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发现

    罗扇感觉到身体凉嗖嗖的感觉,慢慢地睁开眼清醒过来,又见尉迟衍坐在床沿眼神冰冷地看着她,她不由一愣,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尉迟衍没有说话,他只是冷冷地带着不甘和愤怒看着她

    罗扇觉得很迷茫,他这是怎么了?

    “你说话啊,是不是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罗扇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问道

    尉迟衍闭了闭眼,他命令自己不能去看她那张无辜的脸,这样会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已经是面无表情,他扫了罗扇一眼一言不发就转身往外走

    罗扇喊他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

    她本来想站起身去追他问个清楚,但是当她动了动身体时才发现自己身体的酸涩无力,她今天刚经历过极致的快感,刚才又差点被撕裂,此刻还仍有些许刺痛感,而她此刻竟然没有身着寸缕她无奈地坐回去,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算了,明天再去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好了

    第二天她昏昏沉沉睡到了响午才起来,红袂和紫沁进来之后看到这满地的衣裳,偷偷捂嘴笑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贴心地给她准备了另外一套衣裳

    罗扇洗漱完毕之后,连早膳都没有吃便匆匆去找齐布想问下尉迟衍在哪,却并没有找到他,无奈之下只好随便找了个小太监问她皇上在哪

    按理来说一般的小太监是不知道皇上的行踪的,巧的是她随便抓住的一个小太监恰好就正是尉迟衍御前伺候的太监之一他当然见过罗扇无数次,也明白尉迟衍对她的疼爱,于是便毫无隐瞒地告诉她皇上正在御书房批奏折

    罗扇闻言便跟着他一起去到御书房,正要像往常一样走进去,却被守在门外的宁德给拦住了

    “凤仪公主,请稍等一下,待老奴去通传一下皇上,您才可以进去”宁德笑眯眯地说道

    罗扇一愣,往常她来的时候都不用通报的,怎么如今却要了?难道尉迟衍还在生气?她微微有些无奈,为何每次他生气的时候,她都不知道原因在哪

    但是此刻,她也只能点头说好

    宁德进去片刻之后就出来了,答案是皇上正在批奏折,不见任何人

    罗扇叹了口气,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不见她,她根本不知道他为何生气,自然也没办法解释,只能等待他气消来找自己,再想办法解释了

    尉迟衍生气不理她,罗扇便又无聊了起来,一个人郁闷地在皇宫里面瞎逛,最后却走到一个假山旁边

    她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于是便走到假山旁边,想看看能不能爬到假山上面去晒晒太阳,放松下心情却不想无意间碰到了一个地方,假山竟然像一扇门一样突然开了

    她惊愕地后退了一步,又左右看了下没有人,犹豫了下看着前方似乎有些黑暗的道路半响之后好奇心还是战胜了她的理智,她小心地慢慢地摸索进去,伸手的假山墙却突然关上了,她惊吓地后退一步转过身来,片刻后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她才吁了口气又转身对着这满目的黑暗,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动了动身体正想放弃出去,却摸到旁边有个石台,她在石台上摸索着,却什么都没发现,只有几个火折子在上面

    她拿起其中一个轻轻地吹了几下,火折子便亮了起来,于是她便靠着这星点火光慢慢地往前走着

    她往前走了几步路,却猛然撞上了一堵石墙,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抚摸着自己被撞痛的额头后退了一步,火折子也随着她的慌乱而掉在了地上

    她摸着自己的额头缓和了半响,才感觉到自己额头上的痛感消退了一点,她蹲在地上摸索着那个火折子,半响之后她捡起来重新点亮

    她靠着星点火光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石墙,突然灵光一闪想道,难道这个石墙就和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一样,有什么机关或者暗道?

    她想了想,便在石墙上面仔细地摸索着,半响后她果然发现上面有一个手掌印大小的凸起,她轻轻地按了一下,门果然缓缓地打开了里面灯火通明,却竟然不用火折子了

    罗扇有些激动,又有些恐惧,这里果然是有个密室,只是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掩埋着什么秘密

    她看了看掌心,上面没有任何灰尘这样说来,这个密室肯定是经常有人来往,否则不会没有一点灰尘

    想到这里,她便明白了自己此刻必然要小心谨慎些了她先看了看前方并没有任何人,便继续往前走去,她一直走,直到走到一个分叉口,她犹豫了下,选择左边了那条路,顺着那条路她一直走到底,直到她看到那个池子里面的东西

    她震惊地退后一步,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她眼神恐惧地看着池子里游动的丑陋的鱼,它们眼神凶狠地盯着罗扇,贪婪得似乎想把她吞吃入腹,那些全都是活生生的食人鱼!

    纳兰皇朝周围出现的食人鱼!

