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自作多情

    纳兰井辰听到声音看过去,眼神一冷,就要发作

    小月赶紧认错,又跑出去重新端了一盘食物过来她和小霞受九千岁命令去拿了药和食物过来,却没想到刚进来便看到这一幕震惊死人的情景,还有她们这辈子都不能说出去的话她们高高在上冷艳高贵傲然绝世的摄政王九千岁竟然给一个女人道歉?!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打死她们都不相信!

    何况......

    小霞小心翼翼地偷瞅了一眼罗扇,这个罗姑娘不是来认错道歉的么......怎么到头来倒变成九千岁道歉了......

    纳兰井辰恼怒自己刚才的道歉被人看见,他接过小霞奉上来的药粉,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两个命令:“下去!”

    “是”小霞和小月不敢久留,赶紧退了下去

    笑话!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没有被杀人灭口就不错了,动作哪还敢迟钝半分,要是九千岁一个不爽,便把她们灭口了就糟糕了

    纳兰井辰看着罗扇沉默的脸,软了声音说道:“过来”

    罗扇一脸防备地看着他,动作未变

    纳兰井辰恼怒地看着她,指了指她脸上的红肿,又摇了摇手中的药瓶子说道:“我给你上药!”

    罗扇撇撇嘴冷哼一声,不知道是谁把她弄成这样的,如今又假好心要给她上药不过他不提还好,他这一说她脸上的确感觉到灼热泛疼,之前没感觉到估计那时候也是自己在生气当中不觉得疼

    罗扇甩开他拉住自己的手,朝他伸出手说道:“我自己来”

    纳兰井辰心中气极,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他威胁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再不乖乖过来,我就叫人把你那两个丫头也给绑来,再让她们做苦力受苦!”

    “你!”罗扇心中愤怒,却没有办法,只能乖乖在他身边坐下,闭上眼随他折腾

    纳兰井辰仔细地察看她脸上的红肿,心疼不已,眼中又闪过一抹自责他当时是气急了才会动手,如今他深深觉得后悔,早知道自己会这么心疼,当初就不打了

    不过同时他心中又发誓,下次再也不打她了,否则心疼的还是自己

    他轻轻地把药粉涂在她脸上,看到她微微吸冷气的样子,更是放轻了力道等全部上好之后他才故意以平静的声音说道:“这些药粉有散瘀消肿的作用,你先忍一天,明天就好了”

    罗扇“哦”了一声,冷嘲道:“我还以为要带着这伤去成亲呢”

    她这话只是随口一说,并无别的意思

    而纳兰井辰却误以为她是期待和他的婚礼的,心中不由盛开了一朵花儿,脸上却极力装作平淡地说道:“我不会我的新娘这么难看地出现在大家面前的”

    听到此话,罗扇不由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看来男人真的都是在乎女人的那张皮

    纳兰井辰注意到了罗扇脸上的鄙视,知道她是误会了,但也不解释他想起刚才从她身体飘出来的幽香,不由心驰荡漾,心中涌起一股骚动

    罗扇被他看的怪异,直觉他眼神不对就要撤退

    纳兰井辰魅惑一笑,便按住了她要起身的身子,他覆上罗扇把她压在床上,看着身下的她惊疑的眼神,邪魅地笑道:“反正你过两天就要嫁给我了,我先尝尝甜头”

    罗扇脸色大变,无比后悔自己今天来看他,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说道:“我从来没答应嫁给你,是你强迫我的!而且你不是说只要利用我吗?为何现在越来越过分?!”

    纳兰井辰一愣,“你根本不想嫁给我?”

    罗扇愤怒地叫道:“废话!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一切都是你自己自作主张好吗?!”

    “你为何不愿意嫁给我?”纳兰井辰迷惑地看着她,他不明白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罗扇觉得跟他这种人说话真的很累,她无力地叹了口气,认真地说道:“第一,我从来没想过嫁给你当什么王妃!第二,是你绑架我来这里的,如果我可以选择,我会马上掉头就走!第三,我根本不喜欢你,我干嘛要嫁给你?!”

    “你不喜欢我?”纳兰井辰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咬牙切齿地问道:“那你喜欢谁?”

    罗扇怔了一下,脑海中闪过尉迟衍那张淡漠的脸,心中一酸,赶紧甩开这种感觉她看着纳兰井辰说道:“不管我喜欢谁,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你所以我不可能和你发生关系,你要利用我我没话说,你若是强迫和我发生关系,我就死在你面前!”

