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暴露

    火光中,尉迟衍冷冷地看着她们三人如同困兽一般慌乱失措,眼神变幻莫测地打量着已经恢复本来容貌的影子

    “是你......”尉迟衍薄唇轻启,记忆停顿在三年前那个下雪天,一个女子跪在雪地上泪流满面的画面

    罗扇脸色一变,恍然想起尉迟衍是认识影子的,那时候她为了救出南宫雨寒找了借口出宫,在宫外和影子取得了联系并带她进了宫,尉迟衍,恐怕可能认出了影子

    她下意识地挡住影子,希望转移他的注意力

    尉迟衍的目光果然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他冷冷地看着她说:“看来朦朦姑娘并没有跟我说实话,你想知道,这样做的下场是什么吗?”

    他的声音极轻,语气却极为危险,罗扇甚至从里面听出了残酷的味道

    尉迟衍眼中风暴翻滚,看来这个朦朦和她身边的丫头都欺骗了他,来救她们的这个女人此时应当身在宫中,他记得罗扇死后,他并没有放她出宫,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逃出来的但是她为什么逃出来却要来救她们两个呢?她是罗扇身边的宫女,自然认识紫沁和红袂,而她却又和朦朦还有她身边这个名叫小莫的丫头认识,这一切都在告诉他一件事情,朦朦和小莫欺骗了他,她们有可能认识罗扇和紫沁!

    罗扇感觉到他的愤怒,张口嘴却哑口无言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面对他总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多错多,她干脆闭了嘴什么都不说了

    尉迟衍却更为愤怒,他冷笑一声下令道:“留下朦朦和小莫的命,其他的杀无赦”

    他只需要留下朦朦和小莫的命,可以用一百种方法从她们口中得到罗扇和紫沁她们的消息,至于那个从宫中逃出来的女人,留下也没有用了

    罗扇闻言脸色大变,张口欲言,却见侍卫们已经开始执行命令包围住她们开始进攻了

    “不用管我,千万别暴露身份,公子知道你不想再和他有任何关系”影子在罗扇和紫沁耳边留下极轻的一句话之后,便和侍卫们纠缠成一团

    侍卫们收到尉迟衍的命令,于是只攻击影子,数十人蜂拥而上只攻击影子一人,她马上开始抵挡不支

    “紫沁,管不了这么多了,去帮她!”罗扇着急地说道,看到影子身上开始挂彩

    紫沁点头应允,迅速加入了战斗,有了她的帮助,影子也开始逐渐轻松起来,但是当她看到是紫沁在帮忙的时候,她皱了皱眉担忧地看了一眼罗扇,心中却一片温暖

    尉迟衍冷眼看着眼前的情况,突然眼睛微眯,仔细地观察着小莫的身形剑法,他曾经看过几次紫沁练剑,也明白她的套路和身形而眼前这个小莫用的虽然是紫沁的雪刺剑,但是怎么可能会连身形路数都一模一样?

    他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心中的混沌开始慢慢地清明起来如果小莫不是紫沁的同门师妹,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她,就是紫沁!

    尉迟衍的瞳孔愈加幽深漆黑,原来竟是如此,他之前还疑惑,为何紫沁不离身的雪刺剑会沦落到别人手中,原来自始自终,被耍的人都是他

    既然小莫就是紫沁,那么她如今效忠的主子朦朦,难道就是她吗?

    想到这个可能,尉迟衍的心脏猛烈地加快跳动几拍,如果她还活着,如果她还可以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眼神炙热,视线落在了站在一旁焦急的罗扇身上,当看到她平凡的容貌时终于想起了一件事情,初见罗扇时,她是易容伪装的他突然呵呵轻笑出声,对了,他怎么可以忘了,她最擅长的其实就是伪装呢?

    罗扇此刻却顾不得让紫沁掩饰身份了,她不能让影子出事因为尉迟衍的命令所以侍卫没有攻击她,但是她却极其后悔自己当初为何不勤奋一些锻炼一下武艺,否则此刻也不用站在这里看着她们战斗而干着急了

    她的视线紧紧跟着紫沁和影子,根本没有留意到尉迟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近过来,站在她身边凝视她

    尉迟衍眼神炙热地盯着她的脸,懊悔自己的粗心,竟然没有留意到她的眼神一如当初那般倔强

    或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热,罗扇终于发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边盯着她看了,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脸色微冷地看着他

    尉迟衍却毫不在意她的脸色,上前一步伸手把她困在怀中,轻而有力地捏住她的下巴仔细地打量她的眼神

    “小姐!”紫沁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尉迟衍的动作,不由着急地喊道但是却因为自己的走神而被侍卫在手臂上划了一刀,她闷哼一声却忍住没叫出声,生怕小姐担心

    罗扇本被尉迟衍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呆住了,刚听到紫沁的叫声才反应过来,她想侧头看向紫沁却被他固定住下巴不能动弹,她不由气急地看着尉迟衍,忍住脱口而出的怒骂,咬牙说道:“放开我!”

