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冲动的惩罚

    罗扇被他扛在肩上,心中突然感觉到不妙,她慌忙挣扎之中感觉到面具人担忧复杂的目光,不知道为何却竟然会觉得难堪

    她被尉迟衍一路疾速行走摇的东倒西歪,不由怒骂道:“尉迟衍,你发什么疯?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臭流氓!无赖!无耻小人!又恶毒又狠心!”

    罗扇也是气急又没办法,才会口不择言地骂他

    没想到尉迟衍听到这些更是怒不可遏,对,他是流氓,他狠心又恶毒!

    如果他足够狠心恶毒的话,早就该罔顾她的意愿把她生吞活剥了,何苦等到现在?何苦苦苦忍受自己的欲望一次又一次地放过她?

    尉迟衍快速回到寝宫,把罗扇狠狠地摔在床上,一言不发便把自己全身上下脱了个精光

    罗扇惊惧地缩在床角,这才感觉到害怕地问道:“尉迟衍,你想干嘛?你说过你要尊重我的,你不要乱来,我不会原谅你的!”

    尉迟衍嘲讽地看着她,冷然说道:“我不需要你的原谅,我只需要你的身体”

    罗扇一震,惊愕地看着他,原来这就是他的心底话,原来他果然需要的只是她的身体,原来他之前的付出之前对她的好都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

    她悲哀一笑,愤怒地看着尉迟衍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你碰了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原谅你!”

    尉迟衍不屑地说道:“你原谅不原谅我没关系,你的身心都只能留在我身边,你只是我的一个玩物,这就足够了”

    罗扇绝望地笑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有了答案,他果然从来没爱过自己,他一直都在玩弄她

    尉迟衍把罗扇从墙角拉扯过来压在身下,不顾她的挣扎撕开她的衣裳,上好的白色绸缎从罗扇身上撕下,一片片飘落在地上,就像雪花一般,大片大片的,哀伤而绝望

    罗扇挣扎不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赤身**出现在他眼中她想伸手遮挡自己的身体,然而双手却被尉迟衍紧紧控制在一旁她只能任由自己的洁白被他从上到下一览无遗,屈辱感汹涌而来,她羞愧地转过头去,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尉迟衍注意到她的眼泪,心中蓦然一痛,同时心中的愤怒愈深,难道他在她眼里就这么不堪吗?他的皇兄能得到她的身体,南宫雨寒能得到她的心,而他这么多的付出却只换来的她的不屑!

    尉迟衍命令自己不要再想,专心把眼前这个那人的身体占为己有才是最重要的

    他眼神一扫,扯过一根绸布条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身后,然后把她的双脚也分开绑在两边罗扇挣扎不掉,几欲痛哭出声,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砧板上的肉,任由人观赏玩弄,任由别人切割

    “放开我,不要这样子对我,求你......”罗扇忍不住哀求出声她愿意放下尊严,只求他放过她

    尉迟衍欣赏着她羞愤挣扎的模样,洁白的玉体扭转挣扎,异常动人

    他伸手擭住她的其中一个浑圆,慢慢揉捏出各种形状,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看着她羞红的双颊戏谑道:“你现在说不要,一会儿可要求着我给你了”

    他说完低下头含住其中一颗花蕊,舌尖不断挑逗滑弄,tian食者甜美的滋味,直到感觉到花蕊盛开坚硬才放开罗扇眼泪簌簌往下掉,她知道自己可能躲不过这个劫了,于是干脆也不出声,任由他摆弄,她现在只想这一切赶紧结束,然后远远地离开他,躲开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尉迟衍离开他的花蕊,慢慢在她身上制造出各种痕迹,他几经周转,又来到罗扇的眼睛,他亲吻着她的睫毛和鼻尖,慢慢往下,然后擭住她的呼吸,狂风暴雨般夺取着她嘴里的甜蜜芬芳,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来晕过去才放开她,然后欣赏着她气喘吁吁,贪婪地呼吸着空气的模样等到她稍微平复一点,他再次擭住她呼吸,如此来回三四遍,直到她无力地任由他摆弄

