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重逢

    罗扇的脸色木木的,什么也说不出口罗曜赶紧开口说道:“什么都别说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红袂和紫沁注意到小姐的脸色,又见不到南宫公子的踪影,再看了眼罗扇腿上的伤尉迟衍对上罗扇的目光,讥讽地笑道:“你们还想再逃吗?”

    罗扇眨了眨眼,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她挣脱紫沁和红袂的搀扶往前一步,眼光含着希望,“你终于来了”

    失去南宫雨寒的无助让她此刻非常想依赖他,她非常想扑到他怀中求他帮忙下海寻找南宫雨寒,但是此刻先不说尉迟衍带着这一大队暗卫人马,还有四哥红袂等人在呢,她怎么好意思和他再亲昵

    此刻她也不想再问当初为何她被软禁在宫他为何不来救她,为何他登基之后不来找她,这一切当他今天出现在这里时,她就愿意抛弃过往,她终于明白,珍惜这个词

    而尉迟衍听了罗扇那句话时,却误以为她是不希望看到自己他眼里闪过一抹戾气,缓缓走到罗扇身边,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冷酷残忍地笑道:“怎么样?看着南宫雨寒死在海底,你是否很伤心?”

    罗曜直觉尉迟衍的神色不对,不像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至交好友,他脸色一变想上前去拦住他靠近五妹,却被尉迟衍的贴身暗卫用刀给挡住了

    尉迟衍看也未看罗曜一眼,只是悠然地盯着罗扇,不错过她的一丝一毫,语气更加森寒地说道:“回答我!”

    “南宫是我的朋友,我当然难过......”罗扇有些慌乱,避开他的眼神说道当听到他提起南宫雨寒时,她的心顿时狠狠一痛,就像被一把钝刀慢慢地、慢慢地磨进身体一般,她疼的微微缩起身体,苍白着脸仰望尉迟衍彷徨道:“他或许还没死,你能不能先让人下去救他?”

    “救他?”尉迟衍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只是同时脸色狠狠一变,怒目盯着罗扇说道:“我为何要救他?虽然他死在海底有些可惜,我应该亲手杀了他的!只是无论如何,结果是我想要的就行了”

    罗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语气有些颤抖,“你说什么?”

    罗曜握紧双拳,也是满目不可置信,天,为何尉迟会变成这个样子?南宫是他们的好友啊!

    尉迟衍却不想再跟她废话了,嫌恶地推开她的身子,冷笑一声下令:“全部带走!”

    罗扇踉跄着后退几步,脸色白的似雪一般,整个人的身体微微发抖,却什么都不说,只是麻木地盯着尉迟衍

    武藤和陈易见状赶紧跳下马车围到她身边,低声说道:“罗姑娘,此刻不是发呆的时刻,我们得赶紧突出重围逃走”

    罗扇眼中出现了一丝焦距,她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向武藤,又看了眼四哥担心的眼神,还有红袂和紫沁眼里的坚定,她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眼中已无悲无喜,非常平静地说道:“我跟你走,你可否放过他们?”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性格大变,但是她想,只有在他身边才能找出事实的真相

    尉迟衍眼神冷漠地扫过他们,声音淡淡地说道:“红袂和紫沁留下,其他人都可以走”

    罗扇蓦然抬头,眼神坚定地看着他说道:“不行!她们也必须走!”

    红袂和紫沁脸色一变,拉着罗扇的袖子说道:“小姐,我们不走!我们要跟着你!”

    罗曜脸色也是阴沉的,他看着尉迟衍说道:“尉迟,你为何要这样?”

    “放肆!我们皇上的名讳也是汝等区区贱民可以叫的?如今皇上已是一国之君,汝等见了非但不下跪行礼,还口出狂言,小心你们的狗命!”

    尉迟衍身边一个暗卫怒然呵斥,罗曜却充耳不闻,只紧紧盯着尉迟衍问道:“尉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他不相信昔日的情谊就这样消失殆尽,他明白定然是发生了某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导致他误会了而现在最要紧的是搞清楚他到底误会了什么,解释清楚之后自然会回归一切

    刚才呵斥的暗卫见他不识好歹,正想拔刀给他个教训,却没留意到尉迟衍的眼神一冷,另外一个贴身暗卫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刀把他给解决了

    武藤和陈易等人脸色俱一变,没想到这当今皇上竟然如此变幻莫测,前一刻还风平lang静,后一刻变一眨眼间就杀了一个人

    罗曜的脸色却并未有任何变化,他只是抿紧双唇盯着尉迟衍,等待一个回答

    尉迟衍淡淡地回看着他,“罗曜,朕正是因为念及过往情谊,才不想多为难你你好自为之来人,带罗扇、红袂和紫沁回宫!”