    三年了,尉迟衍的性格真的一点都没变,还是一如当初的霸道

    或许是因为气愤或者是火光照射的原因,尉迟衍突然觉得她就算是很平凡的容貌也足以倾动他的心,但是比起这张脸,他如今更想念她的真实容貌他已有三年没有见到她的样子,都快想疯了

    想到这里,尉迟衍不再犹豫,松开她的下巴,趁她松了口气没有防备的时候快速地摸到她的脖子上撕下了她的人皮面具,当看到她隐藏在人皮面具下那张绝色倾城又熟悉的容颜时,他惊呆了,痴痴地看着她,心中弥漫起一股失而复得的欣喜,还有压抑不住的激动和颤抖

    或许是因为他的动作太过迅速,或许是因为她始料不及,反正罗扇是呆住了当她脸上的人皮面具被撕下之后,她的意识仿佛就像那张人皮面具一样被丢在地上,整个人呆呆地杵立在原地

    而那些侍卫则在看到罗扇的绝世容颜之后,动作都顿住了

    紫沁和影子正奇怪他们的停止攻击,却见他们的目光都停留在罗扇那边,便下意识地也往那边看去

    “小姐,尉迟衍,你快放开小姐!”紫沁见到小姐的人皮面具被撕开丢在地上,此刻正一脸呆滞的模样站在那里,不由怒斥,一边飞过去想要把小姐夺回来

    尉迟衍从失而复得的惊喜中暂时恢复过来,听到紫沁的话之后同时感觉到一阵掌风向自己袭来,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轻而易举便把她的掌风给化解了,然后抱着呆住的罗扇面对着她傲然地说道:“紫沁,你可知道,欺君犯上可是杀头的大罪?”

    紫沁一点都不惊讶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份,他既然能发现小姐的身份自然也猜到了她是谁,她冷冷一笑说道:“别说欺君犯上,如果你再敢欺负小姐,拼了我的性命也要弑君”

    周围的侍卫闻言都倒抽一口冷气,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大胆,不仅当面顶撞皇上,竟然还敢威胁皇上说要弑君,这可真的是杀头的大罪啊!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皇上闻言却只是勾起唇角,用不同往常的平和语气和她说话

    “朕很庆幸,这些年有你陪在她身边”尉迟衍说的是真心话,他知道她的忠心,也知道这三年来肯定是她一直在保护她,所以他不会怪她他留意到紫沁身上的伤痕和血迹,又扫了一眼在旁边怒目瞪他的影子,淡淡地下令道:“都下去,让那位姑娘走来人,去准备一些伤药过来给紫沁姑娘上药”

    他知道,紫沁肯定会选择留下的

    至此,罗扇终于回过神来,接受了自己身份已经暴露的事实她看了一眼现在的情况,知道躲不过去了,无声地叹了口气,微微闭了闭眼说道:“影子,你走,不要再为我费神”

    她一语双关,潜意思是让她不要和南宫雨寒说,她不想再让他为她操心,也不想再让他卷入这些事情里面

    影子沉默地看了她片刻,终于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她走了之后,紫沁往前踏了一步,动了动唇,半响只喊出了一句,“小姐......”

    她想问她没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罗扇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安抚地对紫沁笑了笑,然后敛下睫毛对尉迟衍说道:“你能先放开我吗?”

    尉迟衍却反其道而行之,一把把她横抱起来,低头对她说道:“不能,朕好不容易失而复得,不会再轻易放开你”

    罗扇无言以对,只好转过头去却见到紫沁身上的伤痕,她脸色一变就要跳下去查看她的伤势,却被尉迟衍抱的紧紧的不能动弹她一边挣扎一边着急地说道:“你先放开我,紫沁受伤了!我要看看她伤的怎么样!”

    尉迟衍紧紧地箍住她不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他清冷地看了一眼紫沁流血的手臂,然后低下头哄道:“放心,小伤,朕已经让人去拿药膏给她上药了,你就别担心了”

    他正说着,就看到下人带着伤药过来了,便对紫沁说道:“你先去上药,然后随便挑个房间住下”

    说完他便抱着怀中的人儿转身大步离开了,而罗扇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会儿,想到还是她的伤势要紧,便探出头来担忧地喊道:“紫沁,你记得先上药,别担心,我没事的”

    紫沁动了动唇,看着小姐被抱走的背影,最终却什么都没说,沉默地看了良久,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

    罗扇被尉迟衍抱到一个房间里面,她左右打量了一下便明白了这是他的房间,里面摆置的东西尊贵大气,就跟他之前的寝宫有些相像

    尉迟衍把她抱进了房间却没有把她放下来,只是低头深深地凝视着她许久

    罗扇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微微地挪动了下身体才发觉自己还在他怀中,她再次要求道:“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