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后宫无妃?

    罗扇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敌不过心中想要肯定这个事实的欲望,便点了点头其实这又何必呢,她问自己,就算肯定了尉迟衍已经有妃嫔了又如何,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她心中,不也放不下南宫雨寒吗?

    “奴婢当初进宫服侍太后,不久之后相府灭门,先帝去世,三王爷登基之后,太后便从此没有再迈出寝宫一步奴婢平日里没有什么事情做,无聊的时候便独自弹琴自娱,有一日被皇上听到了,便封了奴婢做琴师,闲暇时候听奴婢奏上一曲罢了所以奴婢虽然不是宫女,但其实也高贵不了哪里去,只不过穿戴用度稍微好些罢了”蓝馨苦笑着说道

    罗扇听她说完,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她顿了顿,终究忍不住问道:“尉、皇上他......如今纳了多少位后妃了?”

    即使听完受伤的是自己,她也想要知道这个事实

    蓝馨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睑说道:“没有,一个都没有”

    “怎么可能?”罗扇怔怔地反问,对于这个事实她感觉到非常不可置信

    蓝馨抬起头来,叹了口气说道:“皇上自登基到现在,不管是后位还是妃嫔,都仍然是空置的大臣们都上言过许多次,奈何皇上并不置可否,凤仪公主是第一位进宫的妃嫔,虽然还未有名分,但是不管如何,皇上也算是有了动作了所以奴婢十分好奇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今日才会过来求见”

    这个消息太让她震惊,罗扇一时消化不过来,尉迟衍他......竟然还没有纳妃?

    那么是不是表明他还是记得和自己的誓言,一世一双人?

    她微微失神,如果他还记得,那么又为何不来见她呢?

    “凤仪公主,你在想什么?”蓝馨看到她失神,疑惑地问道

    罗扇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太后如今怎么样了?”

    蓝馨淡淡地笑着,“能怎么样?只能接受事实罢了”她瞥了一眼罗扇又道:“凤仪公主若是有空的话,倒是可以去看看她,听说从前太后挺喜欢您”

    罗扇沉默,太后喜欢不喜欢她她还真不知道,只是她也没打算过去探望她,她回尉迟皇朝并不想再牵扯太多感情,只是希望能喝尉迟衍解除心结,再让他帮她复仇

    蓝馨离开无名阁之后直直往御书房而去,到了殿门前太监忙行礼迎道:“馨妃娘娘您来啦,奴才去通报一声”

    蓝馨淡淡地点头,嘴角的笑意若有似无,凤仪公主又如何,如今的名分还不如她一个风雅轩出来的女人

    太监随后便请她进去了,蓝馨婷婷地走了进去,看到里面坐着冷漠的尉迟衍,行了个礼说道:“臣妾参见皇上”

    “免礼”尉迟衍淡淡地抬起头来,似是不经意地问道:“如何?”

    “回皇上,凤仪公主已经相信臣妾所说的”蓝馨低着头说道,突然心中有些刺痛,她在风雅轩的时候就知道李楠和尉迟衍有交情,没想到最终尉迟衍竟然成了皇上,而李楠竟然变成了蓝雪国的凤仪公主,皇上迎娶了她不说,竟然还要她这个故人故意出现在她面前骗她不管皇上是出于何种心态让她去对凤仪公主说皇上并未纳妃,但她知道这肯定是在乎,如果不在乎,他何必管凤仪公主怎么看

    难怪皇上不让其他妃子出现在她面前了,唯独突然把自己册封为妃子,她心中的嫉妒疯涨,为何自己会沦落到为自己丈夫当棋子的地步?

    尉迟衍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行了,以后你不必出现在她面前了,好好待在你自己的宫中,如若让朕发现你出宫一步,那么,后果你自己相像的到”

    蓝馨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皇上,您不能这样......”

    她不敢相信,皇上竟然把她和其他妃子一眼变相软禁在宫中,这让她情何以堪?她还曾经以为自己是特别的,能让皇上另眼相看,甚至让自己去见这个别国公主,没有想到结局竟然和其他妃子并无不同......

