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密谋

    尉迟衍心中何尝没有感触,不过他听完这个女子所说的话,看向罗扇的目光更是复杂了,如果不是她提出了解禁令,朝廷何时才会做出这种改变?

    更早一点做出改变,百姓更能早一些获益

    眼前便是最好的例子,如果朝廷从一开始便允许女子出来工作,那么她们肯定从小就会学习工作技能如果有工作,她也不至于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死去,却连安葬的钱都没有,跪在这里祈求好心人的帮助

    罗扇看他没有反应,不由疑惑地再叫了一声,“于兄?”

    尉迟衍回过神来,心又为这久违的称呼而微微加速,他掩饰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淡淡地回答:“你想怎么做?”

    罗扇犹豫了下,黯然地回答:“我想帮她,我不希望她爹爹和我爹爹一样,最后落得如此可怜下场,连安息都没有办法做到”

    尉迟衍看着她黯然的样子,心中微微心疼,他叹了口气说道:“你想怎么做,都依你”

    他知道罗扇肯定有她的想法,如果只是给银子了事的事情,她不会询问他的意见

    果然,罗扇闻言便朝他感激的一笑,然后让红袂把身上的银子都掏出来放到她手上

    女子看着手中的银子,感激地磕了几个大头,再抬起头来流泪说道:“谢谢公子大恩大德,小女子此生莫忘”

    罗扇轻轻地叹了口气,再蹲下来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柔声问道:“姑娘,你安葬了你爹之后,有何打算呢?”

    女子茫然地看着她,“小女子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

    罗扇闻言摇了摇头,轻声问道:“你可愿意跟我走?”

    那女子明显一愣,呆了半响她突然重重地点了个头,坚定地说道:“公子的恩情小女子无以为报,愿意此生做牛做马报答您!”

    罗扇轻笑道:“那你拿着这些银子去把你爹爹安葬好之后,三日后再到这里来,自会有人来带你见我”

    女子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公子放心,三日后小女子必然准时到达”

    罗扇点了点头站起身,对尉迟衍说道:“于兄,我们回去”

    尉迟衍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点头

    马车上,尉迟衍闭着眼淡淡地问道:“你为何要带她回宫?”

    罗扇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她可怜”

    尉迟衍睁开眼睛,不解地说道:“她需要帮助,你给她银子便是了”

    罗扇摇了摇头,语气微微惆怅,“就算我此刻给了她银子又如何?她安葬了她的爹爹,从此无所依靠,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思刚才那街上围了那么多人,谁又说的清里面有没有痞子坏人呢?她一个姑娘家孤身一人,终究容易引起无妄之灾还不如让她随我进宫,至少能得一个栖身之地”

    尉迟衍这才明白她的用苦良心,也不由赞叹她思虑周全,淡然道:“那便让她跟着你在无名阁,刚好紫沁受伤了,你身边也需要人服侍”

    罗扇乖巧地点了点头,眼神快速地闪过一抹异光,然后无声地松了口气

    回宫之后,尉迟衍便去御书房批奏折去了,然而到了晚上他又准时地出现在无名阁里

    罗扇有些迷惑,他册封了金陵为妃,后宫也还有那么的女人等着他宠幸,他为何老往自己这里跑

    尉迟衍照例又把她压在床上撕裂她的衣裳,罗扇敛下睫毛掩饰自己的不甘,她不愿意再这样被当做泄欲工具,这样的日子让她感觉没有一丝一毫尊严,奈何她如今还没有办法,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肆虐

    她能感觉到尉迟衍的火热在她体内快速地抽动摩擦,她的身体或许已经渐渐适应了他,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抗拒然而她的心里,凉的足以和外面的零下温度相比

    尉迟衍发泄完之后便抱着她闭着眼似乎陷入了睡眠,而当罗扇静静地看着他这张陌生的脸时,他却陡然睁开眼睛,弯起一抹笑意道:“这样看着朕干嘛?还想再来一次?”

    罗扇吓的赶紧闭上眼睛,废话,谁想再跟他来一次

    尉迟衍看着她这幅惊吓的模样,不由低声轻笑

    三天后,齐布果然把那个女子带回了宫中他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女人目瞪口呆似乎消化不过来的样子,便转头对罗扇行了个礼说道:“南贵妃,人已经带到,微臣告退”

    罗扇点了点头,又想起齐铅,眼神闪过一抹愧疚,轻声说道:“麻烦你了”

    齐布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罗扇带着这个女子走进房内,然后示意红袂和紫沁关上房门守着待房间里只剩下她和这个女子时,眼前的女子刚才惊愣的模样瞬间消失了,柔柔地看着眼前罗扇,微笑说道:“主子好”

