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罗扇的请求

    罗扇淡淡地回答道:“我不是从尉迟皇朝过来的,我是从纳兰皇朝过来的”

    金陵公主失望地“哦”了一下,打听不到喜欢的人如今怎么样,让她感觉到很失落

    罗扇见到她这样子,忍不住问道:“你很喜欢他吗?”

    金陵公主抬起头来,想起三王爷当初对自己温柔的样子,便甜笑着回答道:“很多女子喜欢他,我自然也爱慕他他骁勇善战,又长的俊美无比,战神的封号,他当之无愧而且......他对我,似乎特别与众不同......”

    罗扇心中复杂,原来他有那么多的爱慕者,只是为何还要来找她呢?

    他已经登基为皇,有三宫六院,后宫三千又何尝少的了美人?就连金陵公主这样美丽的人,都爱慕他,他为何还会去纳兰皇朝找她?

    “你难道不喜欢他吗?”金陵公主突然问道

    罗扇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喜欢他吗?她以前似乎是的但是如今她也不知道了,她心中住了两个人,她爱的是哪个,无从得出结果

    不过不管她喜欢的是哪个,都再也与她无缘一个已死,一个已有佳丽三千

    “不喜欢”罗扇昧着良心回答

    “那,你跟他熟悉吗?”金陵公主又问

    罗扇一愣,疑惑地问道:“你为何这样问?”

    金陵公主不好意思地笑笑,回答道:“因为你在尉迟皇朝那么久,而且当时的身份是相府之女,所以我想,你应该很常有机会与他见面的”

    罗扇沉默,金陵公主似乎不知道她与尉迟衍定过婚的事情,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告诉她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也不会再见到尉迟衍,就让这段往事尘封在记忆里

    “他身为王爷,我只是一个臣女,并无太多相见的机会”罗扇说道

    金陵公主倒是很失望的样子,又不甘心地问道:“可是我听说你有一个哥哥和他很熟经常见面,你怎么不和他一起出去玩呢”

    听到她提起四哥,罗扇倒是有些担心了,也不知道他如今如何了,这样一来她也没有什么心情和金陵公主聊天了,只敷衍道:“我性子内向,不怎么出去玩”

    “真可惜,如果当初是我被送到尉迟皇朝的话,我一定会抓住机会和三王爷好好发展感情”金陵公主充满幻想地说道

    罗扇倒是一愣,有些无言地看着金陵公主,她可知道,如果当初是她被送去尉迟皇朝,今天的她就不会如此单纯幸福了

    如果当初被送去的是她,那么今日她所承担的一切痛苦,或许就是由她来承担了灭门之痛,父亲和哥哥尸首异处,又岂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不过让她这样一提,罗扇倒是想象了一下,假如当初被送去的是金陵公主,那么罗扇必然是在皇宫中幸福单纯地过着日子,那么也许她并不会穿越到这里了,又或许发生了别的意外让她穿越了,那么如今的状况是不是又不一样了?

    可是没有那么多假如,事实就是事实,罗扇活了两辈子,明白在这里幻想这些是毫无意义的

    金陵公主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言辞不当,她想起罗扇在尉迟皇朝的经历似乎不太快乐,便扯开话题说道:“你比我大一岁,我以后可以叫你皇姐吗?”

    罗扇点了点头,却无心再说,便道:“随你我要回去了,你要在这里继续玩吗?”

    金陵公主点头笑道:“皇姐你先走,我在这里想一想他”

    罗扇点头,下了秋千走了几步路她又忍不住回头问道:“你不是和他和亲了吗?何时完婚?”

    金陵公主有些失落地说道:“当时你出事了,父亲知道肯定是罗庸事情败露,便让我们赶紧回国,至于和亲的事情,似乎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罗扇见她情绪低落,于心不忍想安慰几句,却见她又突然抬头灿烂地笑道:“不过我相信,他终有一天会想起和亲之事的因为,我能感觉的出来,他那时候对我,确实是有情意的”

    罗扇默默地点头转身,不知该如何告诉她,或许,尉迟衍根本就没喜欢过她

    罗扇的册封之日定在了她进宫一个月后,这一天很快便来临了

    她被册封为凤仪公主,赐住凤仪宫本来蓝晨儒想要她改名换姓,让她重新回归本姓蓝,但是她却坚定地拒绝了她说养育之恩不能忘,坚持用本来的姓名蓝晨儒心疼又愧疚,便同意了她的要求

    册封礼过后,她要求单独和蓝晨儒谈谈

    蓝晨儒当然允了她的要求,他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这个女儿,如今他恨不得每天都陪在她身边好好补偿她

    “扇儿,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你要什么,父皇都给你”蓝晨儒疼爱地说道

    罗扇敛下睫毛,低声说道:“女儿确实有一事相求,只求父皇答允”

    “你说,父皇一定都答应”蓝晨儒心疼地说道

    可是当罗扇把提出攻打纳兰皇朝的要求说出来之后,他的脸色却一变,摇了摇头坚定地拒绝道:“不行,什么事我都可以答应,唯独这件事不行!”

