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劫匪来袭

    南宫雨寒顿了一下,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要的不是道谢,但是如今他也不想逼她

    “谢谢就不用了,不如来点实在的,比如说,亲我一口”他无耻地笑道

    罗扇瞪了他一眼,决定收回自己的感谢,不再理他专心地看着月色出神

    他们两人回到客栈时,紫沁和红袂果然已经在厢房等了许久了见罗扇安然无恙地回来,明显地松了口气

    从她们口中罗扇得知四哥早就回来了,听说她们和罗扇走丢了也并未说什么,只淡淡地丢下一句,“南宫会照顾好她的”便回房了

    南宫雨寒嘱咐罗扇她们早点歇息,看着她们关好门才走进厢房,进门便闻到浓浓一股酒味他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人,知道他并未睡着睡着的人通常呼吸平稳,而罗曜此刻气息浮躁,根本不像睡着的人

    “别喝了,快去睡觉,今晚我来守夜”南宫雨寒抢过酒壶,叹了口气说道

    罗曜直起身体,迷蒙地看了他一眼,把酒壶从他手中轻轻地拿回来,淡淡地说道:“我没醉,我不想睡,你去睡,我来守夜”

    南宫雨寒沉默了一下,忍不住说道:“你还要颓废到什么时候?以前那个潇洒不羁的你去哪了?发生了这些事情又不是你想的,你怪自己干嘛?”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他这就是自责,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好好的一个人背负着这么大的愧疚,怎么可能真的洒脱平静起来?一切都是做戏给罗扇看的而已

    罗曜本来倒了一杯酒,闻言却重重地把它拍在桌子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他痛苦地深呼吸一口气,盯着南宫雨寒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我没有执意跑出去,兴许能见他们最后一面,兴许当时多了一个人反抗,不至于让相府全部灭忙,至少我能保护父亲和三哥!”

    南宫雨寒是真的怒了,他冷冷地对上罗曜的眼神,毫不留情地说道:“凭你一人之力能做什么?如果你没有跑出去,你今天也是落得人头落地的下场即使你当时你在现场,你就能阻止这场灾祸的发生吗?御林军那么多人,全都是经过严酷训练的你即使武功再好,也敌不过一整批的御林军”

    天知道御林军究竟去了几队人,相府周围的脚步密密麻麻的,整齐有力看来皇上为了除掉相府,真的是下了狠心了只是他不明白一件事,如果皇上想动相府,早就可以动了为何偏偏要等到现在?这之中的蹊跷是他仍未没弄明白的

    罗曜心中是明白这一切的,只是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相府那么多人,只有他一个人安然躲过,二哥虽然没死,但却被发配幽州,如今也不知是生是死而罗扇面对了这么大的变故,亲眼看到了相府上上下下满门的尸体,还有爹爹和三个的无头尸,估计她这辈子都有阴影了

    “不说了,来陪我喝酒”他打了个酒嗝,对南宫雨寒笑道

    这阵子他其实装的很辛苦,心中有痛苦却不得而泄,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来让罗扇安心他知道如果连自己都撑不下去,罗扇估计会更加崩溃了

    南宫雨寒看了他那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仍是坐了下来陪他小喝几杯有些事情,真的是需要时间来冲淡的他帮不了他,只能等他自己去接受这些事实

    两人喝着酒,安静地小酌,南宫雨寒却突然闻见一声极小的动静他眼眸一闪,看向罗曜,却见他也是看着自己两人会心一笑,看来彼此都发现了

    动静是从隔壁罗扇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南宫雨寒打了个手势,表示一切交给他罗曜想到自己满身酒味确实不能让罗扇知道,便点了点头

    南宫雨寒走到门前,用手指挑破门上的油纸,仔细地观察着外面

    罗扇这阵子本来就睡的不安稳,这会儿也正辗转反侧,却突然听见一声极小的响声,她还未反应过来便紫沁突然从床上坐起,见到罗扇也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便做了个静声的动作

    她拿起随身的雪刺剑,无声无息地下了床走到门前,抽出剑严阵以待

    罗扇本来是不担心的,她知道紫沁的武功高强,几乎没人能伤的了她

    然而紫沁还是太嫩了,她没有闯荡过江湖,不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凭着一身武功作案的,江湖上的伎俩,她还没有领教过

