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偷窥

    纵然尉迟皇朝来了个大变天,罗扇他们却丝毫并未受影响这几日来她们游山玩水,走过了不少地方,这也让罗扇他们的心情好了不少

    她自穿越之后,除了京城和郊区,都没怎么去过别的地方如今有机会到处走走逛逛,她的心情还是开朗了不少

    这段时间以来,罗扇不是没有想过尉迟衍,他如今怎么样,为什么不来找她,她都很想亲自去问个清楚

    但是她如今也只能把一切埋在心里,她不能回京城,就连爹爹的坟墓,都是南宫雨寒帮忙安置的,她甚至不能去亲自上一炷香,只能等有一天她有能力有权利再进京城时,再去跟爹爹磕头认错

    现在几人正坐在马车上,罗正扇掀起窗帘看着外边掠过的风景发呆

    南宫雨寒正和罗曜说着话,眼神却不时地看向罗扇

    “放心,她最近好多了”罗曜注意到他的眼神,开口道

    南宫雨寒点了点头,把眼神转移到他身上,叹了口气说道:“你也看开点”

    罗曜笑了笑,“我早已看开了,什么都比不上现在,只要她还在,我就不会倒下”

    南宫雨寒眼眸闪了闪,他不是不知道罗曜对小扇子的情意,只是如果可以,他宁愿一辈子都不要揭开这道窗帘,毕竟谁也不希望多出一个情敌

    他顺着罗扇掀开的帘子往外了一眼,思索道:“快到尉迟皇朝和蓝雪国的交界处了,幽州离这里不远,我们晚上好好商量下怎么去找罗武”

    罗曜点了点头,找到二哥确实要紧,他们的打算本就是一路游玩,等相府的事情淡化一下,再到幽州去找罗武算算时间,罗武也应该到了幽州了

    想到二哥,罗曜就有些烦躁,不知道他现在如何,被流放的新犯人到了幽州,总是会被各种欺压虐待的

    幽州是个苍凉之地,那里民不聊生,暴民居多,官府政治不了,那里也没有油水可捞于是干脆就放弃那里,幽州便成了专门流放犯人之地

    南宫雨寒注意到他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放心,罗武好歹在边关待了那么久,不至于连几个暴民都抵抗不了,他不会吃太多苦的”

    罗曜默然颔首,此刻除了安心别无他法

    罗扇此刻刚好回过神来,疑惑地问南宫雨寒:“为何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追兵?”

    南宫雨寒一顿,似是不经意地回答:“可能是我们绕的路远,而且又低调,他们没有发现我们的行踪”

    罗扇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

    南宫雨寒敛下眸子,遮掩住里面的一闪而过的异样其实他是这个马车里唯一知道尉迟皇朝已经变天的事实,尉迟衍当上皇帝,杀了许多贪官污吏,人人称赞

    然而他却还打听到另外一个消息,尉迟衍给自己培养的势力和暗卫下了一个命令,活捉罗扇,其他人不管是谁,捉起来威胁罗扇就义,如果不从就杀无赦

    南宫雨寒不知道为何尉迟衍突然性情大变,弑帝夺位,甚至下了这种命令他明明知道,罗扇在乎她的亲人朋友胜过自己他这一步,真的走错了一次错,可能会导致罗扇终身的恨意

    但是不管如何,他都知道尉迟衍是爱着眼前这个女人的不然不会恨到如此地步,还不愿意伤害她但是他始终也不明白,究竟有什么误会竟然可以让他如此性情大变

    他不是没有想过和罗扇说,但是如今他们这个状况,根本不适合说这个当务之急是先找到罗武,再找个地方安定下来,等他们的心情恢复好一些,再跟她说这个事情他没有打算隐瞒她一辈子,有些误会始终都要解开的,到了适当的时候,他会把事实告诉她再由她来决定要不要去找尉迟衍解开这个误会,尉迟默已死,京城对于她不存在威胁了

    南宫雨寒正想的入神,马车却突然停下了他抬起眸子,看着掀起帘子的烈风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烈风回道:“公子,已经到达离边境最近的一座城了,幽州就在邻城,天色不早,今晚是赶不过去了”

    “那今晚就在这里歇息”南宫雨寒看了看外边的天色说道,他知道今晚赶到了幽州也未必有地方休息,还不如今晚就在这里住下,等到明日大早便赶路,趁着白日好寻人

    这里是离两国交界处最近的城池,自然是热闹非凡来往商人,行走江湖的人络绎不绝

    所以这里的客栈和酒楼经常爆满,但是好在南宫雨寒不缺银子,只要有钱,上房其实还是几乎都有的

    南宫雨寒让下人把行李安顿好,一行人走进酒楼厅里,顿时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几个人身上穿的衣服布料都是上好的,看起来这几个人是富家子弟,只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罗曜皱着眉看着周围乱七八糟的人,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此刻还有几桌人用不怀好意的眼神往罗扇和红袂紫沁身上上下扫描他微微有些不悦,用身体挡住了他们看罗扇的视线,同时也才明白刚才南宫为何要罗扇带上面纱再下马车恐怕让这些人见到她的真面目,一个个都跟狼似的扑上来了

