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再见金陵公主

    罗扇无奈地笑了笑,她也不知道南宫雨寒为何喜欢她

    莫离裳却不收回血簪,她只是冷冷地说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没办法南宫世家的产业我们几大掌柜会暂时代为管理,你若改变了想法可以随时给我们下令但是簪子你得收着,那是公子送你的,我们绝不会收回”

    罗扇无法,只得点点头,这个簪子是南宫雨寒送她的,她其实也不舍得将它给别人

    莫离裳见她收回了簪子,心中的气才稍微平复了些,她冷静了一下继续说道:“再过一会儿如果那些追兵没有返回来的话,我们就回大路,混回城里,我们在各个城池都有生意来往,出城频率比较高,士兵应该不会特别注意我们到时候你们就混在商队里面,趁机逃出去”

    罗扇和红袂紫沁对视一眼,点点头表示同意

    几日后,罗扇靠着易容术混在商队中间,果然成功地离开了纳兰皇朝到了蓝雪国

    莫离裳一路护送她们到了蓝雪国主城里,让她们到了布庄里洗漱之后,又换了一身衣裳才让她们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只对罗扇说了一句话

    “好好保重,报仇并不是最重要的,公子希望你过的快乐”

    罗扇听了当时脸上并无什么波动,只是平静地道谢,然后转身离开往皇宫而去

    转身之后她却倏然泪流满面,没有人知道她这几日来日日噩梦,见到的都是湖面泛血的大海,还有南宫雨寒被食人鱼噬咬的伤痕累累,他面目全非的脸上却是笑容依旧,“小扇子,你要好好活着”

    罗扇站在宫门口,昔日在皇宫门口守卫的士兵仍然还在,蓝雪国皇宫还一如既往的优雅大气,当蓝逸凌远远朝她走来的时候,罗扇下意识地往旁边看去,她的身边再也不会出现南宫雨寒,他也不会把她带走远离是非

    蓝逸凌见到是罗扇时,脸上的惊喜显而易见,“是你,罗姑娘”

    罗扇淡淡地笑了,“你不是应当称呼我为一声皇妹么?”

    其实她对蓝雪国,对蓝逸凌等人都并没有任何感情,无悲无喜,她不知道当他们知道相府被灭门的时候,他们有没有派人来找过她,也不知道当她深陷纳兰皇朝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得到消息来营救过她,她只知道,她需要他们的势力,如此,便足够了

    蓝逸凌有些惊异,“你都知道了?”

    罗扇笑而不语

    蓝逸凌想到自己当初在尉迟皇宫里求娶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道:“不好意思啊皇妹,当时见纳兰九王爷一心求娶你,本宫一时心急才跟着求娶”

    罗扇听到他提起纳兰井辰,脸上的笑容稍微淡了淡,她若无其事地说道:“没事的,你也是为了我好”

    见她理解,蓝逸凌恢复了自己优雅的笑容,又平复了下心情说道:“如此,我们便进去再说”

    罗扇见到了自己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蓝雪国的国王蓝晨儒,他年岁已然五十有余,却丝毫不显老,看上去仍旧是三四十岁的样子

    他见到罗扇时,表情是激动的,像是得到了失而复得的宝贝罗扇的表情也是欣喜含泪的,似是终于找到了归属但是心中却冷笑,如果真的在乎的话,当初为何拿她当质子送去给爹爹抚养?

    罗扇不怪相爷罗庸,甚至感激他,她穿越之前从来没有享受过有父亲的感觉,穿越之后相爷给了她父爱,对她宠溺如亲生的女儿一般,她没有理由怪他

    而面前这个虽然满脸慈爱,但是当初却狠心把她当质子送出去的,名义上的父亲,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只当是逢场作戏一般应付着他的激动和欣喜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你受苦了,朕的女儿”蓝晨儒眼眶含泪,他是真的很想念自己当初一念之差送走的女儿,年轻的时候希翼权势,如今老年,只感觉倍加后悔,当初不该让女儿去当质子,弄的自己日日思念差点成疾如今终于团圆,他怎能不高兴?

    罗扇淡淡地笑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蓝晨儒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局促,忙对着在一旁笑看着的蓝逸凌说道:“太子,扇儿这一路肯定累了,你先带她下去休息朕要公告天下朕的女儿回来了,回头朕再命人好好准备一下册封仪式”

    蓝逸凌笑着颔首,对罗扇示意了个眼神便带着她离开

    罗扇住进了蓝雪国皇宫的凤仪殿,入住的当天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红袂已经熟睡了,然而紫沁武功高强,却听到了她翻动的声音

    她悄然下了床,走到罗扇床边轻声说道:“小姐,你又睡不着?”

    罗扇低低地叹了口气,“终究瞒不过你”

    她日日噩梦,实在不忍再看到南宫雨寒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一睡着就看到南宫雨寒血肉模糊的脸,让她如何睡得着?

    紫沁握住她的手,提议道:“要不,出去走走?”

