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回光返照

    罗扇一直昏迷没有清醒,尉迟衍也坐在床头沉默地看了她大半夜直到后半夜的时候,她突然蹙紧眉头,细细地呻吟着清醒过来

    “扇儿,你醒了?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尉迟衍本来见她醒来很是高兴,却突然看到她皱紧的眉头似是很痛苦,不由着急地问道

    罗扇喘着气,皱紧眉头似是在忍耐极大的痛苦,她微微颤抖着回答:“皇上,臣妾的肚子好痛......”

    尉迟衍心中一慌,猛然掀开她的杯子,这才发现她下半身已经染上了点点腥红

    他痛苦地闭上眼,看来他们的孩子终究还是没有保住

    御医听闻消息赶紧过来,然后给罗扇服用了止血药,并告诉她,龙子已经流产了

    罗扇听完这个消息,苍白地躺在床上,不敢去看尉迟衍,浑身颤抖着,似是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尉迟衍心痛地抱着她,安慰道:“别难过,我们还会有龙子的”

    其实他心中何尝不知道,或许再也不会有机会了,她的身体,恐怕时日无多了

    “对不起......”罗扇含泪看他,她能看的出来他其实比她要伤心的多

    “你没有对不起朕,是朕没有能力保护你们母子”尉迟衍复杂地摇摇头说道,或许是因为他现在的心情太悲痛,没有注意到罗扇目光里含有的愧疚

    一旁的御医对望了几眼,犹豫了几下还是彷徨地开口说道:“皇上,请和微臣们到别处说话”

    尉迟衍动作一顿,不着痕迹地紧紧握拳,他也猜到了他们想要说什么了

    他若无其事地对罗扇笑了笑,说道:“朕去去就来,你好好歇着”

    他离开之后,红袂和紫沁对望一眼,心疼地看着小姐,就算不是流产,无端流了那么多血,也是很伤身子的所以此刻罗扇脸色的苍白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确确实实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这也只能说秘药的神奇,它造成的效果足以以假乱真

    尉迟衍和御医来到外间,他脸色平静地看着几个御医欲言又止,似乎在踌躇着怎么开口

    “皇上......”其中一个老御医狠下心开口,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尉迟衍悲凉地笑了笑,直接问道:“她还有多长时间?”

    老御医显然没猜到他已经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他顿了顿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最多七天......”

    尉迟衍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甚至连后面御医说什么都没听清楚,他只记得他说的那四个字,最多七天......

    再有七天,她就要离开自己

    短短的七天,又怎么能满足他和她天长地久的期待?

    “皇上......皇上切莫过于伤心,要保重龙体啊......”老御医不忍心见他这样子,仓惶地说道

    其他御医见到尉迟衍仿佛深受重创的样子,都齐齐跪下来呼道:“请皇上保重龙体!”

    龙体?

    尉迟衍冷笑,当上一个皇,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救不了,要这皇位何用?

    他疲惫地让御医们都下去,转身收拾好表情露出淡淡的笑容,他还不想让罗扇知道她的大限将至

    可是自那天之后,尉迟衍再也没有上朝过,每日都只是陪着罗扇闲看花开花落,看她虽然面容清瘦,却依然绝色美丽地在桃花下笑靥如花

    可以说,他和罗扇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刚开始她进宫之后,确实有过一段恩爱甜蜜的日子,只是那段日子两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太多东西,每天压在心里秘密让彼此都防备着对方而此刻所有真相大白,他和她坦然面对彼此,再也没有隐瞒,有的只是两人单纯平静地笑和淡淡的悲伤

    罗扇一日比一日清瘦,脸色愈来愈苍白,她的精神也渐渐地萎靡起来,不再有刚开始的活力了她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好几次在和尉迟衍玩笑的时候突然昏睡过去

    尉迟衍只能压住心里的哀伤,悲痛的感觉日复一日像巨山一般向他压来然而他面对着日渐虚弱的罗扇,却不能露出自己的苦涩,哪怕他痛的无以复加,也只能面上若无其事地陪她笑

    罗扇大限来的那天比预期中的还要早,那天是御医宣告大限之后的第五天清晨,她睁开眼,复杂地看着尉迟衍还闭着眼的睡容

    这段时间她一直和尉迟衍一同入睡,但是他却再也没有动她一根手指,只是安安静静地抱着她入眠

    她看入神,没有发现尉迟衍已经睁开眼睛戏谑地看着她,待她回过神来察觉的时候,脸上燥热燥热的,不由尴尬地转过眼神,不好意思再看他

    尉迟衍看着她近日来苍白的脸色难得出现一丝红润,不由心中一动,他伸手拂过她的头,轻轻地在她唇上印下一吻,淡笑道:“快起来,不是说好今日去草原骑马么”

