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原来是黑店

    罗扇睁开了眼睛,却见老大叫了一声后退了几步

    罗扇一愣,以为他是被自己吓到了,半响才发现他的手在流血,上面还插着一把小飞刀她转头看向门口,果然见到南宫雨寒正依靠在房门口,一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她松了口气,朝他瞪了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满,这货竟然在这里看了那么久的戏才出现!

    南宫雨寒当然明白她那一眼的意思,他侧开身体指了指外面昏迷了的一大票人,无辜地说道:“我要先把他们整倒,才能来救你啊”

    罗扇愕然地看着外面倒下的那大票人,又看了看眼前的六个人,乌鸦一阵飞过,她囧囧地问道:“你们到底有多少人啊?”

    老大愣愣地回答:“好多,全城的乞丐都是我们的人”

    军师大怒,“老大,跟你说了多少次,要有戒心!不要随便透露信息给敌人知道!”

    老大反应过来,忙一阵道歉,“对不起,我忘了,我错了我错了”

    军师冷哼一声,却一溜烟儿躲到老大的背后了

    老大看到罗扇惊愕的眼神,巴巴地笑着解释道:“他不懂武......”

    军师在后面气的狠狠拍了下他的头,怒目圆睁道:“看什么看,都叫你别透露信息了!你真不争气!”

    老大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错了,对不起可是这是在外面,而且我们在打劫......你给我点面子好不?”

    军师看了看情况,缩了缩身体,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答应:“好,那你快点打......”

    虽然有可能打不过......军师看了看站在门前似笑非笑的男人,心中发虚,这个男人的武功明显比他们高太多了,外面那么多人都被他无声无息给打晕了,而他们现在才六个人......

    “你别怕,我保护你”老大见他缩了一下,当下心疼,发誓道

    罗扇噗嗤笑出声来,乐不可支地看着他们笑道:“原来你们是一对啊?”

    “干你何事?”

    “干你屁事?”

    两句意思相同的话从他们两个口中同时蹦出来,不止罗扇,就连南宫雨寒眼睛里都染上一抹笑意

    小弟们见老大和军师事情败露,忙讨好地问道:“老大,他们发现了你和军师的奸情,要不要干掉他们灭口?”

    “噗哈哈哈哈”罗扇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这些劫匪太逗了,完全不够专业的劫匪,缺根筋,不是当土匪的料

    劫匪们见自己被嘲笑了,都愤怒地举起手中的剑指着老大说道:“老大,她笑我们,快去帮我们报仇!”

    看着老大窘迫退却的眼神,罗扇笑的更欢了,就连南宫雨寒都忍不住轻笑出声原来老大是用来当枪头鸟的,小弟们却缩在老大的背后求保护

    老大见南宫雨寒和罗扇气焰高过自己,都敢笑对他们那么多拿着刀剑的人,顿时焉了他看着从门口走到罗扇身边的南宫雨寒,弱弱地问道:“你们想怎么样?”

    罗扇本来停止的笑声再次响起,南宫雨寒满脸宠溺地看着她乐呵的样子,她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说起来应该感谢这几个劫匪,他意味深长地看着眼前这几个人

    却不想那些劫匪见到他这样的眼神,又看到老大都焉了,几个人不由同时一颤,缩起了身体

    罗扇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咳嗽上来了,南宫雨寒见状赶紧帮她拍了拍背部,直到她好点了才无奈地问道:“笑够了没?”

    罗扇又闷笑几声,才点了点头

    南宫雨寒看了一眼这几个人劫匪,问罗扇道:“他们怎么处理?”

    罗扇思索了半响,突然眼尖地发现其中一个小弟很眼熟,而且一直在逃避她和南宫雨寒的眼神,避免出现视线接触她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在哪见过他了

    罗扇嘿嘿冷笑几声,走到那个小弟面前,围着他转了几圈,笑道:“你很眼熟哦”

    小弟扑腾一声跪下了,苦着脸求饶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南宫雨寒细看了那个人的眉眼,也认出他来,不由摇了摇头笑了,这个世界上巧合的事情总是那么多

    “你错在哪里?”罗扇好整以暇问道

    “我错在不该偷女侠的匕首,更不该和大哥一起来抢劫女侠的东西!”小弟认错的话说的非常顺溜,没错,他就是那个在街上撞罗扇偷东西的小贼

    “我们挺有缘分的,一天见了两回就是不知道这个是意外呢还是巧合”罗扇笑道,脸上的表情似是无害,但却一闪而过一道寒光

    “回女侠,不是巧合”小弟苦巴巴地回道

    “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罗扇坐回床上,双手撑着下巴,似是等着听故事一般,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小弟的回答

    小弟却看了一眼大哥,见他默认后才敢主动开口回答

    “我们本都是这座城里的乞丐,生无所依,每天都过的连狗都不如在这座城里,我们是最低贱的,无论是谁都可以轻贱我们,过往的人见到我们都是远远避开遇到好人可能则是丢下一份肉包子,如果遇到品性不好的别说施舍,就连身上仅有的钱或者食物都会被抢走”小弟回忆起从前的日子,满面苦涩悲哀