    这些食人鱼不是应该出现在纳兰皇朝的皇宫外边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罗扇颤抖着,想起南宫雨寒被吞噬的尸体,一直发着抖不知所措,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

    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脚步声,她心下一惊,转身一看,却见到来人是齐布

    齐布显然也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看到罗扇,他迅速左右看了一下,便快步走来低声说道:“快走,跟我来”

    罗扇下意识地便跟着他走了,两人匆匆从原路返回到分叉口,经过那里的时候罗扇往右边看了一下,那里又有着什么呢?

    齐布却示意她赶紧跟上,她便只好收拾起好奇心跟着他离开了假山

    两人快速离开假山一段路之后,齐布四下张望了下确定没人才开口说道:“罗姑娘,你怎么会去那里?”

    罗扇反问他,“那里是什么地方?为何会有食人鱼?那不是纳兰皇朝才有的东西吗?”

    想起那些丑陋的食人鱼凶狠的眼神,她至今还是心有余悸

    齐布沉默了一会儿,只是淡淡地说道:“恕属下无可奉告,只是属下想告诫姑娘一件事,听不听还是罗姑娘自己决定”

    “什么事?”罗扇愣了愣,问道

    “您最好当做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没来过这里,没见到我,也什么都没看到”齐布冷冷地说道

    “为何?”罗扇迷惑,再问道

    “因为皇上不会希望你来过这里,更不会希望你发现了那些食人鱼”齐布说到这里,转身便走了话他已经说了,听不听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罗扇顿了一下,看着他远走的背影有些失神他是什么意思?是说尉迟衍早就知道这些食人鱼的存在吗?亦或者是,根本就是他养着这些食人鱼?

    是的,养她刚才看到那些食人鱼,池子里还仍有一些鲜血,还有碎肉,那都是生肉,她不明白他们拿了什么肉来喂它们,只知道它们是被饲养的

    罗扇茫然地走着,她现在脑子里特乱,她很想问尉迟衍这些食人鱼他养着做什么?有什么用?

    但是她又很清楚地记得,齐布警告她最好别告诉尉迟衍她来过这里的时候,那眼神的认真和告诫,难道这些东西跟她有关系?

    她吐出一口气,决定不管怎么样先离开了这里再说

    她回到无名阁之后问了一下紫沁和红袂,尉迟衍是否有来找过她,她们两个都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她“哦”了一声,微微有些失落但是也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一心都在想今天看到的那一幕场景她想了一天,连午膳都吃不下挣扎了许久,最终仍是下了决定今晚要去一探究竟,看看右边的方向里面有什么

    时间过的很快,夜幕很快就降临了她叫来红袂和紫沁,只简单地说了一声,让红袂帮她打个掩护,而紫沁则帮她出了无名阁之后就回去她们两个并没有追问什么,因为她们知道,如果小姐想说的话一定会说

    罗扇借助紫沁的力量,很快便逃开了无名阁的耳目重新来到那座假山面前

    她熟门熟路地进了假山,又成功地拿着火折子开了石墙,她走到分叉口面前,不知道为何,她却选择了先去左边那里看看那些食人鱼但是当她走到尽头的时候却惊愕地发现,里面的食人鱼全部失踪了,只剩下一池子水,这是怎么回事?

    罗扇迷糊了,她又往回走,再去了右边,只是这回她还并未完全走到尽头,却听到那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她顿住脚步,屏气听了一会儿,却发现什么也听不清楚,她小心缓慢地往前走了几步路,找到一个石柱子后面躲藏起来,偷偷地打量着里面的情景

    待看清楚那些场景之后,她下意识就捂住了自己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她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确认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之后,差点呕吐出来

    她控制住自己喉咙干呕的欲望,浑身颤抖着看着眼前的情景,这里也有一个池子,而此刻池子里躺着一个人,他全身上下除了脸被面具遮挡起来了,其他全部地方都被人浸泡在池子里面,任由里面的食人鱼噬咬他的肉,直到他血肉模糊

    这些食人鱼可能就是从左边那里的池子转移过来的,而这些人都身穿禁卫军的衣服,他们看差不多了,又把他捞了起来,挥掉几只还死咬着他的肉不放的食人鱼,把他绑在刑架上

    罗扇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他们后续还从一旁抬过两只桶,她亲眼看到那些禁卫军把其中一个桶里的水泼向那个血肉模糊的人身上,那个人浑身颤抖一下,似是忍受了极大的痛苦

    罗扇不明所以,却听其中一个禁卫军说道:“你好好尝尝这些辣椒水的味道了,不过你放心,你不会死的,等辣椒水泼完了,我们还给你泼盐水消毒”

    而带着面具的那个人却似不以为意,只是闷声不吭地承受着这些痛苦

    罗扇一直抖着身体,没想到这些禁卫军这么狠毒,这样折磨一个活生生的人

    或许是她的身体抖动的太厉害,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却似朝她这边看了一眼,那一眼似乎让他整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他的眼神里有着一闪而过的眷恋,转瞬即逝,一刹那之间又仿佛不经意地撇过头去了,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没有再看她这边一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