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交易

    罗扇心中一痛,误以为是自己猜对了她忍住眼里的酸涩感站起来,故作坚强地往门口而去

    她要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和他有任何接触

    然而事情又出乎她的意料,在她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尉迟衍又突然用轻功快速地移到她身边把门关上,一把抱住她狠狠地吻了上去

    这个吻带着愤怒和狂暴,然而却小心地不伤害到她

    一吻过后,他抱着气喘吁吁的罗扇,低下头看着她沉声说道:“这就是我对你的真心,我对你并没有玩弄,我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就这么简单”

    罗扇心中酸涩,他生气的时候总喜欢以本王来称呼自己,这似乎是一种保护色而他面对她时,基本上都是以我自称的她抬起头迎上的目光,似是想看清楚他眼神和言语的真假,她看到他黑眸里的认真和坚定,突然心里一动,或许他真的对自己是真心的呢?她知道,以他这种性格,能说出这些话已经很难得了

    她低下头,心下摇摆,她仍未忘记李祁添给她造成的伤害,但是她心里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或许放下以往的一切,自己真的能重拾幸福?

    尉迟衍看着她纠结的模样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你昨天发烧还未完全好,待会我让御医给你检查一下再开点药,你今天就先别回相府了,明日我送你回去”

    他本意是想明日带她进宫和皇上还有金陵公主说清楚退婚之事,未想罗扇原来竟然还未想清楚,也罢,就给她一点时间,让她考虑清楚

    见到罗扇又防备起来的眼神,他苦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再乱来,刚才只是一时没有控制住”

    其实他何尝是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对其他任何的女人他根本不会如此,如果这个女人不是她,他又怎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动?

    罗扇考虑了半响,想到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裳还有虚弱的身体,勉强点了点头答应

    尉迟衍先让下人给她准备了洗澡水,又派人拿了一套新的衣裳放在浴池边准备着,待下人来报一切准备齐全之后,他带着罗扇来到浴池房内,“你进去,我在外面守着”

    以他的身份做这种事情,实在是让在旁边的下人惊愕不已

    罗扇却点点头不觉得有何不妥,她心里清楚,尉迟衍既然答应了不会碰她就不会乱来,在山洞里的情况足以证明一切

    “罗姑娘真幸运,三王爷从未带过女子回王府呢”浴房内,被尉迟衍派来服侍罗扇的丫鬟关上浴池的门,转头看着罗扇笑道

    罗扇看了她一眼,无声地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做俏缇”丫鬟一边笑答,一边伶俐地替罗扇脱下衣衫,待看到她身上点点红痕时不由羞红了脸

    罗扇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的痕迹,脸蛋不由发烫起来,故作镇定地说道:“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下去”

    俏缇知她尴尬,笑盈盈地退到外间去了

    罗扇看着她出了帘外,才放松了身体,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起起伏伏的红痕,连自己都不由害臊地别开眼神不敢再看,她缓缓踏入浴池里面,让水柔和地包围了自己

    浴池里面铺满了玫瑰花瓣,水缓缓地漫过她曼妙的身躯,罗扇舒服地叹了口气在热水的蒸气之下,她的脸蛋渐渐泛起微红,就像喝了红酒一般,样子微醺迷人

    她闭上眼,享受着温暖的水温带给她的柔和感觉

    而皇宫那边,纳兰井辰阴沉着脸,地上摊着些许摔碎的杯子碎片

    除了墨黑,旁边的下**气也不敢出一声,深怕主子怪罪下来人头不保

    墨黑小心地看了一眼纳兰井辰的脸色,“主子,别生气了,对您的身子不好”

    见主子并没有怪罪,他继续说道:“罗姑娘虽然和尉迟衍在野外过了一晚,但是也不一定发生了什么,主子大可不必动怒”

    纳兰井辰眼神一眯,危险地看着他,“那你能确保他们确实什么都没干不?”

    “这......”墨黑一顿,也回答不出个什么来,只好愧疚地低下头

    纳兰井辰见他不再说话,冷哼了一声他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御林军整齐地跑过,脸色诡异莫变,突然眼神一闪,语气悠悠道:“我本想用不伤害她的办法达到目的,但是既然她选择了另外一条路,那么,这一切都只能让她自己承受了”

    墨黑心下一惊,这么多年来和主子的相处,他很明白主子是要做出别的行动了他脑海里闪过那张绝色容颜,心几不可闻的软了一下,又顷刻间被他抹掉,他不能心软,也不能心动,他的命,他的一生,都要忠于主子

    纳兰井辰展开眉头,看了一眼战战兢兢的随从,不耐地说道:“你们都下去,墨黑随我去见一个人”

    “是”墨黑遵命

    御书房内,尉迟默揉了揉头疼的脑袋,他几乎一夜没睡担心罗扇,今早却听到消息他们三弟和她单独过了一夜,这让他感觉非常不爽,他克制不住心里冒出来的嫉妒和猜忌,但是他此刻无能为力,三弟是朝廷的左臂右膀,罗庸又是朝廷手握重权的大臣,他纵然满心嫉妒也只能按捺住,装作若无其事

    而他此刻有些心烦意乱地看着眼前的两人,这个时候他实在无心再和此人打太极可是身为一国之君,他却只能挂上温和的面具笑道:“不知纳兰六王爷前来为何事?”

