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夫唱妇随

    尉迟衍知道她指的是自己,紫沁早已放开她的脚,而他却还如刚才一般把她环在怀抱里不舍得放手

    他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厌恶之情,本该是恼怒的,却又想到自己昨晚的所作所为确实很让她生气厌恶,这股气便又消了去他只好轻轻地把她放躺在床上,淡淡地说道:“你若是不想昨日之事发生,就按时上药吃饭”

    罗扇闭上眼睛,显然不想再看到他

    他站在床边一会儿,片刻之后还是离开了

    待他一走,罗扇便睁开眼坐了起来,看着他留下的绿色药膏怔怔出神

    落花和流水早已退了下去,紫沁去御膳房拿做好的布丁,而红袂则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小姐失神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公主,皇上他......似乎还是爱着你的”

    罗扇回神,抬起头来自嘲道:“我猜不透他的心”

    红袂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不管如何,他始终还是在乎你的”

    罗扇沉默,谁又能说他是真的在乎她呢?说他不在乎她,他为她做的事情,还有听到她受伤的消息第一时间赶到,这又如何说明他不在乎?但是说他在乎,他却一次一次给她侮辱,甚至在昨晚对她的身体做出那样的侵害!

    世间的最可怕的果然莫过于爱情,他让她爱不得,恨不了,只能挣扎在边缘,希望自己不要沉沦的太深

    罗扇休息三天,伤口已经结疤,她整日躺在床上无所事事,便老缠着紫沁带她出去转转

    她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然后报告给尉迟衍,所以当尉迟衍听到她在宫中很闷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下便做出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一早,罗扇睡梦中感觉到床在颠簸,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半响才惊愕地发现这不是她的房间,啊不,应该说是马车!

    她愕然地坐起身,打量着这座马车,难道自己又被掳走了?

    但是当她发现坐在一旁看着书的尉迟衍之后,她便淡定了,始作俑者是谁,不用她说大家都知道了

    于是罗扇复又躺回去,闭上眼睛企图让自己再入睡,然而她既已醒来,便无法再在颠簸之中睡着

    尉迟衍眼神并未离开他手中的书,语气却是对着罗扇说道:“既然醒了,为何还要装睡?”

    罗扇闭着眼不理他,当他是空气一般

    她心中稍稍有些郁闷,此刻马车里只有她和尉迟衍,害她不想面对他都不行想到这个男人肯定是用自己的权势逼红袂和紫沁不能跟来,她心中又憋了一股气,当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罗扇装睡许久,见尉迟衍不再理她只顾看书,她又抵不住满肚子的好奇,只好装作冷淡地问道:“你要带本宫去哪?”

    “你不是闷了么,我便带你去一个地方”尉迟衍放下书,转头看向她淡淡地说道,“出门在外,就别自称本宫了”

    罗扇讽刺地笑了笑,“我自称为本宫,是想提醒你,本宫还是一国公主,你随随便便便拐我到这里来,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你已经被迎亲队伍迎到尉迟皇朝了,已经算是我的人夫唱妇随,我去哪,你都应该跟着”尉迟衍眼神闪过一抹笑意,微微勾唇说道他发现现在逗罗扇真的特别有趣,看她生气的样子就像是一只抓狂的猫,那般敏感又多疑

    罗扇沉默了一下,自嘲道:“夫唱妇随我可不敢当,谁人不知我只是个还未册封便已勾引当今皇上的**”

    “你这是在怪我没有给你名分么?”尉迟衍眼神幽深,深深地看着她其实他不给她位分除了想侮辱一下她,另外还有别的原因一旦进行册封礼,那么大臣们必然都在场,那到时候就瞒不住他已经立了不少妃子的事情了

    他不敢想象假如罗扇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的反应,她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还是这辈子都不会把心交给他了?他不敢去冒险,他想报复她,但更想她留在他身边

    如今朝堂之上虽然大势已定,但是为了收服大臣们的心,他必须迎娶他们的女儿,让他们对自己忠心耿耿他知道自己不能放弃权势,他曾经试过没有权力的滋味,一切都由别人说了算,让别人踩在脚下,更重要的是,没有了权力,他便不能保护她

    而面对她如今的身份,堂堂一国公主,他如果不是皇上,他又有何权力去向她求亲,如何能把她迎到宫中守护在自己的羽翼里?