    房间里缓缓飘入一股白色迷人的幽香,紫沁离门口最近,闻到了香味一时好奇便多闻了几下,却瞬间感觉到头晕了起来

    罗扇见到房间里涌起幽香,马上反应过来这是传说中的迷香,她迅速捂住口鼻防止迷香入体,却见紫沁摇晃了一下身子,暗觉不妙,紫沁肯定中招了

    她想张口大呼南宫雨寒,却不慎吸入了一口迷香,她赶紧闭上嘴,不敢再喊她下了床走到紫沁身边扶着她,紫沁的眼神已经开始迷茫涣散,她茫然地看着罗扇喃喃:“小姐,我好晕”

    说话的时候她又吸入了几口迷香,一瞬间便倒在了罗扇怀中

    罗扇暗下吃惊,想不到这迷香竟然如此厉害她使劲把紫沁移回床上,尽量不发出什么动静见到床上的红袂此刻也是昏迷不醒,便知也是中招了

    她心下微微焦急,希望南宫雨寒他们没有中招

    她正想着对策,却见房门的栓子开始有动静,慢慢地发出移动的响声她微微一思索,快速地蒙上面纱,往床上一倒再闭上眼睛,屏住呼吸装晕过去

    门很快就开了,罗扇感觉到有人在往床上靠近她暗中数了数脚步声,看起来不止一两个人,大概有五六个的样子这些人应该手拿兵器,因为她听到了刀剑摩擦的声音

    难道这些人是尉迟默派来捉回自己的人?罗扇才刚起了这个怀疑就瞬间被扑灭了,因为她听到了来人的对话

    “大哥,这个女人好奇怪,睡觉都带着面纱睡,难道她长的很丑?”说话的声音沙哑,语气充满了疑惑

    “你这个笨蛋,说话声音小一点,怕人听不见啊!”那个被称为大哥的男人怒气横生,对刚才说话的人吼道

    一旁的另外一个男人额头明显滑下了几根黑线,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暗叫自己淡定等到气息沉淀下来他才狠狠地瞪了两个人一眼,轻声斥责:“你们一个比一个大声,怕别人听不见啊?赶紧动手,找银子啊笨蛋”

    “哦,对对对,听他的,赶紧动手!”被称为老大的人又说话了,只是他的声音还是如此洪亮有力,说完之后他发现自己又犯错了,赶紧捂住嘴巴无辜地看着斥责他们的男人

    罗扇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本来很想笑的,但是想到自己在昏迷状态便忍住了紧接着又听到另外一个男人斥责的声音,看样子像是他们这群匪徒的军师不过这群人的声音好熟悉,罗扇心中暗下疑惑,似是在哪里听过他们的声音

    她还没想起来在听过他们的声音,便听到他们在翻找包袱的声音,而她知道包袱里有一些碎银子,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对于一般黎民百姓家庭来说至少可以用一年了而数量大的银票都被红袂贴身带着,所以她也就不出声,希望他们拿到钱便走了罢

    哪想到他们看到包袱里那点碎银,竟然不屑啐了一口,怒道:“大哥,这几个小娘们穿的那么好看,没想到却这么穷!”

    “啊?”被叫做大哥的叫了一声,看到他手上的碎银明显不满意

    一旁的军师恨铁不成钢,不耐地开口说道:“得了,瞧你们的出息样跟你们说了多少回了,有钱人不会把钱放在包袱里,他们聪明着呢快去把她们衣服扒了,看看在不在她们身上”

    小弟眼睛一亮,奸笑着说道:“这个差事就交给小弟我了”

    大哥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头,怒道:“你想的美!让老子来,闪开!”

    小弟不甘不愿地让开,眼巴巴地看着大哥往床上几个姑娘靠去

    大哥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三个姑娘yin笑道:“她们可比城里的其他姑娘好看多了,皮肤水灵灵的不过这个妞为什么总带着面纱呢?难道丑的不可以见人?”

    一旁的军师见状不耐烦地丢了一句:“你要是好奇就掀开来看看,别lang费时间了”

    他不像他们,他只对银子有兴趣,女人什么的,都只是一个发泄的工具有银子了,妓院里大把女人给他上,还全部是心甘情愿的,不需要强迫

    “好,那老子就来看看,这小妞到底长的丑不丑”老大哈巴着笑脸,满脸yin笑地朝罗扇靠过去,眼看手就要碰到她的脸颊

    与此同时,罗扇心里本就着急,原以为他们拿钱就会走人,没想到还有一个精明的军师在此她正愁着对策,却听到老大说的话,感觉到他的气息朝自己而来,眼看就要碰到自己,她干脆拼一把,突然睁开了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