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屈辱

    宁德愣住了,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做这个罗扇,真的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而其他的宫女见状也不由悄悄地觊觎着宁公公的脸色,还从来没有人敢违抗过皇上的命令,不知道宁公公会不会禀报皇上,然后处罚这个别国过来的和亲公主

    而想不到的是,宁德只是整了整脸色,重新收拾回笑容说道:“既然凤仪公主自己揭了盖头,那就不需要奴才代劳了来人,给凤仪公主带路,送她去无名阁”

    “是!”两个尖声尖气的太监走过来,对着罗扇笑眯眯地说道:“凤仪公主,这边请”

    罗扇点了点头,似乎无意中朝正殿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跟着他们往无名阁而去

    正殿里面的男人感受到她看过来的目光,眼神快速闪过一抹复杂,随即又像什么都没有一般看着她的背影

    不一会儿,宁德进来复命,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尉迟衍说道:“皇上......您都看见了,她......”

    尉迟衍摆了摆手,淡漠地说道:“罢了,你下去她又岂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女人,朕一直都知道,她的性格是如此倔强,如此......无情”

    宁德看到他的眼神变冷,赶紧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谁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冷酷的帝皇发起狂来是什么样子的,可是他可是亲眼见证过的,他杀了先帝,他的亲哥哥,这个男人的冷酷无情,让他随时感觉性命不保

    罗扇随着两个太监来到无名阁,发现这里显然是许久没有人居住过了,到处都积满了灰尘和蜘蛛网

    她无奈地轻笑,实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尉迟衍这么恨她她看着两个明显幸灾乐祸的太监微微一笑,随即给了红袂一个颜色

    红袂很快便明白了小姐的意思,她从怀中掏出两锭银子走到两位太监面前笑道:“这里实在是太脏了,如果两位公公愿意帮点小忙,把这里打扫一下,这个便是公公的了”

    她把银子递了过去,分明看到了他们两个眼中一闪而过的贪婪

    两个太监饥渴地看着她手上的银子,又犹豫地说道:“我们也很想帮公主解决这个难题,但是无名阁其实也不小,单凭我们两个恐怕一时之间无法打扫干净”

    红袂嘻嘻一笑,眨了眨眼说道:“这个很简单,只要公公帮忙找一些人把这里打扫干净了,这些银子,公公可以拿去分给其他人”

    她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轻轻地摇晃了一下荷包,让里面的银子轻轻地碰撞起来发出闷闷的响声

    两个太监眼睛一亮,赶紧点了点头应承道:“公主请放心,奴才一定帮公主解决这个问题”

    罗扇看着他们两个匆匆忙忙跑出去寻求帮手的背影,再想想刚开始他们幸灾乐祸的样子,不由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

    红袂见状唾弃了一口,没好气地说道:“果然是势利鬼,一听到有银子便奉承起来了”

    “这就是人的本性啊”罗扇笑了,“何况在这宫中,如果不为自己找点动力,谁能熬得下去呢”

    两个太监果然很快便找来了一堆太监,这些人很快便把无名阁清理的干干净净,不留死角,罗扇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宫殿,跟刚才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有钱果真能使鬼推磨,她浅浅地笑了

    红袂如言把银子给了两个太监让他们分掉了,看着他们离去之后,再让侍卫把那些蓝雪国国王为小姐准备的嫁妆搬到了阁楼上,最后忙完之后松了口气说道:“终于都安顿好了,小姐你累了吗?”

    罗扇摇了摇头笑道:“我不累,倒是你们,辛苦了,快坐下来休息一下”

    紫沁如小姐所言坐了下来,却被红袂拉了起来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了,我们不能再没有规矩了小姐、哦不,公主,以后我们不能再自称我们了,这个宫里不比蓝雪国,那里是公主的娘家,自然可以随意些在这座皇宫里,公主刚来便受到了好几个下马威,一旦奴婢们做错了什么,很可能会连累小姐的”

    罗扇沉默,她知道红袂说的对,但是她无法习惯她们要以这样陌生的称呼来相处

    “我是不是做错了?不应该为了报仇连累你们进宫,害得你们处处要提心吊胆的”罗扇低低地说道,才刚进宫的第一天,她便有了这样的想法,可见后宫似海,无边无际,可怕的没有尽头

    “公主的心愿便是紫沁的心愿,奴婢这一生别无他求,只求跟在公主身边,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公主身边”紫沁淡淡地说道,纵使她也不习惯,但是为了不让小姐被抓住把柄,再不习惯她都要强求自己适应