    尉迟衍的唇渐渐往下移,游移到她的下腹地带,感觉到她浑身一紧,便知道这是她的****了他邪魅一笑,伸出舌头慢慢地tian舐着她的****吻遍她的全身,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角落

    尉迟衍的舌头来到了森林丛间,他越过森林,直接来到桃花源地,却微微有些失望,原来罗扇并未动情,她仍然僵着身体怨恨地瞪着他

    尉迟衍心中的怒气上升,她不动情,他偏要挑逗她动情

    他伸出舌头在她的丛林里来回旋转轻压,时而轻点小花朵,时而微微钻进那进口来回摩擦tian舐许久,他发现她仍然并未有半丝感觉

    尉迟衍脸色阴寒,冷冷地看着她倔强的小脸说道:“既然这是你自找的痛苦,便莫要怪我狠心了”

    他说完便解开罗扇腿上的绑带,直接把她双脚分开,然后用他的硕大顶住入口,来回摩擦,跃跃欲试

    罗扇绷紧身体,抗拒着他的硕大,她浑身一直发抖,恐惧感无处不在缠绕着她,她一直认为这种事情是两厢情愿的,却没有想到,尉迟衍给她的痛苦一次又一次,她已经原谅过她了,这一次,如果他还是这样做了,她不会再原谅他,绝不会

    尉迟衍却没有想过那么多的后果,他只知道他要得到眼前这个女人,他爱上的女人虽然这个女人爱的不是他,但是他相信只要得到她的身体再把她强制挽留在身边,总有一天,她会臣服于他

    尉迟衍一只手抚摸了下罗扇的脸,冷声说道:“很快,你便会是我的人”

    然后,她这辈子就再也逃不开他

    尉迟衍说完,下身微微用力一挺,却未曾如愿进去,只进去了一小点他不由皱眉,感觉到分身很难再进入,不由有些疑惑,却并未多想,只道是眼前这个女人的抗拒和紧张导致的

    他想叫她放松一点,以免痛苦的是自己,却在看到她越发吃痛怨恨的眼神,那到喉咙的话便被吞了下去

    他冷笑一声,既然她不领情,他也不必再怜惜,他要好好地放纵自己来补偿这些日子来的欲望

    尉迟衍不再管她的干涩和紧绷,直接下身用狠力一挺,只感觉到一阵温暖包围了自己和一股通体的舒畅,同时伴随的还有罗扇尖叫声

    “放开我,好痛,你快出去,我求求你,出去,出去,快出去......”罗扇痛的口不择言,不断央求泪珠从她眼角落下,沾湿了枕头

    尉迟衍难免有些疑惑,她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又想到上次她的疼痛和刚才的紧绷,他陡然一阵欣喜,难道她还是第一次?想到这个可能,他不由压抑住自己的兴奋,低头看了衔接处,又把分身抽了出来,却久久没有见到处子之血流出来

    他的眼神一冷,看来是自己多想了刚才的兴奋感转换为愤怒,让他不由扯开嘴角讽刺地看着眼前罗扇,她又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呢?她的身体早就被皇兄给占有过了,如今的痛苦模样不过是装出来博他同情罢了

    想让他怜惜?他偏不,他要让她记得被他占有的痛苦,让她永远不能忘记他!

    尉迟衍冷笑一声,又挺身毫不留情地刺穿了她,他清楚地听到她的闷哼声和吃疼声,却毫不怜惜来回抽动,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罗扇忍受着下手钻心般的疼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撕裂了,但是她强忍住让自己不再喊叫,她知道无论她怎么哀求,他都不会放过她

    时间过的很漫长,罗扇只觉得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尉迟衍还在她身上肆虐着,仿佛永不知疲倦和满足到了最后,她甚至都不觉得痛了,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麻木了,有一个东西在她身体里来回抽动,她能感觉到,却不知道疼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尉迟衍闷哼一声,终于把欲望发泄出来他抽出自己的分声,冷冷地看着满面泪痕,双眼无神的罗扇,又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痕迹和下身的狼藉,然后淡淡地穿衣喊了一个小宫女进来

