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如贵妃到访

    罗扇这几天在无名阁里,都在回忆之前在密室里的一切

    食人鱼,面具,那熟悉的眼神,一切的一切,都在指引她一个方向,告诉她,那个人还没有死

    南宫雨寒,你真的有可能还活着吗?

    罗扇看着窗外轻轻默问

    她被禁了足,素日里只是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一切,她并不是不能出去院子里,只是懒得出去,她更多的时间是握着那个南宫雨寒送她的簪子发呆,她总是看着眼前通体雪白的簪子,细细地观察着她簪子的形状,偶尔会看到一丝红线滑过,快的让人看不见

    她看的不是簪子,而是透过簪子在回忆那些从前

    她和尉迟衍的这些日子以来,都快渐渐忘了南宫雨寒的大仇未报而尉迟衍也必然没有想到,他本来只是想让罗扇知道面具人不值得她同情可怜,却未想到竟然让她抓到了一丝蛛丝马迹

    罗扇自嘲地勾起嘴角,没有想到自己之前一直面对的男人,几乎同床共枕的男人,既然无时不刻在欺骗她

    所谓同床异梦,不过如此

    罗扇的感伤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房间门便响了起来

    红袂看了一眼罗扇,见她微微点头才前去开门进来的是落花和流水,两人额头满是细汗,眼神不知所措,看到罗扇坐在窗前便急急走过去细声道:“公主,不好了皇上前几日解禁了所有妃子的软禁,今日如贵妃带头和几个妃子一同前来,说是要见公主您”

    “不见”罗扇懒懒地回答这些日子尉迟衍每日晚上都来她这里寻欢,而她每日疲于应付,实在没空再理会这群女人

    落花欲言又止地看着罗扇,犹豫了几番还是咬牙开口道:“公主,如贵妃是当朝宰相的千金,她不喜欢有人不听她的话......刚才一个小丫鬟不小心踩到了皇上赏她的衣裳,都被她让身边的宫女打了好几个巴掌,如今还跪在那受罚呢......”

    她也知道无名阁上上下下这些宫女没有几个是尊重罗扇这个主子的,平时她也觉得可恨,只是那个宫女也实在可怜,本就是如贵妃没事找事儿,故意让裙摆碰到宫女的鞋子,偏说那个宫女踩到她的衣裳了,如今被打了好几个巴掌,脸都肿起来了她实在不忍心,还是踌躇着把这话说了,看看能不能让罗扇大发慈悲,救一救她

    因为如果罗扇不出去见她,估计如贵妃会把气撒在这个小宫女身上,到时候小宫女即使不死也是半死不活了

    罗扇当然不会想不到这点,她顿了一下,终究是叹了口气点头说道:“出去会会她”

    路上落花流水已经给罗扇形容了如贵妃的样子和打扮,当她见到如贵妃时,仿佛见到了些许自己从前的影子都是丞相千金,被父亲宠的任性妄为,桀骜不驯

    只不过她当时是再世为人,已经明白了什么该珍惜什么是危险的而眼前这个娇媚的如贵妃,显然还有着不可一世的骄傲,和被宠出来的任性跋扈

    如贵妃打量着眼前这个淡然安坐的凤仪公主,心中嫉妒疯涨,看来馨妃没有说错,这个女人果然是很美,天下第一美人不负虚名

    只是她又岂是那么容易服输的女人?她只知道,如今被囚禁在这里的是她,凤仪公主而她终于苦尽甘来,皇上解开了她的软禁,让她自由出入皇宫

    皇上果然是对她有情义的,他宠爱自己,对她百般疼宠,又岂是眼前这个女人能比得上的?

    如贵妃不屑地看着罗扇,语气傲慢地问道:“你就是凤仪公主?”

    罗扇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看向一旁跪在地上脸蛋红肿的宫女,微微蹙眉问道:“你是怎么回事?为何跪在那里?”

    那小宫女还未来得及回答,如贵妃便不耐烦地回答道:“她不小心踩到了本宫的裙摆,所以本宫就罚她跪在那里接受惩罚”

    “哦?本宫问的是宫女,你这样抢着回答岂不是自降身份么?”罗扇悠然地看了她一眼,轻轻地啜了一口手中的茶

    看来这如贵妃也不是个聪明的,看跟着她来的几个妃子都沉默不语,唯独看她出头拿她当枪使就知道,她肯定也是被煽动来这里的

    “你!”如贵妃又气又怒,没有想到这凤仪公主的嘴这么厉害,看来还不好欺负

    罗扇不再看她,只是轻轻地对那宫女说道:“起来,回头去本宫房内跟紫沁要点药粉,让脸上的红肿消下去,女孩子家的,弄伤了脸总是不好看的”

    “是,谢谢公主”小宫女感激地磕了个头,没有想到自己平时经常和其他宫女议论她,她竟然还这样大方地对待自己

    如贵妃眼见那小宫女就要站起来,忙喊道:“慢着!”

