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尾声

    罗扇黯然地看着他,把这些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都告诉了他,她向他诉说了自己的彷徨不安,诉说了自己的迷惑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进,伤害了他,退,也伤害了他

    罗曜听完这种种的一切,摇了摇头,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无奈地说道:“你啊,你明明知道南宫不会在意这些,他爱的是你,你只是过不了自己这关”

    罗扇黯然地低头,“我不能害了他在受了这么多苦之后,还让他后继无人,如若我自私了一次,将来他如何面对南宫家的先人,我会变成一个罪人”

    “那我便问你,他是云无意的时候,你为何却会答应嫁给他?难道只是因为他的身世较为平凡,他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帝国所以有无继承人也无所谓,而你也就不用那么愧疚吗?”罗曜咄咄地问道

    罗扇失神地看着他,喉咙干涩地说道:“我......”

    她闭了闭眼,长长地叹了口气终于承认道:“你说的没错,我是自私因为我爱南宫雨寒,所以我不愿意他后继无人而在这个时候云无意的出现,却让我也有了一丝心动的感觉,于是我就自私地利用他,企图让他来帮助自己遗忘南宫雨寒”

    可她没想到,这两人原来是同一个人,这也就解释了她为何会对云无意产生了心动的感觉

    “你只要知道,你才是他想要的,他所经历过的一切也是他甘之如饴的,你根本不用因为这些而感觉欠了他”罗曜淡淡地看着她,继续说道:“或者你扪心自问,你是因为对他内疚觉得亏欠他,所以才对他念念不忘吗?所以你才爱上他?”

    罗扇怔怔地看着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她咬唇说道:“我很清楚心里的感觉,我并不是因为觉得亏欠他才爱上他”

    “其实我很佩服他,他对你的爱并不是强横的,他只是默默地站在你身后默默地陪你一起经历所有的爱恨生命如同一段旅程,总要走过才完整,只有体会完人生百味,你才会明白自己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最爱的人是谁我相信,如今你已经明白了”罗曜看着她淡淡地微笑,几年的时光也让他明白了,执着只会让自己更心痛,所以他宁愿笑着让她找到自己的幸福

    罗扇眼中蒙泪,“可是我害怕,我害怕再过几年,他看到别人的子女,心中会遗憾,会觉得生命中还缺少了最重要的东西”

    罗曜却定定地看着她,许久之后缓缓地露出一抹笑容,他松了口气笑道:“你终于说出你心中最深的想法了但是这个问题,应该由他亲自来解答”

    罗曜说完,把目光缓缓地移向她的身后

    罗扇愕然地转头,却对上南宫雨寒满面温柔的脸,还有他眼中的欣喜

    罗曜站起身,淡淡地笑道:“我先走了,等你们大婚之日再出现”

    罗扇不愿意独自面对身后的男人,张口欲阻止他,却见他动作迅速一眨眼便消失了她只能哑然地看着南宫雨寒坐落在她面前,眼眸深深地看着她,她想扭过头去不敢面对他深情的眸,他却用温柔的力量让她的脸面对着自己

    南宫雨寒看着她,心中还在为她刚才说爱他而欣喜,但是脸上的表情却真挚和认真,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想象的未来和永远是有你在一起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辈子是云无意但是你要明白,不管是云无意和南宫雨寒,他的心中都只在乎你至于什么继承人和孩子,那些都随缘,你若是害怕我将来会因为没有孩子而离开你,我亦可以喝下断根水,此生也如你一般,不会再有机会生下孩子”

    罗扇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慢慢滑下,她忽然很恨自己,她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对她的心意,为何还会怀疑他以后会变心呢

    南宫雨寒温柔地擦去她的泪水,叹了口气道:“你也不必为过往的事情而内疚,如若真要计较,那我用云无意的身份欺骗了你,我们就算扯平了”

    罗扇的眼泪止不住,她觉得自己何其幸运能有他陪伴着度过种种挫折,她这一生爱过,恨过,笑过,相信过,等待过,也离开过,但是不管在哪个时候,他总是给予她默默的支持他为他散落了一身风华光辉,而她却从来都没发觉

    南宫雨寒拿出手帕为她擦去满脸的泪水,轻轻地说道:“回家,好吗?”

    罗扇看着他目光轻柔,眉目间皆是心疼,终于轻轻地咬唇点头

    南宫雨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眉目弯弯地牵起她的手,两人并肩离开了茶楼缓缓往云府而去

    路上,罗扇忍不住问道:“为何你的脸没事,身上却这么多疤痕?”

    南宫雨寒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怎么?还没成亲呢,娘子就嫌弃为夫了?”