    小宫女陡然见到这样的情景,双目突然睁大,又发现了自己的失礼,赶紧低下头装作没看到尉迟衍似乎也不计较,只是一边穿衣一边淡淡地说道:“叫几个宫女把她收拾赶紧送回无名阁,没有朕的命令不许出来”

    “是”宫女收到命令,赶紧去叫了几个宫女,又弄了一些洗澡水进来,把罗扇身体上上下下收拾干净之后,又为她穿上一套全新的衣裳

    而尉迟衍早在下了命令之后,便离开了寝宫往御书房而去了

    罗扇自始自终,什么都没说,只是任由他们摆动泡过热水之后,她的身体知觉仿佛恢复了,此刻她的身体只觉得火辣辣的痛,哪怕仅仅是坐着,都让她几欲喊痛出声

    宫女们折腾完毕,见到眼前的人儿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又想到她堂堂一国公主竟然如此不知羞耻,爬上了皇上的床,语气中便不由带了轻慢和不屑,其中一个微微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凤仪公主,还请你跟我们回无名阁去,以后没有皇上的命令,您不要随便跑出来了”

    罗扇什么也没说,只是面无表情地随她们回到了无名阁

    无名阁的人听到了带来了圣旨的宫女们的话,都悄悄细语道:“什么?被禁足了?听说还爬上了皇上的床?这凤仪公主真够不要脸的,幸好皇上不昏庸,没有被她的美色迷惑......”

    “可不是嘛,堂堂一国公主竟然如此不知廉耻......”

    “是啊,你说这大半夜的她竟然跑到皇上的龙床去了.......”

    “.......”

    “你们别胡说八道了,再怎么说公主都是你们未来的主子,你们还想不想活了?!”落花和流水听到宫女们的议论,不由怒骂

    宫女们闻言顿了一下,也不敢再议论了,说到底不管凤仪公主如今如何,她都是她们的主子,如果她想要她们死,她们确实活不了

    落花和流水听到她们没敢再议论,才松了口气,又小心翼翼地看着脸色苍白的罗扇,知道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但是也不敢多问不管别人怎么说,但是她们是知道皇上和公主的相处方式的,公主何曾勾引过皇上呢?她们也看的出来,皇上对公主百般忍让宠溺,她根本无需勾引皇上

    这其中的事情,必定另有隐情

    而罗扇仿若听不见这些流言蜚语,只是一言不发地往寝室而去红袂和紫沁本来在房间中等待罗扇的归来,如今听到消息便赶紧迎了上来,只见到小姐苍白的脸色和摇摇欲坠的身体,便知道肯定事情暴露了

    罗扇看到红袂和紫沁熟悉而又关心的脸庞,眼泪珠儿一滚,便滑落下来

    红袂和紫沁见状心疼不已,但是也知道此刻人多不宜多问,只冷声说道:“你们都闭好自己的嘴巴,干自己的活去,没事少议论,否则就惦着自己的小命儿”

    公主的随嫁宫女都发话了,其他人更是不敢乱说话了要知道无论如何,这凤仪公主毕竟是一国公主,要处置她们可是很简单的

    罗扇回到寝室内,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下来,火辣辣的痛楚一直从她下身传来,她忍住浑身的颤抖,强装没事说道:“红袂,麻烦你帮我准备一些热水,我想泡个澡”

    她知道,只有泡在热水当中才可以消散身体的疼痛

    红袂没有多问,便下去着手办了

    热水很快便准备好了,红袂和紫沁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静地帮她把以上解下,待看到那触目惊心的满身淤狠时,两人都不由倒抽了口气

    罗扇坐在浴桶之中,让水流冲刷着她浑身的不适感之前在尉迟衍的寝宫里其实她依旧泡过一次了,但是当时她只有木然的感觉,浑身都是紧绷防备的,不像如今,安心地让热水把她的不适消散

    红袂和紫沁也已经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了,也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小姐,就因为你发现了密室里的事情,所以皇上就这么对你么?”红袂终究不敢相信,问出了口即使她知道皇上后宫里其实还有其他妃子,她也一直以为皇上是在乎小姐的,否则不会不敢告诉小姐实情她一直以为他是有苦衷的,并没有想到他竟然对小姐如此残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