    红袂笑意嫣然,“所以啊,公主,您就想些有的没的了,你只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奴婢和紫沁,会永远陪在你身后,默默地支持你”

    罗扇心中柔软,她何其有幸,能有这样的姐妹陪在身边

    罗扇自住进无名阁之后,尉迟衍并未召唤过她,也从未来看过她宫里仿佛没有发生和亲这件事一般,后宫的妃嫔们甚至都快以为前几天那强大的阵仗都是自己的幻觉,似乎从来都没有一个叫凤仪公主的人进宫过一般

    然而不管她们心中有多希望那就是事实,但是她们心里都知道,确实又有新人进宫了听闻还是皇上的旧人,曾经和皇上定过亲,但是后来不了了之了,到了现在不知道为何居然又成为了蓝雪国的公主,而皇上却派人向她提亲了

    她们很想看看传说中的第一美人,身份高贵的蓝雪国公主长的怎么个模样,但是皇上却派人下了命令,谁都不许出现在她面前,如果有谁出现在她面前了,那么这个人就得死

    皇上这一命令下来,她们无论心中多么蠢蠢欲动也不敢作祟,皇上的冷酷她们心里跟明镜似的,一旦惹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她们只能忍住,闲暇时候便聚在一起讨论了一下,偶尔经过无名阁,虽然都快速地加快脚步离开,但是眼神却止不住地飘向里面

    罗扇整日无所事事,白天里看看书,晚上依然噩梦不止,但是却不再彷徨,仿佛找到了目标一般

    尉迟衍没有来找她,她并不着急,她心知他总有一天会按捺不住的,只是不知道,这天究竟在什么时候发生

    她很想弄清楚从前的一切,他到底为何误会了她,她也曾想过,假如误会解开,待她复仇成功后,她还会留在他身边吗?

    答案是不会

    让她和后宫三千的女人同享一个丈夫,这何其恶心?她做不到

    罗扇没有想到,她进宫之后见到的第一个故人,竟然会是她,蓝馨

    蓝馨还是那样美丽动人,她穿着一身白色宫装站在无名阁门口,等待着传说中的凤仪公主传召

    是她主动求见凤仪公主的,对于这个女人,她很好奇,传说她是蓝雪国国王最疼爱的凤仪公主,又是尉迟皇朝曾经的丞相罗庸之女罗扇,又是天下第一美人她曾经有机会可以得见这个女人的真实面目,只是那日她匆匆把握机会进宫,便错失了看到她的机会

    罗扇听闻要见她的人是蓝馨之后,微微挑眉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来见她,难道......

    罗扇心底一沉,难道她也是尉迟衍后宫妃子中的一位吗?

    蓝馨见到罗扇姿容的时候,着着实实愣了好一会儿,随即回过神来后微微有些羞愧,自己这副容颜和她比起来,当真是尘泥之别

    “蓝馨姑娘,近来安好?”罗扇见她不说话,便首先开口问道

    蓝馨陡然一愣,迷惑地看着她问道:“凤仪公主认识奴婢?”

    罗扇一怔,随即笑了,是了,她忘了自己那会儿是女扮男装的,蓝馨不知道她就是李楠

    李楠......罗扇口中咬着这个名字,突然觉得它好陌生,似乎离自己好远好远了她无奈地笑了笑,如今也不知道张掌柜他们如何了

    再看到蓝馨还是一副迷惑的样子,她便解释道:“本宫曾经女扮男装去风雅轩,请蓝馨姑娘到本宫的酒楼里献艺”

    蓝馨蹙起眉疑惑地回忆着,突然一道人影从脑海里闪过,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罗扇,“你是说,你是李楠李公子?”

    “正是本宫”罗扇微笑

    蓝馨愣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原来如此,李公子竟是凤仪公主所扮,奴婢倒是一直未看出来”

    当初自己是易容装扮之后才出现在她面前的,她又怎么可能看的出来?

    罗扇笑了笑,跳过这个话题说道:“当初太后大寿时你进了宫,到如今看你的装扮,似乎也不是一般的宫女的穿着了,你为何还自称奴婢呢?”

    罗扇心中五味杂陈,如今尉迟改朝换代,蓝馨本是伺候太后的宫女,如今还能在宫中来去自如,而且不是宫女的打扮,恐怕她早已被封为妃嫔了

    “奴婢虽不是宫女,但也相差不远”蓝馨低低地叹了口气说道

    “哦?”罗扇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蓝馨淡淡地笑了,“凤仪公主若是有兴趣,可听奴婢给你细细道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