    南宫雨寒此举当然不止是防狼,他担心的还是怕被别人认出来,一旦被认出来麻烦就不小了虽然他自信能保罗扇平安无事,但是他终究不想让她冒这个险

    烈风给了小二一大锭银子,小二才笑眯眯地带着他们去了楼上,一边掂了掂手上的银子一边笑道:“公子,你们真是幸运,今天晚上有节目表演,这两间上好的厢房打开窗户刚好可以看到整个大厅,节目一览无遗”

    “如此便多谢小二哥的安排了,小二哥人真好我们远道而来,不知道小二哥能否给我们找个浴桶和打一些热水上来房间呢?”红袂甜笑着,发挥她的招牌笑容,把人哄的七荤八素

    小二果然晕了,连忙答应:“没问题没问题,这位姑娘说的哪里话,为你们服务是应该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眨都不眨盯着红袂的脸蛋瞧,红袂虽然长的不是倾城绝色,但是一直跟着小姐也是娇生惯养,而且罗扇也经常给她们制造独有的护肤品擦脸,还经常敷面膜,看上去皮肤也是白皙嫩滑,挺娇俏的一个姑娘在这座人来人往,空气质量极其糟糕的城里,她这样姿色的姑娘也是少见的,所以也不怪小二看呆了

    而一旁的罗扇是蒙着脸根本让人看不清楚容颜的,紫沁虽然长的也不赖,但是就是冷着一张脸,让人不敢乱瞧

    见目的达到了,红袂也不再跟他纠缠,等小姐和紫沁进房之后,便直接把门一关让他吃了个闭门羹

    小二摸了摸鼻子,看到一旁跟他们同来的男子正忍着笑看着自己,不由恼怒地哼了一声,指着旁边的一间厢房酸溜溜地说道:“你们的房间在这边,你们自己进去,我还要给姑娘们打水~”

    南宫雨寒忍俊不禁,点了点头看着他离去,不由觉得好笑

    原来姑娘和公子,真的有那么大差别的

    他们几个进了房间,南宫雨寒首先走到窗前打开窗户看了看下面,确实是能看到整个大厅他收回视线正准备离开窗户时,却留意到了窗户一个细小的划痕,他仔细察看了下,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这里终究是不太平啊”

    “什么意思?”罗曜听到他的自言自语,抬头问道

    南宫雨寒耸了耸肩,指着窗子上明显是刀的划痕,不在意地说道:“晚上可能会有几个小贼过来,我们得轮流守夜了”

    罗曜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无奈点了点头

    交界处的城池,没有几个是太平的,总有些心怀不轨的人看到有钱的公子哥就当肥羊,晚上过来谋财害命的也不少,如果一个不当心,就此送命不是不可能的

    小二哥给红袂她们送来洗澡水,见到罗扇还是蒙着脸,倒也好奇地瞅了他一眼

    紫沁注意到了他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道:“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珠!”

    小二一哆嗦,赶紧虚笑着道歉,便退了下去

    “小姐,我见那店小二鬼鬼祟祟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紫沁看着罗扇摘下面纱,说出了心中的感觉

    红袂正帮着罗扇脱下衣裳,闻言取笑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放心,他就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狗熊,倒是外面那一拨人,可得小心着”

    刚才他们这一路经过大厅,多少不怀好意的眼神落在她们身上她们不是没有感觉到,无非就是冲着有南宫公子和四少爷在旁边,不敢乱来罢了

    紫沁点了点头,暗中决定晚上守夜不睡了,等到明天在马车上可以补眠

    她这样想着,未想却听到门口有些许轻微的声音动静

    “有人偷窥!”

    紫沁眼神一冷,用随身带着的暗器朝门口人影处射去,没想到人却机灵地躲开了,瞬间没了影

    因为小姐在沐浴,她也不方便打开门去追人,只能恨恨地说道:“让他跑了!”

    罗扇蹙眉,看来这里确实不怎么太平,竟然有人这么猖狂,青天白日竟敢偷窥女子沐浴

    红袂也是皱着眉忧心地说道,“小姐,那人肯定是看到你的样子了......”

    罗扇沉思了一下,说道:“那人估计就是个贪财或者窥色的小毛贼,不至于认识我,而且是通过门口偷窥的,不一定就看清楚了我的样子到了晚上可能还会有人更猖狂,我们要注意些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再不济还有南宫雨寒和四哥呢”

    红袂和紫沁稍微放下心来,几人都收拾干净换好衣裳,罗扇再重新蒙上面纱正好有人在门口敲门,紫沁一僵,浑身都戒备起来瞪着门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