    她说这话不过是为了吓唬纳兰井辰罢了,相处了这些天,她毕竟也看出了些端倪,这摄政王九千岁似乎对她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也正因为此,所以她才三番四次敢这么嚣张,无非是仗着他喜欢她罢了

    而她来自现代,虽然前世没有和李祁添发生关系,想把处子之身保留到新婚之夜,奈何他却守不住寂寞出墙了但她也不是那种死守观念的人,那层膜失去了就失去了,第一次再珍贵也比不上生命重要,她不会为了这个就寻死但是绝对会想尽办法,把强占她身体的人千刀万剐!

    纳兰井辰却像个被挑怒的狮子一般,眼睛异常阴霾诡异,语气轻的不可思议,“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不管是谁,他都会杀了他,让她的心中再无牵挂

    罗扇见他油盐不进,只知道问自己这个话,干脆闭上眼懒得理他

    她却不知道这个举动惹怒了纳兰井辰,他眼神一暗,便擭住罗扇的唇辗转吮吸,罗扇也是真的怒了,当她是什么?想亲就亲,想摸就摸?

    她挣扎不开,眼神一冷便从头上摘下南宫雨寒送她的簪子,狠狠地朝纳兰井辰的脖子刺过去,后者身体一偏,簪子错了位,在他的锁骨到胸前滑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纳兰井辰愕然地放开她,眸中闪过一抹受伤,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真的伤他

    罗扇其实也被吓到了,看着他身体上缓缓流下的血,拼命克制自己的手不要颤抖她紧紧地握着簪子,防卫似地看着纳兰井辰

    纳兰井辰的目光阴冷莫测,他的视线转移到那个簪子身上,眼光一闪,突然问道:“这个是哪来的?”

    他曾经让小月给她送去一堆衣服首饰,其中不乏许多好看的簪子首饰,然而她却始终都带着这个簪子,他起初并不以为意,如今他却怀疑是她喜欢的人所赠,所以她才格外珍惜

    罗扇一愣,看了眼手中的簪子,这是南宫雨寒送她的,她很是喜欢,于是便每日戴在头上

    只是面对纳兰井辰的质问,她却觉得好笑,“我为何要告诉你?”

    纳兰井辰向前一步就想把她的簪子给夺过来摔碎,却不想罗扇见到他的动作把沾血的簪子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罗扇看着他顿住的脚步冷笑道:“你若是执意要强占我的身体,那你就准备得到我的尸体,只是不知道面对尸体时,你是否还有这份‘性’趣”

    纳兰井辰只觉得一阵气血上升,他强忍住怒火攻心的感觉,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那么这样,你把簪子给我处置,今天我便不再为难你”

    他认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耐性了,但是罗扇却毫不领情

    她觉得有些讽刺,这是她的东西,凭什么给他?何况这还是南宫雨寒送的,她也一直很喜欢

    罗扇摇了摇头,看着他坚定地回绝:“这是我的东西,没有理由给你处置”

    纳兰井辰怒极反笑,他唇边勾起的笑容魅惑人心,但眼中却毫无笑意

    他一步一步朝床边走去,越逼越近,罗扇已经退到了墙角,眼见就要无处可退,她知道自己再不做出点狠样,他根本不相信她会自杀

    她狠了狠心,闭上眼抬起簪子朝自己脖子逼近了几分,眼看就刺进脖子里面

    纳兰井辰呼吸一窘,忙喝道:“慢着!”

    罗扇暗中松了口气,但是动作却并未疏忽,簪子的尖锐部分正微微嵌进她的脖子上的皮肤,虽然并未划破表皮,但是再深一点估计就要有伤口了

    她淡淡地睁开眼,平静地看着纳兰井辰此刻略带紧张的脸

    纳兰井辰沉默良久,紧握住的拳头松开,他指了指寝殿的大门闭上眼说道:“滚出去”

    罗扇垂下眼,知道自己今天是可以全身而退了

    她缓慢地起身下床,小心翼翼地避开他

    纳兰井辰冷笑一声说道:“你不用那么防备,我纳兰井辰说到做到!”

    他又倏然睁开眼,紧盯着罗扇说道:“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离大婚之日还有两天,两天后你必定要成为我的人,你到时候若是再想不开,我可不管你的死活了!”

    后面这句话的真实性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自从罗扇在树荫下对他笑的那刻开始,他就沉沦了他根本无法眼睁睁看着她死,即使到时候罗扇又要反抗,他又能如何呢?

    他想过最糟糕的结果,大不了就是两个人纠纠缠缠过一辈子即使不能发生关系,那又如何?她的人在他身边,任何人都抢不走,那么即使没有肉体关系,他也不在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