    罗扇想了想,反正也睡不着便同意了

    紫沁细心地帮她披上厚披风,深秋渐渐快初冬了,晚上天气容易冻着

    罗扇和紫沁出了房间,慢慢地走着,漫无目的

    “小姐,你晚上噩梦会梦见什么?”紫沁忍不住问道,她每日听到小姐从梦中惊醒,不断喘气,似是受到很大的惊吓,她每每听了都心疼无比

    罗扇低低一笑,“没什么”

    她不愿意说是因为她不想形容南宫雨寒在梦中血肉模糊的脸,他在别人眼中一向是风华绝代的,因为有洁癖他更是让衣服寸尘不染,衣服永远是洁白如雪的,而梦中他浑身被食人鱼吞噬着,以往白衣如雪的衣衫也因为染上了斑驳的血迹而脏乱不堪

    紫沁知道她不想说,也不追问

    两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凤仪殿的门口,罗扇看着眼前关紧的大门,有些恍惚

    昔日自由自在的生活已经离她远去,从今往后她生活在这个大围城里,为的只有自己的目的,复仇

    第二天罗扇起床之后,便有宫人来传,说是皇上让她去一同用早膳

    罗扇答应了,红袂便开始替她穿着宫人们送来的衣裳,一边穿一边心疼地说道:“小姐,不知道为何你最近愈来愈瘦了,脸上好似也没有什么精神一般,你要养好身体才行”

    罗扇轻轻地笑了,应道:“好”

    她看着镜子里的脸,那张脸虽然憔悴但是依旧绝世倾城,眉目如画,剪水秋瞳,看着还是她自己,却似乎又不是她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已经悄悄地变化很多,她已经不是那个刚穿越过来的时候,那个肆无忌惮任性妄为的罗扇了

    罗扇去到蓝晨儒所在的宫殿的时候,看到了里面坐着的不仅是蓝晨儒,还有蓝逸凌和......金陵公主

    罗扇垂落眼睑,再次见到金陵公主,她也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看到她,她便会想起那个淡漠的男人

    一顿早膳中蓝晨儒不断表现出自己的慈爱,给她夹菜嘘寒问暖等等,蓝逸凌也适时地和她说说话,一顿早膳很快便用完了

    罗扇陪他们吃完早膳便提出先行离开了,她没有让那些蓝逸凌派来服侍自己的一堆宫女跟着,只带了紫沁和红袂两人,三人一路悠悠地往凤仪殿走去

    红袂和紫沁对视一眼,她们知道小姐肯定早已经发现了后面鬼鬼祟祟跟着的人了,但是小姐不说,她们也就装作不知道继续走着

    待走到御花园的时候,罗扇突然脚步一停,轻轻地说道:“你还要跟着我多久?”

    后面静默了一会儿,很快便有一人走了出来

    来人是金陵公主

    “你跟着我做什么?”罗扇静静地看着她,轻轻地问道刚才用膳时她就发现金陵公主在整个过程之中不断地瞄她,观察她,没想到她竟然还一路跟着自己过来

    金陵公主此刻并没有蒙着面纱,她的容貌漂亮柔丽,此刻看着罗扇欲言又止,脸上微红,看起来格外美丽动人,若是男人见了,恐怕早已被迷惑地丢了七魄了

    但是罗扇不是男人,所以她并没有任何感觉,只是直接了当地又问了一遍:“你跟着我做什么?”

    金陵公主看着眼前这个比她长的还美丽的女人,心中不是不嫉妒的,但是又想到这个漂亮倾城的女人是自己的姐姐,她心中又稍微平衡了一些,甚至有些自豪

    她咬唇半响,看到罗扇有些不耐烦了才终于开口说道:“你......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罗扇有些惊讶,半响点了点头说道:“你问”

    金陵公主松了口气,有些欣喜地说道:“我们去那边聊?”

    罗扇顺着她的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是御花园附近的一个小花园,放有两个秋千

    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便随着金陵公主的脚步往秋千而去她见到金陵公主的脚步有些情况,似乎很雀跃,有些迷惑地看着她的背影,不明白她为何如此兴奋

    罗扇随着她坐在一个秋千上,金陵公主突然侧头对紫沁说道:“你能帮我推一下秋千吗?”

    紫沁一愣,看了看小姐,见到她微微点头表示可以才走过去替她推起了秋千

    红袂也帮罗扇慢慢地推起了秋千,罗扇却有些心不在焉,这个情景让她想起了在纳兰皇宫时,纳兰井辰帮她推秋千结果让她飞了出去,最后把她接住了又故意摔在地上的情景想到纳兰井辰,她心中的怒火便陡然升了起来,她摇了摇头,使劲命令自己平静下来

    金陵公主玩了一会儿,便让紫沁停下来了

    她慢悠悠地荡着秋千,半响才抬起头来看着罗扇问道:“他......他如今怎么样?”

    “他?”罗扇一愣

    “尉、尉迟衍”金陵公主脸上红了一下,才回答道

    听到他的名字,罗扇沉默了片刻之后她回答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不是刚从尉迟皇朝过来吗?”金陵公主急了,她跳下秋千双眼直直地看着罗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