    “为何?”罗扇执着地问道

    “蓝雪国虽然兵力强大,但是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之下又怎么可以擅自攻打别国呢?蓝雪国、纳兰皇朝、尉迟皇朝三国鼎立已经百年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倒的,万一有个不慎,得不偿失啊!”蓝晨儒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语气坚定,没有商量之地

    罗扇沉默了一下,“如果女儿坚持要求父皇攻打呢?女儿可以画出武器图,世界上绝无仅有,蓝雪国将有很大的优势能获得胜利”

    蓝晨儒看着罗扇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何坚持要攻打纳兰皇朝,可是我的女儿啊,这点父皇绝对不能答应你,不管你能造出任何武器,蓝雪国都不能轻易出兵,除非有百分之百的希望,否则我不会让我的士兵去冒险的更何况,父皇如今只希望一件事情,那么就是能一家团圆,希望能在死之前能看到你嫁到一个好郎君,这样父皇就心满意足了你若是求我任何一件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是这个,父皇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罗扇低着头,“父皇,女儿没有别的要求,唯独这一个,作为对我的补偿,您真的不能答应我吗?”

    她不惜拿出这个杀手锏,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对于当初把自己送出去当质子的事情很是愧疚,她也有些不忍心拿这个揭他的伤疤,但是如果这个是唯一能说服他的办法,她绝对不会手软

    蓝晨儒后退了一步,脸色铁青地看着她,他闭了闭眼说道:“朕说了,唯独这个不行,你无需再说,朕绝对不会答应的”

    “父皇......”罗扇还欲说话,但是蓝晨儒却没有再给她机会

    “来人,凤仪公主累了,送她回宫休息”蓝晨儒面无表情地下了命令,不是他狠心,而是这样下去他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的要求,只能暂时躲开这个话题,希望她能想清楚,别再提这个事情

    来送她回宫的人马上进来了,罗扇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请父皇考虑清楚,这是让女儿进宫的唯一原因否则我又何必回到这宫中,何必再见当初抛弃我的家人如果您真的要补偿女儿,这是唯一的办法”

    她说完便出了门口,不管蓝晨儒听了这话是什么脸色是什么表情,都不是她所关心的如果蓝雪国不能做到,那么她又何必回来这里?

    身后的蓝晨儒听完她说的话,身体晃了一下,他一只手扶着桌子撑住自己的身体,另外一只手扶着额头,脸色煞白地看着地上

    半响他闭了闭眼,有些无力地说道:“来人,传太子”

    罗扇这一回凤仪殿,便足足有半月没有出门,蓝晨儒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而是她自己不想出门走动她来的目的没有达到,她觉得在哪都是一样的

    这期间蓝晨儒没有再召她一起用早膳,她便乐得清静反倒是金陵公主和蓝逸凌来过几趟,金陵公主是来找她闲聊打发时间的,而蓝逸凌则每每来了之后,看着她消瘦的脸蛋都欲言又止,他想问她究竟为何那么恨纳兰井辰,想问她在纳兰究竟经历了什么,然而他最终仍是什么都没有问,无奈地叹了口气就离开了因为他知道,即使他问了,罗扇也未必会说

    半个月之后,蓝晨儒终究是派人过来召见她了

    罗扇穿戴好出门时,才发现竟然已经是初冬了,北风吹过来刮在脸上,竟然刺骨的疼蓝雪国的冬天来的特别快也特别的冷,罗扇一时之间没有适应,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随着蓝晨儒的贴身太监走到御书房门口,那太监便进去通报了,过了好一会儿他出来了,笑眯眯地请罗扇进去

    蓝晨儒见到罗扇更加清瘦的身体时,心疼的感觉又汹涌而起,他这半个月忍着不见她,就是希望她能冷静下来,但是没想到她也是个倔强的人他只好叫宫人时刻注意她的身体,把她平时的一举一动都跟他报告,就连刚才她在门口打了几个喷嚏,太监都一一跟他说了

    他知道自己是在是太过在乎这个女儿了,他从前很宠爱金陵,但是也没有像如今对待她一样紧张,他心知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自己的愧疚,他欠她的,所以他没办法

    罗扇进去书房,发现里面除了蓝晨儒,蓝逸凌也在她摸不清蓝晨儒此次召她觐见是不是答应她出兵了,因此也并未出声,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们

    蓝晨儒无奈地叹了口气,疼惜地看着她说道:“你又瘦了不少”

    罗扇轻轻地笑了,“父皇多虑了,女儿一切都好”

    “你为何要那么倔强?那纳兰皇朝究竟于你有何深仇大恨?”蓝晨儒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