耸耸肩,摊摊手,“我现在也没有办法。”

    “流火扇不是说能够以毒攻毒吗?”

    “你有第二只瞌睡虫吗?”

    “没有……”

    “那你怎么以毒攻毒?“

    “哦……”

    霸岳魔帝只好闭嘴了。

    随即,他的注意力又赚到了兽潮上面。

    “兽潮很厉害的。你怎么还不走?你是要冒险吗?”

    “兽潮?哪里有什么兽潮?”

    “唔……”

    霸岳魔帝疑惑的看着张立方。

    他看着张立方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智障似的。

    没有兽潮?开玩笑……

    兽潮马上就要爆发了……

    然而……

    好久好久,并没有动静。

    兽潮并没有真的到来,甚至是连妖兽的吼叫声都没有了。

    冰河城的外面,一片的安静。

    “这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平静。”

    “现在越是平静,越是意味着兽潮的凶悍。”

    霸岳魔帝自信满满的说道,“兽潮的第一波攻击,应该很快就到了。”

    张立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不在焉。

    霸岳魔帝只好悻悻的计算时间。

    结果,好几个时辰过去了,依然没有动静。

    冰河城外面的妖兽,全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倒是霸岳魔帝看到了一株奇怪的蟠桃树,见风就长,已经差不多三丈高了。

    如果不是丰林镖局的里面,也栽种有很多类似的蟠桃树,霸岳魔帝一定会加以特别留意的。但是……

    丰林镖局里面既然都栽种了那么多,肯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

    仙家宝贝蟠桃树,从此和他无缘。

    张立方来到了凤舞书院。

    本来是要借助兽潮突破的,现在……

    唉,做男人就是悲剧。老婆娘家的事是万万不能耽搁的,否则……

    “你来了。”南宫燕子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欣欣然的说道。

    “嗯。”张立方点点头,“你们开始了?”

    “祭坛外面的准备都做好了。”

    “好。”

    张立方进入了凤舞书院。

    整个凤舞书院的气氛,都显得有些紧张。

    出来迎接张立方的,是凤舞书院的大长老慕容风云。

    慕容风云是什么人呢?她是南宫莺韵的师尊,所以……张立方必须规规矩矩的行礼。

    “辛苦你了。”慕容风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件事,本来是不想麻烦你的。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把握……”

    “师尊,客气话就不要说了。”张立方彬彬有礼的说道,“能够给凤舞书院做事,是我的荣幸。”

    “秋官,你将具体的情况和张相公说说。”

    “好的。张相公,请看地图……”

    那个叫做秋官的女孩子,叫做南宫秋官,是南宫莺韵的小师妹。

    秋官是孤儿,在外面流浪的时候,被南宫莺韵遇到,于是带回了凤舞书院,成为了凤舞书院的弟子。

    她的口齿十分凌厉,说话悦耳动听,很快就阐释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大体上来说,这个祭坛是凤舞书院不小心发现的。

    凤舞书院一直都在地下,想要生存,想要发展,就必须不断的向四周扩展。

    神秘的地下空间,存在大量的危险因素。其中,不乏凶残的各种妖兽。幸好有张立方的帮助,凤舞书院倒也没有付出太大的代价。

    当然,人员的伤亡肯定是有的。这是没办法的事。幸好,在遇到那个神秘的祭坛之前,凤舞书院暂时还没有弟子死亡的。之前,一直都是受伤,并没有死亡。

    某个神秘的祭坛出现以后,凤舞书院的弟子开始出现了当场死亡的情况。而且,一次就是好几个。

    尽管凤舞书院的高层纷纷出动,也是没有办法查探其中的秘密。

    一个不好,凤舞书院的掌门,白冰上人也重伤不起。

    “你们掌门也受伤了?”张立方有些惊讶。

    “是的。”慕容风云的神色有些黯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