    “朕怎么做还需要你来教么?”尉迟衍脸色微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抬起她的下颚说道,“你记得,安安分分地听朕的话,这样朕兴许还能想起你,如若你忍不住去伤害她,那么等待你的便是冷宫”

    蓝馨脸色苍白,眼中酸涩,“是”

    尉迟衍见她还算配合,淡漠地瞥了她一眼说道:“你先回去,朕如若晚上有空,便去看你”

    蓝馨的脸色这才稍微好了一些,至少他会来看她,她还有机会怀上龙子皇上如今还没有子女,而她只要想办法怀上了龙子,那么她便可以安心地在宫中站稳一席之地了但是当她想到其他后妃虽然也被软禁,但是皇上也还是会过去安抚让她们侍寝,她们和自己拥有同样的机会,她心中又不安了起来

    见到蓝馨退了下去之后,尉迟衍才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个女人绝色倾城的容颜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不是不想她,只是暂时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这个女人的身体给了他的皇兄,心给了他的好兄弟南宫雨寒,她留给他的,只有虚情假意和玩弄骗局

    然而就算是这样,他仍然也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已经纳妃了她曾经说过她绝不嫁给一个三妻四妾的男人,而他这样是不是对她最大的报复?

    他有些失神,纵使他这些妃子都不是他真心想纳入后宫的,只是一旦登基,很多事情便身不由己了有些大臣,总是需要一些什么东西来安稳他们的心,迎娶他们的女儿对他来说是一举二得,既安抚了大臣们,又把握住了他们的软肋,他何乐而不为?

    “皇上,您觉得能瞒得过凤仪公主不?总会听到一丝风声的”宁德小心翼翼地说道

    尉迟衍睁开眼,狠厉地说道:“传朕旨意,如若从哪个宫里的宫女太监传出了风声,发配司刑房杀无赦如果哪个妃子敢违背朕意出了宫门口一步,那么即刻便搬进冷宫”

    “是”宁德不敢耽误,赶紧下去传达尉迟衍的旨意了

    宫中的夜晚是相当安静的,尉迟衍本来是在蓝馨的宫中就寝,然而他却始终心烦意乱无法静下心来,干脆便穿好衣服不管她苍白的脸色直接离开了

    他的脚步不知不觉流连到了无名阁,当初他确实是故意给她难堪,也是故意赐给她这样一座宫殿,只是无名阁,无名园......

    门口守护的侍卫见到皇上,马上就要行礼下跪他摇了摇手示意他们不要声张,独自悄然进了殿里,却见里面早已灯火熄灭,唯独罗扇房中还点着蜡烛

    他悄然进屋,没有惊醒红袂和紫沁,原来她竟然已经睡下了他哑然,别的宫殿里的女人此刻都穿戴的正好,希翼能等到他的恩宠而她,竟然如此早早就寝,仿佛从来没有把这里当做是皇宫一般

    不过这才是她,独特的她

    尉迟衍轻轻地坐在床边,看着她熟悉的睡颜,皮肤如脂,洁白如雪,嘴唇嫣红,小巧可爱,他突然下腹一紧,不禁苦笑,这样的情动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唯独是对她,他才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而如今单是看到她的睡颜,他便欲望顿起想到她的身体早已给予了皇兄,而对自己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尉迟衍的眼眸不禁幽深了起来,或许,他可以直接行使他的权利

    “南宫雨寒!”

    而罗扇此刻恰好梦魔醒来,惊声尖叫

    她倏然睁开眼,看见的却是尉迟衍那张寒气逼人的脸,她怔了怔,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尉迟衍?”

    而紫沁的出现证实了这一切都不是她的幻觉,紫沁知道小姐最近都睡得早是因为晚上梦魔,如果不早睡点的话根本就睡眠不足,导致了身体慢慢变差她本在外面熟睡却又听到小姐的叫声,便知道她肯定又是噩梦了,于是赶紧推门进来,却见到皇上站在小姐床边,不由一愣,马上又反应过来跪在地上行礼说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出去”尉迟衍直接蹦出一句话,眼神恼怒地看着罗扇

    这个女人,连做梦都想着别的男人

    紫沁犹豫了一下,暗暗看向了罗扇,见她微微点头之后便告退出去了

    尉迟衍脸色阴沉地看着罗扇,却是一言不发

    罗扇被他看的心寒,许是许久没见他了,倒是看着他熟悉的眉眼一时之间怔忪了

    尉迟衍在床边坐了下来,黑眸盯着她问道:“你刚才叫的是谁的名字?”

    罗扇一愣,半响才明白他问的是自己刚才噩梦里叫的名字她微微咬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回答朕的话!”尉迟衍眼神倏然更寒,用力掐住她的脖子说道

    罗扇咳嗽两声,皱眉看着他,“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尉迟衍闻言以为她是顾左右而言他,心头火不由更怒,他陡然一笑,那笑容极其危险可怕,“那朕就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疼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