    听到他们的遭遇,罗扇和南宫雨寒不由沉默,安静地听着他继续说

    “不过当初的我们已经无所谓了,在时间的磨合下,我们已经放下了人的尊严,只懂得像狗一样去乞讨生活纵然活的下贱,但是人哪个是真的能放弃生命呢?我们一直活在这样的世界里,直到老大和军师的出现”小弟说到这里,感激地看了一眼老大和军师,继续说道:“这里本来没有这座客栈,这是老大和军师花尽了积蓄建起来的家他把我们都收集起来,让我们换下了那一身破烂的布料,穿上了店里买的新衣裳,还给了我们一个栖息之地,我们都住在这座客栈里”

    罗扇一愣,想起他们这一路走来,经过了无数座城池,几乎每个城里都有很多乞丐,她和南宫雨寒都给了这些乞丐一些帮助但是来到这座城里,确实没有看见一个乞丐,当时她还以为这座城里的人民生活条件好呢

    罗扇和南宫雨寒对视了一眼,又恍然想起,当时匆匆经过客栈大堂时,那里面坐着的确实就是他们的老大,原来他就是客栈掌柜

    “那你们怎么会当起了劫匪?”罗扇不解

    军师苦笑一声,接过话来无奈地答道:“建了这座大客栈,又收留了那么多人,大伙儿都是要吃饭穿衣的我们的能力渐渐不足,而且城里的乞丐有增无减,我们支撑不下去了而正当我们为难之际,却看到总是有一些富豪商人住进客栈里,他们不缺钱,而且出手大方,但是人性却丑陋喜欢虐打下人,鄙视弱小,看不起穷人于是我便起了心思,把这个事情跟老大一商量,两人便决定要做了也正是靠这个,我们这帮人才不至于饿死”

    军师的话刚落,小弟马上接过来着急地澄清道:“做这个事情之前,军师和老大问过我们,让我们自由选择参加与否,我们都集体同意加入,他并没有强迫我们,都是我们自愿的毕竟谁都不想再过从前的生活,而富人们又不差那些钱,我们就想劫走他们的银子,但是从来都没有杀过人!”

    罗扇听完,好奇地看着军师和老大,问道:“你们原本是干什么的?”

    老大和军师一愣,答道:“其实我们本来也是乞丐,从京城而来”

    “那你们怎会有钱建客栈?”罗扇不明白

    “其实我们跟他们一样,以前都是乞丐,我们也是被主人救了,所以才有幸重新做人”老大淡淡地笑了,想起京城里的恩人,心中感激

    罗扇这回是真的迷惑了,她看向南宫雨寒,见他也是不解的眼神,再回头问道:“你们的主人又是谁?”

    “我们只知道他叫阿生,他住在一座大宅子里他说他也只是一个下人,他收留了很多乞丐,其中包括我和陈易,对了,陈易是我们的军师,也是我的爱人”老大大大方方地把军师拉出来,不顾他羞怒的眼神,坦然地笑看对方

    罗扇嘴角带笑地看着两人,有些佩服老大,没想到他性格如此直爽,在古代这种封建森严的地方,竟然能毫不扭捏地承认自己的性向

    老大见罗扇并没有歧视的意思,倒是有些诧异他还记得当初这些小弟们知道他和军师有一腿时,那种惊愕又带着异样的眼神

    他笑了笑又接着说道:“他在院子里种了一大片绿色的东西,不久长出来果实之后他研究了发现,那个东西有点像大米,但却比大米更大更饱满,而且还能吃这种果实成熟期很快,而且种子就可以种植出来这种食物,他便大量种植了这种东西然后开了个店铺,专卖这种粮食渐渐的,生意竟然非常好和很多大酒楼都有了合作,后来他赚了钱便专门买了一个非常大的农庄再后来他有钱了,便给了我们每个人一笔钱,让我们去其他城里救济乞丐所以我们便来到了这里”

    罗扇听完,久久不语,阿生,竟然是阿生她消化完这个消息,淡淡地笑了,她早已把自由之身还给了阿生,没想到他还把自己当主人

    她回忆了一下,那些植物苗子好像是一个老人送给他的,没想到还当真是大有用处如此也好,他过的好便行了

    南宫雨寒也挺吃惊,原来这些是阿生做的他饶有趣味地笑了,前阵子京城那边传来消息,说收购了一批质量非常好的饱满大米,他当时还疑惑京城里有谁能种出这种东西,没想到却又是罗扇的人

    罗扇消化完,又怀疑地看着眼前这几个人,疑惑地问道:“你们说你们只劫财不杀人,他们看到了你们的真面目难道就没有报官吗?”

    老大摸着头,嘿嘿地干笑几声,尴尬地回答道:“我们以前都有蒙面作案的,那些富商也没有怀疑到我们店里你们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留意到我们的模样,而且你们回来的又晚,我们时间快来不及了,想了想,你们就三个小姑娘,威胁一下应该没胆子报官......”

    他说到最后挺委屈的,好像这一切都怪他们回来晚了一样,罗扇啼笑皆非

    却见他又欲言又止,最后坚定地开口说道:“现在我只求你们一件事情,请你们不要把他们给暴露出去,一切事情都由我承担,都是我带头干的”

    军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要死我也陪你死”

    其他小弟闻言纷纷坚定地喊道:“老大,我们不会让你承担的,要死一起死!”

    他和军师都是为了他们才这么做的,他们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代替他们死?如果不是老大给了他们新生活,他们如今还过着非人的生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