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绝望跳海

    罗扇想起爷爷从前很喜欢研究一些八卦之术,而她也曾好奇跟着他了解过一些,这里应该是被下了阵法,所以才会把人困在这里不断循环

    罗扇冷笑,这个纳兰井辰倒真的是废了心机,竟然连阵法都用出来了但是同时她又叹了口气,暗怪自己当初太懒,跟着爷爷学了几天便放弃了如今要用到这个知识时,才恨自己当初的不努力

    既然知道自己被纳兰井辰耍了一道,罗扇也不再折腾,郁闷地坐在秋千上叹气

    不久秋千开始缓缓地摇荡起来,罗扇不用猜也知道后面肯定是纳兰井辰

    果然,后面传来他得意的笑声

    “这么快就放弃了?”纳兰井辰一边轻轻地推着秋千,看着她的身影一上一下,发丝随着风轻轻飘扬,蓝色的背影在空中摇曳,眼神不自觉地放柔

    罗扇享受着在空中上下的刺激,嘴里却发出冷哼声,“既然你要耍这种诡计,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纳兰井辰笑了,“我可没有耍诡计,我说了打开宫门,撤了禁卫军,不让人阻拦你,我都一一做到了”

    罗扇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怪只能怪自己才疏学浅,当初又太懒,否则如今哪还会坐在这里无力反抗

    纳兰井辰见她闷闷不乐,只能别扭地安慰道:“其实就算没有这个阵法,你也离不开这皇宫”

    “为什么?”罗扇终于侧头,问道

    纳兰井辰有些心虚,“因为纳兰的皇宫是建立在大海之上的,纵然我打开了宫门,但是没有我的旨意,根本不会有人放桥给你过海到对面而凭你一个人,根本无法放桥而过”

    罗扇沉默,所以从头到尾她都是被耍着玩的一方但是能怪谁呢,是她太天真,她明明知道自己被绑架过来,他肯定是不会轻易放了自己的何况她还是个诱饵,他又怎么会那么仁慈地让她离去呢?

    她心中一动,突然说道:“你可以带我去看看海吗?”

    她很久没有看到海了,没有想到纳兰皇朝的皇宫竟然是魏立于海上的

    纳兰井辰见到她眼中的渴望,又想到她刚才的闷闷不乐,便点头同意了

    两人来到皇宫的围墙上面,他们爬上城池,罗扇见到许多人站在这守卫着,便要求把这些人撤退

    纳兰井辰又误会她是想和自己单独相处,嘴角笑容勾起,顺了她的意让守卫们都退下远离这里

    罗扇站在高墙上,眺望着翻滚的海水,湛蓝的天空和海水映成一片

    她打量着这周围,原来纳兰井辰说的是真的,这座皇宫立***之中,四周全是海水,但是陆地离这里并不远,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搭上桥和那边接通的

    海风吹散了她的长发,她侧头看着纳兰井辰,有些不明白他为何这两天像换了个人似的

    纳兰井辰让她看的有些别扭,他扭过头不去看她,装作看向远方,一边若无其事地问道:“你看什么?”

    “......”罗扇无声地笑笑,并未回答他

    待纳兰井辰发觉不妥转过身时,却只见她纵身一跃跳下海他脸色一变想要抓住她,却只能抓住她的一片衣袖,结果衣袖承受不住她的重量断裂了

    罗扇逆着海风往下掉落,她看着高城上面的纳兰井辰笑的倾城,跳下去的结果有两种,一要么是死,另外一个则是靠自己的游泳技术逃离皇宫,回到陆地

    然而她的想象太过美好了,纳兰井辰纵身一跳,也跟着她跳了下来

    罗扇瞪大眼睛满脸惊愕,她刚才正是故意让他撤退守卫,这样她跳海的时候守卫就赶不及过来救她而她没有想到纳兰井辰竟然会不顾危险跟着自己跳了下来,要知道这海可是深不见底的!

    纳兰井辰眼睁睁看着罗扇跳入海里,他心中顿时像是打翻了调料盒一般,五味杂陈,愤怒、背叛感、讽刺、不可置信等等接踵而来,但是他并没有lang费太多时间去思考,这时候叫守卫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把身上的披风扯开扔在地上,纵身跟着她跳进海里

