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血衣

    纳兰井辰脸色一变,刹那间脸色极其难看,他冷冷地看着罗扇,怒道:“听你这么说,我此刻倒想说一句话,他,死的好!”

    他说这话时语气带着愤怒和不甘,凭什么,凭什么她的心中可以有别人?!

    一旁的尉迟衍眼神变幻不定,纳兰井辰是什么意思?南宫雨寒死了?他再看看罗扇悲伤的神色,本来心中恢复的一丝难受瞬间被嫉妒锁替代

    不,他怎么可以忘了,他和罗扇背叛了他!不值得原谅,不值得他怜悯!

    想到这里,他便强制自己镇定下来,观看这个局势,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浴血一战

    罗扇听着纳兰井辰的话,身体不断地颤抖着,这是愤怒和怨恨,源源不绝地从她身上散发她不能原谅他害死了南宫雨寒此刻还如此侮辱他!

    但她无能为力,此刻的她不是他的对手,她想复仇,可是她心有余力而不足,她只能悲哀绝望地恨着他,等待时机

    纳兰井辰感觉到她的恨意,毫不在意地勾唇一笑,那笑容猖狂而妖孽,甚至带有一种豁出去不择一切地感觉,他笑容诡异地看着罗扇说道:“你很在乎他?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罗扇抿着唇,倔强地不说话

    纳兰井辰似乎也根本不打算要她回答,他粲然一笑,对着手下拍了拍掌,很快便有人双手端着一样东西走到他身旁,他看着罗扇盈盈笑道:“去,把这个东西让她好好看清楚,让她知道,南宫雨寒死的有多惨”

    罗扇闻言身体狠狠一震,搀扶着她的紫沁和红袂两人震惊地对视一眼,看着小姐苍白的脸色,心中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罗扇紧握着双拳,双腿下意识地想后退,她潜意识里已经明白了那个朝她靠近的人手上拿的是什么,只是她不敢面对,不敢想象自己看到那些东西之后会如何去猜测南宫雨寒死的时候有多凄惨

    但是很显然现实不容她抵抗,那人很快便走到离她不是很近,但是又足以让她看清楚手中东西的距离站定,朗声说道:“请罗姑娘看清楚,这是不是南宫公子的”

    罗扇死死咬着唇,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那人手中是一件白色的外衣,她认的出来,那件衣服是南宫雨寒身上所穿的,而如今却雪白不再,染上了大片大片的血迹,几乎已然变成一件血衣了,虽然有海水的洗涤冲击淡了许多,但是上面的血迹斑驳依旧痕迹清晰

    而最让罗扇崩溃的不是这件血衣,而是血衣上面所残留的一条食人鱼,它丑陋的身体离开了大海此刻正在血衣上面跳腾着,而它的嘴里衔着的东西赫然是一只人的手指头,那个手指头修长洁白,不难想象那曾经是南宫雨寒宠溺地抚摸她的脑袋的手指

    红袂和紫沁已然变了脸色,她们目光惊悚地看着那个丑陋的食人鱼,又看着小姐摇摇欲坠的样子,心中一阵心疼虽然不明白小姐和南宫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们知道,南宫公子肯定会尽力保护小姐周全想到风华绝代的南宫公子如今只变成了一件血衣和一个手指头,她们两个就不忍心再看别开了头

    罗扇的眼泪止不住,她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血衣上的食人鱼,再看向在一旁笑着看戏的纳兰井辰,几乎咬碎了牙齿她强迫自己扼住眼泪,不让纳兰井辰看她的笑话,她用力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和痕迹,尽量让自己的脸色面无表情地说道,“总有一天,我会要你以命偿命”

    纳兰井辰的笑容倏然消失,脸色阴霾地可怕,他冷笑一声说道:“你放心,你总有机会的因为未来的每一天,你都将待在我身边”

    恨他又怎么样?爱的人不是他又怎么样?反正不管如何,他死都要让她待在自己身边

    “来人,把她带回宫!”纳兰井辰下令

    “是!”军队响亮整齐地回答,一队军队朝罗扇方向汹涌而上,只是他们似乎并未料到,有人竟然敢挡他们的路

    挡路的是尉迟衍带来的暗卫队伍,一排黑衣暗卫对峙着一列军队,风起云涌,暗潮浮动,却没有人先动手

    纳兰井辰似乎此刻才发现尉迟衍的存在,他兴致盎然地朝他看了过去,笑道:“哟,原来战神三王爷也在这里啊,本王眼拙,未曾看见,还请三王爷见谅,啊,不对,三王爷此刻已经是尉迟的皇了!不好意思,实在是本王失礼了,只是不知道,尉迟的皇大驾光临纳兰,为的是参加本王的婚礼还是来抢本王的未婚妻的?”