    小宫女动作顿住,不知所措地看着如贵妃,又看向凤仪公主

    罗扇不着痕迹地蹙眉,侧头看着如贵妃淡淡地问道:“如贵妃还有何见教?”

    “这个宫女踩到了皇上赐给本宫的衣裳,明显是故意冲撞皇上,凤仪公主怎可姑息了她,助长这歪风邪气?”如贵妃不依不饶,看样子是誓要给罗扇一个下马威了

    “如贵妃言重了,刚才你也说了,这小宫女不小心踩到了你的裙摆,既然是不小心的,又何来故意冲撞?再者说,她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如贵妃何不大度一些,让皇上知道你的仁慈之心呢”罗扇淡淡地说道

    李如闻言不甘地看了一眼这个小宫女,她知道罗扇说的对,如果她继续纠缠这件事,万一传到皇上耳边以为她是小心眼之人,那便不好了

    她身后站着的一群女人之中,其中一个身穿绿裙子,样子清新的妃子暗中扯了扯她的裙摆,示意她别忘记今天来示威的原意

    李如反应过来,昂起头来看着罗扇高傲地说道:“凤仪公主不请我们这些好姐妹们坐下吗?毕竟大家都是侍候皇上的”

    罗扇听到她的话,心中猛然一痛,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坐”

    李如语笑嫣然地看着罗扇,一边喝了一口落花流水上的茶水,一边笑道:“想必当初公主还真的以为这后宫无妃?”

    罗扇端着杯子的手握紧,为何每个人都要来提醒她这是一场笑话,每个人都知道她被玩弄的彻底

    她仰起头来,脸上笑容甜美说道:“如贵妃说哪里的话,还要多谢如贵妃给的提醒,如果不是您的提醒,或许本宫不会那么快发现”

    那些头发和如贵妃的头发颜色和长度几乎无异,更何况她每每留在尉迟衍身上的唇印都是她如今正用的这个胭脂的颜色,所以这些都无不是她赤裸裸地告诉罗扇,是她给她的提醒

    李如得意地笑了,眼神含着不屑地看着罗扇说道:“本宫不是给你提醒,只是告诉你,皇上不过是玩弄你罢了,你要有自知之明”

    罗扇冷笑,“既然如此,不如本宫去向皇上请缨,告诉他您的这些功劳,再让皇上给您封赏如何?”

    李如脸色一变,恨恨地看了一眼罗扇,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她做这些事情本来就是皇上不知道的,如果被皇上发现了,恐怕她的恩宠也差不多到头了

    罗扇也不想再和她们墨迹,直接问道:“请问如贵妃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吗?没事的话本宫累了,要休息了”

    “大胆!凤仪公主你现在虽然进了宫,但是皇上还没有给你位分,你却胆敢对如贵妃这无礼?你可知道,这宫中如今位分最高的便是如贵妃,你不尊称一声姐姐,却竟然还敢自称本宫?”一旁的萧妃眼见这场示威行动就要无效,便忍不住出来教训道

    罗扇却实在没有耐心和她们折腾了,她眼神一扫冷然说道:“你既然称呼本宫为凤仪公主,那么想必你也知道本宫是蓝雪国的公主!本宫虽然进宫了,但是还没有进行册封之礼,那么也就是说本宫如今还是蓝雪国的凤仪公主,本宫乃堂堂一国公主,为何不能自称本宫?倒是你们,按理来说是宫中后妃,见到别国的公主,难道不应该尊敬地行个礼吗?”

    “你!”萧妃被她一番话说的无语,只能求助地看着如贵妃

    李如却也见识到了她的能耐,知道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于是也不敢再多放肆,便带着一群人傲然离开了

    罗扇见到她们终于离开,忍不住头疼地按了下脑袋,余光却瞥见那个小宫女还傻乎乎地跪在地上不敢动,便挥了挥手对紫沁说道:“紫沁,带她去上点药让她回去休息”

    紫沁领命走过去,那个宫女连连谢了好几声才随着她走了

    红袂见到罗扇一直按着头,便走过去替她慢慢地按揉着太阳穴,一边心疼地说道:“小姐,你有黑眼圈了,这几天都没睡好”

    有尉迟衍在,她又怎么可能睡的好呢?罗扇自嘲地勾起嘴角,不知道他今天晚上还会不会过来再折磨她

    夜晚,尉迟衍又准时出现在了无名阁的房间里,彼时罗扇倚着床想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