    不管如何,他都不能让她离开他哪怕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绑住她,牢牢地绑住

    罗扇慢慢地沉入海底,冰冷的海水深入骨髓,寒冷刺骨,她眨了眨眼,感觉到海水一阵波动,明白肯定是纳兰井辰也到了海里了

    她屏住呼吸,开始游动起来她的目标是游到对面的陆地上,再跑入森林里,这样就有机会逃离纳兰井辰了

    纳兰井辰到了海底就开始感觉到呼吸急促起来,他突然想到自己今天并没有吃药海水的冰冷和他的身体温度渐渐变的一致,他强忍着晕眩和呼吸的困难执着地往罗扇那边游去

    罗扇回过头看了一眼纳兰井辰,发现他的神色不对,她顿了一顿,想到他是绑架自己的罪魁祸首,狠了狠心便决定不管他加速游走

    虽然现在这具身体不会游泳,但是罗扇在现代的时候经常把这个当成运动解压,所以她的动作虽然生疏了不少,但也是灵活有余的

    她很快便远远甩掉纳兰井辰一大部分,她回过头见到他离自己很远,心中一喜,更是加快速度想要快点甩开他,却不想此时却突然小脚一痛,动作猛然一顿,她僵硬了身体,知道自己是抽筋了

    也难怪,她这具身体很少运动,如今突然进行游泳这项激烈的运动,事先还没有做过热身,抽筋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的腿剧痛的很厉害,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感受着自己身体的下沉,她已经憋气很久了,按道理来说早就应该浮上海面呼吸新鲜空气,但是她刚才强撑着一口气想甩掉纳兰井辰,如今气没换成,反倒是腿抽筋了

    罗扇心中着急,知道自己这回估计九死一生了她憋不住气忍不住张开了嘴,一下子吞了好几口海水,而身体还在持续下沉着

    她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身体缺氧越来越严重,就在她觉得自己撑不住想要闭上眼随海水而落的时候,一具冰冷的身体环抱着她,把她托起到水面上,罗扇猛然吸入了一大口气,咳嗽了好几声,可是奈何她刚才已经缺氧太久,又喝了不少海水,如今已经昏迷不醒了

    罗扇醒来,一眼便看到纳兰井辰脸色冷漠地看着自己,她又闭上眼睛不去看他

    纳兰井辰见她这样,心里一股气都冒了上来,他坐在床边按着她的脸看着自己,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就这么想离开我?不惜用这种方式?!”

    他觉得自己的一股热情都被付诸于流水,她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罗扇感觉到他的手温度异常高,又见到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想起在海底的时候,他就似乎情况不对了

    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她是被绑架而来的,她逃走难道有什么不对吗?罗扇睨着纳兰井辰,开口冷笑道,“我只觉得我还真值钱,值得堂堂的九千岁冒着生命危险来阻止我逃走!”

    “啪”纳兰井辰脸色倏然发狠,扇了罗扇一巴掌,速度快的让人看不见

    罗扇的脸一痛,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纳兰井辰,他脸色阴狠地看着自己,毫不留情地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在这好好呆着,不许再出房门一步!”

    纳兰井辰不再看她的脸色,说完转身便走,他的手心仍然微微发麻,可见刚才那一巴掌是有用力

    他对男人不该打女人这个说法嗤之以鼻,他这辈子也杀过许多女人他承认自己舍不得罗扇死,但是他一向觉得,做错了什么事就该受到什么惩罚罗扇辜负了他,他不觉得打她一巴掌自己有做错什么

    他不再管罗扇是什么表情是什么态度,只觉得她辜负了自己的一片心意

    罗扇咬着唇,嘴唇雪白,脸上的五指痕还清晰地印在上面,她从来没受过这样的侮辱,如今被纳兰井辰这一巴掌,她直接被打傻了,忘了反应,直到他出了房门,她才反应过来骂道:“你算什么男人!竟然打女人!不出去就不出去,反正我本来就是被绑架的,你以为我稀罕到处跑?!”

    她承认她没有想到纳兰井辰会打她,她甚至有些委屈,此刻只能强忍着泪水,双手紧握成拳,感到心中一阵愤怒和屈辱

    “罗姑娘......”小月在一旁诺诺地喊道

    罗扇回过头,见她端着一碗药便知道是要给自己喝的,她本来想伸手打翻了药碗,又突然想起什么伸手接了过来一口喝掉里面的药水

    如今逃跑被抓回来,她只能把自己的身体养好,才有资本进行下一次逃走,就算等待别人的救援,也是需要体力支撑的

    小月见她喝完了药,忍了半响终于还是开口说道:“罗姑娘,如果不是九千岁下去,您就没命了......”

    罗扇一愣,想起她在海底缺氧抽筋那一幕,但是她却嘴硬地说道:“他不过是为了不让我逃走罢了!”

    小月摇摇头,“其实您肯定逃不出这座大海,海里有许多食人鱼,如果不是九千岁下去救您,罗姑娘您......很快便会尸骨无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