    “本王想和皇上单独谈谈”纳兰井辰脸上的笑容似笑非笑,妖孽非凡

    尉迟默顿了一下,知道他肯定有事要和自己说他屏退了左右,只剩下自己和纳兰井辰和他的随从

    纳兰井辰意味不明一笑,挥手让墨黑在门口守着

    见御书房的门关上之后,尉迟默才开口问道:“纳兰六王爷有何事,现在可以说了?”

    纳兰井辰高深莫测地回看他,“我想和你谈个交易”

    “洗耳恭听”尉迟默调整好心态,看着他说道

    “皇上是否怀疑过贵国丞相有叛逆之心,而又寻而不得证据?皇上又是否对兵力越来越强的蓝雪国忌惮如讳却苦于无法?”纳兰井辰唇齿轻动,语出惊人,脸上的表情却淡定如斯

    尉迟默脸色不变,好整以暇看着纳兰井辰,“是又如何?纳兰六王爷有何指教?”

    纳兰井辰诡异一笑,双眼紧盯尉迟默,“指教不敢,本王只是有一笔交易想和皇上做”

    尉迟默眼睛一眯,“你且说来听听”

    “皇上要除掉罗庸,缺的无非就是证据,只要证据在手,皇上早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如愿以偿至于另外一方面,皇上你也不用再担心蓝雪国的兵力,即使蓝雪国兵力再强,也敌不过两国的进攻”纳兰井辰意味深长地笑看他,“只要我们合作,蓝雪国迟早会被我们瓜分掉”

    听完他的话,尉迟默嗤笑出声,他笑道:“朕还以为是什么好交易呢,原来纳兰六王爷是担心自己的国家啊三王爷和金陵公主有和亲之约,朕根本就不用担心蓝雪国的兵力,倒是纳兰皇朝的状况甚忧啊而罗庸即使再棘手,他如今也不敢胡来,等到三王爷和金陵公主大婚,即使他造反,朕也根本无惧于他,六王爷还是担心纳兰皇朝”

    “如果本王说,三王爷和金陵公主大婚之后,皇上一定会懊悔莫及呢?”纳兰井辰毫不介意地一笑,笑容有些妖孽诡异,他轻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慢慢地展开对着尉迟默,继续说道:“皇上请看”

    尉迟默凝神看去,待看清楚上面的笔迹和内容后,脸色变幻莫测,眼中的风暴狂聚

    罗扇竟然是蓝雪国的公主?而罗庸竟然和蓝雪国勾结,伺机谋取皇位!

    这个消息来的太快,他的头脑不肯轻易地接受,他脸色难辨陷入思索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心情平复之后,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一切都已平静

    “好,朕答应和你交易,你的条件是什么?”

    纳兰井辰笑的很开心,他就知道这一趟肯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对着尉迟默的眼神,他缓缓地笑着吐出一个名字,“罗扇”

    尉迟默瞳孔一缩,面无表情地说道:“除了她,你可以要求尉迟皇朝的其他任何女人!”

    纳兰井辰玩味地看着他,看来这罗扇相当不简单啊,非但跟三王爷等人有牵扯,竟然和皇上也似乎有着莫名的关系

    但是他今天来交易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罗扇,除了她,他谁都不能要罗扇是蓝雪国的公主,只要罗扇在他手上,就有对付蓝雪国的筹码而如今看来,似乎能牵制住的,不止是蓝雪国,还有尉迟皇朝的当今皇上尉迟默

    “除了罗扇,别的本王都不要”纳兰井辰笑道

    “不行!她绝对不行!”尉迟默眼神锐利,帝皇的威严凸显无疑

    “那么敢问皇上是留着罗扇做什么呢?皇上可别忘了,她是蓝雪国的公主,名义上是罗庸的千金如今知道他们勾结在一起了,你还敢让三王爷和金陵公主和亲?你就不怕三王爷和蓝雪国一致夺取你的江山?如今除了和我合作,你根本无法对抗蓝雪国,皇上慎重考虑”纳兰井辰咄咄道

    尉迟默几经挣扎,知道他说的全都是事实,如果不把罗扇给他,那么他的皇位和江山都可能拱手让人但是罗扇,想到她从前跟自己的点点滴滴,又怎么让他狠得下心呢?

    纳兰井辰适时添了一把火,嘴角笑容妖娆:“再说皇上,你又怎知罗扇从头到尾不知道事实呢?她堂堂蓝雪国的公主,留在宫中,你难道不担心受怕?如果她哪一天突然弑君,亦或者,暗中偷渡情报,那时,你又会如何待她?”

    尉迟默眼神一闪,是啊,他怎会忘了,她是蓝雪国的公主,说不定从头到尾都知道这一切这就对了,难怪之前叫她帮自己查找罗庸叛逆的证据她总敷衍说没找到呢,原来她才是真正的内奸!

    想到这里,尉迟默心中的怒火陡然上升,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在脑海里不断咆哮,他的眼中呈现出冷漠和恨意

    既然如此,她还有何资格得到自己的怜惜?

    他会让她和罗庸,都得到严厉的处罚!

    尉迟默收敛起情绪,平静地看着纳兰井辰,脸上无悲无喜,“成交”

    纳兰井辰邪魅一笑,很好,事情都按照自己的设计中往前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