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十里红妆

    罗扇一愣,接了过来抚着瓶子失神,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谢谢”

    蓝逸凌笑了笑说道:“你还是这么客气”正因为她的客气,让他觉得她从来没有把这里当做家

    罗扇笑而不语,把瓶子交给红袂让她好生收起来

    “你去到尉迟之后,如若要说服尉迟衍,那么必定要小心寻到机会再开口,以免让他发现你是有目的答应和亲的他可以不出兵,你只需说服他不要趁机攻打蓝雪国就行,只要你能保证他不会趁人之危之后,那么可以随时联系父皇出兵纳兰皇朝”蓝逸凌说道

    罗扇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蓝逸凌无声地叹了口气,起身说道:“如此我先走了,你好好歇着,明天开始就要舟车劳顿”

    罗扇起身送他到门口,见他离去之后才回到厅上,默默地喝着茶发呆

    红袂见状便问道:“小姐,需要收拾什么东西吗?”

    罗扇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苦笑着说道:“还需要收拾什么吗?皇宫里什么都不缺,咱们也......什么都没有”

    唯一要带走的,就是她头上戴着的这支簪子,罗扇抚着簪子,微微失神

    第二天早上,罗扇早早就被宫女唤醒,然后开始沐浴打扮,她换上了一裘大红色嫁衣坐在镜子面前,紫沁在一旁帮她梳着发鬓,红袂则帮她画着胭脂

    罗扇微微失神,这已经是她第二次穿上嫁衣了

    前一次是迫不得已,而这次是她自己选择的,只是她为何也没有期待感呢

    她的头上顶着一个不知道有多少斤但是几乎把她的头压垮的凤冠,上面挂着的许多首饰,摇摇欲坠,看起来高贵美丽,罗扇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又看着身上顶级绸缎制作的嫁衣,哑然地笑了如果过去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假如她还是相府之女,而相府也没有灭门,尉迟衍还是三王爷,或许此刻的她,应该是幸福期待的

    红袂和紫沁在她的脸上和头上弄完,一旁的宫女递过一块红纱,红袂接过来轻轻地盖上小姐的头

    罗扇在红袂和紫沁的搀扶下,悠悠地走出了凤仪殿,她往前走了一段路,突然又停住转身,隔着红纱遥遥地看着凤仪殿上面的牌匾,看了许久,她几不可闻地发出了一句声音,便转身继续往前走了

    没有人听到她说的是什么,只有红袂和紫沁听到那是一句,再见

    罗扇身着红嫁衣,在大殿上对着蓝晨儒行了个大礼,又磕了三个头之后,便听到蓝晨儒的贴身太监喊道“免礼”

    红袂和紫沁扶着罗扇起身,立在殿上蓝晨儒看着面前一声嫁衣的女儿,泪意朦胧,他的声音似乎微微有些颤抖:“传旨,凤仪公主和亲远嫁尉迟皇朝,蓝雪国备了十里红妆送行扇儿,你......保重”

    罗扇微微一震,她能听出来蓝晨儒的声音已然哽咽,心中的愧疚油然而生,或许他曾经对不起罗扇,但是如今所做的一切,早已足够表明他的悔意了

    她深深地鞠了一躬,轻声说道:“父皇,你也保重”

    罗扇又看了一眼蓝晨儒,隔着红面纱她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只能模糊地看到他的轮廓,还有感觉到那深深的不舍,她不忍再看,别过头看了一眼蓝逸凌,微微朝他点了点头之后便转身离去

    宫女们在后面抬起她长长的衣摆,她随着使者慢慢地走出了大殿,殿外齐布正坐在马上,见她出来马上跃下马,令人仔细搀扶她上了那座豪华的大马车罗扇上了马车,轻轻地挑起帘子,看到侍卫们排成了一条长队,搬着那为她准备的十里红妆慢慢地往后面的马车上搬

    许久,她只听到使者扬声喊道:“启程!”

    马车便微微震动了一下,慢慢行驶起来

    她微微闭眼,这一去,前途如何,一切都已经无法让她控制了

    因为随嫁的东西太多,因此他们行程比较慢,这一路来纵然是已经加快速度了,也是耗费了近半个月时间才回到尉迟皇朝

    这一天已经到了京城,罗扇还是身穿红嫁衣盖着红纱,她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忍不住挑起帘子的一个小角,看着外面这熟悉的街道和场景

    红袂和紫沁显然也有些激动,坐立不安地问道:“小姐,京城变了吗?”