    是的,她叫罗扇为主子

    这一切都是罗扇密谋好的,她当日出宫选择的那条街都是南宫雨寒的商铺,不管尉迟衍选择了哪家,她都有办法能和南宫雨寒的势力联系上

    果然,当酒楼的掌柜看到她头上的簪子时,便想办法安排人接近她,好和她取得联系想必他们都知道,血簪代表的意义,也或许是莫离裳曾经和他们打过招呼,反正,他们认了她

    所以当罗扇见到跪在地上的女子时,她便知道这个女子便是和她搭线的人不为别的,只为她便是当日南宫雨寒带到纳兰井辰冒充她为新娘子的那个女子

    罗扇看着她露出了一抹真心的笑容,拉着她在桌子旁坐下,又为她倒了一杯水,笑道:“那日委屈你了,大冬天的要跪那么久”

    女子抿唇了笑了笑,“这是奴婢的本分,主子不用放在心上”

    罗扇见她始终都是一副恭敬的模样,无奈地笑了笑,又问道:“那日在纳兰皇朝,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没有受伤?”

    女子俏皮地笑了笑,说道:“主子放心,奴婢没有受伤至于逃出来的方法,主子一看便知”

    哦?罗扇好奇地看着她,只见她伸出一只手用衣袖遮住了脸,片刻之后放下手时,脸上赫然是齐布的脸

    罗扇惊愕地瞪大眼睛,惊喜地看着她说道:“你会易容术?”

    而且这易容术明显要比她的高超的多

    女子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笑道,“让主子见笑了”

    罗扇明白了,就凭着她这样随手就变的易容术,去哪里都不是问题,难怪南宫雨寒会带着她去纳兰皇朝了

    “不知道主子需要什么帮助呢?”女子主动问道

    罗扇回过神来,这才想起自己带她进宫的目的,她淡淡地笑问:“南宫雨寒的事情,你知道吗?”

    女子听到她提起南宫雨寒,眼神明显黯淡了下来,她轻声答道:“知道,他为了救主子,牺牲在海底了不过前阵子莫掌柜突然说接到消息,公子好像没有死,正被困在皇宫里所以莫掌柜便带了一批人闯进皇宫,却不想这是个陷阱,那人根本就不是公子,皇上这是在铲除南宫家的势力”

    罗扇明白,像南宫家这样的世家,肯定不可能只通过经商便可坐拥了几大国的商业江山,这其中必定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和秘密队伍,否则又如何敌得过这几个国家的明削暗除?

    罗扇深呼吸一口气,轻声告诉她当初也让她极度震惊激动的消息,“南宫雨寒没有死!”

    女子瞪大双眼,然后腾地站起身来惊喜地问道:“真的吗?公子真的没有死?”

    罗扇轻轻地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她小声点,然后看着激动欢喜的模样忍不住嘴角微勾,轻轻点头笑道:“他确实没有死,而且就在天牢里关着所以我才想办法联系上你们,找出办法把他救出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她能理解她这种心情,曾经的她知道这个消息时也一样激动复杂

    “奴婢叫影子”女子乖巧地回答,仍然掩饰不住眼里的喜悦,又想到南宫雨寒被关押在天牢里,不由愤怒地说道:“皇上为何要这样做?公子不是一直和他是朋友吗,为何他要这样对公子?!”

    罗扇哑然,这让她怎么回答?她也不知道答案,或许是因为占有欲作祟,尉迟衍对她这副身体和脸蛋好像还是有那么一点兴趣的,那么会不会是因为这个而嫉妒南宫雨寒呢?她也不知道

    影子见状也知道自己不该问那么多,又想到公子还活着就行,便笑道:“不管怎么样,公子还活着就好”

    罗扇不由好奇,“你为何会这么高兴?”

    她不免疑惑,影子的高兴和激动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下人发现主子还活着的高兴,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欣喜之情

    影子愣了一下,笑道:“公子还活着我当然高兴啊,公子是一个好人”

    “哦?”

    影子看到罗扇很感兴趣的样子,便解释道:“南宫世家的人哪一个知道这个消息都会和我一样高兴的,因为我们大多数是孤儿活着是流lang儿,从小便被公子收养,公子的大恩大德我们不敢忘公子虽然有洁癖不愿意和别人接触,但是不管我们谁有事需要帮助,公子都会想办法给予我们帮助我们所有的人,都对公子忠心耿耿”

    罗扇这才明白原由,又想到南宫雨寒平时总是一副嫌恶的模样不让别人碰触,而且又总是笑眯眯似乎一点都不正经,没想到他却竟然帮助了那么多人

    “主子,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救出公子?”影子迫不及待地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