    罗扇一急,想到现在尉迟衍的脾气性格这么暴躁易怒,怎么可以让红袂和紫沁随时有危险呢她张口还欲说话,却只见从沙滩方向涌来密密麻麻许多的追兵,她仔细一看,却正是纳兰皇宫里来的侍卫

    显然不止她一个人看到了,其他人的脸色俱是一变,尉迟衍快速地下令道:“风影,你带一队人押罗扇三人先行回宫”

    风影看了看那边的情势,有些犹豫:“主子......”

    尉迟衍转头眼神凌厉地看着他,“按照我说的做!”

    风影咬了咬牙,狠心答应:“是!”

    说着迅速带了一队人就要靠近罗扇和红袂等人,武藤和陈易等人早就看出些许不对劲了,他们直觉罗扇进宫肯定会遭遇不好的事情,所以围着她保护着不让暗卫接近她

    罗曜脸色变了变,看了眼尉迟衍又看了眼远处就要靠近的纳兰军队,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拼一把尉迟如今的性格,他不知道他是否还值得他相信,他不知道他是否会伤害罗扇,他绝对不能让这个可能性产生,所以要尽量杜绝这一可能,即使拼上他的性命!

    他靠近紫沁和武藤等人,低声说道:“尽量拖到纳兰军队过来,到时候我们就趁混乱逃走”

    紫沁等人悄然点头,罗扇却愣了一下,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尉迟衍,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尉迟衍感受到罗扇的视线,却强忍着不去看她,他以为自己足够狠心,在来见他们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十足的打算,一定要把他们全部带回宫里,如果有抵抗者,除了罗曜,其他杀无赦,但是在面对罗扇时,他还是犹豫了,最终仍然答应让他们走,只留红袂和紫沁

    他知道这两个丫鬟是她不能失去的人,她非常在乎她们而他正是需要这些能把控威胁住她的人,以此惩罚她的背叛和玩弄

    风影见到他们呈抵抗的阵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做,主子有下令决不能伤到罗姑娘,而这几个人除了罗四公子和那个身穿紫衣的丫鬟,其他似乎都不足以为惧,只是如果动手的话,恐怕到时候走就来不及了一旦和纳兰皇朝交战起来,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护的了罗姑娘周全

    “罗姑娘,纳兰军队马上就要到了,请你赶紧随我们走再晚了,可就来不及了”风影试着劝道

    罗扇并不说话,只是默然地看着他,心中有种疼痛泛开,如果这时候南宫雨寒在,他定然会想尽办法护她周全,可惜从前的她把这所有的宠爱和纵容当做理所应当的了,她总是忘了他对自己好,是因为他对她的感情她也恨,恨南宫雨寒为什么要纵容她,为什么不告诉她如果不喜欢他就远离他,如果她不对南宫雨寒那么依赖,或许他今天就不会来救她,那么他也不会葬身海底!

    而她又是真的不喜欢南宫雨寒吗?

    罗扇迷茫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不可否认她对尉迟衍有着一种莫名的悸动,但是她又深知在自己潜意识里,最依赖最相信的人是南宫雨寒,她确信自己对南宫雨寒的感情不是亲情,她有时候面对他时,也会感到心跳加速

    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如此水性杨花之人,一心二意,因此她一直把这种感情压在心底,直到他的死亡,她才明白,有些感觉,真的是存在的,但她已然不能回首南宫雨寒的死,令她更惧怕失去其他珍惜的人

    风影见罗扇茫然若失的样子,知道自己是得不到她的回答了,他只好无奈地下令行动,暗卫队马上和紫沁武藤等人交战起来

    但是很明显,武藤和陈易的武功都一般,唯有紫沁和罗曜的武功才算上乘,勉强能抵抗住这一队伍但是这些暗卫都是经过残酷训练的,很快罗扇那边的人马就落了下风眼看武藤他们就要落败被擒,纳兰皇朝的人马却来到了,罗曜有些诧异,带头的竟然是纳兰井辰!

    见到纳兰井辰看向自己,罗扇的眼中迸发出仇恨,都是他,都是他害了南宫雨寒!如果不是他囚禁自己逼她成婚,南宫雨寒又怎会来营救她,又怎会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想到海水那鲜红的血,罗扇的眼睛就红了,那刺骨的仇恨不仅让纳兰井辰感觉到呼吸一窘,竟然连尉迟衍都感受到侧头看向她,心中的愤怒愈深,她就这么爱南宫雨寒吗?!

    纳兰井辰眼神快速闪过一抹复杂,随即若无其事地看着罗扇笑道:“你为何用这种怨恨的眼神看我?我哪里对你不好了?唔......或者说,你是在为南宫雨寒伤心?”

    听到他提起南宫雨寒,罗扇的眼神更是愤怒和怨恨,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真恨那天为何没有动手把你杀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