    罗扇这才起来他们昨天说好的计划,于是便兴奋地下了床

    红袂一边帮她洗漱一边笑道:“小姐今天的精神似乎比前几日好了很多”

    尉迟衍闻言本来还想笑着附和的,脸色却陡然一变,猜测到了什么当他想到那个可能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罗扇的晕倒和红袂的尖叫声

    “小姐——”紫沁在一旁眼疾手快地接住她滑到的身体,她忙抱起罗扇询问似的看向尉迟衍

    “放她到床上”尉迟衍涩涩地说道,他心中冰凉,终于明白了她为何今日的气色比以往好了,她是......回光返照

    他没有传太医,因为他知道即使是御医在此刻,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他就坐在床沿,安安静静地等着她醒来眸中一旁酸涩,脸上似乎湿湿的,他伸出手抚了抚脸颊,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流泪了

    他回忆起初见她时,她一身男装,白衣如雪笑眯眯地邀请他们一同听蓝馨抚琴第一眼他便对她有种莫名的感觉,但是他按捺住自己的心情,告诉自己,他是个男子,他没有断袖之癖

    之后再次遇见她,都是她用着蹩脚的理由出现在他面前,每次看她古灵精怪地转着眼睛想着理由的时候,是他心情最为愉悦的时候

    再后来他发现了她的女儿身,他们历经了误会,退婚,最终终于和她袒露心声在他们两个都以为未来的日子会互相陪伴的时候,却出现了他们都没有意料到的变故

    她来去无声,消失在尉迟皇朝他还在痛苦她为何不告而别,却从皇兄那里得知了她的背叛和她的欺骗

    自此,他们两个的互相伤害便拉开了序幕

    他做足了准备之后让人去提出了和亲,就算她当初不答应,他也会有千万种手段让她答应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她却爽快地答应了,这让他有些困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得知了南宫雨寒被他困在宫中

    然而事实告诉他,她不可能发现,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但是他终究不放心,命人特地给南宫雨寒戴上了一个面具并关押在密室里

    她进宫之后,他们也有过甜蜜的时候,他也因为隐瞒而有过心虚和愧疚,然而得到她的欲望战胜了一切,他还是选择了继续隐瞒

    后来事情东窗事发,他和她的相处更是复杂多变,他不知道该如何再和她相处,只能时好时坏

    当他最终得知南宫雨寒被她救走了之后,他确实被愤怒蒙了心头,甚至想要把她发配到洗衣库一辈子受折磨而在这个时候她却意外有了他的身孕,这个消息来的太快太让他震惊,但是他却相当欣喜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是没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她竟然得了不治之症就要离开自己而今天便极有可能是她的大限,这是她陪在他身边的最后一天......

    “尉迟衍,你怎么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罗扇已经醒了过来,不解地看着他

    尉迟衍猛然伸手狠狠地抱住她,似乎想要把她印在自己身体里一样,他控制不住自己从眼里翻滚而下的温热,闭着眼颤抖着说道:“扇儿,是朕对不起你,朕没有能力把你医治好......”

    罗扇眼神复杂地看着前方,她心里何尝不愧疚,这样欺骗一个她曾经爱过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告诉她,他曾经爱过她

    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她已经退无可退他们继续相爱已经太难,如今再说什么也都已经太晚,再这样下去只会让彼此都受伤心酸,不如就用这个方式了断彼此的恩怨纠缠

    不管怎么样,至少他们曾经有过一段毫无隐瞒,真正开心的日子未来她若是想起这段日子,也会微笑着回忆

    “尉迟衍,这不关你的事情,是我自己命不好”罗扇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苍白地安慰他

    尉迟衍没有说话,他只是止不住自己的颤抖,他真的好恐惧,未来没有她的日子,他该怎么过?

    罗扇无声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推开他,弯了双眼笑问:“我真的好想去草原呢,你还带不带我去了?”

    从哪里开始的,就从哪里结束

    罗扇记得,她对他动心的那刻,似乎就是他在草原上对她说的那番话开始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