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逃离

    罗扇和红袂紫沁团聚完,见到罗曜站在那里,身影有些落寞悲伤,知道他此刻也不好过,不由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忍住眼里的酸涩说道:“四哥,人死不能复生,我们都看开点,以后定要为三哥和爹爹复仇”

    说到最后,其实罗扇自己也忍不住哽咽了声音,红袂和紫沁眼泪也滚了下来

    罗曜帮她擦干眼泪,声音有些沙哑,“五妹你还把我当四哥看待么?”

    “当然,如今我就只有你和红袂紫沁了,你永远是我的四哥!”罗扇坚定地说道,双手紧握罗曜的手无论如何,他都是一直疼爱自己的四哥,这点永远不会改变

    罗曜心中感动,想不到她竟然不怪自己骗了她十几年,看着罗扇憔悴了许多的容颜,他心中微微心疼,暗叹道,也罢,就让他做一辈子的四哥,不管如何,从今以后她是他心中放在首位的人,是亲人,亦是心爱的人

    他回抱着罗扇,闭上眼吞下心中的苦涩和悲痛,即使现实再残酷,他也必须振作起来,他还有五妹要照顾,他不能倒下

    “四哥,二哥如今也不知道如何,你可有他的消息?还有父亲和三个的头颅,至今未找到,他们怎会安息......”罗扇强迫自己不要再哭,这样太懦弱了,如今要先振作起来,以后定要找机会为相府报仇雪恨

    罗曜闻言倒是沉默了,他闪躲着她的眼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罗扇见状就知道肯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她苦笑一声说道:“有什么就直说,我承受的住”相府那么惨绝人寰的场景她都看过了,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罗武因为对国家社稷有功,免于一死发配到苍凉之地幽州,让他自生自灭至于相爷和罗瑜的头颅我派人找到已经让人给缝上,现在已经下葬安息了”南宫雨寒见到罗曜仍然是踌躇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狠了狠心帮他开口说道有些事情,即使再残酷,她迟早会知道真相的,而他,不愿意隐瞒她任何一件事情

    罗扇却感觉还是有些不对劲,如果只是这样,为何罗曜却不敢对自己开口?

    她执着而坚定地看着南宫雨寒,眼神里的逼迫让他无处可逃

    他叹了口气,还是把最后的事实告诉她:“相爷和罗瑜的首级......被挂在城门口示众,这个是暗中偷回的,所以他们的坟墓不能写他们的名字,亦或者,把尸体移到别国家安葬”

    罗扇听完面无表情了好一会儿,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愤怒,只是眼眸闪过一抹极深的怨恨,顿了半响她深呼吸一口气,故作轻松地说道:“葬在普济寺山上,那里清静,希望他们能安息”

    “小姐......”红袂担心地叫道,她知道以小姐的性格怎么会甘愿承受这种灭门仇恨,她肯定是心里有什么打算

    罗扇朝她笑笑,“放心,我真的没事”

    罗曜和南宫雨寒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确定,普济寺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那就这么定了,天色这么晚了,大家都还没睡觉,赶紧去休息等到了明天,我们再离开京城”南宫雨寒看了一眼罗扇憔悴的脸色,说道

    大家都沉默地点点头,夜晚城门紧闭,只能明天打开城门了再离开

    罗扇回到南宫雨寒为她安排的房间,红袂和紫沁就住在隔壁,但是她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想起自己这几天来遭遇的所有事情,自己沦陷深宫时,来救自己的不是尉迟衍,而是南宫雨寒

    这让她心里莫名地有些堵塞,他为何不来救她?

    难道他是和皇上一伙的?

    这个念头刚起,罗扇就熄灭了他,她相信他那天的柔情不是装出来的那他为什么不来找她呢?是因为她不值得让他和皇上翻脸么?亦或者是,他比不上他的皇位?

    罗扇不知道为什么,越想越困,越想越迷糊,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院子另一个房间,南宫雨寒问老者:“安排妥当了?”

    老者点点头,恭敬地回答道:“已经点燃了老夫特质的安神香了,她很快就会入睡”

    南宫雨寒松了一口气,这就好,看的出来,她已经许久没有睡好觉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身体吃不消

    老者看了看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公子,恕老夫直言,罗姑娘心中似乎没有你,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南宫雨寒轻轻叹了口气,风华绝代的身姿竟然有些落寞,他想起自己调查到的结果,她似乎已经和尉迟互相坦诚心意了,两人还在山洞过了一夜,第二天回到王府却又是和他同睡一张床上

    他知道这些时,怎么可能不心痛不在乎?