    罗扇放下帘子,摇了摇头说道:“我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红袂有些失望,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强忍着自己淡定一些,不要给小姐找麻烦

    罗扇看着她的小模样微微有些好笑,她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回来尉迟皇朝,突然,她想到进宫的路上是可以经过相府的,她有些失神,不知道相府如今还在吗......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微微挑起帘子等待经过相府,希望能看到那熟悉的墙瓦,然而在外面跟随队伍的一个宫女看见了,赶紧把帘子给放下了,轻声说道:“公主,这样是不吉利的”

    罗扇苦笑了一下,罢了,她又何必执着,就算相府依旧又如何,人不在了又有何意义

    马车颠颠簸簸很快便到了宫门口,这次因为是迎亲队伍所以他们并不用下马车,直接坐着马车到了正殿门口

    齐布很快便过来跟她报告说要先进去请皇上出来,让她在轿子里稍微等一下

    罗扇静静地坐在马车里,她希望自己能想象出再见到尉迟衍的情景,但是她却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

    红袂和紫沁陪着她一起等着,在相府的时候她们就知道小姐后来喜欢上了三王爷,但是后来却因为相府的灭门而导致了这场感情的结束没有想到到最后,小姐最终还是嫁给了他

    让她们惊愕的是,齐布进去之后便没有再出来,出来的是尉迟默之前的贴身太监宁德,他尖着嗓子说道:“皇上有令,请凤仪公主移驾到无名阁里先行休息,改日再觐见”

    罗扇闻言一僵,他这样待自己,究竟为何?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一般被选进宫的妃嫔都是先被迎娶进宫之后见过皇上,然后再由皇上定下封号再赐住宫殿的啊这为什么轮到凤仪公主就这样了?还住无名阁呢,宫殿连个名字都没有,多晦气啊!”

    “是啊,堂堂一国公主和亲而来,只得到这样一个待遇,想想真让人生气!”

    “......”外面的迎亲宫女在轻声讨论着

    红袂听到这个旨意本来就替小姐憋屈,如今又听到马车外的几个宫女在叽叽喳喳讨论,更是气愤不已,她一把掀起窗帘怒道:“我们公主的事情,也轮到你们几个宫女议论吗?”

    几个宫女见到公主的贴身丫鬟现身怒斥,都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点头认错

    红袂恨恨地放下窗帘,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姐安慰道:“小姐,你别难过,三王爷、不、皇上或许是现在忙,所以才下了这样的命令”

    她见罗扇还是不说话,只是垂着眼睑失神,不由着急地对着紫沁眨了眨眼,示意她帮忙一起安慰小姐

    紫沁见状迟疑着开口说道:“是啊,小姐,如果皇上不喜欢你,又为何要迎娶你呢”

    罗扇回过神来,见到她们两个着急的模样不由微笑道:“你们放心,我没事当日他在纳兰皇朝的态度,就让我预料到了今日将会发生的难堪”

    红袂和紫沁疑惑地对视了一眼,还想再问,却听见宁德走上前到马车边上说道:“凤仪公主,皇上请您下马车行至无名阁,皇宫内不允许有马车行驶”

    红袂和紫沁闻言怒火上升,正要反驳,却见罗扇轻轻地摇了摇头制止她们,轻声笑道:“如此,便依皇上所言”

    红袂和紫沁忍住气扶着罗扇下马车,罗扇小心翼翼地落地之后看到宁德还没有离去,不由有些奇怪,轻声戏谑道:“宁公公为何还不离去?难道要亲自带本宫去无名阁?”

    宁德听的出来她只是玩笑话,并无讽刺的意思,心中略微奇怪,这个罗扇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以前他陪在先帝身边,不是不知道皇上和她的事情,只是那时候她似乎是很害羞内向的,怎么如今倒还会开起玩笑了?

    他又想起相府灭门惨案,不由叹了口气,或许经历了这一切剧变,连人的性格都变了

    他想到她似乎还在等着自己的回答,忙状似谦恭地说道:“凤仪公主莫怪,只是皇上担心您带着盖头看不清楚路,命奴才替您掀起盖头,好让您安然走到无名阁”

    罗扇闻言几乎失笑,尉迟衍想侮辱她,却竟到了这个地步了吗?从没听过哪个新娘的盖头不是由夫君掀开,而是让一个太监掀起的

    她冷冷一笑,似乎听不到周围宫女们的惊讶吸气声,陡然把头上的盖头掀起来,以她的绝色姿容面对宁德,媚惑地笑道:“让皇上担心了,既然如此,那便由本宫代为揭开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