    罗扇不会知道,迎亲队伍这一路上他牺牲了多少人来保护她不被纳兰皇朝的人夺走!纳兰井辰对她的执念是如此之深,甚至在她进宫之后还不断派人试图暗中把她劫走如果不是他早有防备,一直叫人密切注意她的行踪安全,恐怕她也悄然消失被带到遥远的纳兰皇宫了他需要权力能让他和纳兰井辰势均力敌,不会让他夺走自己心爱的女人

    因此,他暂时还不能给她册封礼,他需要一个时机,去解决掉所有的问题

    尉迟衍许久等不到罗扇的回答,抬头朝她看去却发现她似乎又酣睡过去了他摇摇头勾起一抹无声的微笑,她在安静的时候,还真的像一个懒洋洋的猫

    罗扇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尉迟衍的怀中醒过来的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在敌人怀中,不禁微微皱眉面无表情地说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尉迟衍低头看他,淡淡地说道:“你确定你这两个跟包子一样的脚能走路吗?”

    罗扇看向自己的两只脚,上面还包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她有些不爽地别过头,更加郁闷为何紫沁不在这里,如果她在这里,她一定可以不用在这个可恶的男人怀中

    可是当她转开目光看到前面的风景时,不禁愣了一愣,这里是......

    “喜欢吗?”尉迟衍低头看着她惊呆的样子,难得温柔地问道

    罗扇回神,轻描淡写地说道:“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又不是没有来过这里”

    说是这样说,她的眼神还是不由自主地看着眼前的风景,一眼望去全是无边无际的草原,风吹草地,空气清新怡人,这一幕,竟然格外的熟悉

    尉迟衍看的出来她的欣喜,却也不点破,眉目间淡淡地染上一抹笑意道:“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让侍卫留在原地等他们,然后独自抱着罗扇慢悠悠地行走在草原上

    罗扇躺在他怀中感受着清新的凉风,她虽然心里不想承认,但是这样走在草原上确实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她感觉着空旷的草原,这段时间来的烦闷之情尽数散去

    尉迟衍抱着她走了很久,还是没有到达目的地罗扇坏心眼的想,也不知道他抱着自己手酸不酸,要不干脆就让他迷路算了,让他一直费劲地抱着自己累死他

    她刚这样想,尉迟衍便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她说道:“不要心急,快到了”

    罗扇嘴角抽了抽,倒也没说什么,干脆闭上眼享受风吹的感觉了

    尉迟衍见她这样,又把自己身上的披风斜过来盖住她脖子以下的身体,免得她着凉

    罗扇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想开口讽刺他多事,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心中五味杂陈,他和她,究竟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

    她还记得,当日送她回相府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眼神还是淡漠中夹带着一丝温柔,他对她说过的情话还历历在目,转眼间自己便他已经产生了这么大一座隔阂的山,两个人你在这头,我在那头,都跨不过这千山万水

    “到了”

    尉迟默清冷的声音响起,罗扇睁开眼,满目白花闯入眼穹,她不禁看呆了,这是一个无边无际的花田,白色花田,就是尉迟衍从前王府里移植的那种白花

    罗扇动了动身体,想要蹲下来仔细地观赏它们,奈何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中,无奈只好放弃

    尉迟衍注意到她的动作,细心地问她:“你想做什么?”

    罗扇本不想回答,却禁不住这花田的诱惑,轻声说道:“我想看看这花”

    自从那天他侵犯了她之后,这是她难得一次没有用冷嘲热讽的语气说话

    尉迟衍心中一软,小心翼翼地避开她的脚伤让她靠近花田边缘坐好,再跟着在旁边坐下,看着她眼睛里染上快乐的笑意

    罗扇开心地看着整片花田,又观赏着朵朵白花思绪蓦然回到了当初在王府无名园里的画面,幕幕情景在她眼前闪过,最后又想起那日他对自己那样残酷无情的脸

    她蓦然就失了兴趣,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她往后一倒,软软地在草地上躺了下来

    罗扇感觉到尉迟衍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闭上眼睛不去想太多,只是专心地享受着大自然带给她的惬意风儿把花园的芬香带到她的鼻子面前,她一边轻嗅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她微微紧绷的身体却出卖了她

    一股温热的气息扑在她脸上,罗扇蓦然睁开眼,正对上尉迟衍的目光,她眉头微微一蹙,疏离地看着他说道:“你干什么?”

    尉迟衍一愣,苦笑道:“你如今就这么担心我会干嘛吗?”

    罗扇也知道自己现在有些草木皆兵,但是当她想到从前的好几次侵犯时,她便控制不住心中的委屈和怒火,“不是我担心,而是你有前科足以让我相信你会做什么”

    尉迟衍身上的气息一冷,过了好一会儿他缓解了下来,服软说道:“难得出宫散心一趟,我们不谈那些不开心的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