    尉迟衍淡淡地看着他,“你的未婚妻?如果你指的是她,她早就是本王的人了”

    尉迟衍手中指的人是罗扇,罗扇控制着自己的眼神想让它不要飘到尉迟衍的身上,但是她的思想永远抵抗不过自己的心,她看着尉迟衍脸上平静无波的表情,听着他说自己是他的人,心中酸甜苦辣俱有

    当初,如果当初她不是那么任性,如果她乖乖嫁给尉迟衍,此刻他们是不是已经恩爱成亲,那么这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而南宫雨寒还好端端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然而她永远也得不到结果,如果能预料到未来,她此刻也不会出现在这个时代了

    纳兰井辰仿佛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般,他弯起唇角看着尉迟衍笑的跟个妖孽一般,“你说她是你的人?不好意思,尉迟衍,你要搞清楚,这是你们先帝亲自下了圣旨把她赐予本王的女人你虽然如今已是尉迟的皇,但是先帝的遗旨,你难道也不遵守吗?”

    尉迟衍眼神闪过一抹讥讽,语气却平淡地说道:“她是我的人,想要带走她,不可能”

    纳兰井辰一愣,乐呵呵地笑了,他似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嗯,是本王疏忽忘记了,你是弑君夺位的,先帝早已被你所杀,你怎还会尊重他呢?呵呵,不过本王奉劝三王爷一句,这里是纳兰皇朝,到处都是本王的人,你就凭着这些暗卫,恐怕不足以把她带走”

    尉迟衍笑了,这笑意极淡,却不容忽视,“你可以试试”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盯着纳兰井辰说的,语气轻描淡写,似是在谈论天气一般自然

    纳兰井辰脸色忽明忽暗,他看向一心看着尉迟衍的罗扇,心中猛然一痛,为什么这个女人眼中可以有任何人,却唯独没有他?

    “给本王上!不用管任何人死活,只要留着罗扇的一条命带回宫中就行!”纳兰井辰这个命令下了的时候,心中曾有过一丝挣扎,如果不是知道了她心中根本无他,他根本不舍得伤害她

    反正在这纳兰皇朝里,到处都是他的人,他不信尉迟衍还能有本事在这里把他堂堂九千岁的女人都给带走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两边的人马都动了,大战马上来临,暗卫的动作迅速疾猛如刃,很快便撂倒了一些侍卫,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更勇猛的士兵,他们浑身戒备着,知道自己一旦大意,今天就会命丧在此,他们都利用着自己的优势,保护着自己的性命,同时又快速地攻击着对手

    与此同时,尉迟衍和纳兰井辰都对自己贴身侍卫下了一个快速的命令之后,便纠缠在一起接收到命令的两个人同时把目光对准在一旁的罗扇,然后都带了一队自己的人马往她方向而去然而就在要接近到她身边的时候,两队人马都知道,他们肯定必须一战,胜利的人才能完成任务带走她

    罗曜处理着靠近他们的人马,这回不管哪边,反正只要往他们这边靠,他都快速地打伤丢在一旁他一边看了一眼在交战中的尉迟衍和纳兰井辰,一边罗扇他们轻声说道:“快走!”

    罗扇等人交换了一个神色,各自都点了个头便快速地朝纳兰皇宫相反的方向跑去

    两队的人马都马上发觉到了罗扇的逃跑,但是他们此刻却都脱不开身来追她,因为他们知道,即使他们此刻都停手追上了,那么势必还将必须有一战来分出胜负,还不如现在干脆认认真真打个痛快,拼出个结果

    在罗扇转身逃走的那一刻,纳兰井辰和尉迟衍的动作都不由顿住了,他们两个的眼神不约而同看向那个娇俏的背影,心中都在狂呐不能让她走,她必须留在他们身边,然而他们依然明白,这一战,不可能停止,他们都有着对她的执念和占有欲,他们没办法停止战争,除非有一人能胜利,然后再去找到她得到她

    紫沁一边护着罗扇和红袂一边快速回头看了眼局势,吁了口气说道:“幸好,他们没法追上来,我们快跑”

    罗扇却突然犹豫了一下,她脚步一顿,停住了紫沁疑惑地看着她,“小姐?”

    罗扇没有出声,她回头寻找着半空中的那两个交缠争斗的两人,想寻到尉迟衍的身影,却惊愕地发现他们两个此刻正像被定格了一般,定定地看着她

    罗扇怔了一下,却不再看纳兰井辰,只是远远地看着尉迟衍那张淡漠俊美的脸,心中百感交集

    罗曜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她的身边,轻声说道:“你放心,纳兰井辰奈何不了他,他不会有事的,快走”

    罗扇默默地点了下头,转过身毫不犹豫地跑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