    罗扇脸色一红,啐了他一口说道:“别闹,跟你说正经的呢”

    按道理来说,他脸上既然能恢复如初,不可能身上不能恢复想起他身上那些密密麻麻交错的伤痕,她心中便一阵心痛

    南宫雨寒哀怨地看了她一眼,道:“谁让你那么狠心,竟然想要不辞而别,所以我就得赶紧想办法让你有个安全快乐的地方居住啊当时我的伤痕都还没恢复,但我又不能用一张丑陋的脸来面对你,以后我会自卑的,所以我就只好选择把脸先快速治疗好,便开始计划怎么引诱你了”

    “......”

    “那为什么你明明是第一次,但是技术却这么熟练?”

    “娘子的意思是为夫让你感觉到很快乐?”

    “......”

    “你还是不要喝那个什么断根水了,说不定以后你后悔了还有选择的余地”

    “哦......我原本也就没有那个东西,是为了骗你答应和我成亲的哎,别打我,就算我现在没有我也可以找人做嘛,相信为夫,世界上那么大,什么东西都有可能存在......”

    “......”

    路的尽头,是温暖的归宿

    五年后

    尉迟衍坐在御书房里,漆黑无波的眼神因为手中的信和桌子上的那瓶忘情水而波澜顿生

    纸上只简单地写了一行字:瓶中为忘情水,只会忘却最深的痛苦,愿你忘尽前尘往事,此生无悲

    御书房里,他手中的纸慢慢地滑落,眼角流下了一滴泪,他陡然凄切地笑了起来,忘尽前尘往事,谈何简单?

    五年了,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渺茫的机会,他希翼终有一天她会回到她身边不想五年已过,岁月匆匆,她的容颜在他的脑海中却依然清晰如初......

    尉迟衍哀笑,他拿起桌子上的忘情水怔忪良久,缓慢地打开瓶子,然后放在唇口想要一饮而尽,这个动作却停顿了许久,他最终仍是狠狠地把这瓶忘情水摔在地上,痛苦地闭上眼睛喃喃道:“扇儿,对不起,我骗了你,如果可以选择,我也绝不愿意忘记你......”

    他咽下喉间的苦涩,开始攥写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铃妃娘娘贤能淑德,立为皇后,钦此

    简短的几个字,他却写了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当句号画上的时候,与此同时,他手中的笔也断裂为两半

    而春城又是桃花灿开时,云府的花园里,一个小女孩正顽皮地坐在秋千上哈哈大笑,身后站着一个少妇装扮的女人,细看则会发现她容貌绝色倾城,此刻看着秋千上的小女孩满含无奈

    “娘子”

    少妇身后传来一声笑吟吟的喊叫声,她转身见到一个男子身穿一声白衣,含笑温柔地看着自己她眼睛一亮,嘴角控制不住往上扬,“你回来了”

    “嗯,一别十日,娘子可有想为夫?”白衣男子走到她身旁,拥抱着她笑眯眯地问道

    少妇面色一红,却嘴硬地说道:“谁会想你,别臭美了”

    秋千上的女孩听到他们的对话声,赶紧让秋千停了下来一跃而下,欢快地跑到男子身边抱着他的大腿说道:“爹地爹地,妮妮想你,有没有给妮妮带礼物?”

    白衣男子一把抱起她,亲了她粉红的脸颊一口,笑眯眯地说道:“当然带了,爹爹哪次没给妮妮带礼物?礼物放在前厅你云叔叔那,快过去拿”

    “噢耶噢耶!”名叫妮妮的女孩快乐地大喊,示意白衣男子把自己放下来,然后欢喜地往前厅跑去了

    少妇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你这样宠她会把她宠坏的,以后长大了谁敢娶她?”

    白衣男子笑眯眯地抱着她,在她微微嘟起的双唇点了一下,含笑说道:“没人敢娶最好,我养她一辈子”

    少妇哭笑不得,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她张唇正欲说话,却不想被他温热的唇舌覆上,两个人热吻交缠了一番,他才意犹未尽地松开气喘吁吁的她

    “娘子,什么时候再给为夫生个儿子?”白衣男子在她耳边呢喃道

    少妇脸色一红,她嘟着嘴说道:“怀上妮妮本就是个奇迹了,你还这么不满足想要再生一个”

    白衣男子眉眼弯弯地说道:“这就说明你当时吃的那个秘药就是吓人的,你看咱们第一次发生关系就竟然怀上了,亏你还担心那么久还妄想不嫁给我”

    “我哪知道那个蓝雪国秘药这么坑爹”少妇呐呐地说道,提起前尘往事,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白衣男子却没有给她机会害羞,直接把她打横抱起进了房间把门关上,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床上,一边低头看着她满含深意地说道:“嗯,既然那个药是坑人的,那么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再生一个”

    少妇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瞬间便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已经尽褪,而男子也已经赤着身体坏笑地看着她,蓄势待发

    春城春城,春色正好,风光无限

    &]

    返回书架.热书.返回个人空间

    书看完了,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这本书不错,推荐给好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