    他在心动时就注定了要受伤,但是喜欢就喜欢了,没有后悔,这一辈子还有太多时间,她还有许多将要经历的事情,他会陪在她身边陪她一一度过

    老者看着主子神色坚定的表情,便已知道了答案,他无奈地摇摇头,这几许深情,希望罗姑娘终有一天能握在手中,这将是她莫大的幸运

    罗扇一夜好睡到天亮,紫沁和红袂照例起来服侍她穿衣洗漱

    从头到尾罗扇都有些恍恍惚惚的,以为自己回到了相府的日子,每日太阳当头,她便在红袂的不断催促中懒洋洋地起床,偶尔爹爹和哥哥们会过来陪自己用早饭,用完早饭她再溜出去玩,全然没有大家闺秀的自觉而这一切,都是爹爹和哥哥们给宠出来的

    罗扇叹了口气,拉过忙碌的红袂和紫沁说道:“你们以后不用服侍我了,你们是自由身了”

    “小姐,我们服侍你并不是因为我们把你当主子,你忘了,我们是姐妹,姐妹间互相照顾是应该的”红袂淡定地说道

    罗扇怔忪地坐了下来,半响之后抬头坚定地说道:“等会离开京城,你们和我分开走”

    “为什么?”两人惊愕

    “现在人人都以为相府只有四哥和我还活着,你们可以离开京城之后好好生活,没必要跟我一起折腾”这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她知道自己会找机会报仇,而她希望她们两个能生活在平静的坏境下,跟着她,太危险了

    “小姐,我们不走,除非你杀了我们!”紫沁在一旁冷冷地说道

    和小姐相处了这么多时间,她们再了解她不过了,自然也猜到了她想要她们走的目的

    罗扇摇摇头,看着她们的眼睛说道:“相信我,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会去找你们的如今分开来走,只不过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

    “小姐,你不要再说了,我们是不会离开你的紫沁懂武可以保护你,而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我可以留在你身边打点一切今天除非你杀了我们,否则我们不会离开”红袂打断她,直接了当坚定地说道

    罗扇又急又怒,瞪了她们一眼说道:“你们怎么就听不懂呢,我这是为了你们好,你们跟着我干嘛啊,这一路上的追兵估计有很多,你们跟着我只会吃苦!”

    不管罗扇再怎么说,红袂和紫沁都不再开口,只是她们的眼神和行动表明了,就一句话:要她们走可以,杀了她们!

    罗扇努力了半响,看着两人面无表情和坚定的神色,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久有人便来敲门,南宫雨寒和罗曜进来

    “五妹昨天睡的好么?”罗曜见她脸色好多了,开口问道

    罗扇点头,她昨天不知道为什么睡的很沉,好像很久没睡过那么舒服的觉了

    “你们这么早过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她问

    南宫雨寒和罗曜对视了一眼,她果真是聪明

    南宫雨寒点了点头,答道:“尉迟默发现你逃了,如今御林军正在大肆通缉搜索你”

    罗扇明白地点点头,“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对,他们这个时候肯定以为你会藏起来,而你偏偏要光明正大地出去离开京城”南宫雨寒笑道

    “如果要光明正大地出去,那么想必就要用到我的易容术了”罗扇说道

    南宫雨寒和罗曜又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骄傲和自豪,他们看中的女子是如此聪慧

    罗扇帮几人易了容,自己也弄了个人皮面具,又换上了一些粗麻布衣裳,几个人乔装成一家子,一路上安全到达城门口

    几个人在离城门口几步路距离停下,城门口守着一队御林军

    “拼一下,如果实在被认出来了,就杀出去”南宫雨寒轻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轻松又自然,在别人看来完全看不出他是在说如此血腥的话

    罗曜点点头,“我和南宫还有紫沁会武,冲出去其实可行,只是会暴露行踪,到时候惹来追兵倒是让人烦”

    于是一行人镇定地走到城门口,果然被人拦住

    “站住,出城干嘛?”一个御林军拦住他们

    “兵大哥,我们是城外郊区的居民,庄稼得了些收成运到京城来卖,如今卖完了想回家,劳烦几位兵大哥通融下”南宫雨寒演的唯妙唯俏,让人抓不住把柄来

    只是本来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御林军队长,此刻听到这话倒是看了过来他的眼睛一眯,一般人回答御林军话的时候都会发抖口吃,这个人回答的倒是流利顺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